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腾飞:我为什么骂明朝骂得这么严重

三儿他爷爷 收藏 19 2350
导读:袁腾飞:我为什么骂明朝骂得这么严重 ----------------------------------------------- 袁腾飞:我为什么骂明朝骂得这么严重 恨之切,所以骂,明朝皇帝难道不该骂吗? 感谢我的读者,你们给了我最大的激励。 刚刚参加完上海书展,读者的热情令我在感谢之余不禁汗颜。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被出版方称为“幽默版中国通史”,我认为是一个相对准确的定位和描述。有读者反映现在很多城市买不到书,这是因为上海书展的样书是出版

袁腾飞:我为什么骂明朝骂得这么严重

-----------------------------------------------


袁腾飞:我为什么骂明朝骂得这么严重


恨之切,所以骂,明朝皇帝难道不该骂吗?


感谢我的读者,你们给了我最大的激励。


刚刚参加完上海书展,读者的热情令我在感谢之余不禁汗颜。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被出版方称为“幽默版中国通史”,我认为是一个相对准确的定位和描述。有读者反映现在很多城市买不到书,这是因为上海书展的样书是出版方北京磨铁图书有限公司抢印出来特供上海的,全国各地除北京外,可能都会在七八天后上市吧。北京应该就这几天了。


在上海期间,很多媒体质疑我在《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一书中对明朝的讽刺挖苦和抨击过于严重,博客中也有很多回帖质疑这一点。


我能理解这种质疑,因为明朝毕竟是汉族人统治的最后一个王朝。所有善意的质疑我都愿意接受,我只是在书中发表个人言论,我从我的出发点,得出我的结论。但那些上升到人身攻击的批评和辱骂,包括那种辱骂我为“**”的伪愤青言论,低级的民族主义言论,我只能抱以一笑,谁没有愤青过?但人要进步。


有人举出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中对明朝的一些正面评价来诘问我。老实说,我没有读过《明朝那些事儿》,因此也无从评价。但我的基本立场是:即使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我也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每个人的出发点和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有所不同,这很正常,唯好事者才会刻意放大分歧。


以下是我在《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一书第六章《最后一个汉王朝》中关于明朝的一些批评言论,可能有些过激,但确实发自内心:


“这个明朝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王朝,276年里有121年皇帝不上朝,上朝也不干好事。你看那朱元璋就不干好事,一个典型的暴君。他即帝位,就是中国历史上出身最寒酸的皇帝。刘邦在前朝好歹还是街道居委会治保主任,还是奥运会志愿者,领一帮老太太还能干这个干那个呢。你说朱元璋他是个什么东西?乞丐,要饭的,皇觉寺出家为僧,让他化缘。中国和尚是不化缘的,你什么时候见过中国和尚化缘?化缘的全是骗子。中国的僧人只要化缘就全是骗子,中国的和尚是自食其力的。你像东南亚小乘佛教,那僧人都是化缘的。这化缘在中国推广不开。就因为咱们中国人认为,这算什么呀?这不是要饭嘛?那多丢人,九儒十丐比儒士还低级。东南亚那小乘佛教国家,它的僧人是过午不食,一天就吃两顿饭。中国僧人不行,因为我得干活,我吃两顿饭我下午腿软。所以你大街上碰见僧人化缘,你别理他,那都是骗子。



朱元璋后来参加红巾军,慢慢的混壮了。所以这家伙贼王八出身嘛,是中国历史上出身最寒酸的皇帝。这种王八蛋一当政,必然是采用暴政。你看那个世界历史上,什么希特勒、墨索里尼不全是贼王八出身嘛。有哪一个出身高贵,受过良好教育,上台之后就搞独裁的?没有,是吧,没听说过。准都是这么一帮人,之前寒酸,我可有今天了,我折腾死你们。包括现在那贪官污吏都是,十四岁以前没穿过鞋,穷怕了,一有权就乱来。陈水扁不就是嘛,从前我穷得不行,所以我一到现在,我可有今天了,搂吧,搂。真正像布什啊切尼啊这些人能贪污?人四千多万年薪不挣,人挣这十八万当这副总统,他贪污,你开玩笑啊。朱元璋原来叫朱重八,俩八嘛,朱俩八,二八一十六,是不是他们家十六个孩子,前面那些全死了,然后就剩他。也可能是十六号生的,是吧。你想这种东西他要是当了官,他要当了这个皇帝,他最关心的事就是我这个政权不能丢啊。千辛万苦抢过来不容易,我这皇位可不能丢了,不能让我儿子再去化缘

了,得千秋万代一统江湖这么传下去。所以他要想办法在宋元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


到了明朝,朱元璋就要吸取这个教训,不能给予宰相太大权力。洪武十三年,他说宰相胡惟庸谋反,就用这个借口杀掉了胡惟庸及其党羽两万多人,这叫胡狱。这是朱元璋的第一次文化大革命,第一次就杀掉这个胡惟庸及其属下两万多人。开国的文臣屠戮殆尽,基本上全杀光了。太祖皇帝起兵,文靠李善长,武靠徐达。李善长当时七十多岁了,风烛残年,封国公,开国功臣之首,太子朱标的老师,要上法场开刀。马皇后就不干啊,因为那个马皇后是中国历史上的贤后嘛,她就不干。不干她就不吃饭,绝食,哭。朱元璋说别的我什么都可以听你的,这件事你别管,我要为朱家开万世太平,你别管。后来这马皇后就说,你看一般的老百姓家里啊,这家长都知道尊重老师,逢年过节还给送送礼什么的,知道师恩深重。你说咱们皇家竟然要把孩子的老师杀死?朱元璋说你甭管,李善长谋反呢。马皇后听了直乐,说他七十多岁他谋什么反,他七十七了还是七十几了,他谋反能当几年皇上?他这是不可能的事么。朱元璋不听,最后李善长一家七十多口,全部杀掉,开国的文臣都杀光了。然后过年,借口大将军蓝玉谋反,这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这又掀起一场大狱,又杀掉了一万五千多人,这一下,开国的武将也被杀光了。所以经过这个史无前例的这两次政治运动,三万五千多人啊,开国的文武功臣屠戮殆尽,九个国公,二十多个侯全杀掉。



明朝因为是贼王八建立的王朝。像唐太宗,魏征揪他衣服,抓他衣服,唐太宗说你干什么呀?你等着,我要宰了你这乡巴佬。这个唐太宗对他进行什么?威胁。唐太宗已经都给自个儿气成这样了。但是他能杀魏征吗?当然不能,朝廷律法在,你凭什么随便杀大臣,他犯什么罪了?他抓你衣服,他犯哪条罪了?朝廷有律法在,不能随便开杀戒,你随便骂大臣也不行。你骂大臣,大臣就可以抗辩。你凭什么我骂啊?你哪毕业的?你念过学吗你?你跟朱元璋说那个,哎哟,我就没念过,我是流氓我怕谁?甭来这个。朱元璋在朝廷上设立廷杖,你这个跟皇上顶嘴,一言不合怎么着啊?拉着就打。有个大臣也讨厌,给皇上上一道折子,一万七千字,你难道不知道皇上认不了那么多字?这么厚,拉下去一百板子!正打着呢,皇上看着折子,哎哟这小子说得还有点儿道理,把他召回来,已经打烂了。你想那太监打你,可有报复你的机会了,往狠里打。当然你要有钱就另当别论,所以那大臣上朝都身上揣着银票子,一看自己要受刑,赶紧给钱。你要给钱的话,拿那空板子打你,那板子是空的,听着倍儿响,啪啪啪,没事儿,就让你屁股有点儿瘀血,然后你回家就没事儿了。重点儿的就实芯板子打,最狠的是罐铅的板子,一板下去这人就完了。受杖的时候,就看监刑人的双脚,监刑人两脚分开,你死不了。双脚一闭,立毙杖下。而皇上他传令的时候他也是有讲究的,这皇上要恨这个大臣,“着实打”,那这就打死,一般的说认真打,就没事。


每个皇帝在位的时候都有打死大臣的事发生,就在午门外边受杖。朱元璋这个老东西越到晚年越厉害,这家伙可能有更年期,心理阴暗,到晚年动不动一点儿小事就动用廷杖。所以那大臣上朝之前,全家抱头痛哭啊,壮士一去不复还。够悲壮的。那辞职吧,你敢吗?你什么意思?圣天子在朝,你说不干了,什么意思,立毙杖下。没办法,只有哭,哭完了之后,还得去上朝。今天我没死,我回来了,这就是运大福大造化大。明朝这黑暗,非常黑暗。



明朝中后期政治腐败,屡出昏君啊。

比如说明武宗,就是正德皇帝。最爱干的事是调戏妇女和玩儿打仗,最爱干这两件事。他调戏妇女,是微服上街调戏妇女。后宫三千佳丽不够,还出去调戏妇女,被人逮着送县衙去了。你说君臣相见,不知道怎么脱的身。然后就是那个是在宫里开店做买卖,神武门后边开店做买卖。手里掂着那块肉,三斤三两,你上秤不带差的。皇上整天干这个,掂肉,三斤三两。开买卖,让太监什么来买他的东西。本来那太监那俸禄就微薄吧,来买他的东西。然后他少不得贱买贵卖。就这点儿钱他都榨走,你什么玩意儿这叫。然后喜欢的就是玩儿打仗,他给自个儿改名叫朱寿,封自个儿为镇国公威武大将军,什么大都督。后来有个大臣就跟他说,说你这个皇帝是君,都督是臣,不能混为一谈,你这太荒唐了。他说我有本事,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然后那大臣就将他,您给我们表演一个。在教场,一千多明军将士,刀出鞘,弓上弦。围着一个被俘的绑在马上的蒙古将士,然后皇上冲进去,一刀给他脑袋砍下来。这叫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百万军,自个儿的,上将绑着呢,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将,反正绑上了。皇上就给咔嚓一刀,证明皇上玩儿过刀,没敲下他胳膊来。

皇上带几万铁甲兵出关,出长城,跟蒙古人打仗。打多少蒙古人呢一百来人。他带几万人,冲啊,杀,把人家消灭,然后回去报功,自个儿又升一级。将军、大将军、都督同知、都督、提督军务总兵官往上升,就这么一个东西。十年,在位十年驾崩。昏庸无度,死而无后。




明朝的皇帝一个赛着一个混蛋,一个赛着一个短命。尽是二三十岁,酒色过度就死了,尽这种玩意儿,没有一个活过朱元璋的,朱元璋活到七十多吧,没有一个能活过他,就明成祖大概六十岁。六十在明朝皇帝里算高寿了,你看乾隆爷活了89,将近90了。明武宗死了之后继位的世宗,这哥们是一个道士,整天在宫里炼丹,一年之中光炼丹用的这个燃料啊,就要二十多万两白银,也不知道他烧什么玩意儿,烧蜡弄不好。二十多万两白银炼丹。不上朝,从来不上朝,大臣几十年都见不着他。他在位四十多年,十五岁即位,四十五年。有时实在国家有大事,追问他,他不耐烦了,递出一张手谕,没人能看得懂。因为他那手谕上边,几句话他能给你写成几个字。废话,皇上写的是天书,你能看懂那还叫天书吗?最后皇上终于服用仙丹,然后就成仙了。水银中毒,成仙,汞中毒嘛。世宗就是这么一个玩意儿。




世宗完了之后穆宗即位,穆宗还不错。可惜短命,七年就死了。七年之后他死了就是神宗即位,也就是万历皇帝。神宗可真神啊,真的是神。他是就干一件事,数钱,整天盘炕上啪啪啪数钱。这就是朱元璋给他的子孙弄的这些遗传基因,都是土财主。你看人家李后主、宋徽宗,在中国艺术史上是闪耀着不灭的光辉。明朝这帮皇上,你看他这玩意儿,数钱。神宗皇帝好像一辈子就出过紫禁城一回,上昌平十三陵看看自个儿坟地,一看不错,行,修得挺好,继续。就回来了,数钱。在他住的那宫殿后头挖一大坑,埋上三百万两银子。他肥胖,然后整天在炕上盘着,左腿萎缩了。所以每天晚上太监搀着他一拐一拐的,到坑边那儿看看,我那银子还在吗?还在,这能睡得着觉,不然睡不着觉。最后那点银子全让太监给偷光了。

所以为什么十三陵考古先刨他的坟呢,定陵,先刨。他的坟里边好东西多。长陵怕有《永乐大典》不敢刨。别的皇上没他东西多,他一辈子攒钱,你想想。什么都得是往自个儿家拿。说这个地方发现煤了,派个镇守太监,把钱弄我们家来。那地方丝绸不错,派个镇守太监,都弄他们家。皇宫里边的银子,发黑变脆氧化,氧化,国库里边除了耗子屎什么都没有。所以那时候跟努尔哈赤,跟后金打仗啊。打仗说那个,咱没钱啊,国库里没钱,请皇上开内帑。不成。这打的是国仗,凭什么开内帑啊,凭什么让我掏钱?给国家打仗,凭什么让我掏钱?我不掏。没钱你加税,你让老百姓多交点税不就行啦,我才不掏这钱。后来大臣说,这江山都是您的。皇上说江山我没看见,银子我看见了。他几千万两藏起来,国库里什么都没有,然后就年年跟百姓加税。越加税老百姓不就越造反嘛,就这么一个东西。




他一死,他儿子光宗即位。光宗这哥们太光了,二十九天驾崩。登基之后第一道诏书选美女,选了八个美女,二十九天驾崩。光宗驾崩之后,儿子熹宗即位,杰出的木匠,别的皇帝上朝他下车间。据说皇上坐的椅子,睡的床全是自个儿做的。他的手艺高到什么程度,他自己做一屏风。告诉太监,拿到前门外边给我卖了,一万两银子,不许还价。你当然你不能说是皇上做的了,一万两银子,不许还价。一个小时,这太监就把一万两银票给拿回来了。就说他这个做工之精湛,值这价。

明朝中后期以来宦官专权。王振、刘瑾、魏忠贤这些大宦官专权。这是朝政最腐败的体现。东汉、唐、明这三朝,宦官专权。这个魏忠贤就专捡皇上做活的时候跟他说事,哪闹灾了。你没看我这忙呢,我今天晚上没地睡呢,哪闹灾关我什么事,我这床头柜还没做好呢,你看着办吧。

所以这魏忠贤独揽大权,魏忠贤一个字不认得,居然能跟孔子并列,配祀孔庙。全国各地到处给他建生祠,然后皇上一下圣旨,就是朕与厂臣如何如何。皇上是万岁,魏忠贤是九千岁,跟杨秀清一样,九千岁。所以你可想而知,他这个朝政的腐败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就爆发了农民起义。



郑和下西洋的目的不是发展海外贸易,不计经济效益,给明朝造成了巨大的负担。七次下西洋,600万两银子花出去,郑和整个是一个散财童子,走到哪给人家散钱,只要你奉正朔,看见我这船上没有,银子、绸子、瓶子随便。所以你得奉正朔,中国使臣搁那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人家酋长在地下跪着直乐,你们皇上是老大,狗屁!真主安拉是老大。但是一看船上正往下抬东西呢!老大!郑和来一趟,各国抢着上中国进贡来。中国厚往薄来,怀柔远人,你给我进贡一毛,我还你10块,谁不来啊!最后中国就得下令,你别天天来,我受不了。朝鲜、越南、琉球,一年一贡。你让朝鲜一年来一趟,他能来四趟,他来给点儿破布片什么的,皇帝就要回赠金银财宝,然后他的使团来了,就带着高丽参就开始卖,顺便赚一笔。

朝鲜、越南、琉球这三国因为跟中国是同种同文,几乎就是同一国家。所以这三国一年一贡。像泰国那些国家,8年来一次就完了。缅甸8年,阿富汗25年来一次,你别老来,羊肉味把皇上熏着了,你那个大胡子从来不洗。所以郑和下西洋,干这个事儿就是扯钱去了。成祖的时候去了六次。仁宗继位十个月驾崩。宣宗继位之后又下了一次,然后这个事儿就不能干了。到了明朝中期,炼丹的那个嘉靖皇帝的时候,国力衰退,有的大臣提议,为了耀扬国威,仿效当年三保太监故事,咱们再下一次西洋。兵部尚书刘大夏冲进兵部档案馆,拿起郑和下西洋的海图和船的图纸,付之一炬。因为这件事儿祸国殃民,绝不能再

干。所以今天郑和下西洋到底路线怎么走的,不知道。船什么样不知道,据说郑和下西洋那个船,一百多丈长,十几丈宽,如果要是真的那么大,那相当于航空母舰了。你想64丈长,18丈宽,一丈是三米,你算算,顶上一艘轻型航母了。

不扯了,这个事儿不能再干了,太费钱了。而且一帮国家奉正朔,叫你老大,还得罩着他,西班牙、葡萄牙一欺负它,他就求你保护它,你说你管不管,像马六甲那些小国都求你。咱就得到点儿犀牛大象长脖鹿,珍珠,充实了一下皇家首饰盒和皇家动物园,我们就600万两银子扯出去。你看人家哥伦布、达伽马,什么都没有,哥几个凑钱,弄一艘小破船,带回来一个拉丁美洲,充分体现了出海的价值,你郑和跟人家没法比。”


以上大约就是我抨击明朝抨击得最激烈的部分了,也是明朝的拥护者们最不能接受的。但有心的读者会发现,其实我批评的不是整个明朝的社会、人民、文化,我批评的是统治者,是那些不务正业暴虐无能灭绝人性的皇帝,我批评的是作为一个王朝存在的明朝朝廷。面对明朝的这些王八蛋统治者,我确实无法做到面带微笑客观冷静,一定有因痛恨而偏激之处,但我所骂的,只是一些最简单的每个人都知道的历史常识,常识如此,就看你用什么角度去看待这样的常识了。我说明朝不如清朝的康雍乾时代,也是从这样一个基本的人性和历史的常识出发的,请不要给我扣上“民族”的帽子,这个帽子没有常识重要。


最后,在上海书展我的新书《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的签售会上,钱文忠老师特地赶来为我助阵。在此,向钱文忠老师表示谢意和敬意。前辈的勉励,当牢记于心。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