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日本当一个民工的经历[长城新兵]

lichenghai7749 收藏 32 409
导读:[face=楷体_GB2312][/face][size=16][/size] 我是个“旅日分子”,在日本待了十年。期间的多少往事确有那么些不堪回首的意思。说到回首,又觉得自己老了,呵呵,就算是强说愁吧!我并不以自己旅日十年的经历而自豪,没那么多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但是,任何一种经历都是自己的,都应该是人生中宝贵的财富。来铁血也有两个多月了,也认识了些朋友,有个叫蓝川的朋友就跟我说,既然你喜欢发表原创,那就应该把你在日本的经历写出来,广大铁血战友会喜欢的。本来我是有些顾虑的,在日本的经历会有人喜欢看吗?但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是个“旅日分子”,在日本待了十年。期间的多少往事确有那么些不堪回首的意思。说到回首,又觉得自己老了,呵呵,就算是强说愁吧!我并不以自己旅日十年的经历而自豪,没那么多可以拿出来炫耀的,但是,任何一种经历都是自己的,都应该是人生中宝贵的财富。来铁血也有两个多月了,也认识了些朋友,有个叫蓝川的朋友就跟我说,既然你喜欢发表原创,那就应该把你在日本的经历写出来,广大铁血战友会喜欢的。本来我是有些顾虑的,在日本的经历会有人喜欢看吗?但转念一想,既然经历是一种宝贵的财富,那么拿出来和朋友们分享也是应该的事情,而且我也可以在回忆中重温那辛苦又充实的时光。前文交代完毕,我们言归正传!


在日本的留学生活无非是“学习”和“打工”,当然,也有“食,色,性也”。我今天要回顾的却是————打工,在日本当一个“民工”的经历。读完一年的语言学校,我考取了,咱也可以迈一迈那大学的门槛儿了,可问题也来了。在日本上大学,学费是一大问题,一个字“贵”!咱是五尺汉子,既然背井离乡,就应该明白“此地一为别,孤鹏万里征”的道理,学费再怎么贵,还是得靠自己读完四年的大学。怎么办?挣吧!刚开始,日语还不行,舒服一些,体面一些的活儿人家根本不要你。语言不过关,你的知识、智商、你的留学生身份,都不顶用,剩下的就是咱这百八十斤儿了。

站在玻璃工厂的流水线前,我算是真正体会到了马克思老人家说的“剩余价值的生产”了,心想,得,咱也是工人阶级了,属于领导阶级;穿上搬家公司蓝色的制服,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又是扛,又是背的,我再一次确认了自己“蓝领”的身份;脚踏炎炎夏日下的沥青大道,在地面温度达五十多度的状态下修公路,我才第一次切身地感受到,啥叫做“热度”;面对几百张洗也洗不完沾满油渍的碟子,我又想起了星爷的那句“靠,不是吧?”。我边自嘲,边适应,没办法,生活嘛!还是鲁迅伟大!一个“阿Q精神”把咱中国人的国民性格刻画的是入木三分,活灵活现,但生活中确实需要那么一小点的“阿Q精神”,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别把自个儿太当回事儿”!归根结底,还是咱身上的书生气太重了些,悠哉游哉惯了。正好借此机会,改造改造自己,毛主席说过,人的改造是需要过程的。就这样,边上学,边打工,渐渐地日语过关了,学外语,听力是关键,你懂得单词、语法再多,听不懂人家说什么,那也白搭,因为不能交流啊!语言一过关,我就琢磨着找一个既能锻炼口语能力,时给(日语:就是一个小时能拿的工钱)又不错的工作,还要发制服,要管饭,有空调,最好还能是男女搭配,呵呵。。。。。。人就是这样,生活稍微有点起色,就开始犯贱了。但是,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也是人之常情嘛!求之有理,无可厚非。


找来找去,我选了个酒店侍应的工作,说白了,就是武侠小说里常常出现的“酒保”,“店小二”。酒店侍应这工作符合我的所有条件,能练口语,时给不错,有帅气的制服,还管饭,空调没得说,最重要的是百分之百的男女搭配,而且还是“肉多狼少”,我不禁偷着乐。这个工作符合我所有条件,可问题是我符合人家的条件嘛?说实话,当时没想那么多,我就认为这个工作是咱最需要的,“公私两不误”。

要面试了,我穿得倍儿精神,自觉神采奕奕,小伙子蛮精神的,可我朋友说我是神经!唉,交友不慎啊!


面试的时候,考官问了我几个问题,对我的日语能力和仪表、仪容还是很满意(没办法,介个是与生俱来的,嘿嘿),最后问我有没有做酒店工作的经验,如果没有,服务行业的经验也可以,我心里嘀咕,啥叫服务行业啊?有点难听嘛,我老老实实回答:“俺木有!”。两位考官交换了下眼神,我一看,糟了,要黄了,我立马补救:“俺娘说了,路是人走出来嘀,俺有的是力气,俺可以学!”。那位考官笑了笑,说:“虽然我们招的是酒店侍应,而且是合同工,不是正式员工,但是你也知道我们这里是五星级饭店,没有任何经验的人是很难上岗的,这关系到我们酒店的声誉。”,话说到这份儿上,我也来劲了,我说:“我承认您说的对,对于一个像香格里拉这样的五星级饭店来说,酒店的声誉是其经营的根本,但是也希望您相信一个大学生的求知能力、开拓能力,我不笨,也不懒,酒店侍应的工作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会努力!”。得,忽悠吧!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能轻言放弃!机会不是人给的,是自己争取的(N多年后,我对这一论断的想法开始转变,机会,是要自己去争取,但是多一个朋友,也多一条路。有时候,自己苦苦挣扎也难以企及的目标,就因为朋友的一条路而“柳暗花明”)。两位考官再次交换了下眼神(我心里嘀咕:用眼神交流?都是高————手!),面容严肃地追问了我一句:“我们给你两个星期的试用期,如果在这两个星期内,你能够达到我们酒店要求的最低标准,那么你就可以留下,如果不行,那就请你走人,至于工资,我们会按照你的劳动时间全额支付,你看怎么样?”。还能咋样?我豁出去了,“中!”。


面试当天下午,我就开始正式上班了,没办法,时间紧啊!先是有个大妈招待我,给了我张打印的图,上面全是饭店各个部门的位置的标图,还有紧急通道,饭店内部人员通道什么的,像个迷宫似的,看得我是眼花缭乱,找不着北。那个大妈还挺利索,带我胡乱转了一圈,就限令我在一天之内熟悉整个饭店的各个通道,介不是玩儿我吗?你让电脑试试?没办法,我那天就像个第一次进动物园的乡下孩子似的满地儿乱串,反正人家的要求是在“今天”之内,又没规定咱要具体干什么,转吧!第一天结束,我总算是对这个五星级饭店的规模有了大致的了解。18层高,有578个房间,有大大小小7个停车场,两个直升机停机坪(一个楼顶,一个楼下),三个游泳池,四个餐厅(分别是法、中、意、日),两个酒吧,三个咖啡屋,一个花店,两个能容纳800人的宴会厅,这两个宴会厅能合在一起,合在一起就能容纳1500人,另外大大小小的宴会厅、会客房三十多个,雇佣的员工正式的和非正式的加在一起有2000多人。我心想,也太离谱了吧,不愧是五星级饭店啊!光是这个排场也忒大了点(各位战友原谅,俺本来就是一农村人,没见过世面)。但那又怎样,咱中国人的字典里就没有退缩这个词儿,怎么说来着,这就叫“不进则退”,香格里拉,俺来也!


第二天报到,人家就给咱来了个下马威。我被分配在法国餐厅,一个“赛亚人”头接待的我,介小子乜着眼问我:“会端盘子吗?”,我想,啥叫会端盘子呀?是个人就会,猩猩也应该会吧?我答:“算会吧”。介小子立马火了,“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什么叫算会!”。我像个刚过门儿的小媳妇似的回他话:“俺能端盘子,因为俺有手,就是不知道,你说的会端盘子是啥个玩意?”。好像早猜到我有此一问,介小子阴阳怪气儿地哼哼了几声,说:“不会端盘子,那就是一手一个,两张盘子。会端盘子,那就是四张或五张”。哦,原来是说介个,我回答:“俺只会一手一个”。那小子顿时趾高气扬起来,“那你就先学端盘子吧,还有,菜谱要记熟了,怎么向客人问菜单也要慢慢学习,你要学的东西多着呢,先不能上桌(靠,以为俺是道菜啊?),没事儿的时候,帮厨房洗洗碟子什么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到前面来。”。得,忍吧!毕竟俺是初来乍到,什么都不会,而且,日本社会有一种我们中国人特讨厌的所谓“前辈”与“后辈”的关系,咱中国也讲究介个,但是日本人太离谱!简直是“作你的前辈没商量”。我什么也没说,低眉顺眼地过了一天。

要学的东西,多了去了,人家横也有横的道理,刚开始,我是这么认为的。端盘子,确实需要技巧和耐心,但没过三天我就学会了端盘子的技巧,而且把那个什么法国大餐的一整套流程,背得滚瓜烂熟。我知道,咱还是属于什么都不会的那一群,但是我需要锻炼,需要经验,需要机会。上面也说了,这个工作对我很重要,根本上是为了学费,基本上是为了提高自己生活的质量,大学里的奖学金是不少,但也不可能都是我拿吧?在这一点上,大学是“狼多肉少”,虽然,当时我已拿到了奖学金。既然很重要,就不可能因一时之气而搞砸了这个机会,所以,我忍着,服帖地忍着。没曾想,这一“忍”,倒让人家以为咱是好欺负了。

第六天,我只有一个星期了,离最后期限。这“赛亚人”还是不让我上桌,对我是不依不挠,如果,他不清楚我与酒店之间的合约,那还可以理解,但介小子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的啊!我把话儿挑明了,我问他:“前辈,你咋不让俺接客呢?(接客,哈哈!)”,介小子说:“你还不达标”,我问他:“那啥时候算达标啊?”,介小子火了:“就你这样的,还想达标,做梦吧,你就!”,我一听,这火就噌噌地往上来,我开始暴走了。丫的,俺低眉顺眼地想对付过去,还真不行了,俺们中国朝鲜族怕过谁?不给你点厉害,还真不认识你大爷我了!我嬉皮笑脸地回了一句:“我啥样啊?”,“就你中国人。。。。”,还没说完,我一巴掌就抡过去了,满脸开花,爽!

然后就是大家劝架,哪儿是架啊?俺打他丫的。最后告到部长那里了。部长的意思很清楚,让我走人,我当时就回了他一句:“种族歧视你们管不管?部长大人,像您这么大的官,应该明白在职场不应有任何的种族或是民族歧视吧?如果,你们让我走人,我有理走遍天下,我会把堂堂香格里拉酒店对非正式员工的非人道待遇公布于众的,别忘了,我不是什么黑户口,我是正儿八经的留学生,我完全可以维护我自己的权益。”,部长叹了口气,努力想把自己的脸庞肌肉松弛下来,皮笑肉不笑地问了我一句:“那你想怎么个解决?”,有戏了,我面容严肃地对他说:“部长大人,打人,是我不对,但也是事出有因啊!当时,大伙儿都听到了他对我的歧视和污蔑,我只有一个星期,我只想把在香格里拉的工作干好,但不管我怎样的努力,人家就是不想给我这个机会,起因还是种族方面的,您想,我能忍下去吗?换作是您,能忍得下去吗?当然,事已至此,我也没法儿在法国餐厅干下去了,您给我换个部门吧,我会好好干!”。

就这样,风平浪息,我被踢到盥洗部门,当了一个月的差,无非是洗洗涮涮的。期间,我也被转正了,天佑啊!当然,再也没有人敢故意刁难我。后来,我才知晓,那个“赛亚人”,其实是因为把我认作是顶替他的人选而跟我过不去的,因为,他也是个合同工,正好合同要到期了(可以理解,但又何必呢?)。我继续在几个部门转来转去,去酒吧,我学会了调酒,我调的“蓝色的火焰”,至今,还是那家酒店的招牌酒;在四大餐厅,我得心应手,逮着几个大客户,一顿饭,就是几十万日元,因为每次都是由我挑红酒,挑的就是十几万的;在大堂,因为我懂中、日、韩,三国语言,而且来日本度假的旅游团体又多是中国香港、中国台北、中国大陆和所谓的大韩民国,所以,更是如鱼得水(近几年来,日本人住宿高档酒店的越来越少了,酒店需要嫁动率,房间空着是要受损的,所以,就廉价租给旅游团体。)。一年后,我被提升为大堂经理,人家资本家是很讲实惠的,2000多员工,正式员工不到百分之十,剩下的全是非正式的合同工,所以,像我这样不伦不类的员工也当上了个小小的官。大学三年时,我当上了整个宴会厅的总领班。四个餐厅(分别是法、中、意、日),两个酒吧,三个咖啡屋,一个花店,两个能容纳800人的宴会厅,这两个宴会厅能合在一起,合在一起就能容纳1500人,另外大大小小的宴会厅、三十多个的会客房,这些都由我管理。当然,只是一线管理,我没有最后拍板的权利。对酒店来说,雇佣像我这样的非合同工,又不用担心什么福利,是很划算的。我每天穿着酒店发给我的西服,打着领带,巡视各处,小心眼里,也很得意。但是,我更清楚,虽然,在酒店行业我学会了不少东西,但是我的志向不在这里,所以,我选择了另外一个行业,尽管,在我大学三年的时候,人家的人事部长已经找我谈过话。

我在日本的打工经历就是如此。细细回想起来,其实很平淡,没有那些轰轰烈烈,也没有那么多恩怨情仇。我平平淡淡地走过,我无怨无悔地走来,在这里,我向每一位海外游子道一声真诚的祝福!也更希望你们都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虽然,这篇回忆写得是有些糊里糊涂,不明所以,但是,生活有时候,真的是需要“难得糊涂”!我喜欢唱卡拉OK,每当我唱起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和我朝鲜民族的“阿里郎”的时候,胸中澎湃着的是对祖国、对故乡的深深的思念。在海外飘飘荡荡十载,有一点我可以自豪地说:“我始终是中国人,我始终是中国的朝鲜族,我没有背叛过我的祖国”!

(我这篇帖子只是怀念和记忆,希望不要随意地扯到中日关系上,对日本不感冒,那我也是一样,但跟这篇帖子没什么关系,有这种想法的网友就不要随意跟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