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 第四卷 第七章 兵戎相见(29)

三月春 收藏 1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46.html


山上木拓说:“为天皇效力是我的职责,是一名军人应尽的使命。”山上木拓从川岛惠子那里出来,心潮涌动。他虽然在川岛惠子面前说的有多慷慨,但是从她那里出来,他一想到自己要杀的人稻田一郎的老婆,心立刻悬了起来。回到阵营,他刚刚坐定,电话就响了。

“今晚九时,福田樱子会去镇上给稻田抓药,药铺是梨花堂药铺,永成巷最西头。到时候,你可以轻轻松松的杀了她。”

山上木拓听着川岛惠子阴冷的声音,似是命令却又像是强逼。

“木拓君,你听清楚了是永成巷最西头的梨花堂药铺。”川岛惠子又重复了一遍,山上木拓才答应道:“特派员请放心,今晚九时永成巷最西头梨花堂药铺,人横尸倒地。”

“我等你消息。”

川岛惠子挂了电话,叫来一个日本兵,命令他假扮女装晚上九点去梨花堂药铺取东西,待一切安排好之后,川岛惠子深深吸一口气说道:“稻田君,你对我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稻田一郎从川岛惠子那里回到家,十分自责的坐在榻上,他面对眼前明晃晃的军刀,一首忧伤的日本歌曲飘荡在他的耳畔。对于福田樱子,在稻田一郎心里只有这么一个女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背叛她,更没有想过要抛弃她。可是现在,川岛惠子这个邪恶的女人,竟然用卑鄙的手段将自己诱骗上床,就算他立誓过永远不背叛福田樱子,此刻都已经变成了不争的事实。

“樱子,原谅我。不是我有意要背叛你,而是那个恶毒的女人在酒里下了药,我模模糊糊的就上了她的家,请你原谅我这一次。”

稻田一郎的面前是他和福田樱子结婚时拍的照片,照片很精致,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亲昵恩爱的两个人。稻田一郎拿起照片,用手抚摸着照片上的福田樱子,他的眼泪掉了下来,哽咽着说道:“樱子,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从那个恶毒的女人手中把你救出来。等打完了这场仗,我就和你一起回日本,过安安静静的生活。你喜欢樱花,每年樱花盛开的时候,我就带你去看樱花;你想去富士山玩,我也带你去,只要你高兴就好。”

“二妹,二妹,什么时候出发?我听兄弟们今晚就去攻打鬼子阵营。”莫独眼气喘吁吁的走进来。夏小兰看看张擎和,然后对莫独眼说道:“大哥,你从哪得知要攻打鬼子阵营的,我们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刚才在外面,有两个兄弟说攻打鬼子阵营之类的话,怎么晚上不行动啊!”

“我们现在还没有确切掌握鬼子阵营的情况,擅自出击对我们一点利处都没有。在攻打鬼子阵营之前,我们必须做出周密的部署,小小的一个洛桥镇不可小视,大当家的说我说的对不对。”张擎和显得十分忧心,他接着说:“为了减小最少的牺牲,我们必须严令部署详细的行动计划,只有这样我们才不至于功亏一篑。”

莫独眼听了张擎和的话,恍然大悟的拍着手说道:“张团长说的话很有道理,只有经过详细的安排部署,我们才能替兄弟们报仇。奶奶的,等老子找上门去,小鬼子就别想活着出来。”

“大哥!你先回去休息吧!等我涨团长商量好了怎么行动,再去叫你过来一起商量。”夏小兰说道。

莫独眼坐在椅子上,端起茶壶喝了一口,说道:“我没事,我身体好的很呢!现在就去打小鬼子我一个人干掉他们三个。”

夏小兰见莫独眼没有要回去休息的意思,她对张擎和说道:“我先回去等你,大哥乐意在这就让他在这吧!”夏小兰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莫独眼站起来叫着夏小兰喊道:“二妹,二妹,大哥是不是说错话了,你咋生气了呢!”

张擎和看了看莫独眼,追了出去。铁头兵老李从外面走进来,笑着对莫独眼说道:“大当家的,你这就不懂了吧!你妹子现在和我们团长是啥关系,是夫妻关系,人家两个人想单独呆一会,你都不给他们机会,你想想你的妹子能不生气嘛!”

“老兵头,你说说,我这个人怎么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该死。”莫独眼说着站起来就往外走。铁头兵老李抢先一步拦住他说道:“你要干嘛去?”

“我去找二妹道歉,都是我的错。”

“你别去了,去了还是打扰他们。你现在就坐在这和我唠唠,你也别心里不舒服,擎和和小兰刚结婚,两个人要珍惜这点机会多说说话,谈谈感情什么的。过不了几天,这个机会可就没了。”

莫独眼重新坐了回去,说道:“唉!二妹的命也真够苦的,打小没了爹娘,受苦受难挨到了今天。我一想起这事,心里就很难受。”

铁头兵拿出烟袋锅子抽起来,说道:“这个孩子很懂事,就是没活在好时候,命活长活短自己说了不算。大当家的也别难过,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给擎和和小兰算了,他们以后的路还很长,不会有什么变故的。”

“这样最好,让她活着多感受感受人生的快乐与美好。我莫独眼死了也就死了,去找我那些死去的弟兄,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铁头兵老李有些惊讶,他竟然听到了一个土匪说出这样感人至深的话,这些话和张擎和一直徜徉的似乎一样,却又不同。都是被日本鬼子杀死的好汉,一边是国民党正规军,一边是穷途恶煞的土匪帮子。铁头兵老李突然想,到了天堂或者地狱,这两股势力是不是就完全荣辱与共了呢?活着不是一条道上的,死了却能找到共同的轨点——和日本鬼子拼过命。

张擎和追上了夏小兰,说道:“你不会真的和他动怒吧!”

夏小兰回过头看着张擎和,过了一会说道:“如果我不这么做,他不会知道错在哪?再说,你也说过,我们不能完全相信他的话,我们的行动计划不能让他知道一点点。擎和,难道你已经完全相信他了?”

“我没有。只是我觉得我们这样做不太好,对他,对你我都不好。你想想,我们共同的敌人是日本鬼子,莫独眼是个粗人只想着为他那些死去的兄弟报仇,而我又何曾不是。上峰的命令压在我的肩上,但是更驱使我和小鬼子拼刺刀的不是这个命令,而是我死去的那些兄弟,那些抗日英烈。”

张擎和似乎再次陷入那段悲壮的历史画面里,他的声音有些生涩,却处处充斥着怒火与愤恨。夏小兰走到张擎和的对面,抓住他的手说道:“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别再去想了。只要你觉得做的对,我都听你的。”

张擎和望着夏小兰,把她拥入怀里,说道:“你能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今生今世我们不能相守,下辈子我一定好好陪你。”

“擎和,就算只有一天或是有一个小时、一分钟,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夏小兰依偎在张擎和的怀中,两行眼泪从眼角处滑落到嘴边,她微微笑着说:“我们要个孩子吧!”夏小兰从张擎和的怀里出来深情的望着他。

张擎和看着她期望和央求的眼神,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新婚之夜,夏小兰就曾问过同样的问题,当时张擎和拒绝了。战斗马上打响,要了孩子之后,死的不是他们两个,还有一个幼小的生命,一个没见天日的他们的亲骨肉。想到这里,张擎和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不想害你,更不想害我们的孩子。”张擎和本以为夏小兰会生气,可是她竟微微一笑说道:“瞧你紧张的样子,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我是认真的。如果我们能侥幸不死,将来我们的孩子会生活在另外一种生活里,那种生活是和平和安详的。”

“好了,别讲你的大道理了。先想想怎么攻打鬼子阵营吧!我能看得出来你下面那个叫杨茂才对你很有成见,有机会你找他好好聊聊。”

“他就是这个驴脾气,上了前线一个顶仨。”

“你还是和他谈谈,你们都是经历生死的好兄弟,不要因为某些事情产生误会,那样不好。”夏小兰怯生生的说道。张擎和望着她有些红润的脸,忍不住笑了起来。

夏小兰问道:“你笑什么?我脸上长了怪物啊!”

张擎和大喘一口气,好像如释重负的说道:“你现在变得越来越女人味了,我刚刚见到你时,我根本就分不清楚你是男是女。”

夏小兰拍了张擎和一巴掌,嘟着嘴说:“你是夸人家还是损人家,我本来就是女人么。”张擎和故意说道:“你嫁给我之后,我才发觉你更像女人了。”

“去你的,又拿我寻开心。”

张擎和攥着夏小兰的手说:“如果有以后就好了,你永远都做我的女人,而我时时刻刻都做你的男人。”

“擎和,你不要说了。此刻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夏小兰依偎在张擎和的怀里,闭着眼,享受着此时的幸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