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二二、讨伐开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经过一个半月的整训,一百五十六名新战士有一百一十四人符合战斗队的要求,被编入各战斗队,经补充后,一、二、三、四队各42人,炮队22人,五队二十四人,直属队十九人。另外三个前电台兵被编入情报科电台班,还有十四人编入了情报科,其余人员除四人编入生产基地外,都编入后勤部。

经过这段时间的整训,消耗了近万发子弹进行训练,战士们的射击技术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在二百米内的射击命中率普遍达到80%以上。而这段时间兵工厂除了为大家赶制炒面干粮之外,还完成了新的火神轻机枪的试制,并生产了三挺。新机枪的造型让战士们感觉很是新鲜,一个粗装的枪管,一副两脚架,安装在枪身左侧的30发弹匣,这种全重9公斤的武器,可以在2秒钟之内打完30发子弹,而且经过兵工厂实验,连续打四个弹匣不用冷却枪管,如果连续打了四个弹匣,就要花费一分钟更换一个枪管,不然这个枪管就要完蛋了。最让战士们感到振奋的是这种机枪的射击速度,居然达到了900发/分钟,在实际战斗中可以达到150发/分,如果要想保持长时间的射击,则要控制在60发/分的速度。根据兵工厂的实验,这种机枪如果每30秒打一个弹匣可以持续打将近30分钟。不过当他们想进行这种实验的时候被程飞鹏以节约弹药的名义制止了,所以他们只打了15个弹匣。为了保证战斗中射击的连续性,兵工厂为每挺机枪配备了三个枪管和十个弹匣,据前日本机枪兵林弥讲这种机枪的火力在战斗中完全可以压制九二式重机枪,其唯一的缺点就是太浪费弹药。此外兵工厂还改进了四门70毫米迫击炮,加装了拉发装置,还重新生产了座钣,把降低到了50公斤。

七月初,党育明派出几支小分队对蒙江、金川、八道江、和辉南方向都进行了侦察,但是并没有出击,只是了解了敌人的情况之后就退了回来。

七月下旬,一队全体出动,袭击了鸭子圈附近的一个铁路道班,并从铁路上摘走了四根钢轨,导致一辆向八道江运送物资的火车的事颠覆,出击部队又从颠覆的列车上抢走了煤和其它物资,后携带战利品撤回基地。其间,日军派出了一个小队的兵力追赶,结果遭到火神机枪沉重打击,全军覆没。战士们对火神的效果非常满意,但是对其弹药消耗的速度也留下了深刻印象。

八月中旬,情报科通报,日军向八道江方向增加了兵力,蒙江日伪军也开始增加。另外据内线消息,敌人增加了机枪的数量,而且还运来了几种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武器,(赵树明拍回的照片,让程飞鹏和党育明都大吃了一惊,那个东西明显就是使用弹鼓的通用机枪和长管的60迫击炮)另外敌人还大量下发了盒子炮、伯格曼冲锋枪和带瞄准镜的狙击枪,此外临江的机场也扩建了,进驻了三十多架飞机。伪森警已经大量扩充,匡支队扩大到八百余人(匡义平部),程斌挺进队和间岛工作班均编入程部队,森警装备了大量的摩托车和自行车,以增强其机动能力。综合各方面情报,敌人在蒙江、八道江、辉南、抚松部署了日军三个联队和一个战车队共一万两千人,伪军三个旅四个支队(含匡支队)共六千余人,森警部队三千余人,地方保安部队(含民团武装和警察)四千余人,飞机三十余架,坦克十五辆,以及大量的轻重火炮。

得到敌情变化后,党育明迅速派人把情况向杨靖宇作了了通报,并加大了密营物资储备的数量。八月下旬,杨靖宇传回消息,镜泊湖方向日军也增兵了,兵力状况与蒙江周围相似,另外北满地区日军也增加了兵力,看来这次大讨伐日军是想毕其功于一役,还有一个坏消息就是苏联对抗联的态度发生了变化,所有进入苏联境内的抗联人员都被关进了监狱。而且据说苏联把国内抗联的情况向日本人作了通报。

九月初,日军开始建立了四条封锁线,对抗联活动地区周边实施了严密封锁。九月中旬,日军开始对抗联各部实施讨伐作战。这次日军一改以往大兵团开进的作法,而是改为以一个日军加强小队配合以伪军一个排或森警一个小队为作战单位,各单位保持三到五公里间距,以进口的步话机保持联系,一旦某单位遇袭立刻固守待援,并由飞机实施火力支援,同时周围各队迅速驰援;夜间并不收缩部队,而是就地扎营,大量点燃火堆,收防敌偷袭。

九月十一日下午,五队在三号营地附近与敌遭遇,遭敌密集火力压制,无法展开攻击,被迫留下伤员牵制敌人,其余人员撤往零号营地,共有九人牺牲。

十二日上午,三队两个班与敌遭遇,三人牺牲,一人负伤,后利用土制燃烧弹(兵工厂在酒瓶子里装上煤焦油并在瓶口安上浸油的布条)掩护撤到零号营地。

十三日下午,党育明带直属队、一队和炮队前往零号基地。为了保证路上安全,带了四挺火神机枪,两挺通用机枪,炮队带了四门七零炮,一门二零炮,直属队则全部换上了自动步枪。

四点多钟,前方侦察兵发现敌一个搜索队正在向自己方向过来,迅速发出信号,直属队立刻按照训练时练熟的预案设下伏击圈,炮队和一队后撤一点距离设置了炮兵阵地。

四点四十分,敌先头部队进入伏击圈;四点五十五分,敌全部进入伏击圈。党育明亲自操作一挺通用机枪,率先开火击毙了敌通讯兵和指挥官,随后,埋伏在四周的战士纷纷用机枪、自动步枪射击,短短30秒钟的射击,伏击圈里已经没有站着的敌人了。随后,部队迅速打扫战场,把缴获的自动武器交给一队的战士,随后消失在密林中。

这是一场漂亮的伏击战,却让党育明的眉头邹了起来。这一仗连打扫战场也只用了十分钟,消灭了日军五十三人,伪军二十五人,缴获美制步话机一部,伯格曼冲锋枪十三只(奉天生产的7.63口径,各配有32发弹匣六个),盒子枪十一只(吉林造的7.63口径,各带20发弹匣四个,十发弹匣一个,木匣一个),机枪四挺(枪身上写着叫九八改式机关枪,使用七九步枪弹,使用75发鞍形弹鼓供弹,),掷弹筒一具,七九口径狙击枪五支,七九步枪二十只,手枪弹三千余发,七九步枪弹三千余发,手榴弹、掷榴弹和枪榴弹五百余个。从这只部队来看敌人已经开始重视近战火力和通讯,这对于抗联来说可不是好事。

消灭了这股敌人,天也黑了下来,走不多远就看到前面有看到前面有火堆,尖兵上去看了一下之后很快就撤了回来,说是敌人的一个营地,要绕过去就得爬到山顶上,这些马匹走起来是很困难的。

听了尖兵的话,党育明决定自己到前面去看看,这时候王立平凑了过来,“头儿,还是我去吧。我去弄俩活的回来。”

“小心点,我估计着只要一有响动敌人肯定会四下开火。”

“我有数。”说着,王立平一挥手,带了一个班就向前跑去。

不一会,前面就传来一阵一阵密集的枪声。枪声平息后,不可十分钟,又是一阵枪声,不到一个小时,枪声响了四五次。又过了一阵,只见王立平带着三个战士拖着两个俘虏回来了。原来刚才王立平让战士用长木棍拔远处的灌林从,不断地发出声响,果然和预料的一样,一有响动敌人就开枪,向可疑方向射击。经过几次挑逗,敌人来回什么也没有发现,于是再拔树丛子也不肯开枪了。这时,王立平带人上去就把两个伪军给抓了过来。

随后对两个俘虏进行了审问,两人都是匡支队的,据两人交待经过刚才的开火,敌人的弹药消耗很厉害,日军小队长已经严令没有看清目标禁止开火;这伙敌人和他们前面消灭的那股差不多,武器配备也差不多;由于大量配备了自动火器,弹药消耗的很厉害,所以敌人建立了许多前进补给站,每个补给站储备供日军一个中队,伪军一个连五天的给养和弹药,由日军一个中队部,一个炮小队,伪军一个连保护并配有电台;敌人大量换装自动火器是从匡支队建立,也就是今年五月份开始的,据说换装原因是在一次由森警和日军的演习中,匡中队轻松地打败了日军一个中队,引起了高层的注意,而现在这个武器配置方案就是匡义平提出的。

从俘虏的口供里,党育明发现了一点东西,那就是这次的主要对手并不是鬼子而是匡义平和程斌。前者知道一些自己的底细,后者则十分熟悉抗联的打法,只是由于程斌的旧部已经被自己消灭的差不多了,所以只能借匡义平来对付自己。只是由于不熟悉自己设置密营的方法和作战习惯,还没有搞出针对性很强的作战方案来;另外匡义平对自己的火力知道的比较清楚,所以不敢冒进,只是想通过这种作战方式消耗自己的兵力和弹药,并逼迫自己离开山区。

想明白了这点,党育明心中就有数了,随后把王立平叫过来。“带人把他们都给摸了有多大把握?”

“有风险,不过可以一试。”

“敌人哨兵的位置弄清了没有?”

“清楚了,我还留了两个人在那里盯着呢。”

“那这就去,争取不出声都抓活的。尤其是那个电台兵,不到万不得已尽量抓活的。”

“明白了,我这就带人去。”说完,王立平就带着一队和直属队两个班出发了。

过了二十多分钟,王立平发回了任务完成的信号。党育明命令侦察兵继续兵前方侦察,炮队牵着马出发。随后到了敌人的营地,看了一下,发现共有四十多个俘虏,其中有十来个伪军。问了才知道,抓人的过程有一个可能是起夜的鬼子,突然大叫起来,于是只好把能动的敌人都用刀解决了。缴获的枪支与伏击战一样,但是弹药要少的多,只有一千多发手枪弹和不到两千发步枪弹,榴弹倒是还有五百来个。由于没有时间审讯俘虏只好把他们捆成几串,堵好嘴,让他们背上空枪跟着队伍一起赶路。走之前明确告诉他们如果有一个人企图逃走或不听话,那么这一串人都活不了。

经过数个小时的潜行,党育明一行人终于在十四日上午,到达了位于900高地的一号营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