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一部 雏鹰展翅 第四十五章 首次攻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夏贤德听到的炮声正是“神鹰”轰击全椒北门的信号。晚九点整,随着陈际帆一声令下,炮排排长李安举立即指挥两门九二式步兵炮对着北门进行水平射击。其余迫击炮也纷纷瞄准了城墙上鬼子的机枪火力点。

只听“轰轰轰”的几声沉闷的炮响,全椒县城北门被炸得烟尘四起,木质城门怎经得起两门步兵炮的轰击,两颗炮弹直接命中城门,霎那间城门碎屑横飞,城门荡然无存。城门被成功炸开后,步兵并没有立即投入冲锋,而是等迫击炮逐个对城墙上的火力点进行清除后,才开始呈散兵队形运动到城门。

城门楼上是鬼子的重点防御地带,鬼子在这里安排了两挺机枪,可是还没等着两挺机枪射出子弹就被步兵炮连人带枪直接震上天。其他火力点还是有机会开枪的,可由于“神鹰”的地面进攻根本没有开始,所以城墙上只能是无的放矢的胡乱射击。结果一开枪就暴露了位置,特战排的侦察兵记录敌人火力点的位置后,然后迅速将它传给炮兵。

在侦察兵的指示下,“神鹰”为数不多的迫击炮步兵炮开始对城墙上进行精确打击。

可怜鬼子根本想不到在这个小县城居然会受到中国军队的炮兵攻击,城墙上所有的火力支撑点全部成了对方迫击炮的靶子。排长李安举那肯放过这个十分难得的实战锻炼机会,他命令迫击炮必须做到发发命中。

短短5分钟,以全椒北门为中心往两边800米距离的城墙都被迫击炮和步兵炮一一点名。

陈际帆在望远镜里看到一段段城墙瓦砾飞扬,而鬼子的抵抗越来越弱,果断下令:“出击!”

营长话音刚落,后面就有几十个战士抬着特制的木梯迅速冲到护城河边搭起了临时桥梁。

突击队代队长苏靖威脖子上挂了两颗手雷,手握着汤姆逊冲锋枪第一个冲了上去。突击队冲进城门后便开始了对鬼子的无差别射击,鬼子在城门后修筑了街垒,放置了一挺机枪和两个步枪小组。

苏靖威到底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刚到城门便感觉到鬼子的子弹声,他向后挥手命令停止前进,然后和后面的十几个人同时拔下了手雷的保险,延时两秒后,一起向鬼子街垒扔了过去。

十几颗手雷像麻雀一样有的直接飞进鬼子街垒中,有的飞到旁边,更有甚者直接在鬼子头上爆炸。很快,街垒被清除,突击队在自己密集的弹雨后面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其实城里的鬼子还是很有战斗力的,这一阶段的鬼子基本上都是野战师团出来的,战斗力很强悍。但是在火力悬殊的情况下,又遇上一支比自己还强悍的部队,鬼子的强悍绝大多数只能有一个结果,就是被消灭。

全椒守军的司令官是一个大尉,名叫石川进良。中国民间武装在白天的进攻被他以雷霆之势瓦解后,他对面前这些乌合之众更加看不起了。所以当听到北门传来的炮声时他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下面人报告说这是支那人又在攻击县城时,他开始根本就不相信。直到十分钟后北门失守的消息传来。

北门失守?北门是自己重兵防御的地带,怎么会失守?石川大尉在作战室对着报告的士兵一阵咆哮。

不过石川虽然愤怒,但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冷静下来后,他决定听从旁边帝国军官的建议,要通了滁县的电话,请求作战指导。

这次陈际帆一反常态,在攻城之前既没有切断日军电话,也没有使用大规模的特种部队渗透,完全是正面冲击。其实陈际帆深知现在日军在滁县根本派不出多少兵力,现在华东、华中日军主力全部被调往徐州地区,准备于华北派遣军一道将中国军队主力聚歼于徐州城下,所以只在津浦沿线各重要据点放置了少量兵力以保障前线的后勤。

全椒县显然不在鬼子的后勤交通线上,事实上鬼子占领全椒后只做了一件事—抢粮。仓库里现在已经有上万斤的粮食,都是从全椒、和县、巢湖、含山等地抢来的,只等腾出车皮就运到前线去。

“神鹰”在突击队的猛烈火力下很快在北门站住了脚跟,三连长罗玉刚按计划登上北门城楼,兵分两路沿着城墙向两翼攻击,城墙上的鬼子已经被炸得差不多,剩下的几十个根本不是如狼似虎的三连的对手?城墙占领后,阻击小队和重机枪开始在上面布置阵地。

狙击小队刚一布置好阵地,就开始对鬼子躲在各处的散兵进行清除,城墙上视野宽阔,居高临下,实在是实施狙击作战的最好场所。

王大柱命令把重机枪扛到街上构筑起阵地,防止鬼子反扑。

突击队沿着北门一直往县城中心打,二连紧接着突击队往街道两边搜索漏网的鬼子。

石川进良现在心急如焚,支那人已经攻破北门,正往自己的司令部打来,而自己却不能从其他几门抽调兵力来援。滁县离这里就算是乘车也要一两个小时,支那人的进攻太猛烈了,不仅使用了炮兵,而且还有不少的自动武器,按这个进攻速度,自己恐怕等不到滁县的援兵。石川心一横,命令全体回防,他要集中兵力与司令部门前,拖住这些人,只要部队能再坚持一段时间,滁县的援兵就会和自己来个里外夹击,将这些支那人一网打尽。

石川没有想到是,滁县的援军不会那么快就来,因为他们遇上了四连的阻击。

四连奉命在滁全公路上监视敌军动静,四连长尚长福对于阵地阻击相当在行,他自己就是在上次的阻击中负的重伤,新仇旧恨一起来,尚长福决定有机会好好和鬼子干一仗。

他选中了一个适合阻击的地段,命令部队不惜代价修筑工事,四连的军官基本都是原来的国军精锐,挖工事一直是四连的常备训练科目。很快,四连就在公路上设置了一个“铁锁”,将公路牢牢锁住。

滁县司令部接到全椒求援后,派出了两个中队共500人的兵力,分乘18辆汽车沿公路向全椒杀来。石川的报告中提到对方居然还有步兵炮和数挺重机枪,所以滁县司令部不敢怠慢,也拿出了四门步兵炮一起过来支援。

陈际帆深知时间是取胜的关键,以鬼子的脾气,绝对不会对全椒置之不理的,虽然四连已经在路上准备阻击,但是这边不能拖得太久,不能让四连的兄弟们拿命来换胜利。

他亲自提着自己的03步枪率领特战排往鬼子的司令部插,正在要行动时,侦察员来报告说后方有一股人马正向自己运动。

“什么?”陈际帆冷汗刷一下就下来了。

“不可能!头,请你相信我们特战排,这全椒县周围我们早就全部摸了一遍,不会有鬼子部队,让我亲自带人去弄过清楚。”赵俊为了证明特战排的行动,赶紧求战。

“快去快回,如果是敌人就毫不犹豫开枪,我这里好做安排。”陈际帆心里打算一旦是敌人就马上将一连调回,拼死也要挡住后路。

来的部队当然不会是鬼子,鬼子才刚刚从滁县出发呢。是夏贤德带着自己的人想过来看个究竟。他很想知道,到底是谁这么牛居然动用大炮来打小鬼子,国军不是早就撤了吗?

正当他考虑要不要去结交结交这群好汉的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站住!中国‘神鹰’抗日特遣队正在执行作战任务,有靠近者,杀!”

旁边的人不乐意了,这他妈什么人这么牛?纷纷吵吵着拿枪准备大干一场。

夏贤德也老大不痛快,老子在这地面上连鬼子都不怕,怕过谁来?从腰里刷地抽出两把驳壳枪(从黑市买的)往前冲过去。等到他上前一看,没人?

“全椒抗日自卫军听说有英雄在打县城,前来拜山头!”夏贤德决定先礼后兵,礼数还是要走到的。

喊话的正是赵俊,他从夜视望远镜里已经看到这伙人的样子,都是些拿枪的农民,确切的说有大部分人还拿着梭镖、大刀等兵器。这些人正是白天攻击全椒县城的那伙人,原来他们没走。

赵俊的特战排现在是满编的,小王庄大战后,营部特地把四支MP18拨给他。夏贤德过来的时候,特战排全部隐蔽在草丛、树林中警惕地看着这伙人。

这伙人不但不是敌人,还是共同打鬼子的同道。赵俊决定出去接触一下。排长亲自犯险,其余战士把枪握的更紧了,只要对方有风吹草动立即开枪。

夏贤德看见一个头上戴着草环,身穿一身“脏兮兮”军装的军人忽然出现在自己对面,惊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对面这个打扮怪怪的军人手里的家伙自己不认识,不过看得出这东西肯定比鬼子的三八大盖好使。

陈际帆收到赵俊报告说来人是友非敌,说想看看部队攻城。陈际帆现在哪有功夫跟这些不相干的人在这扯淡,他命令赵俊先稳住这些人。等部队把全椒拿下再说。

全椒城里到处都是枪声,现在鬼子已经把各城门的力量全部撤到司令部,准备利用地形顽抗到底。鬼子司令部就是原来的县党部,四周都是高墙,大门口有一个斜坡,鬼子把所有看家的武器都拿出来了,大门口和外围全部用沙袋构筑了临时工事,四挺机枪架在工事上,两侧高墙上鬼子也布置了兵力。

担任佯攻的一连也顺势进了城,宋关虎很有经验,他没有跟着主力部队往司令部攻击,而是让一连分散开,三人一个小组沿着大街小巷搜索前进。营长说过,小鬼子打仗一般都死硬死硬的,必须防小鬼子躲在那个犄角旮旯里打冷枪。

很快,“神鹰”的主力就把鬼子司令部给包围了,石川进良大尉明白,自己这几百人随时都有玉碎的可能,这些支那人不是白天攻击县城的乌合之众,而是屡次挑衅皇军的“神鹰”部队,没想到这支部队居然从滁县攻到全椒来了,看来今天只有死战以效忠天皇陛下了。

陈际帆可不会给多少时间让石川长吁短叹,他的时间更加宝贵!

“让李安举把他的炮调上来!”陈际帆命令。

实际上仗打到这份上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神鹰”这边重机枪、迫击炮、掷弹筒,还有超过鬼子两倍多的人,司令部拿下只是时间问题。

“老钟,你带二连迅速撤离战场。”

“营长,你是不是担心四连?”钟鼎城问。

“是啊,全椒受攻,滁县鬼子不可能不做出反应,四连能不能挡住我心里真没底,你带上电台,如果遇上麻烦就呼叫,我们收拾完这里就立即增援。”

二连和三连交接防务后,迅速撤走。可是鬼子的压力仍然没有丝毫减轻,因为“神鹰”的迫击炮到了。陈际帆命令集中所有掷弹筒和迫击炮对鬼子工事进行覆盖式轰击,他宁愿损失些炮弹也不愿让战士白白流血。

当炮弹呼啸着飞到自己这边时,石川才明白自己犯了个多么愚蠢的错误。他把所有部队集中到一块,本来是想集中兵力与对方一战,拖延时间等到援兵。可他情急之中忘了对方有炮,炮火猛烈地覆盖着自己的阵地,士兵损失惨重。

石川只好命令手里的掷弹筒还击,否则不用对方冲锋,自己的防线就会被炸垮。鬼子对掷弹筒的使用很是熟练,从司令部里面抛出的榴弹准确命中了前沿阵地上的士兵掩体,十几个战士被当场炸死。

陈际帆更是恼火,这时候鬼子居然还能给自己造成伤亡,他命令迫击炮迅速对鬼子掷弹筒进行压制,重机枪一齐扫射鬼子的防御工事。

在密集的子弹下,两百多鬼子被打得抬不起头来,而迫击炮和掷弹筒则继续杀伤鬼子的有生力量。

苏靖威火急火燎的对陈际帆说:“营长,请你让突击队冲锋吧,迫击炮是炸不垮鬼子的。”

陈际帆迟疑了一下,“好吧!文川浩,你的狙击小队掩护,机枪给我狠狠的打!”

突击队在轻重机枪的掩护下开始向鬼子的一线阵地发起冲击。鬼子虽然处于劣势,但是训练有素,仍然有不少人顽强地射击,射击造成了正在冲锋中的突击队员的一些伤亡。不过很快狙击手就完全压制了对方的射击。

对于只有三八大盖的鬼子来说,突击队在100米之内简直就是魔鬼。当突击队突破鬼子防线时一切都已成定局,陈际帆命令三连迅速跟上。三连在罗玉刚的训练下专门成立了一个加强尖刀班,个个都是拼刺格斗的高手,以一当十夸张了点,以一敌三绝对不在话下。

三连长罗玉刚带领尖刀班直接冲进鬼子群里拼起了刺刀,罗玉刚手上只有一把军用匕首,但是没有一个鬼子能在手下走上一个回合,尖刀班的战士更是让鬼子胆寒。

文川浩没有再开枪,他把机会让给了金锁他们。金锁的枪打得很准,打得罗玉刚直骂,说狙击手总是抢他的生意。

突击队没有拼刺刀的兴致,他们要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突进鬼子防线,中间开花,给后续部队分割鬼子创造机会。鬼子虽然人数不少,但一旦陷入包围,很快就崩溃了。

攻城战整整进行了四个多小时,从晚上九点一直打到凌晨一点多。终于以伤亡六十多人的代价全歼了这伙鬼子。

胜利了,这是中国“神鹰”抗日特遣队成立以来首次从鬼子手里光复一座县城。大家的心情都无比激动。

缴获肯定是有的,“神鹰”的武器库里又多了四百多支步枪和几挺机枪以及无数弹药,还有一副全椒地区军用地图和一步电台。但这些都不足以让陈际帆激动,真正让他激动的是县城粮库里存放的两万多斤粮食,这下可以让部队吃上两个月了。

打扫完战场,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正当大家兴高采烈地搬运战利品时,钟鼎城的电报到了!

老钟遇上麻烦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