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读错字的尴尬

今天的报纸上有报道,郭富城在其新片《白银帝国》中第一次用普通话念台词,只是其普通话水平还不咋样,许多字的发音并不准确,特别是“祸起萧墙”这句成语,可谓难倒郭富城了,发音很是搞笑。中国汉字有成千上万,常用的汉字也有三、四千,汉字的读音和字形并没有内在的逻辑关系,完全要靠个人记忆,加上汉字还有多音字的问题,所以读错字也在所难免了,当然如果一些常用的字,比方说小学生都应该掌握其正确发音的字,也被读错的话,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我自己就有许多字读音不准确,完全念错字的情况也有发生,记得在高一的一节语文课上,好像上的是莫泊桑的小说《羊脂球》的节选《项链》那一课,语文老师点名让我读课文,当读到“忏悔”一词时,我念成了“qiān悔”,语文老师马上打断我,转身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个大大的“忏悔”一词,让我再读一篇,我当然明白我前面可能读错了,我开始犹豫到底该怎样读,我的同桌尽悄悄地对我说,读“qiān悔”没有错,我半信半疑地重复了一遍“qiān悔”,语文老师问其它同学念“qiān悔”对不对,想不到同学全部说是正确的,这时我心里似乎安心了些,可是语文老师不高兴了,班上没有一个同学知道“忏悔”的正确发音,他这个语文老师面子何在,当时心里肯定很郁闷极了,板着面孔对大家说,如果没有一个人知道正确的发音的话,也许他自己真该好好地“chàn悔”了。

并不是所有老师都像语文老师一样,语言能力很强,有许多老师上课时也读错字,特别是体育老师,一般文化课成绩都很差,读错字更是正常不过的了。上初中时,我的一位体育老师是一位代课教师,也可能只是一个高中毕业生,他第一次让我知道“屁股”也称为“臀部”,因为在我们乡下,大家说话都是用口头语,屁股就是“屁股”,很少有人文绉绉地说成“臀部”,只可惜他读音不对,将“臀部”念成了“diàn部”,只道我上大学时,才发现这个错误,也许是先入为主的缘故吧,害得我现在还经常读错此字,可见作为人民教师还是应该加强自己的语言能力,否则,不当是自己读错字,还会影响学生也跟着读错字,有些“误人子弟”了。

当老师的读错字,影响范围还是非常有限的,当公共媒体、社会公众人物在公开场合读错字的影响就非常大了,特别是一些娱乐、体育明星等。前一段时间就有号称“小才女”的伊能静,在其新歌《念奴娇》中,将“羽扇纶巾”唱成“羽扇lún巾”,正确的发音应该是“羽扇guān巾”,在一次新歌记者发布会上,因此事伊能静被记者穷追猛打,以致恼羞成怒,当场退出发布会,后还在其博客发表《士可杀不可辱》的文章,专门解释此事,可见明星念错字,不仅仅是尴尬的麻烦了。如果要和日本首相麻生太郎相比,伊能静这点事已经是小CASE了,麻生太郎贵为日本首相,但其语文水平也不咋样,他多次是公共场合,念错日本汉字的发音,受到国内媒体的嘲笑,甚至在国民议会里,反对党也以此来攻击他,据说因为麻生太郎读错字的影响,日本国内已经掀起正确读日本汉字的学习风潮,这项执政成果对麻生太郎来说,也许是意外的收获了。

像麻生太郎那样在公共场合发表演说时读错字,是没有办法事前避免的,全靠个人的语言功底,但像伊能静唱错歌词的错误,则完全可以事前避免,毕竟歌曲创作的过程,并不是伊能静一个人完成的,唱片公司找一个语文老师将歌词读一篇,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低级错误了,唱片公司也许有音乐总监,就没有一个负责文字发面的,很是遗憾,像伊能静这样的错误,在刘德华的《冰雨》、王菲的《明月几时有》等歌曲中都出现过,可现并不是独立事件。在日本,许多书籍、报刊对一些人名或生僻的汉字都用片假名进行注音,以方便读者识读,这一点我们也完全可以借鉴使用,我们的媒体、书籍、报刊对一些容易读错或比较生僻的字,也可以加上汉语拼音,以方便读者,这样也就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读者读错字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