两个极端的古怪印度:十亿人社会只有一亿人的国家

引子:这是本人去年去印度举办展览会所写的心得,21世纪报道曾选用其中了一小部分。现全文在此发表,且算作博客的开门之作吧。我的一个总体印象是我们很多中国人对印度了解太少,甚至有些人仍不屑一顾。对于中国几十年的改革开放的成就感觉上开始自我膨胀,眼中自有欧美。这是极其危险的。我的这篇文章对印度的描述也属于走马观花之作,我试图保持一种客观的立场。其中会夹杂些许感情与偏见,也会有孤陋寡闻之处,但印度确使我开始着迷。


印度是一个文明古国,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早在5年前,我们对与这个老邻居开展经贸促进就给予了特别的关注。从2003年至今,我已经三去印度,但几乎每次都是蜻蜓点水,忙于中国产品(孟买)展览会的组织事务,对印度的理解主要浮在经济的表面。经济贸易与文化政治休戚相关,随着经贸合作的深入,我已经深深感到印度知识的贫乏。随手翻阅一些书刊,有限的分析研究,多是偏重于各自不同领域的,读来支离破碎,有点类似盲人摸象的感觉。难道真的象一位专家所说:对印度的任何评价都是正确的,相反的观点也可能是正确的?于是, 2006年12月初,当我第四次踏上印度的土地时,我就决心要安排一个发现之旅:亲密接触印度逝去的古老文明、仔细聆听印度当代发展变化的行进节奏。一个星期的体验,我仿佛陷入了印度“两极世界”的谜局:相互对立的表象,冲突与平和共存的世界。对比强烈、真假难辨。如果不认真思考,不抛弃偏见,一定给不出一个清晰完整的图象。


一、高速增长的经济体系,陈旧不堪的基础设施

印度当前的经济形势是一片飘红。2006年的经济增长率已经逼近9%,而且已经连续几年超过8%;证券敏感指数已从2003年的3000点一直冲到最近的14000点左右;在《褔布斯》2006年全球富豪排行榜上印度富豪的人数猛增10位,已经远远超过中国。财富总值达到990亿美元,也超过了日本的670亿美元;在世界经济论坛(WEF)去年发布的2006-2007年度《全球竞争力报告》中,中国的排名中名列第54位。印度的竞争力则由第50上升到第43位。印度正在成为跨国公司的新宠,成为与中国一样成为世界上最具经济活力的经济体。印度政府对此也喜形于色。总理辛格曾乐观的宣称:“印度的经济发展状况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好,我们的经济正在以一个良好的、超过8%的步伐迈进。”

在印度,已经明显感到受到印度人不停忙碌的气息。2006年12月5日我到孟买已是晚上11点,但街道上的车辆仍然穿梭忙碌,熙熙攘攘,完全是一个不夜城。在展览会前去印度的机票一票难求,酒店房价一涨再涨。我们入住的万豪酒店,如果临时入住的话,标准间已经超过500美元。这与三年前酒店对我们展览团主动让利相比形成明显反差。我们在当地的一位朋友,2003年接待我们的时候,还没有自己的车,现在已经开上了本田小轿车。

然而,与经济高速增长极不协调的是基础设施几乎没有变化。几年孟买来楼还是那个楼、路还是那个路。港口码头、机场铁路依然陈旧、城市中停水停电的事情时有发生。全印度国际标准的高速公路不到200公里,火车慢慢吞吞、甚至有点摇摇晃晃。从新德里到泰姬陵总共才130公里,汽车要开4个左右小时。从瓦拉纳西到加尔各答,最多700公里,火车要坐13个小时。在市政建设上,无论是在孟买还是加尔各答,整个城市规划仍是以100年前英国人打下的基础为主。诺大一个孟买,作为印度最主要的商业中心,仍缺少国际性的购物中心、大型专业市场,也没有真正像样的现代摩天大楼等地标性建筑,甚至没有一个较为现代的展览中心。据说孟买市政府5年前就定下计划要建一个大型的会展中心,但当地的朋友自嘲说,再等5年应当可以解决。


这些不禁使人心生疑惑:印度的经济增长是真实的吗?为什么我们还无法在城市风景里、在普通百姓的脸上看到欣欣向荣的景象?经济增长创造的财富的主要流向了哪里?这是否就是被经济学家所描述的“贵族式增长”。少数人增长,少数人进行分配和消费,大部分人没有从经济增长中受益。但这样的增长能够长久维持吗?

基础设施的严重滞后与公共部门的赤字居高不下是制约印度经济高速发展的两大直接的瓶颈。政府对此已经采取了措施,目前政府每年的投入就达100多亿美元。2006年12月中旬印度总理辛格在访问日本时就提出希望日本对印度基础设施进行投资的问题,特别希望日本能对印度长达2800公里的铁路干线进行投资。但据有关机构测算,如果印度的基础设施建设要达到中国目前的水平需要1万亿美元。而且政府是否有能力、有效率在这方面加大投入也不得而知。但愿下次再去印度时能够更直观地从市政建设上,从普通民众的表情上看到印度日新月异的变化。

二、迅猛发展的现代服务业 严重滞后的传统制造业

当前拉动印度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仍是服务业,包括发达的资本市场、承接软件等信息技术在内的服务外包。据报道,印度公司掌握着全球2/3的IT外包服务业务,其中将近一半集中在商业流程外包(BPO)领域。印度的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超过了50%。很多国际大公司的售后服务业务大多都是在印度提供。在印度的出口比重中以软件业为主的服务贸易的出口已经超过货物贸易产品的出口。预计到2008年印度软件业的产值会达到850亿美元,占其出口的总额的比重将达到33%。印度成为“世界办公室”只是时间问题。

但以知识精英主导的服务业能否对宏观经济有持续的拉动作用,或仅仅成为落后的经济体系中的“经济飞地”。这还是一个存在争议的问题。从目前的情况看,虽然IT业确实带动了包括班加罗尔在内的南印度不动产、金融和商业的空前繁荣,但从总体上看,印度的就业率仍与经济增长的速度很不相称;以出口为主的服务外包多数仍处在跨国公司生产链条的低端,对其它地区、其它产业的带动辐射作用也较为有限。这也许是印度经济在当前一片欢声笑语的背后面临的真正隐忧。

现代世界经济发展史的经验表明绝大多数国家的经济起飞都是首先依托制造业的发展。印度目前拥有11亿人口,各邦情况千差万别,其中按国际标准有4.4亿贫困人口。要解决这些人的生活、就业问题,。只有制造业才能吸纳众多的劳动力,解决基本的民生问题。但在印度的制造业领域,制造业收入仅占去年该国GDP的30%左右,目前的整体制造业水平仍应当落后。无论是在孟买、新德里,还是加尔各答的郊区,很难看到类似中国珠三角一样的星罗棋布的工厂,更难看到像中国一样的各种工业园区。在酒店没有发现印度国产的电视机,满大街跑的出租车大都简陋得像回到中国的80年代。可以说除纺织服装、化工医药、生物技术等少数领域外,无论是机电产品,轻工产品,还是装备制造,高新技术产品,印度的制造业水平与中国相比都有很大差距。

值得关注的是印度已经开始实施了制造业的追赶计划。2006年9月,印度国家制造业竞争力委员会首次发布了《制造业国家战略》白皮书,目标直指“与中国竞争全球制造业中心的地位”。麦肯锡和印度工业联合会(CII)发表的报告也显示,印度目前每年出口的电子和电气产品虽然仅略高于10亿美元,但在未来10年内达可以到180亿美元。2006年跨国汽车公司在印度的零部件采购已超过15亿美元,而且连续以超过20%的速度增长。

从经济特区看,经济特区是印度制造业的重要依托,目前开始运转的超过10个。在制造业发展最快的泰米尔纳德邦州,国际企业已安营扎寨。美国最大内衣品牌维多利亚,“每年从此地购入650万件内衣,占全球采购量的1/10;诺基亚公司也建起了厂房,年产手机据称已达3000万台,占其全球总产量1/10。在韩国现代汽车公司的生产车间每分钟就有一台新车下线,并已使印度成为该公司微型轿车SANTRO的全球生产基地。印度有着11亿人口的巨大市场,国民英语水平较高,企业创新能力强、金融体系健全,人力成本较低,未来5年新加入劳动大军的年轻人将达7100万。加上各种贸易和非贸易壁垒对中国的挤压,印度制造业未来几年出现较大的发展一点都不会奇怪。

但面对政府动员能力和运作效率不高、开放的步伐迟缓、基础设施的严重滞后、全国有1/3文盲,熟练技术工人较为缺乏,还存在解雇企业员工要经政府批准的法律。在这种形势下,印度的制造业能否迅速迎头赶上,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不过,对于经常会有奇迹发生的印度而言,也许它真的可以另辟蹊径,跨越传统工业化发展阶段,创造出一个产业结构成功转型的新模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