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 正文 第一一章,虎口,狼窝(下)

2126376 收藏 4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URL] 大丫头无数次幻想过自己新婚时的场景,动人的,羞涩的,迷恋的,她甚至幻想过与小榆私奔,可是所有这些幻想却不包括被肮脏的鬼子压在身下。 身上,衣服已经被撕扯的凌乱不堪,椿裕二喘着臭气,大喊小叫的挺动着,样子如同一头发情的公猪。看着对方恶心肮脏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



大丫头无数次幻想过自己新婚时的场景,动人的,羞涩的,迷恋的,她甚至幻想过与小榆私奔,可是所有这些幻想却不包括被肮脏的鬼子压在身下。


身上,衣服已经被撕扯的凌乱不堪,椿裕二喘着臭气,大喊小叫的挺动着,样子如同一头发情的公猪。看着对方恶心肮脏的样子,大丫头真想咬舌自尽,可是她却忍耐着,强自压抑着自己心中的绝望,她希望能看到小榆,哪怕看到一眼之后马上死掉也可以。


牙齿在嘴唇上咬出殷殷血迹,洁白的身上被鬼子抓出道道血痕,当椿裕二最终发泄完兽欲,满足的站起身来时,大丫头已经如同一块破布一样,软瘫在地上。


“呦西,嘿嘿!”看着赤裸着身子躺在地上的大丫头,椿裕二猥琐的笑了笑,贪婪的用手在她身上抚摩了一遍后,满意的提着裤子走出牢房。


“嘭!”伴随着牢房门重重的关上,大丫头的心也一瞬间掉入冰窟窿之中,看着牢房棚顶上那密布的蜘蛛网和墙角胆怯的看着四周的老鼠,大丫头勉强支撑起身体,用残破的衣服掩盖住自己,靠在墙角痛哭起来。


眼泪一对对流淌着,带着体内的抱怨和力气一点点流淌出来,她觉得委屈,觉得后悔,觉得憋闷,觉得整个世界暗无天日,可是,最让她感觉痛苦的是,她这所有的感觉却根本没法倾诉,现在这个世道,没有人愿意管,也没人能够管,鬼子就仿佛压在胸口的梦魇一样,虽然无奈,却只能忍受。


用力的裹紧残破的衣服,大丫头紧缩在墙角,等待着暗无天日的未来。


“吱!”牢房门再次打开,两个相互搀扶的身影怯懦的出现在门口,牢房墙壁上那狭小的窗户照射下来的光芒让大丫头立刻认出来人。


“爹,老三!你们咋才来啊!”看到来人,,大丫头发疯一样站起身来,一把抱住来人,一直忍耐住的哭声,终于不可抑制的喊出喉咙。


“唉,丫头,我,我们早就来了,可是,刚才说椿裕太君正在审问,不,不让我们进来啊,你,你这是咋拉,快给爹说。”听到闺女的询问,王老仁无奈的说道,可是当仔细打量怀里的女儿,他立刻发现了一丝不详的端倪。


“爹,鬼,鬼子把我……呜,爹!!”大丫头怎么也无法说出自己的遭遇,只能用更加猛烈的哭声发泄着心中的痛苦。


“天啊,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这种事情轮到我们老王家头上了。”看着女儿身上残破的衣服,王老仁顿时什么都明白了,苍白的老脸上立刻挂满了愤怒和悲哀。


“姐,姐,你放心,我找鬼子拼命去!”身边,王老三也明白了什么,愤怒的转身要走,可却被身后的一个身影一把扯了回来。


“上哪去?别鬼子鬼子的,那是太君!”身边,一个身材肥硕,个子高大的中年人一边拉扯着王老三,一边偷眼看向不远处的卫兵,口中着谦卑的纠正道。


“那他妈的是你家太君,不是我家的。”抓着王老三的是他的大伯王扒皮,见到自己被大伯拉住,王老三火往上冲,越发大喊道。


“少说两句吧,当自己是个人物呢?枪一响,你P都不是。告诉你,这事轮到谁家都是坏事,可是轮到咱家,坏事也能变成好事。”王扒皮拉着自己的侄子,高深的说道。


“屁,咋不让你闺女来这遭罪?”王老三对自己的大伯殊无尊敬之意,开口驳斥道。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告诉你,别以为论着亲戚情分,我帮你就是应该应份的,今天要不是看着你爹的面子,你以为我会舍着老脸……”王扒皮彻底被激怒了,指着王老三的鼻子大喊道。


“少在那里废话,我爹许了你两垧好地,你论的什么情分?”王老三打断对方的话,针锋相对道。


“啪!”他的话音刚落,身边,王老仁就一巴掌抡过来,重重的打在往老三的脸上,将他的火气打的烟消云散。


“怎么跟你大爷说话呢?告诉你,要是没你大爷在这帮衬着,咱们能见到你姐吗?”王老仁勉强对自己的大哥笑了笑,随后愤怒的指责道。


“行了,小孩子火气大了点,跟他计较什么,不过我说弟弟,现在这可是个好机会,我可打听了,听说咱家大丫头可是按照通敌的罪名关着的,要想出来,不出上一大笔钱,可难上加难啊,可是如果……”带着胜利者的表情看了王老三一眼,王扒皮转而再次说道。


“大哥,你有什么法,就说来听听啊,只要能把孩子弄出去,我什么钱都花。”王老仁平生只会种田攒钱买地,根本没那么多的弯弯绕,没了大丫头拿主意,他更是不知所措。


“这个,你也看到了,椿裕太君刚刚……啊,看来应该是对咱们家大丫头有点意思,我看,如果让椿裕君把咱们家大丫头收了当外房,别说什么通敌,就是杀人,也没问题了。”王扒皮贪婪的看了大丫头裸露在外的雪白肩膀一眼,随后小声建议道。


“这,这可不成,这可不成,哪有把姑娘嫁鬼子的道理,那不是把人往火坑里推吗,这可不行,这可不行。”王老仁听到建议,连忙拒绝道。


“唉,我说弟弟啊,你怎么不想明白呢,你说你在你们屯子里,混出什么好了,省吃俭用,为的就是攒那么几亩好地,春天插秧还要给那些穷棒子做好菜,秋天还要给他们打好酒,如果你有个太君当姑爷,还有这么费事,想找人干活,拉来几个就是了,谁敢不答应,让皇军枪毙了他。在说了,咱家姑娘的身子已经被……,不这么做,以后怎么许配人家啊?谁要啊?”王扒皮语重心长的分析道。


“这可不敢,这可不敢,咱不图啥的,咱可是本分人家,大哥,不好这样的,要不,你核算一下,看看把大丫头赎出来要多少钱,我砸锅卖铁也给。”王老仁虽然没主意,但是有些事却绝对不会做的,所以虽然哥哥劝的殷切,但是他却始终不答应。


“唉,你个死脑瓜骨,你以为你有钱,告诉你,赎大丫头起码两千个大洋,你家那点家当,够干什么的?”王扒皮气愤的说道。


“砸锅卖铁我也凑。不行我把地都卖了,家里还就几千斤稻子,我也都抖搂出去……”王老仁执拗的计算着。


“爹,别说了,我看大伯的法不错,我同意了。”可还没等他说完,怀里的大丫头忽然抬起头说道。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