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另外一个机会:二战中为英国尽忠的德国人

2野劲旅 收藏 5 6224
导读:二战时,有数万德国人在英军服役,他们大多是被纳粹逼走的德国难民。作为英国最为忠诚的外籍士兵,他们以巨大牺牲获得了荣誉。 圈禁 二战爆发时,一些不愿在祖国坐以待毙的德国人去国离乡来到英国。他们大部分人是受种族迫害的犹太人,少数人是政治难民——被希特勒仇视的共产党人和“堕落的艺术家”。 实际上,这些人在英国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人身自由,丘吉尔政府那警惕的眼睛时刻盯着这群来自敌对国家的人。他们先是被集体安置在英国肯特郡海岸的一个营地,大多数人在营地接受了军事训练。之后,他们被分配到英国各个地方从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二战时,有数万德国人在英军服役,他们大多是被纳粹逼走的德国难民。作为英国最为忠诚的外籍士兵,他们以巨大牺牲获得了荣誉。


圈禁


二战爆发时,一些不愿在祖国坐以待毙的德国人去国离乡来到英国。他们大部分人是受种族迫害的犹太人,少数人是政治难民——被希特勒仇视的共产党人和“堕落的艺术家”。


实际上,这些人在英国一直没有得到真正的人身自由,丘吉尔政府那警惕的眼睛时刻盯着这群来自敌对国家的人。他们先是被集体安置在英国肯特郡海岸的一个营地,大多数人在营地接受了军事训练。之后,他们被分配到英国各个地方从事工程活动。


1940年5月,当纳粹德国横扫欧洲,比利时、荷兰、法国相继沦陷时,英国人心里蒙上了浓厚的阴影,他们担心成为德国的下一个袭击目标。在这种恐惧心理的支配下,英国的军情五处把这些留英的外籍人士看成了是潜在的间谍,于是丘吉尔正式颁布了“圈禁令”。大约30000名德国人被清理出英军队伍,所有的人都被转移到利物浦附近的几个小岛上。其中2542名逃离了希特勒魔爪的犹太人被 “敦拿”号运兵船送到澳大利亚的荒郊野外——被内定为圈禁外国人的地方。


在两个月的旅程中,这些德国人受到了309名英军士兵的肆意侮辱,他们的行李被没收并用刺刀挑开,值钱东西被拿走且再没有被归还。一些人受到人身侵犯,还有人投了海。这艘本来仅能容纳1100人的船严重超载,船上的生活条件简直令人发指,他们被禁闭在甲板下面肮脏的环境中。当他们终于到达悉尼港,第一个走上船的澳大利亚军医官阿兰·弗罗斯特被眼前的情况吓坏了,他立即向英国政府检举揭发,从而使三名军官受到了审判。


德国突击队员


1941年,随着珍珠港事件的爆发,这些流放外地的德国人被英国政府重新定义为“外国友人”而得以释放,数百人加入了澳大利亚军队,但更多人还是选择回到了英国。但自由的通道如此狭窄,大部分人又重新回到了军队,而英国对他们唯一开放的兵种就是皇家工兵。


1940年9月,英国德文郡的小镇艾弗拉康伯突然因为多了4000名外国人而显得热闹起来,那些德国、奥地利、意大利、捷克的精英分子都汇集于此,他们有的原来是医生、律师、外科手术专家、艺术家,现在全都变成了建筑工人。在这些人中,有些人名头非常响亮,有著名作家兼记者阿瑟·库斯勒、维也纳的著名律师马丁·弗洛伊德(他的父亲就是大名鼎鼎的心理学家弗洛伊德)、报业大亨罗伯特·马克斯韦尔。


1942年,英国政府认识到了这些德国人身上的潜力。一些人在通过严格政治审查后,开始进入了一些特殊的军队部门,例如突击队,他们在英吉利海峡附近的多赛特进行了绝密训练。这些突击队一般由五六个人组成,其中必定有一名德国人,因为他们能够在敌占区以流利的德语应付突发事件。他们通过各种手段偷渡到北非、挪威和诺曼底,目的有四个:一是检验敌军海岸防御的能力;二是抓捕俘虏;三是搜集情报;四是破坏敌军电台。


理查德·伦纳德就是这样一名队员。1942年9月12,一场代号为“蚀刻”的行动正式发动,目的是潜伏到诺曼底的奥马哈海滩查看情况并抓捕德军带回来审讯。但就在他们找寻目标的时候,德军升起了曳光弹,三名突击队员立即倒在敌人的机枪下。


9月15日清晨,理查德·伦纳德和另外牺牲的两名战士被德国人以军礼安葬。在伦纳德死后,人们发现了他写给妻子的一封遗书。它让后人可以审视这些留英德国人在这场对“祖国”的战斗中的真实感情:“我其实并不是那么从容地参战的,但是我又很骄傲自己成为反纳粹的一员……我为世界上的孩子、世界上的人类去谋求一个更好的未来……”


历史另外一个机会


从1943年开始,德国人开始大批量进入英军各个兵种,其中大约有三四十名德国人进入了皇家海军部队。皇家海军从来都是英国人的禁脔。战争改变了这里的生态,因为英国海军部发现即使是能够流利说德语的英国人都不太能够准确翻译来自德国最高指挥部的密电,更不用说那些带有浓厚地方口语的德语了。


随着枪炮声的消停,这些德国兵的故事却并没有结束,他们又开始了新的任务:抓捕纳粹与重建欧洲。1945年5月,德国人开始大批进入情报部、战犯审理处,他们在审讯战犯、收集战争罪行和追捕纳粹上发挥出了关键作用。


对于这些颠沛流离的德国人来说,打败纳粹是他们最大的梦想。二战后,他们全部被授予了英国国籍。就像老兵欧尼斯特·古德曼所说的那样:“我做了我们认为该做的事情,我们为人类而战并且给历史另外一个机会。”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