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3.html


二天是周六,我这可叫宿醉啊,9点多才起床,爬起来就看到佟佟和杜明在桌子边一人一本书趴着呢,我使劲晃了晃头问道:“佟佟那两个人呢.””早跑了,去市区上网去了,你小子行啊,酒神啊,昨天把我灌的吐了半天,赶紧爬起来,人家杜明8点就过来了,看你睡着就一直没叫你。”

我忙爬起来,边穿衣服边问道:“咋啦您?昨晚没喝够啊。”杜明上来给我一脑瓜子:“贫啊,小子,连长可把你交给我了,谁让我是咱团第一观察手啊,就是客串狙击手我也是一流啊,连长可把你小子交给我做徒弟了,徒儿啊,去给为师倒杯水去。”

那边佟佟不干了,甩手丢过来个拖鞋,吼道:“我说杜明,你小子跑过来砸场子啊, 还为师?要不是广伟给集团军的侦查大队拉走了还不知道谁在这儿叫师傅呢。”

“那是,那是,广伟那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神狙啊,你看这师傅他老人家不是被人拉走了嘛,我这个开山大弟子继承他老人家第一的位置理所当然嘛,哈哈。”

“你就贫吧,当心连长知道了再和你比打啤酒瓶盖子,到时候有你哭的。”佟佟也不再理他。

洗漱完,杜明把我拉到训练场上,这混蛋不让我站平地上,他他妈的让我站到400障的独木桥上15公分宽的桥他让我在上面站军姿,简直是禽兽。

最无语的就是我在上面站,他在下面拎咯板凳可舒服的白活起来了:“想当年啊,广伟也是这样训我的,那叫一个苦啊,大热天的动都不让动,后来更残忍了。”

“残忍你还这样训我?”我插嘴道。

“小子,谁让你开口了?行啊,违抗命令了都?今天站桩加半个小时。刚我说到哪了?哦,那叫一个残忍啊,后来可是在上面端枪啊,再到后来就是枪上挂转头水壶了,小子,怕了吧,你放心吧,我训你肯定比他更惨,我会改良师傅训练的某些环节,比如这个站桩吧,师傅让我一天站两个小时,我那时候站的特难受,你放心,为师要替你考虑,你就一天三个小时吧。恩,别谢我,你看你激动的,我知道你特感谢我,哎,别晃,再晃再加。“

“小子,你知道什么叫狙击手不?哦,对了,我没让你说话,恩,咳咳,那我说啊,狙击手啊那就是:一。保护神,你是全队的眼,你负有随队观察与火力支援的责任。当你们组受到敌人远程火力攻击,一时又无法得到援助时,你就应该立即进行敌火观察,并进入有利的射击阵位,把对面的灭了。大家都是一起摸爬滚打的好兄弟,谁都不想看到自己的兄弟在自己面前脑瓜子啪的一声给人打成烂西瓜,所以多小组的狙击手和观察手要时刻注意任何会有威胁的方位。”

这小子喝口水继续道:“二嘛,就是你得会跑,你得是选定撤退路线的“逃跑专业户。”你有义务向小队指挥官提供最佳的撤退路线,并进行全程掩护。必要的时候,你还要充当孤胆英雄,将敌人火力吸引到自己身边,以掩护大部队转移,就是关键时候得丢你保全队,明白不?”

“报告!”我喊道。“说”广明抬起头来咪了我一眼。

“我不想干狙击手,”我说道。

“什么?你不想做狙击手?你想干什么,你知道不知道连长就是让我把你培养成一个狙击手?你做为一个我这样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卓尔不凡的一个王牌狙击手的徒弟你居然不想做狙击手?你让我连往哪里放啊?你不会是想和文姐一样抗个95班用机满世界撒丫子乱跑吧,我告诉你,那没技术”“报告”我又吼道。

我想做观察手,就是狙击手旁边那个,即能做副射手,又能做观察手,也是突击后备兵力。”我说道。

“观察手?恩,不错,其实我不建议你做观察手,我不知道你受否了解国内狙击手的运用情况,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我们国内的狙击手训练和北欧那些老牌狙击手培养国家比较起来相差大概15年,就算和美军这种大规模量产狙击手的军队比较起来也是有差距啊,你如果选择观察手的话,我真的是很难理解,不过你是连长给我的徒弟,你可不能跑。你必须在我的教导下做好初级狙击手的训练,你放心吧,就算你是做个观察手一定的狙击水平也是必要的,特别是我们这种部队,你继续站吧,别晃。”

这个军队里的活唐僧还真的让我站了三个半小时,说什么为了训练我的忍耐力,我看他纯属是为了重现当年他师傅教育他的时候给他的体罚,关键的是我没吃早饭,昨晚又是喝的多,吃的少,杜唐僧刚冒出一句时间到,我一头就从上面栽了下来。唐僧过来拍拍我的脸说道:“没死吧,恩,还有气呢,行,你趴着吧,我去吃饭去,香喷喷,还仔仔冒油的红烧肉啊。”

有饭不吃,饿死白痴。我伸手拽着杜唐僧的袖子爬了起来,亲切的趴在他耳朵上嘀咕了一句:“明哥,我肯定,你妈一定是受不了你唠叨才把你丢部队里来的。”

“啪”的一声我又载到地上去了,杜唐僧拍拍裤子说道;“既然你想躺下歇会那你就继续啊,别耽误下午的理论课就行,饭嘛,吃不吃无所谓。”

“禽兽”我在地上大喝一声,扶着木桥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向那油汪汪的红烧肉奔了过去。

美滋滋的吃完了饭,我又一瘸一拐的跑到卫生所买了瓶红花油,买了瓶虎骨酒,杜唐僧最后那一下太狠,估计都青了,明天怎么训练啊。

回到宿舍便发现佟佟一个人拿一刮胡刀对着镜子在比划,他的刮胡刀特个性,是那种老式的铝盒子装着,用刀片的那种,我跟他要过来比划了一下问道:“哪淘来的老东西啊,现在可不好找了,这玩意用着可是个技术活,一不小心就整容的。”

“什么话,这东西可比你还大呢,我老子当年去过南疆,干侦查的一次摸小越南的猫儿洞,看见这玩意就顺回来了,现在大有成为我家传家宝的趋势,可金贵这呢,就是老买不到刀片。”

是挺不错的,弄半天是老卢上战场的战利品当传家宝给小卢了,我家咋就没个这样的传家宝呢?

“哦,对了,佟佟,我们组的分工是怎么来着,你给我讲下吧,我想知道我在我们组里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佟佟放下手里的刮胡刀说道:“这个啊,其实昨天就应该跟你说的,看你喝成那样子就算了,现在我给你好好讲一下。我们这个组4个人,你,我,文姐,广明。文姐是机枪手,负责火力压制,他是个疯子,训练的时候他最喜欢平端这枪边跑边打,三发的小点射打的比什么都准,400米运动中射击的话上靶率在80%左右,这个概率可不低了,连里有人叫他文姐,有人叫他朱疯子,你最好叫他文姐。广明嘛是突击手,就是那种拎把95加挂一个枪射榴弹乱晃悠的类型,爱耍酷,军事素质一流。我,我具体负责爆破,就是那种走哪儿都背几条塑5加几个雷管的恐怖分子,炸药类的比较专业,错,是职业,土木工程类专业毕业的,炸过两年的矿,属于你们说的那种黑煤矿小矿主,哈哈。说到你就不得不说以前躺你床上的那小子,他是狙击手,叫王广伟,外号王二愣子,是个人物啊,那小子拿手好戏是500米拿枪打啤酒瓶盖子,枪法是出神入化啊,那个猎人学校的国际竞赛你知道吧,那小子参加我们的海选,一直到最后一轮碰的全是兰州军区那群真正玩过命的主才算给淘汰了,那小子回来骂骂咧咧的说人家用的都是进口镜头们就他拿一国产镜头,而且人家也是高手,就是累死他他也打不过人家。这刚回来两天,就给军区的侦查大队给硬拉走了。你应该就是补他的缺,做我们组的狙击手,连长不是安排杜明给你补课吗,他是王广伟的开山大弟子,当年广伟500米连打飞三个啤酒瓶的盖子,直接就把我们给震住了,杜明也就拜入他的门当徒弟去了,现在由杜明来教你,也是为了让你能尽快的提高水平,向大家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