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做梦也想不到,攻打莲花岭的解放军是华东野战军沂蒙独立纵队,八路军临沂游击支队的前身,纵队司令员就是三哥刘亚峰。

1947年5月13日,孟良崮战役正式打响。国共双方聚集在孟良崮周边的大批部队,在战斗打响后,陆续进入了各自的预设战场,随即展开了全面的大规模激战。

5月14日凌晨,莲花岭战斗打响,刘亚峰和刘亚伟兵戎相见。

战斗开始前几天,刘亚峰和刘亚伟都已经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兄弟二人为了各自的主义和信仰,更加坚定地鼓励部下要打好这一仗。刘亚峰的队伍今非昔比,武器装备已经不次于刘亚伟,且人数占了绝对的优势。两支装备精良的部队狭路相逢,使得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各种炮火在同一时刻发出了怒吼,炮弹炸出的烈焰将黎明前的天空映照得火一样的通红,莲花岭上空和四周变成了一片火海,集群发射出的炮弹炸得四周地动山摇。

刘亚伟的炮兵阵地设在沂水河边,急速的炮火射击,加之对方呼啸而来的,落在沂水河方向的炮弹,将河阳街的人震得耳膜嗡嗡作响。河阳街的人被激烈地枪炮声惊醒,望着从头而过的炮弹,纷纷躲在家里不敢出去,有的干脆跳进了地窖里,随即又被地窖里的浊气熏得拼命爬上来,在家里和门外寻找一切安全的地方藏身。

薛三早有准备,一直开着地窖口。战斗打响后,薛三赶紧带着刘雅欣一家躲进了地窖。薛三最后一个下到地窖里,刚下来,就听见院子里一声巨响,接着,外面又传来了几声巨响,炮弹炸起的尘土呼啦啦地落到了地窖里。枣花吓得“哇”地一声哭了,刘雅欣赶紧抱紧她,不住地安慰着。

“枣花不要怕,爷爷在这里不怕。”薛三抚摸着枣花的头,对刘雅欣说,“这是打偏了的炮弹。唉,不知道谁家又要遭殃了。”

“爷爷,早几天我们要是听五舅的,在他家呆着就好了。”杏梅战战兢兢地说。

“说是那么说呀,谁知道什么时候打起来呀。”薛三说,“就是不知道,这次要打多久?万一打起来没个完,麻烦可就大了。”

“爷爷,你说,我四舅会和谁打呀?”奔儿问。

“还不是和解放军打。”薛三没听明白奔儿话里的意思。

“天呀,该不会是和你三舅打吧?”刘雅欣被奔儿提醒了一下,惊叫出了声。

“奔儿,不要胡说,哪有这么巧的事。”薛三训斥奔儿道。

“可是,这些年,在沂水折腾来折腾去的,不就是他们嘛。”奔儿强调着自己的理由。

“奔儿,你想吓死娘呀?别胡说了。”刘雅欣厉声说。

刘雅欣制止了奔儿,自己心里却更加的紧张。一种强烈地预感在她的胸中涌了出来,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听着外面的炮弹声变得稀疏了,便想出去看看,被薛三挡在地窖里,说什么也不让她出去。刘雅欣争执着向出去,这时,炮弹爆炸声又铺天盖地的炸响在四周,她只得放弃了这个危险的想法,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