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警察故事之---除夕

百慕大110 收藏 3 369

没烟了。几个人的烟都抽完了。没烟的夜晚好长,尤其是在除夕夜。




今年没有三十,腊月二十九第二天就是正月初一,腊月二十九的夜就成了除夕夜。今天,正是除夕。现在是夜里十点。




天空中不时绽开炫目的礼花,一瞬间可以看到伙计们脸庞的侧影。偶尔从楼房的阳台上升起一串串魔术弹的彩球,仿佛可以听到阳台上孩子的笑声。二踢脚的后一声巨响震得院子里的汽车发出凄厉的惨叫,就像我们的心情。




已经三天啦,我们要找的人还没有出现。我们组的九个人已经轮班在他家对面这座即将拆除的破楼上蹲守了三天三夜。房间的窗户已被拆走,寒风肆无忌惮的穿过每一间空荡荡的房间,像刀一样掠走我们身上的每一丝温度。




头疼!长时间对着望远镜的镜头,我的眼镜没法戴,头又开始一跳一跳得疼痛着。我揉了揉眼睛,手又习惯性的伸向了口袋。




小王,去找几根烟!注意楼道里的钉子,别扎着。




小王不情愿的嘟囔着,摸索着走啦。手电是绝对不能开的,这五层的乱七八糟的楼道,他可能得走二十分钟。




大刘偷偷地笑着,对我说:头儿,你又忘啦,小王不抽烟。




对面的楼下,各单元陆续出来些人,拿着一堆堆的鞭,小孩子欢笑着,在地上摆放着礼花。我看了看表,嗯,马上就到十二点啦。




渐渐的,城里的鞭声响成了一片,天上的礼花亮如白昼。我走神了。




儿子,爸爸又食言了,又没能陪你放,你睡了吗?在梦里,在放炮么?是在笑?还是又在哭?




头儿,想儿子了吧?大刘的眼里也亮晶晶的。他老妈一星期前摔伤了腿,还在医院里。




我举起望远镜,将泪眼藏在镜片后面,瞄向了对面四楼的那扇熟悉的窗口。




咦?他们家的人没去放炮,还坐在饭桌前。一、二、三、四、五、六,多了一个人,窗玻璃上的水汽让我看不清谁是谁,但绝对多了一个人!




他回来啦!




大刘,通知二组准备行动,目标已经出现,让小王在楼下待命,咱们下去。




楼前,欢乐的人群还没有散去,孩子们捂着耳朵跳着,笑着。他可能就是在人群的掩护下进的家。




欢乐!!这字眼重重的砸在我的心上。




暂停行动!我在对讲机里下了第二道命令。




我让大刘在楼上继续监视,我到楼下去和二组会合,小王也回来啦。




等等,再等两个小时。伙计们的脸上露出疑问,大家都想赶紧结束。我没有解释。




三天啦,我面对着对面楼上的老太太,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脸上永远是深深的忧伤,她的儿子已经在逃两年,这一定是这位母亲一生中最难熬的两年啊。




而现在,儿子回来啦。虽然那可能更伤母亲的心,可毕竟是回来啦,毕竟可以吃一顿团圆饭啦。年夜饭还摆在桌上,凳子还没坐热,这时候进去拿人,那母亲的除夕夜怎样过?




警车又悄悄的退回原来隐蔽的地方,人马又回到了各自的岗位,所不同的是小王不知从那找来了一盒烟。




两小时,很快的。




城市渐渐静了下来,只有零星的鞭炮声。人们又回到了各自的温暖的家中,春节晚会也应该到尾声了吧?




我没有再上楼,蜷缩在楼房的角落里,徒劳的捂紧了大衣,好冷。




两小时,好难熬啊,原来有烟的夜晚也这样的长,尤其是在除夕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