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 正文 四 成长之惑(4)

淡淡一生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URL] 刚刚上任,便将接受难以预知的考验。难以休眠的大脑更加兴奋,思绪越飘越远,孙毅飞想起自己到连队的第一次扛水泥。 那时,孙毅飞到老连队也不过一个多月,只有十六岁,体重比一包水泥还轻几斤。从小生长在大城市里的,长这么大,除了在学校象征性参加农村过的夏秋收外,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繁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各班的副业生产成绩,是评比先进班的重要标准,各班都不会放弃争夺这一重要指标。地是各班在石滩中开出来的,选择的蔬菜品种,自己决定。所用的肥料,在厕所和猪圈里掏,各班轮流积肥。

人误地一天,地误人一年。每个班都在抓紧业余时间,整理自己的自留地。这个星期天,轮到孙毅飞他们班掏厕所收集肥料。

连队的厕所,仅有个遮丑挡雨的功能。一百多号人的连队,只有这一个厕所。说来也怪,油水越大,人的粪便越少,越没油水,却粪便越多。

为了多积肥,每掏一次,粪池便被各班吝啬的加深一点。十几米长,两米多深,一米多宽的粪池,一个星期下来,汤汤水水的,至少也有几十立方。

虽说是星期天,大家可以选择休息,处理个人事务。可为了班集体的荣誉,全班谁也没休息,孙毅飞也早早做好了准备。他还特意戴上口罩手套,只要是暴露的皮肤,尽量遮盖严实。

来到粪坑后,看着粪池里稀糊糊的屎尿,成群飞舞的绿头苍蝇,戴着口罩,仍然散发着让人喘不上气来的恶臭。别说下去清理,就是站在那里,还是叫人恶心得要吐,孙毅飞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他想:已经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脏就脏吧,也只能跳河一闭眼,省得再给别人留下话柄。

班长看了看粪池里的情况,也觉得不好下去,说:“太稀了!不好起!张金财,常华,去推几车土来。”

很快推来几车土,倒进了粪坑。立刻“嗡”的一声,成群结队的苍蝇被赶了起来,扑向粪池边上站着的人。

就在大家挥手驱赶苍蝇时,有人跳了下去。孙毅飞一看,是副班长霍冬生。他的站在粪池里,尽管垫了几车土,双脚还是沾满了稀糊糊黄澄澄的粪便。霍冬生并不在意,稍微清理了一下脚底下,便开始起粪便。

稀糊糊的粪便一扔上来,立刻溅的到处都是。孙毅飞本能的一躲,还是溅了一身粪点。孙毅飞的脸马上变了形,心里恶心别扭得想骂人。刚要张嘴,再看霍冬生,何止是衣服上,连脸上都溅了不少。

霍冬生一边起一边说:“这可是好东西!庄稼一支花,全靠粪当家!伙计!我们的菜,可全靠你了!”

又倒了几车土,大家都先后跳了下去。

看着粪池,孙毅飞心想,这也实在是太恶心!在家用的是抽水马桶,用简易厕所已经够进步了,现在居然还要跳进粪池。看着别人都已下去,不下去也太让人瞧不起,自己还“化”了这么全的“装”。跳吧!孙毅飞选了一个土多的地方,一闭眼,最后一个跳了下去。

融入一个集体,最重要的正是把集体的事,当作自己的事,把别人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孙毅飞不怕干活,八小时以内,他决不会偷懒。但八小时以外,对可干可不干,属于小集体的私活,他并不在意。还有班里那些类似保姆干的大小劳动,他也没觉得有什么重要意义。

粪是起完了,也运进了菜地。可沾满粪便的衣裤,灌进粪汤的鞋子,还必须用手去一点点洗掉。孙毅飞只好硬着头皮,清洗打扫衣裤鞋袜。

水池边,常华开足水龙头,让猛烈流淌的水,替他冲洗衣服,自己则在旁边哼着河南小调看着。见孙毅飞端着脸盆来洗衣服,作为老兵,他带着赞扬的口气说:“咋样?掏粪这活没干过吧?我还以为你这个城里人不会跳下去呢!你还真不赖!有进步!”

听到这样的褒奖,孙毅飞心里很不舒服,把脏衣服倒进水池后,说:“城里人怎么啦?掏一次大粪就算进步,那进步也太容易了吧!”

见孙毅飞不爱听,常华笑了笑说:“那倒不是!你别介意,也别不爱听。我是觉得,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甭说淘大粪,就是打个水,扫个地的,你哪看得上?甭说主动,就是叫你也不一定干。今天能主动跳下去,你说这不是进步是啥?”

孙毅飞没想到大家会这样看自己,也没注意到自己的变化。猛然听到这样的评价,让他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孙毅飞学着常华,任凭哗哗流淌的水冲洗衣服,心里却在反复品味常华的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