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上下阵脚大乱

总工程师 收藏 1 467
导读:中国渔政最大执法船311船抵达西沙群岛的政治、军事中心——永兴岛。菲律宾国防部长吉尔伯特.特奥多罗在参加一个军事学院的活动时表示,不真正认为这是一个大威胁,他认为还是应当通过外交部,在国家安全顾问的指导下,通过外交程序处理这起事件。   菲律宾媒体16日援引一位军方发言人的话说,西部军区指挥部迄今尚未对报道中所称的中国海军出现在南沙群岛采取任何行动,也没有收到来自菲律宾武装部队总部或是国防部的“特殊命令”。   菲律宾西部军区指挥部发言人、空军中校阿美立戈.费布雷加昨天对菲律宾媒体说:“我们没有

中国渔政最大执法船311船抵达西沙群岛的政治、军事中心——永兴岛。菲律宾国防部长吉尔伯特.特奥多罗在参加一个军事学院的活动时表示,不真正认为这是一个大威胁,他认为还是应当通过外交部,在国家安全顾问的指导下,通过外交程序处理这起事件。


菲律宾媒体16日援引一位军方发言人的话说,西部军区指挥部迄今尚未对报道中所称的中国海军出现在南沙群岛采取任何行动,也没有收到来自菲律宾武装部队总部或是国防部的“特殊命令”。


菲律宾西部军区指挥部发言人、空军中校阿美立戈.费布雷加昨天对菲律宾媒体说:“我们没有收到陆军总司令部的任何特殊命令。我们仍保持原地不动。”费布雷加说,他们没有收到任何关于“中国现代军舰周末部署”到该地区的报告。


菲律宾海军发言人埃德加多.阿莱瓦诺说,他们正尽力确认和监视中国渔政船的具体位置,但他也呼吁公众保持冷静。


菲律宾海军司令费迪南.戈莱斯称,中国渔政船前往南海是任何对南沙群岛提出主权要求的国家的正常活动,向在这一地区的其国民提供后勤支持。“他们时常这样做。事实上,我们也向我们的人民提供这样的服务。”戈莱斯说。“中国是我们的盟友。实际上,我们应该和所有国家成为朋友。”


菲律宾议员:要求美国明确表态


同一天,菲律宾参众两院的议员们也为中国在南海部署巡逻船只事件“降温”,称此行动不应成为惊慌的理由。


“外交部必须采取相应的行动。我们不必与军事实力远远占优的中国发生战争。”众议院议长普罗斯佩罗.诺格拉勒斯在写给GMA电视台的一份书面声明上说,“中国巡逻船总是出现在那里,这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我们也提出了自己的(领土)主张。”他认为,所有在南海提出领土主张的国家都应该记住,这是“外交而不是军事”问题,因此,外交程序应该正常进行。


宿务岛众议员、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任委员库恩柯说,这不会引起与菲律宾或其他宣布主权国家的战争。“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我认为他们(中国)不会采取任何过激性行动。”他说。他还称,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冈萨雷斯“多疑”、“紧张”,并建议他“冷静下来”,他保证争端会以“友好的方式”解决。如果菲律宾也有自己的船只,也有可能采取同样的部署。


库恩柯相信,中国不会袭击菲律宾,因为后者与美国签有“共同防御条约”。“我不认为中国会发动袭击。用我们脑子想想,就知道他们不会发动进攻。”不过他提出,没有必要让美国介入南海争端之中,“共同防御条约”已经确保了美国会在菲律宾遭到别国打击时帮助防御。他认为,菲律宾政府目前应该做的,是利用外交途径解决问题。


马尼拉Muntinlupa市区众议员比亚顺还提醒政府,不要对中国的行动反应过度,他认为中国的部署行动可能并不直接与“领海基线法案”有关,而可能是由美国侦察船进入南海海域引起。“我提醒菲律宾(政府)不要对媒体报道中的中国派出船只的行为过度理解或过度反应。过度反应可能导致局势高度紧张,但引起这一反应的原因却并不存在。”他说。


对于奥巴马最近承诺的《美菲军事参访协定》(VFA),“按照奥巴马总统对《访问部队协议》(VFA)的承诺,美国必须也澄清在南海争端升级为冲突的情况下,其将扮演的角色。”比亚顺称。




菲律宾多名政客近日对中国向南海派渔政船做出异常激烈的反应,这大概是因为菲律宾上周刚宣布将部分南海岛礁纳入该国版图,在南海周边国家中最心虚。菲国家安全顾问15日宣称菲要紧急召开内阁安全会议商讨对策,有菲众议员甚至宣称中国的举动“等于是侵略”,“企图通过实力和军事力量欺侮我们”。还有一些人莫名其妙地议论“是否需要同中国发生战争”。


《菲律宾商报》16日报道,菲律宾国家安全顾问冈萨雷斯15日说,他决定召开内阁安全组紧急会议,商讨中国政府在抗议菲“领海基线法”颁布后采取的行动。冈萨雷斯说:“渔政船的部署是一种信号,我们不能忽视它。我们必须认真对待”,“这应该提醒我们,即使是在这种对话和谅解的时代,有些国家总是会显示威力和威胁那些像我们这样被认为是弱小的国家”。


一些菲议员的反应更是夸张。据《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报道,菲律宾靠近南沙的巴拉望省众议员米特拉称“这等于是侵略”,“他们企图通过实力和军事力量欺侮我们。”另一名众议员古尔兹称,菲律宾应该更加警觉,“南海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一个潜在的燃爆点,各种问题交织在一起。”而众议院国防和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比亚松称,中国的举动是朝着“侵略行为”迈出了更近的一步,菲律宾政府应该利用所有的外交渠道向中国的这一举动提出抗议。


在菲国内,也有一些议员和官员不认同对中国威胁的夸张说法。菲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库恩科把国家安全顾问冈萨雷斯说成是“妄想狂”和“神经病”,建议冈萨雷斯应该“去休息放松一下”。菲律宾海军司令费迪南.戈莱斯也出面反驳了该国近日出现的针对中国的指责,《菲律宾星报》16日援引他的话说,“中国渔政船前往南海,是任何对南沙群岛提出主权要求的国家的正常活动,菲律宾公众不应该对此感到忧虑”。他还称中国是菲律宾盟友。




众议员吴礼示:菲律宾更应警惕美国军舰到南海


巴兰玉计市众议员吴礼示(ROILOGOLEZ)昨天同样认为没必要对中国的举动产生恐惧,他反而认为如果美国派出军舰前往南海海域,菲律宾才应该更加警惕。曾经出任国家安全顾问的吴礼示表示,他对于美国派遣先进驱逐舰前往南海海域更为担忧,他认为这“加大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巡逻船与伙伴国 (美国)发生惊险的面对面冲突的可能性,而(美国)第七舰队则潜伏在数百英里以外的某处。”


“南海海域长期以来都是一个潜在的争端地区,事件频发。记住在(美国)大选时曾有过关于奥巴马一旦当选,会在他任职初期对其勇气进行一次测试。我祈祷外交官们目前正通过热线艰苦地工作着。”他说。


参议员埃斯库德罗在接受一家电台的采访时说,他不赞同所谓“中国使用炮舰外交”的说法。“我不同意炮舰外交或是恐吓战术的说法,”他说,“菲律宾(政府)应该通过合法和外交程序认真按照中国的倡议行动。”




美国在南海的步步紧逼让事情愈发戏剧化了,军方的参联会主席马伦13日表示,美军有权在中国专属经济区水域活动;与此同时,五角大楼宣布推动对台军售协议。美国的这两项行动全都触及了中国的核心利益,一是南海,二是台湾。




如果说上周的中美舰艇南海对峙是美国刻意试探中国的话,马伦的这一席话又进一步逼近了这条红线,美国甚至不惜牺牲刚刚解冻的中美军事交流机制,重新祭出对台军售牌,为的就是要试出中国的底线到底在哪里,中国到底会忍到何种地步。


中国的反应没有什么新意,“反对、不满、抗议”,这是中国官方对此一事件最惯用的表态。军方的态度要激进一些,他们说,“别以为中国好欺负”、“我们有能力解决南海争端”、“中国不怕航母”,他们也不忘加一句“要顾全大局”。


“大局”成了中国忍辱负重的最大理由,然而这个“大局”到底是什么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越过太平洋,去看一看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他在上任之初就雄心万丈地表示,要“重返东南亚”。看来这话并不只是说说而已,“重返东南亚”要面临的首要国家就是中国,抗衡还是合作,这是摆在奥巴马面前的一个大问题。


大势所趋之下,奥巴马必须选择合作,但这并不意味着奥巴马甘心合作。美国在金融危机中的确栽了一个大跟头,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甘心就此衰弱仰人鼻息。在经济衰退难以挽回的时刻,奥巴马必须在政治、外交上作出成绩,正在崛起的中国成了他纵横捭阖的最佳对手和朋友。


回到“大局”这个问题上,刚刚闭幕的两会已经很好地回答了中国的“大局”是什么,是保增长、保就业、保障民生、维护稳定。全世界都知道这一点,奥巴马的美国更加知道。中国和美国都清楚明了,只要中国一打仗,哪怕是区域战事,都必然会影响其崛起步伐。




在这种前提之下,美国有技巧地开始了对中国周边的一系列小敲小打,不停地逼近中国底线,不停地测试中国底牌,甚至触及中国人民心中最敏感的那根弦——主权。而在官方交往层面,在希拉里和杨洁篪的外交互访上做尽表面功夫,一副知交好友的模样,俨然将军事对峙看成是小事一桩,置身事外。




中国的态度越暧昧,美国的试探就越急进,外交是你来我往的一盘棋,不仅是美国想知道,我们也想知道,中国的底线究竟在哪里?中国究竟要为“大局”忍到几时?




在有条件的岛屿兴建军事基地,辐射周边礁石,是现在中国海军的做法,也是侵占南海的邻国的做法,且许多有价值的岛屿已经被这种方式瓜分殆尽。




南海局势风云万变,可以预想,中国将会采取进一步行动,比如派驻军舰,比如尽可能多的修建永久建筑。幸庆的是,据军方媒体披露,南海舰队驻西沙部队已经在大练兵,随着南海局势的恶化,中国海军会不会有进一步的行动?拭目以待。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