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玛丽莲·梦露(上)

身后 收藏 4 1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size][/URL] 面对不断膨胀的美元财富,丁一都有些后悔晚来了美国,不用一枪一弹,就从美国掠夺了这么多财富,还是合法收入。 早知如此,何必和美国人刀枪相向呢,把他们的钱从股市吸干不就得了。丁一被自己的歪脑筋逗笑了,有点金融知识的人都能来给他上一课。不去管这些,有了依依提供的源源不绝的财力支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


面对不断膨胀的美元财富,丁一都有些后悔晚来了美国,不用一枪一弹,就从美国掠夺了这么多财富,还是合法收入。

早知如此,何必和美国人刀枪相向呢,把他们的钱从股市吸干不就得了。丁一被自己的歪脑筋逗笑了,有点金融知识的人都能来给他上一课。不去管这些,有了依依提供的源源不绝的财力支持,丁一气“粗”了许多。

麦卡希的权力地位日渐显赫,他尽管是个无赖,但他没忘了感恩图报。他摸透了丁老师的爱好。但那些在晃来晃去的俗脂艳粉丝毫没有引起丁老师的性趣。

丁一回到位于曼哈顿的豪宅时,卧室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娇艳无比的金发女人。简直是倾倒众生的绝代尤物。

金发碧眼、性感嘴唇、娇美身材,这一切似曾相识。 “玛丽莲·梦露!”丁一脱口而出。

“你知道我的名字?”在床上摆着性感姿势的美女诧异了。这个从孤儿院出来的姑娘后来红透整个好莱坞,成为几十年来最著名的性感女神。她是男人心目中永远的美人,她的容貌、身姿、举止,被一代代女星模仿。

金发、碧眼、红唇,以及被风吹起的白色裙子,这是玛丽莲·梦露留在世人心中永恒印记。几乎是无人不晓。即使在今天她仍然是大多数人心目中的“性感女神”。

准确地说,玛丽莲·梦露是男人心中的美人,她绝无仅有地切合了男人们关于美人的幻想,她婴儿般稚气的音色诱惑着男人的虚荣心,在男人们看来她仿佛从没有拥有过思想。

而现在的她只是为了生活以肉体巴结权贵的小演员。21世纪在中国演艺圈盛行的“潜规则”其实不算什么新闻,只不过是对西方传统亦步亦趋而已。

“脱了!”丁一简单的发出一个单词。

梦露的眼神越过丁一,向他示意。丁一身后是如影随形的依依。

丁一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他相让身后的机器人真实的了解人类最自然也是最神秘的性。

“脱了!”丁一再次毫无表情的命令。

梦露脱衣像是搞什么高深的仪式,眼睛注视着移动的手指,轻抚着纽扣,沿着衣着锯齿的边沿顺势而下,全然对不起丁一简单粗暴的“脱了”二字。

女人是一件把自己精心打扮的艺术品,她们会很懂得修饰,无论是在颜面,身体或者衣着。

女人是在等待着有一个懂得此种艺术的男人,而有能力让女人把衣服脱下来便表示你已经对这件艺术进行了成功的解读。然而当时的情形让丁一非常的疑惑,曾经有许多的女人在床上和他赤裸相对,或者这样的解读是虚假的,只是一种对于现实浮于表象或者记忆的解读。

梦露穿着黑色的蕾丝内衣,侧躺着对着阳光,对着一团阴影。那黑色的细纱内裤,包裹住黑色的质感。当时的阳光已经清醒,把她泡成了一种金色,那鲜亮的双唇似乎在抖动,眼睛紧闭。有这样一种女人,她们渴望被爱,渴望着被一种气息所包围,而无论那种气息在何时何地出现。阳光在舔舐着这具鲜美的肉体,一点一点,从发丝到耳畔,从黑色的蕾丝到被遮蔽的质感。

梦露走到丁一面前,眼光丝毫没有触及依依,似乎忽略了她的存在。她一手轻解丁一的衬衫,一手抚着裆部。

“举了没?”女人喃喃的说。“等着阳光把她晒化吗?”

她把丁一推到沙发上,跪在丁一腿间,将头伏下,她要给予丁一特殊服务。

1949年,《Playboy》只花了50美元,就让玛丽莲·梦露为他们拍了裸照。

2008年,玛丽莲·梦露的一段性爱录像,卖出150万美元的高价。裸照是真,历史为证;录像是真是假,尚且扑朔迷离。

这是一段无声的黑白影像。

蒙露跪在某个男人面前。该男子的面部在镜头外,只能看到他颈部以下的地方。男人一动也不动,而蒙露一直没看镜头,很可能不知道被拍。整整十五分钟后。男子最后把她抱起来。离开镜头。

丁一也是在后来才知道这是麦卡希的“杰作”。

丁一无法再享受越来越强烈的刺激,挣脱开,和她四目相对。那双如小鹿似的眼睛,暴睁着,带着高傲。

丁一忽的站起来,把她从地上拽起,抱起她。她的身体缩成一团可爱的肉,包裹着那层薄薄的内衣,而她正是从那团肉中张大着双眼,带着一股笑意。他把这团肉体粗暴的扔在床上,扯下那层薄薄的蕾丝;又象弃而不舍般,把这团肉体轻轻的,一遍又一遍的用双手捋平。这是一团狡猾的肉体,深藏在彼处的眼睛,此刻正在看着另个灵魂的焦灼。

丁一在寻找着。此刻更像一条非洲的灰狼,仔细的用鼻子在自己的领地上寻找异样的气息。

这是一团有着历史的肉体,那些气息过于微弱,或者这具肉体遗忘得过快,毫无所获。

丁一最终发觉自己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头非洲的灰狼。

女人笑起来,震动着在她身体之上的男人。她讥笑东方男人的“处女情结”。她要热吻他,以一团肉体的名义,而不是一块附属于某条狼的领地。

丁一侧躺在她的身畔,把她完全置于自己的阴影之中。

女人睁开了眼睛,是一对小鹿的双眼,漆黑无底,和他对峙着。目光下移,依然是那丰美的脖子,阴影中发出幽幽的光。让双唇紧贴到发梢处,呼出紧紧的气息,贪婪的呼吸这丰美的光。

她把包裹身体的最后罪恶解除了,一片甜美的土地展现在丁一面前。这是一具陌生的肉体,这是一个陌生的灵魂,如这初生的阳光飘到丁一的身边。丁一吻了那若颤抖的双唇,是湿润的,温暖的气息。

祈祷吧,无需对那灵魂进行考究,此刻一个女人把她的身体展现在丁一的面前,只是一具让人颤抖的肉体而已。

丁一开始在那片土地上探索,从耳旁的喃喃祈祷开始,轻吻着那金色的肉体。蒙露的乳房硕大而又矜持,此刻已变得绯红。丰满的腹部,直至那黑色的质感。

丁一爱这美丽的肉体,那精细的脂肪在重叠着自己的完美。均匀而充满活力的肉体,抚摸着她,那是一种可供陶醉的柔软,只有双唇的温暖让可以让她平息。

梦露呻吟起来,她是那种陶醉于感官的女人,渴望被某种气息包围的女人。

这具肉体变得愤怒了,简直是怒不可遏,那重叠的精细的脂肪充满向四周膨胀的欲望,紧紧相拥的两具肉体开始纠缠不清。阳光变得粗暴起来,散发着光和热,一种混合着阳光,水气,荷尔蒙的气体包裹着这样的两具肉体,逼迫着他们向更深的地方去。那如潮水一般的呻吟,此刻变成了一种肉欲的交响曲,悲细的小提琴,低沉的大提琴,此刻是剧烈的小号和高昂的鼓声!

平息了,伴随着鼓槌剧烈的敲打,最后让一只手按在曾狂乱的鼓面上,声音戛然而止。紧张的肌肉,不安的灵魂,扭曲的面容此刻猝然凝固,急速的疲沓。女人,如潮水的退却,慢慢的变得平静,那激动的脂肪恢复到之前的乖巧。

醒来的时候天空已经黑下去了,窗户开了一条小缝,冷风低低的吹起窗帘,梦露已经走了。

只有依依站在原地,自始至终没有挪动分毫。

“对不起,让你站了一夜,我应该让你休眠。”丁一感到有些愧疚。

“大哥,我明白了,‘性’就是这样,是男女间肉体上的融合,也是彼此的享受。但我没有从大哥那里看到‘爱’啊?性和爱是可以分离的吗?”

依依的话让丁一一时感觉无地自容。

男人在女人的诱惑前往往会变成野兽,这是全世界男人共同的弱点,丁一也无法抗拒。

梦露成了棋子,当她看到那盘录像带时便死心塌地的成了棋子。

毋宁说她死心塌地的愿意成为这个拥有神秘魅力男人的棋子。

她渴望着再次在男人的怀中熔化,但丁一没有再给她更多的奢望梦想。

丁一清楚的明白这个女人在美国的作用,再说他也不愿意独占这块无数男人曾经光临的领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