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总理求情了!

总工程师 收藏 0 28
导读:“力拓间谍案”所引发的澳大利亚政府层面的反响越演越烈。据有关媒体昨天报道,面对内阁压力,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可能与中国领导人取得联系,就力拓(RioTinto)上海办事处4名员工被拘一事进行会谈。 澳方召见中国驻澳大使 昨日,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斯蒂芬·史密斯(StephenSmith)在澳大利亚堪培拉表示,澳大利亚外交部的官员们昨日召见了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要求获悉中国有关部门拘留力拓澳大利亚籍雇员胡士泰(SternHu)的更多细节。史密斯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表评论称,澳政府官员们重申,胡士泰的案子应该得到

“力拓间谍案”所引发的澳大利亚政府层面的反响越演越烈。据有关媒体昨天报道,面对内阁压力,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可能与中国领导人取得联系,就力拓(RioTinto)上海办事处4名员工被拘一事进行会谈。

澳方召见中国驻澳大使

昨日,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斯蒂芬·史密斯(StephenSmith)在澳大利亚堪培拉表示,澳大利亚外交部的官员们昨日召见了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要求获悉中国有关部门拘留力拓澳大利亚籍雇员胡士泰(SternHu)的更多细节。史密斯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表评论称,澳政府官员们重申,胡士泰的案子应该得到迅速处理。

史密斯称,这已经是澳大利亚外交部自上周一(7月5日)以来第三次与中国驻澳大使进行对话。他补充道,澳大利亚官员们同时也在向北京方面寻求此类信息。

史密斯表示,澳政府将继续采取有步骤的、条理化的措施应对此事。

同一天,澳大利亚财政部长林赛·坦纳(LindsayTanner)在澳大利亚悉尼对记者表示,澳大利亚政府不会因“胡士泰案”而改变对海外资金在澳投资的评估程序。分析人士认为,在此敏感时刻,坦纳所称的“海外资金”可能就是特指“中国投资”。

目前,应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核委员会(FIRB)要求,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就收购澳大利亚稀土矿业公司LynasCorp51.66%股份的交易,正拟重新递交申请。

铁矿石谈判没有中止

就《悉尼先驱晨报》称中国政府高层介入“力拓间谍案”调查,坦纳表示,不知道有关报道是否属实。

《悉尼先驱晨报》昨日在其网站上援引中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中国政府高层亲自批准了中国国家安全部对“力拓间谍案”展开调查。该调查已导致四名力拓员工被捕。

报道称,上述自称了解“力拓间谍案”内情的消息人士表示,调查早在力拓放弃接受中国铝业公司195亿美元投资交易前就已开始。

该报网站援引一位中国政府消息人士的话称,调查当然不是为了报复力拓与中铝公司交易的失败。调查是经过深思熟虑、针对一般资源问题的政府行动。政府在作出决定前,已考虑到了可能的国际反应。

坦纳还表示,中国钢铁企业不大可能放弃当前与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主要是必和必拓、力拓)之间的长期合约,而转向现货市场交易,“我认为这种设想不大可能发生,因为对中国这样的国家来说,重要的是拥有可靠而连贯的供应。因此我认为,过去一直存在的合约模式不太可能消失。”

现有的合约体系管辖着澳大利亚每年对中国价值140亿美元的铁矿石出口。目前该体系前途未卜,因为中国钢铁企业至今未能与包括必和必拓、力拓在内的主要铁矿石供应商就今年的合约价格达成共识。

另悉,昨日,代表中国钢铁企业进行铁矿石谈判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某不愿署名官员在上海表示,中国钢铁企业和铁矿石厂商之间紧张的价格谈判仍在继续。

澳大利亚金融服务部长鲍文(ChrisBowen)12日表示,“力拓间谍案”可能会使澳大利亚企业认为在中国开展业务的不确定性增大。Bowen称,这也应是中国政府关心的问题,如果海外企业感觉不确定性非常高,则会改变全球外国企业接触中国企业的方式。

中国官方相对低调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商务委主任沙海林昨日对早报记者透露,11日在上海与澳大利亚贸易部长西蒙·克林(SimonCrean)进行了当面会谈,谈及了胡士泰被拘的一些情况,但更多的是谈到一些更广范围的合作问题。不过沙海林表示,该事件过于敏感,且并不由自己主管,并不愿透露更多谈话的细节。

沙海林还对早报记者表示,其代表上海与西蒙·克林会谈主要是考虑“商务贸易部门”对口的问题,并无其他方面的更多考虑。

西蒙·克林在此次临时上海访问中回应此事时显得颇为谨慎。不过,在澳大利亚国内的一些反对党也表现出更为激进的措施,希望施压政府更高层首脑直接与中方会谈甚至通过政治手段要求中方释放胡士泰。

“外长史密斯认为‘这已经影响了澳企业到中国投资合作’的说法,目前在澳大利亚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认同,”一位澳大利亚籍业内人士对早报记者表示,“在另一方面,国内以特恩布尔为代表的反对党也趁此向其对手发难,实际在我们国内已经引起了另外一场争论。”

实际在澳大利亚的企业界,至少也已经产生了一定的戒备心理。昨日,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FMG首席执行官弗莱斯特(AndrewForres)在澳大利亚墨尔本颇为意味深长地对媒体表示,现在就力拓事件的影响作出结论还为时过早,不过与中国企业打交道需要特别注意对方企业的股东是谁。

不过,弗莱斯特同时表示,公司在华业务未受“力拓间谍案”影响。他向记者表示,虽然他不能代表其他公司的立场,但FMG一直很满意与中国经济保持的紧密联系,而且这种联系并未减弱。他称,FMG在华员工数量不多,他们的行为都无可指摘。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