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二十三章 俘虏

亡命逃兵 收藏 2 6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每往前迈一步,韩振都能感觉到心重重地震一下。走了大概十几米,韩振停下来,凝神观察了一下前面,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轻轻吐出憋着的一口气,收紧怀里的AK74,防止挂到周围的蔓藤杂草,韩振重新调整了呼吸,准备做最后的冲刺。

接下来的每一步都是极其危险的,只要暴露行踪,迎接韩振的就有可能是暴雨一般密集的弹雨,一个不小心就是有去无回,真真正正的一失足成千古恨,说不害怕那是纯粹瞎扯淡!紧张导致肾上腺素分泌加快,刺激心脏极速搏动,像台忽然加大功率的水泵,刹那将大量血液压上脑门,几乎要炸裂血管。

这时,韩振忽然想起了孩子王对豹子狩猎时的形容,只是不知道豹子作为世界上最顶级的猎手之一,在靠近猎物即将发动攻击时会不会紧张……

我是一只豹子,走路无声无息,猎物就在面前,悄悄地走过去,然后扑上去干掉他!韩振不停地默念着,借机分散注意力平复频率过快的心跳。

额头上的汗水泉涌似的冒出来,和潮湿的空气混合在一起,积成水滴,雨珠一般往下趟。可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韩振慢慢转过身就要出发,好死不死一大滴汗珠滚下来,恰好挂在眉毛上,摇摇欲坠,可晃了半天,偏偏就是不落下来,韩振实在忍不住眼睑上痒痒的折磨,正要伸手去抹,手伸到胸前停在半空不敢动了。就在他左前方几步之外的树下一个黑影动了一动!那个黑影正面对着韩振,只不过他背靠着树脸朝着这边,而韩振是躲在树后,露出半个身子,但韩振不管是出去,还是缩回去,稍稍一动,他立刻就能发现。

怎么办?!

那颗汗珠终于落了下来,汗水弥散在眼睛里,又涩又疼,半边视线立刻陷入一片雾蒙蒙中。几秒钟的时间,韩振无比真切地体会到了度秒如年的滋味。

刚才还跳动地异常欢快的心脏此时刹那间停滞下来,时间仿佛也随之静止,韩振定格在树后,眼睛也不敢眨,死死地盯着面前的黑影,等待他换个位置,哪怕是他站起来活动两下,韩振也能趁机退回来。

上帝真主,观音佛祖,韩振心里所有能想到的天神地仙,统统虔诚的祈祷了一遍,可没有一个舍得屈尊下界来帮他一把,让面前的黑影挪挪窝。

长时间倾斜着身子保持不动,半个身子渐渐开始发木,重心所在的左脚因为压迫过久,神经突突直跳,再这样下去不活动,神经反射就会进一步蔓延到左腿,然后是身体,往上到左臂,最后的结果就是浑身不受控制地颤抖,那时韩振就是想动也动不了了。

关二爷,您老保佑!老子跟他们拼了!韩振咬咬牙,准备放手一搏。

“啊……”忽然,对面传来一声极其轻微的呻吟。

孩子王!韩振听出了那个声音。

食指勾在扳机上,韩振打算情况不对立刻开枪,然后试探着叫了一声,“多米!”

“逃兵?”

这下子完全能肯定了,就是他!顾不得暴露行踪,韩振猛地窜过去,“你怎么在这?受伤了?”

多米的声音直发颤,“我的腿被打中了!”低头一看,多米两手拽着一根布条正在往腿上勒。

“我带你走!”说着,韩振将他扛在了肩上。

“他还没死!”多米拽拽韩振的衣服,提醒他地上还有一个人。

韩振没时间多问,一手扶住多米,一手拎着地上那人,飞也似的往回跑。水手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跟在后面一路狂奔,一口气跑到看见村子里的灯光时才停下来。

“发现……发现……什么?”水手上气不接下气。

“伤在哪?”韩振没空理水手,小心翼翼地把多米放在地上。

“我没事,已经包扎好了!”多米挣扎着想站起来。

“你们到周围警戒!”水手吩咐几个手下道,然后扶着多米,“你看到敌人是什么人了没有?他们有多少人?”

“你他妈闭嘴!”韩振恶狠狠打断水手的话,双手小心地在多米的腿上摸了摸,“忍着点——还好,没伤到骨头,弹头也没留在里面!”

多米硬挺着没哼一声,等韩振检查完了,兴奋地拉着韩振晃,“逃兵,我抓到了一个!”

“抓到了什么?”

“敌人!就是他!我打中了他!”

惊讶得看看多米,韩振在拎回来那人的脖子上摸了一把,还有脉搏,只是暂时昏迷过去了。大致查看了那人的装束,韩振信了多米的话,地上这家伙的确不是游击队的人!

“水手,把金刚他们叫回来,你们在外面挡一下,给我点时间,我要好好招待一下多米的俘虏!”

回到村子里,灯光下韩振看清了眼前这个俘虏,从头到脚一身美军制式装备。绿色贝雷帽?三角洲?游骑兵?还是海豹突击队?韩振正在猜测,多米一眼就认出了眼前俘虏的来历,“他是AFEUR(哥伦比亚特种部队)!”说着,多米狠狠踢了地上那家伙一脚。

他的伤在头上,凯芙拉头盔上被子弹钻了一个孔,血水流了一脸。蹲下身子,韩振擦掉这个俘虏脸上的血迹,露出一张黝黑的脸。本以为这人没救了,扒开他的头盔一看,韩振笑了。

一发9mm手枪弹打穿了头盔,但是没有完全穿透,而是卡在了头盔上。他的身材比较瘦小,头盔应该是美军制式,不是专门按照哥伦比亚军人的身材定做的,以至于头盔比脑袋大多了。弹头上携带的巨大动能被头盔和里面的悬空内衬吸收了一大部分,伤口是子弹的冲击力撞在了他脑门上留下的,仅仅在他的脑壳上撞了个很小的坑,脑部受到的剧烈震撼导致他昏迷了过去。

多米看到韩振取出来的弹头,失落的说道,“原来不是我打中的。”

凯芙拉虽然防弹性能非常出色,但是如果被AK的7.62mm步枪弹,或者是MK23的.45手枪弹在二十多米的距离直接命中头部,依然没有活命的机会。

韩振笑着摸摸多米的脑袋,安慰他道,“但是你抓到他了,你的功劳还是很大的!”

水手早已在旁边按捺不住,自告奋勇道,“我来审他!”

“没那么多时间让你磨叽!”山上的敌人随时有可能发动全面攻击,眼前的局势千钧一发,必须用最短的时间彻底击溃俘虏的意志,这样才能尽快得到敌人的资料。

推开水手,韩振抓住那个俘虏的右手,对亚当斯说道,“帮我个小忙,按住他!”

亚当斯见过韩振审问罗伯斯时的血腥手段,所以摁住那名俘虏的左手,便赶紧扭过头去。韩振拆下俘虏的鞋带,紧紧地绑住他的手腕,然后才拔出了从博特那里抢来的卡巴军刀。

多米一脸好奇地看着韩振,韩振摆摆手,让水手把他带了出去,接下来要发生的不适合未成年人观看。

举起军刀,高高扬起,韩振猛地扎在了那个俘虏的手上。咔地一声脆响,直接穿透骨头,刀子钉在了地板上。俘虏嗷地一声惨叫,整个身子一下子弹了起来。他的脑袋刚抬起来,韩振胳膊一甩,一肘砸在他的脸上,将他砸回了地面。接着,韩振抽出AK74多功能军刀朝着他的手腕砍了下去,一刀下去顿时血肉模糊,血水溅了亚当斯一脸。韩振一句话也不问,AK74军刀在手里掉过个,用刀背的锯齿在俘虏的手腕上锯了起来。高分贝的惨叫声几乎掀翻了房顶,水手带多米出去的那个手下听到叫声忍不住好奇进来看了一眼,脸色刹那没了血色,捂着嘴扭头就跑。

钢铁锯齿咬碎骨头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水手强忍着才没有吐出来。锯断手腕时,那个俘虏已经昏死过去了三次。最后,韩振拔出地板上的卡巴军刀,他的手掌也被挑了起来。

“醒醒!”韩振在他的断腕上踩了一脚,那家伙应声而醒。

“看看这是什么?”韩振将手掌挑到他面前晃了晃。惊恐地看了看面前血淋淋的手掌,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他眼皮一翻,一股恶臭从裤裆里弥散开来。

拿起AK74多功能军刀,韩振在他的脸上擦了擦血迹,“我的话只说一遍,否则下个就是你的右手!——你们来了多少人?”

“一个高山步兵营,一个反恐中队,一个特种兵中队……”

刀光一闪,AK74多功能军刺钉在了他的右手上。

“政府军一千多人,具体数目我不清楚……特种部队就我们中队,一百一十八人,还有三个战斗小组的三角洲,一共18人……”

“美国人也来了?”水手瞪圆了眼。

“我们收到美国人的情报,说是卡维今天有一笔非常大的军火交易,而和卡维交易的是一个古巴裔军火贩子,那个人是美军通缉的恐怖分子……”

“Fuck that shit!You bastard!……”水手的脸腾地一下涨地通红,开始还是英语骂,骂着骂着就成韩振听不懂的西班牙语粗口。

“你们那么多人,为什么又撤了?”来了又撤,撤了再来,反反复复让韩振摸不着头脑,只有搞清楚了敌人的作战意图才能对症下药。

“两个三角洲小组和我们中队负责围剿这个村子,缴获将要交易的军火,三角洲小组的目标是那个古巴裔军火贩子。高山步兵营和反恐中队的任务是伏击将军的人马,然后和另外两个步兵营合围卡维的领地,将他一网打尽……我们已经在外面准备就绪,等卡维的人马出现,进入高山步兵营和反恐中队的伏击圈之后,就发起攻击。可是前哨的人被一个出来撒尿的家伙发现了,三角洲命令我们撤回了丛林里。就在攻击刚刚发起,反恐大队传来消息,卡维这次亲自出动了,而且带了大批人手,高山步兵营和反恐中队没有防备,被他们跑了,上面命令我们放弃村子,先抓捕卡维……”

“将军也来了?”水手和韩振对视一眼,脸色剧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