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1979血火因果 正文 第七章、天然洞府(一)

高源蓝天 收藏 0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size][/URL] 第七章、天然洞府(一) 我们草草度过了上山后的第一个夜晚。 可能是太劳累了,我一觉睡到了大天亮。醒来时已是早晨6点多了。我发现小黎姐已经不在我身边了。环视洞内,也不在山洞中。 我慢慢站了起来,感觉腿部的疼痛感,比昨天似乎有所减轻。我拄着树枝拐杖,轻轻走出山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9.html


第七章、天然洞府(一)


我们草草度过了上山后的第一个夜晚。


可能是太劳累了,我一觉睡到了大天亮。醒来时已是早晨6点多了。我发现小黎姐已经不在我身边了。环视洞内,也不在山洞中。


我慢慢站了起来,感觉腿部的疼痛感,比昨天似乎有所减轻。我拄着树枝拐杖,轻轻走出山洞,也没见到她的影子。


只有一件刚刚洗过的女内裤,晾晒在山洞外的树枝上,还在滴水。


我扫视了一下,面积不太大的山顶,既没有小黎姐的身影,也没发现有水源。我估计小黎姐,可能到半山腰的,山泉边去洗衣服了。


早晨山顶上,还有些寒气逼人。我感到有些寒冷,又回到了洞内。


我计算了一下日期,我们是3月5日,接到撤退命令的。我们按上级部署,各部队交替掩护边打、边撤。我是在撤退的第二天,也就是3月6日受伤的。那么今天应该是3月7日了。


记忆中,我曾经从后来的资料中知道,我西线的昆明军区所属部队,是在3月13日,全部撤回国内的;而东线的我广州军区所属部队,是在3月16日,全部撤回国内的。


为了记住日期,我用一块锋利的石片,在洞内一块平整的洞壁上,重重的划了两道竖杠。

我觉的,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记录日期更方便,也保密。外人看到了,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所记?记得什么内容?更不知道纪录的时间,和记录人是谁?


3月上旬,在山东人们还穿着冬装;在广西和云南,人们已穿上了春装;而在越南北部平原地区,白天阳光下已感觉有些热了;而这儿的山区,则是立体气候,白天热,夜晚寒冷,山下热,山上寒冷。


昨晚睡觉时,我和小黎姐,开始是分开自己睡自己的。到天亮前最黑暗、最寒冷的时候,我们被冻醒了。为了御寒,我们俩,只好相互拥抱在一起睡,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对方,也温暖自己。当然,我们是穿着衣服睡在一起的。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我和小黎姐,有了昨天,她把我抱在怀里,用乳汁救命的经历后,再互相相拥而眠,已不再感觉到难堪了。


不过,小黎姐还是警告我说:“小弟,不许胡思乱想啊,要老老实实睡觉。”


要说被美女搂在怀里睡觉,不许乱动,也只能遵命;可不许胡思乱想,可就有点难了。

我们拥抱在一起睡觉,我怎么也难以忘怀,昨天我曾吸允和抚摸过的、小黎姐那对雪白的巨乳,和那两颗红红的乳头。想着想着,自然生理反应,就使我的下体,迅速膨胀,而像一尊大炮似的直立起来,并硬顶在了小黎姐的身体的隐秘部位。


小黎姐感觉到了,我下体的不老实后,非要求我和她,背靠背的睡。没办法,我只好照办,谁让我的老二又惹麻烦呢。过了一会,小黎姐又回过身来,从后面把我紧紧抱在怀里,让我的后背,紧贴在她高耸的胸脯上。


她抚摸着我的头,柔声说 :“小弟,早点睡吧,啊!明天,还要给你做手术,先取出大腿上的弹片。”她匀称的呼吸声,伴随她紧贴我后背的双乳,有规律的起伏,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后背。这种特有的环境,一种强烈的幸福感,在我心头油然而生!不能想象,如果没有我身边这个女人的出现,此时此刻我会是一种什么处境!


记忆中,当年我受伤后,为追赶部队,我爬行的方向,和这次穿越后,爬行的方向是截然不同的。


而当时想得最多的是部队、是父母双亲;最思念的是妻子,和刚出生三个多月的儿子。人们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当时体会最深的就是这句话了。


当时所想的就是如何尽快找到部队?如何尽快回到祖国?如何尽快和亲人团聚!当时,既是这些信念,支撑着我,使我坚强的活了下来。


然而,也正是这些思念之情,使我急于归队,急于回家,在密林、山洞中隐藏了多年后,思念之情越加强烈的情况下,促使我不顾一切的,走上了偷越国境,弄响了地雷,差点丧命,最终欲速则不达,反而进了战俘营,以被交换战俘的名义,回国的耻辱结局。


可以说,如果在当年,让我遇见今天的小黎姐,恐怕也难以动摇我,那颗急于回国的决心。可是今天的我,作为一个,早已洞悉历史结局的穿越者,已经完全,不同于当年的我了。


我知道,当我历尽艰辛回到家时,妻子已经成了别人的新娘;儿子反而从烈士子弟一下变成战俘的儿子;父母双亲也从烈属变成了战俘的亲属,这一切都是我急于回国,所造成的结局。


还是让我在他们心中,永远保留一种英烈的美好回忆吧!每每想起这些,我的心中,都在隐隐作痛!这将会成为我,藏在心灵最深处,永远难以抹去的隐痛!


记忆中,那次我多次险遇敌人,吃尽了苦头。但并没有遇到,押解小黎姐的这伙敌人。所以,自然也就没有没有和小黎姐的这段艳遇了。


记得那次受伤后,我是沿小路方向北爬行的。因担心遇到敌人,还不敢离路边太近,但因怕迷路,也不敢离路太远了,只能小心翼翼的,和小路保持一段距离。渴极了,饿极了,就靠吃野果、树叶和野草维持生命。


可以说,那次完全是依靠了一种对祖国、对亲人无限眷恋的信念力量,才得以突破万难,回到祖国的!



好在天亮前,正是睡意朦胧的时候,胡思乱想了一会也就睡着了。


昨晚,我和小黎姐相拥而眠时,卸掉了身上的大部分装备。只有那枝五四式军用手枪,仍背在身上。那枝微型、微声冲锋枪,及子弹袋,和挂在武装带上的,那把匕首,昨晚都放在我的身旁。现在都不见了,只剩下手榴弹还在。其它的武器和物品还在原处。


看树枝上挂着的内裤,估计是小黎姐去洗衣服,担心再碰上敌人,把这两件武器带走了。


昨天,我们爬上山来的时候,本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当时,小黎姐光忙着救我,我更是自顾不暇,我们谁也没有仔细看看山洞内部的构造。


现在,闲来无事,出去外边又有点冷。我在这个浅浅的小山洞内,百无聊赖,便猫着腰,朝山洞最里边慢慢走去。站在山洞入口处粗看,这个山洞总深度大约只有5米左右。外部较宽敞,在洞内能直起腰来的深度,仅有大约3米多。再朝里走,山洞就变得很狭窄,直不起腰来了。山洞尽头,被一块巨石挡住去路,看来山洞也就这么深了。


我正想退出时,却意外的发现,巨石右边还有个小洞,这个小洞很小,里边很黑,看样子仅能钻进去一个人。

我掏出打火机,朝里边照着向里边爬行了一段路,竟然发现峰回路转。前边又奇迹般地,出现了一个宽阔的大洞,而再向大洞的深处看,似乎还有洞继续相连。


为防止意外,我原路返回,顺手抄起一支冲锋枪,重新回到新发现的大洞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