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挪用千万公款乘飞机逃跑前被抓

呼啸的斯图卡 收藏 0 51
导读: 扬州市公路建设处财务科三名小科长,10余年间挪用公款1.35亿元,贪污、受贿达1100余万元(本报8月15日A8版曾报道)。揭开这一惊天大案迷雾的,是一次及时的网络举报;最紧张的,也是接到举报时,离主犯外逃只有一天多时间。扬州市检察机关启动应急处置预案,急奔300公里外的机场,终于在飞机升空前40分钟,将其堵住。其中若有一丝犹豫,案犯就会逍遥在异国他乡。   此后历经9个月艰辛,该案水落石出,20多名嫌犯全部落网,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近千万元。随着8月14日宣判,扬州市检察机关披露了该案侦办详情,其案

扬州市公路建设处财务科三名小科长,10余年间挪用公款1.35亿元,贪污、受贿达1100余万元(本报8月15日A8版曾报道)。揭开这一惊天大案迷雾的,是一次及时的网络举报;最紧张的,也是接到举报时,离主犯外逃只有一天多时间。扬州市检察机关启动应急处置预案,急奔300公里外的机场,终于在飞机升空前40分钟,将其堵住。其中若有一丝犹豫,案犯就会逍遥在异国他乡。


此后历经9个月艰辛,该案水落石出,20多名嫌犯全部落网,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近千万元。随着8月14日宣判,扬州市检察机关披露了该案侦办详情,其案值之大、涉案人员之多、侦查跨度时间之长,为该院成立以来之最。其间,狡诈的案犯使出“金蝉脱壳”企图外逃。情人转为妻子进而成为幕后推手,为该案更添几分曲折。


小科长在国外买下豪华别墅


该案的端倪显露,是一次网络举报。2008年2月21日,一份网络举报传到扬州市检察院,称该市公路建设处财务科科长王勇,将单位工程款2亿多元借给朋友做工程项目。同时反映,王勇夫妇持有加拿大护照,并在加拿大买了一幢别墅,近期极可能外逃!举报人同时提供一个网址,可以查看王勇妻子肖蔚所购价值500万元人民币的别墅信息。


检察官按网址打开一看,果然是一幢豪华的单体别墅。通过秘密的技术侦查,检察官确认,王勇夫妇在加拿大拥有此房。


王勇现年51岁,一直在扬州市交通系统工作。一位普通的公职人员怎有巨款在国外买别墅!举报线索极可能属实。情况紧急,如果嫌疑人外逃,将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


扬州市检察院检察长王方林指示反贪局,立即启动突发案件应急处置预案,对该线索开展初查:一方面对王勇及其家人的户籍信息资料、护照办理和出入境记录情况进行查询;一方面到相关金融单位查询王勇及其家人的资金进出情况,了解有无大额款项流向境外。


反馈信息显示,王勇夫妇均持有护照,并有多次到加拿大的出境记录,尤其在银行工作的肖蔚,长期在加拿大居住,在网民举报前一周,即2008年2月14日,刚从加拿大回国。


主犯夫妇忽然同时下落不明


按规定,国家公职人员出国,应经单位同意,王勇多次出国,单位却并不知晓。为防止打草惊蛇,接到举报的第二天上午,侦查员开了一辆民用车来到王勇办公地点,但多次拨打他的手机,无人接听;敲办公室的门也无人应答。


于是,侦查员到隔壁办公室,以找人办事为借口,故意随口嘀咕一句:“王科今天怎么不在办公室?”里面的人以为侦查员是王勇的熟人,不假思索地回答:“你问王科呀,他今天不来了,早上打电话讲他家里有事。”


事后侦查员才知道,狡猾的王勇为了掩饰即将逃离扬州的事实,误导侦查视线,故意将手机开着,放在扬州的家中,上演了一出“金蝉脱壳”的把戏。


四处找不到王勇的下落,其妻也不见踪影。两人同时下落不明,让侦查员感到一阵紧张。他们意识到,王勇极有涉嫌重大职务犯罪,并且随时有外逃出境的可能!


通过查证,以往王勇夫妇出入境都在浦东机场。侦查员分析,若外逃,王勇这次极可能还从上海浦东机场走。侦查员立即向民航部门查询飞往加拿大的最近一次航班,是2月22日14时40分。此刻,时针一点点靠近2月22日上午11点。


检察长当机立断,立即下达追捕嫌疑人王勇的指令,同时向省检察院大要案侦查指挥中心汇报,请其与上海检方联系,配合对王勇夫妇采取临时边控措施,并将有关王勇夫妇的信息密传至该院,以阻止从上海口岸出境。


起飞前40分钟主犯突然出现


此时是2月22日上午11时,离飞机起飞不到4个小时,而从扬州到上海还有300多公里的路程。要想在起飞前赶到浦东机场,要争分夺秒!


一路上,侦查员打开警灯,拉响警报,风驰电掣。赶到浦东机场时是13时40分,得知王勇和肖蔚还没办登机手续,侦查员长舒一口气。还有1个小时就要起飞了,同机乘客已在登机,案犯还没出现。难道他会选择别的地方离境?侦查员焦急地等待着。


终于,过了十多分钟,在办理登机的最后时刻,王勇夫妇被机场公安人员“请”了出来,并通知了侦查员。在机场边检办公室,侦查员发现一对男女面色灰暗地蜷缩在沙发上,一眼就认出正是要抓捕的王勇和其妻肖蔚!


从王勇随身携带的行李中,侦查人员有重大发现:一些书证显示,王勇私自挪用3900万工程款给工程承包商使用,截至案发时,仍有1078万没归还。


当晚王勇交代,夫妻俩到浦东机场后,为防止被抓,故意迟迟不办理购票和登机手续,继续观察机场动态,直到最后时刻发现无异常情况,才进场登机,没想到被边检公安揪出。他还初步交待了伙同副科长吴春球,在淮江高速公路建设期间,短短数月挪用3900万元给江苏某集团董事长王广田,用于连云港投资兴建龙湾大酒店和做其它生意的事实。(通讯员 卢志坚 杨帆 杨检宣 本报记者 于英杰)


[腐败推手]


情人转为妻子推他滑入深渊


王勇所在的单位是扬州市公路建设处,这是扬州市高等级公路工程建设指挥部的办事机构,负责扬州地区范围内的高等级公路建设。该指挥部成立后,先后承建了宁通高速公路、淮江高速公路等工程。案发前,作为该处财务科长,王勇经手的资金让人咋舌,因此虽是一个小科长,但“位低权重”,巴结的人不在少数。现任妻子肖蔚就是其中之一,而她也成了这起特大腐败案的一大推手。


情人转正当妻子


侦查发现,接近王勇的人,除了该案中扮演重要角色、得到挪用款最多的生意人王广田,还有一名女子,也就是当时由他的情人转为现任妻子的肖蔚。


据了解,50岁出头的王勇原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在交通系统工作,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然而,90年代后期,曾任商业银行扬州分行某支行行长助理、30多岁的肖蔚闯入王勇的生活,从此改变了王勇的人生轨迹和命运。


王勇所在的部门掌握着上亿的工程建设资金,自然成为各银行争取的焦点,只要他把账户设在哪家银行,那这家银行的存款任务就不愁了。正因如此,肖蔚结识了王勇,两人一来二去,由关系暧昧逐步发展为情人。2003年,王勇与发妻离异后,肖蔚转正。


“转正”后的肖蔚并不满足于居家过日子。她通过关系办了护照并在加拿大长期居住,对单位谎称在外地做生意。而她所在单位为了让王勇将公款存在该行,居然在肖蔚留居加拿大、未实际工作的情况下,仍以工资、奖金的名义,支付给肖蔚好处费8万余元。


为赖钱索回欠条


无一技之长的肖蔚在加拿大几乎没有独立生存的能力,却要购买豪宅别墅,钱从何来?她把目光投向了王勇,盯上了王勇手中的权。在与王勇结识过程中,肖蔚明白王勇为王广田做了不少事情,谙熟此道的肖蔚心里非常清楚,王勇的这个忙不能白帮。


2000年2月,肖蔚借用了北京市某公司扬州分公司的名义,以淮江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的存款作担保,在当时的商业银行扬州分行某支行贷款100万用于个人炒股。同年7月,该贷款到期。


肖蔚为了还款,得知王勇以淮江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在该行的存款作担保,为王广田在该行贷款了700万元后,遂找到经办人薛某,要从中借100万元,并让王勇与薛打招呼。薛经请示王广田同意后,从中借出100万元给肖蔚,并让她打了一张借条。肖蔚用这笔钱还了此前炒股所贷的100万元。


肖蔚与王勇结婚后,为赖掉这笔钱,竟然向薛某索回了这张100万元的借条。两人的贪婪由此可见一斑。


索钱在境外买别墅


为了在境外营造一个安乐窝,为两人的后半生做准备,2004年4月,肖蔚决定在加拿大买别墅。以此为由,她让王勇向王广田索要80万元。当时王广田多次涉案,加上经营不善,已穷困潦倒。但在王勇的执意追要下,王广田让王勇先以其借款的名义,从王勇单位账上提取80万,以后再由王广田负责,向王勇单位一起偿还。


月底,王勇以给其他单位付款的名义,从他负责的市高等级公路指挥部归还资金办公室的账上,开具一张80万银行汇票,并指使妻舅卞正育私刻公章和个人印鉴章进行背书。同年5月8日,王勇将这80万从银行提现,随后又指使卞正育将这80万现金,分数次存入肖蔚提供的“何家财”的农行卡中,通过地下钱庄,将钱转至加拿大肖蔚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