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走进哈佛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


据《连线》杂志介绍,哈佛自然历史博物馆里珍藏有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本文就带你近距离接触该馆的部分重量级藏宝,走进哈佛自然历史博物馆,一睹其馆藏之美。


1、象鸟蛋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这只象鸟蛋拥有300年历史,是哈佛自然历史博物馆镇馆之宝。象鸟生活在非洲马达加斯加岛。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鸟,体重达500公斤,身高3.5米。它的蛋硕大无比,长30厘米,容量8公斤。但由于肉质鲜美,遭到当地土人乱捕滥杀,约于17世纪末绝种。摄影师表示,在拍摄过程中,哈佛自然历史博物馆管理员几乎一刻不离这颗巨蛋。他手上戴着白手套,是唯一能够摸蛋的人。


2、唐纳雀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唐纳雀种类有很多,主要分布于北美洲和南美洲。其体羽颜色极为多样化,从多种鲜艳的着色至灰色、橄榄色、黑色和白色都有。这也是是自然界多样性的有力证明,目前人们在北美澳大利亚地区共发现了50种不同颜色的唐纳雀。


这张照片的背景是一幅世界地图,因为唐纳雀广泛分布在世界各地。地图的上方是一本收集唐纳雀的日志。摄影者希望每一张照片里都包含作品的相关信息和内容。


3、大蓝闪蝶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大蓝闪蝶是闪蝶科最大的种类,翅膀泛着淡蓝色荧光,是世界著名品种,也是巴西的国蝶。而哈佛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这只大蓝闪蝶更是难得,因为它的左侧呈雄性而右侧呈雌性,是极其罕见的基因变异现象导致雌雄嵌合体。


4、纳伯科夫的雪茄盒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纳伯科夫于1942年至1948年间担任哈佛比较动物学博物馆的研究员,主要负责研究蓝蝴蝶。他不是按照蝴蝶的翅膀形状进行分类,而是根据蝴蝶生殖器的不同来分类。他的收藏一直完好地保存在雪茄盒中的试样瓶里。


雪茄盒制作精良,但往往被人们丢弃,因此也很容易收集。科学家们都用它来存放易碎品,如蛋、巢、矿石以及像这种装满蝴蝶生殖器标本的试管。雪茄盒表现了科学家们在进行枯燥科学研究时所闪现出的人性。


5、花生蜗牛与马蹄蟹(鲎)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著名进化生物学家史蒂芬·杰·古尔德花费了几十年时间对花生蜗牛(照片中盒子里的白色物体)的壳进行研究,结果从蜗牛形状的不断变迁中发现了很多具有重要价值意义的东西。而照片左下方的马蹄蟹(即鲎,血液呈蓝色),在过去的40亿年里几乎没有变化,它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生物。


6、连鳍鲑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这个连鳍鲑标本是由哈佛大学动物学家塞缪尔·加曼在1891年收集的,距今已经有超过百年的历史了。这张照片的背景是真正的连鳍鲑。


7、南部胃育蛙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南部胃育蛙曾经在澳大利亚东部被发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灭绝。它的名字来源于其独特的繁殖方式:在体外受精以后,母蛙会将受精卵吞下并停止进食,受精卵在母蛙腹中孵化六周。直到幼娃成熟之后,母蛙才会将其吐出。


8、卡莱罗纳鹦鹉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卡罗莱纳鹦鹉是美国东部唯一的本土鹦鹉品种。此鹦鹉曾被发现于俄亥俄谷至墨西哥湾一带,一般居住于河流或沼泽旁的柏树及槭树上。卡罗莱纳鹦鹉目前已经灭绝。


9、三叶虫化石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这个三叶虫化石是由美国著名古生物学家维尔卡特收集到的。这位曾是铁匠的古生物学家从没有上过高中,却发现了世界上最古老的并且保存完好的动物化石—布尔吉斯页岩 。这个三叶虫化石就是布尔吉斯页岩动物群中的一种。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KIWI鸟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走进哈佛大学博物馆:一睹许多鲜为人知的藏宝(组图)


本文来源:《连线》 译:金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