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东大营的战士们在9月18日这一天,都纷纷呆在营房里面,荷枪实弹,准备参加李琮长官所部署的演习,虽说是演习,大家的心里还是有点紧张,毕竟李琮把这件事情搞得很神秘,也很正式,大家当然要重视了。东大营各部队的长官们也在指挥所里不停地看着手表,看着指针一点点靠近那个指定的小格子,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有些人来回不停地走着,排遣心里的焦虑和不安,李琮也默默地坐在椅子上,眼睛发呆般地盯着沈阳的军用地图,脑袋里却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出来,什么也不能想,李琮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等待末日审判一样,无助而无奈,虽然各部队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个个预案也都反复论证,确保能最大限度的顺利实施计划,但是,李琮的心依然像是在海上漂浮的小船一样,起起伏伏,不知道该向什么地方去,该做什么,只能随着海浪的起伏而漂泊。霎那间,李琮突然有了一种想顿出空门的感觉,想抛弃这个世界,更想被这个世界所抛弃,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问。生平第一次,李琮没有了自信。

其他人也都在指挥部里默不作声,连黄东和吴德宝这两个老兵油子都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李琮所说的那声巨响,其实大家都感觉到了,这次演习似乎有些不同,可是究竟不同在哪里?大家都说不出来,只是有那种感觉在不断的撩拨众人的心弦。张宏和刘进则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可是,他们也只能等待历史的车轮慢慢碾压过时空的边界,将所有人统统卷进那个未知的世界。

有些部队已经偷偷地派了出去,现在已经在行进途中了,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开始秘密的实施抢劫金库的计划,但现在,作为沈阳标志性的军事所在地——北大营,则是静悄悄的一片,而东大营,这里静悄悄的环境里面隐藏着阵阵杀机。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柳条湖分遣队长河本未守中尉和他手下的一队士兵,来到柳条湖附近的铁路边,这位关东军中精通爆破技术的年轻中尉正在紧张地测算着炸药的剂量,他的上司今田大尉一再强调,要将铁路路轨断开,但必须保证火车正常通行。河本中尉也清楚,这条铁路是大日本帝国在东北的交通要道,一旦断线,后果将不堪设想。

沈阳城外,东北军北大营里面,第7旅的士兵们已经安然入睡了,而门口的几名哨兵丝毫不知道,离大营不远的高梁地里,日军关东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第三中队,几百双贪婪的眼睛,显得很焦灼、紧张、兴奋和残忍,他们正在静悄悄的等待那一声信号,然后开始发动对北大营的攻击。

1931年9月18日22点20分,突然沈阳城外一声巨响,日本关东军在预定的柳条沟东侧南满铁路上(距北大营约800米处)点燃炸药,炸坏一条铁路和两根枕木,声音立刻传进了北大营的营地,霎时间,在东大营的李琮所部各部队立刻按照演习的预定计划冲出了营房。

而李琮也仿佛被这一声巨响惊得立刻站了起来,眼睛睁得大大,失神的看着远处。李琮知道这一声巨响,是中华民族的灾难已经无可避免的到来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开始了。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尽量减轻民族的痛苦和重负,尽一个中国人的本分和义务。

在事变开始之后,日军将部队分为南北两个部分,南军为平田幸弘指挥关东军第2师团步兵第29联队,进攻沈阳市南市、北市商埠地和大小西关一带,北军为岛本正一指挥的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直接攻击北大营。

针对日军的部署,李琮也将部队分为六个部分:

第一部分前去解决日军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争取歼灭全部。先歼灭日军独立守备大队兵营内驻扎的日军,那里有日军240毫米的重炮两门,一些280毫米的要塞炮,这些大炮早已经表好了刻度,只需要放进炮弹,然后拉响就可以了,炮弹会沿着早已经标好的刻度飞进东北军的北大营和东塔机场。这些重炮将为进攻北大营和机场的日军提供猛烈地火力。因此,要想守住沈阳一、两天,在日军其他地区日军赶来增援之前,歼灭或者重创沈阳的日军,就必须解决掉这个日军的据点,同时炸掉日军那两门威力巨大的大炮,以便为机场的守护和接管做好准备,否则,在日军这两门大炮的威胁下,李琮恐怕很难守得住机场,弄走这些飞机了,更别说为整个大撤退提供掩护了;

第二部分,赶在日军之前,占领东塔机场,控制飞机及其附近地区,为整个撤退做好准备,同时将整个机场存放的100辆汽车,开回来,装运各种真金白银,运输到机场,通过机场将这些金银转移到榆林;

第三部分,在沈阳市南市、北市商埠地和大小西关一带设伏,牵制住日军,等待歼灭铁路守备队第2大队的部队回援,伺机歼灭或者打垮第29联队,为整个沈阳的撤退扫清道路;

第四部分,由部分特战队和情报机构前往控制住沈阳各大金融机构,并负责将所有财产 “洗劫一空”;

第五部分,由少部分部队,在向沈阳方向前进的各铁路沿线上设伏,埋设大量的炸药,以备个方向日军支援沈阳日军时,伺机炸毁铁路和运送日军的军列,为沈阳的大撤退争取时间;

第六部分,针对日军在苏家河车站附近,预设炮兵阵地、飞机场等基地,李琮分出部分兵力,袭击苏家河车站。

第七部分,从榆林地区赶来的装甲兵和飞行员,在李琮其他部队的带领下,尽快赶到东北军装甲部队和机场驻地,配合铁血社员努力控制部队,并将这些部队和技术装备妥善撤离。

短暂的失神并没有影响李琮的决断,立刻指挥部队按照原定计划开始进发。5分钟后,东大营李琮所部的营房已经人去屋空,部队已经向着各自的目标前进了。

李琮的东大营距离北大营10公里,李琮要求张宏率领部队,解决掉日军第二守备大队在军营里的部队后,再前去解救北大营的东北军,毕竟那里有东北军的精锐,然后带领这些精锐参加剩下的战斗。

柳条湖铁路爆破成功几分钟后,日军开始炮击北大营。隐藏在高粱地里的日军开始迅速接近北大营西南角,然后用1个小队切断第七旅的退路,然后开始攻击北大营,621团首当其冲。就在中国官兵欲还击日军之时,却传来东北军参谋长荣臻的命令:“不准抵抗、不准动,就是挺着死,也不准开枪。” 对于上司传下来的“不准开枪还击” 的命令,官兵中有“抱枪痛哭者,挥拳击壁者”。他们个个义愤填膺,纷纷提出质问:“咱们就眼看着弟兄们活活被打死吗?为什么让日本人这样的欺负我们呢?”带队的军官也被问得哑口无言。

尽管上面有道道命令,层层“圣旨”,并没能阻止爱国官兵的抵抗。在日军逼近7旅营房时,参谋长赵镇藩、620团团长王铁汉等人商议,决定还击入侵之敌,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半夜子时。

这事变开始之前的三个小时,李琮下属的一个团由张宏带领,立刻赶往日军在柳条湖的第二守备大队的驻地(今沈阳市太原街2号),那里有日军的炮兵阵地,放置的有日军从国内悄悄运来的两门240毫米榴弹炮,日军在听到铁路那声巨响后,立刻开始炮击北大营,240毫米口径的炮弹在北大营的营地和东塔飞机场的场地里面爆炸,其巨大的威力将整个北大营的营地和机场震的不断地颤抖,给北大营的东北军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在遭到炮击之后,东北军第七旅的士兵甚至茫然无所适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得知日军发动进攻之后,群情激奋,纷纷要求还击,但无奈上级命令和军械被锁,只能被动挨打。

李琮另外一个团由吴德宝带领,早已赶往东塔飞机场,地址在沈阳大东边门外东塔以东,力争将飞机场控制起来,同时利用机场内存放的大量汽车开始搬运物资。

三个团在刘进的率领下,赶往苏家屯车站,那里有日军从国内运来飞机30余架,准备在事变之后,用作侦察和空袭之用,李琮他们想要安心的撤退,就必须将日军在沈阳附近的飞机也全部打掉,否则的话,光是日军飞机的轰炸,就够李琮他们在撤退的途中喝一壶的了。

第四个团在黄东的率领下,则赶赴东北军在沈阳的兵工厂,负责将那里的军械搬运一空,兵工厂里已经有大约40多辆载重卡车(日军占领兵工厂后的统计),这也为李琮他们提供了方便。

一部分特战队和情报人员立刻赶往东三省官银总号(中央银行)大金库和张学L私人金库的所在地,争取将来里面的现款和黄金全部取出。而其他地方在奉天、长春齐齐哈尔等地东北大城市,情报人员也积极配合特战队员占领金融机构。这些特战队员是李琮早在两个月前就派出去了。

李琮派人将日军进攻的消息通知了空军部队和装甲部队中的铁血社员,让他们做好准备,控制住装甲部队和机场,等待大部队的到来,从榆林赶来的装甲兵和飞行员也随部队开始行动,配合部队控制这些装备。

另外李琮率领着指挥部、旅直属卫队(300人)和十几名特战队员,前往沈阳市南市、北市商埠地和大小西关一带附近的地区,等待日军29联队的到来,准备以游击战的形式,好好的和日军打一场巷战。

冲向日军独立守备第二大队兵营 (今沈阳市太原街2号)的一个团在张宏的带领下,很快便赶到了日军兵营附近。张宏命令所有战士下车,站在离兵营1公里的地方,准备战斗。

张宏能清晰地看见炮弹在夜空中划出的轨迹,一声声尖叫不断刺激的张宏的耳膜,然后伴随着是一声声在北大营和飞机场上炮弹爆炸的巨响。

张宏咬牙切齿:妈的,小鬼子,老子以后一定要把这些炮弹成倍的放到你们本土的上空。

命令部队站好队列,张宏大声地说:“弟兄们,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说完一指天空红色的炮弹轨迹。大家有些惊奇,不就是炮弹吗?当兵的谁不知道啊。于是大家回答到:“是炮弹。”

张宏的呼吸有些不平静,声音有些走调的说:“不错,是炮弹,可是你们知道这是谁的炮弹吗?”

大家更觉得惊奇了,不是说演习吗,那就是我们自己的炮弹了,不过这些炮弹还真做的惟妙惟肖,落地的炮炸声真大,看来放了不少火药啊。

张宏嘿嘿一声冷笑:“我告诉你们,这是日本人的炮弹。这是小鬼子在炮击我们东北军的北大营,小鬼子想把我们东北军都炸死在北大营里面,然后占领整个沈阳。现在,不仅沈阳在被小鬼子攻击,东北各地的小鬼子都已经开始了向东北军发动攻击,其目的就是占领整个东北,把所有的东北人变成奴隶,自己的兄弟姐妹将要变成亡国奴了。”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真是真的吗?不会使团长在骗我们把。整个东北地区,小鬼子才几个人啊,就敢打我们北大营?活得不耐烦了

张宏知道大家还有点不相信,接着说:“我知道你们还有疑虑,不太相信我说的话,可这是旅长经过长时间的打探,才得知了小鬼子的计划,所以今晚让部队以演习的名义离开了东大营,同时对日军进行反击,要是我们驻守在北大营,刚才这些炮击之下,我们所有人就要成为日军的刀下之鬼了,大家看看这炮弹的威力,会是假的吗?演习的炮弹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吗?现在北大营的弟兄们是生是死就很难说了。这帮龟孙子,暗地里偷袭我们,不敢光明正大的来和我们干上一架。你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张宏抬出了李琮,这才让大家相信了眼前的事实:旅长是谁啊,神机妙算的诸葛亮,他说是那就是了。

一时间,战士们义愤填膺,恨不得立刻杀了这些畜牲。战士们咬牙切齿的说:“杀了这帮狗娘养的,为弟兄们报仇。”

张宏看到达到了所需要的效果,就安抚了大家的情绪,命令部队立刻展开行动。

其实这是李琮安排好的,想让部队按照演习的预定方案,达到自己的目标,然后由各自的主官通报日军进攻的消息,激发广大官兵的爱国主义,然后发起对日军的攻击。要是在营房通知的话,大部分士兵都还是认为自己是东北军的一分子,在上级命令的严令下,部队能不能拉出去都是未知的,要知道,当时东北当局下达的是不抵抗的命令,万一部队对李琮的命令有疑虑的话,就会贻误战机,所以干脆就先将部队派出去,然后让部队眼见为实,激发广大官兵的爱国热情,这样才能更好的抗击日寇。

张宏又介绍了日军在这里的情况,第二守备大队的五百多人已经派出去攻击北大营,现在营地里面只剩下了不多的四百多人左右,而这里张宏的手里有一个团,拿下这里应该没什么问题。

张宏立刻命令,一营担任前锋,负责攻击日军营地,二营担任策应,接应一营,三营负责切断日军营地和攻击北大营日军之间的联系,防止攻击北大营的日军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