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将军县跳伞[蓝剑军团]

空降兵老战士 收藏 41 4139
导读:在将军县跳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参军的第二年,由于部队参加施工,和后来发生的震惊全国的“9.13事件”等原因,当年我们团的新兵跳伞训练任务,一直拖到我当兵的第三年初才进行,可能是因为发生了“9.13事件”这年没有征集新兵,所以七一年兵仍然被视为新兵,经过两个月严格的地面训练,和“三肿三消”的磨练,新兵基本都达到了空中跳伞的技术要求,因新兵伞训营的营长是由我们营副营长马继廉担任,教导员由我们营副教导员张崇志担任,所以在转场前我被抽调到新兵伞训队,主要是担任新兵集训队司号员和着陆场执勤任务。因为我们师的机场还没有建设完工交付使用,以往新兵跳伞都是到军部所在地孝感去完成。临转场厂前我们才接到命令,这次新兵跳伞任务要到革命老区红安县完成。我们师驻地距离红安县六十多公里,经过一天的徒步行军傍晚时分到达红安县城。自从七零年底野营拉练来红安县参观学习后,这次是第二次来红安县,七十年代初位于大别山深处,鄂豫皖三省交界处的红安县城还比较落后,县城楼房很少,最高的楼房只有三层。

上次野营拉练途径红安时我们是驻扎在县城郊区的农村,这次因为是来跳伞训练,驻地都安排在了县城,我们二营、三营的新兵和我们营部,被安排在县城北面的红安县烈士陵园里宿营,新兵住在陵园空闲的陈列馆里面,营部则住在陵园临时腾出的办公室里。

红安县烈士陵园最外面是一个牌楼也算是大门,穿过牌楼左侧有一派平房,也就是陵园工作人员的办公室,我们营部就住在这里,顺路往里走大概五十米,是一座放古建筑式的纪念堂,祭祀参拜烈士活动都是在这里面举行,纪念堂两侧各一座革命文物和烈士遗物陈列馆,新兵就住在左侧空闲的陈列馆里,纪念堂和陈列馆后面是安葬革命烈士的墓地,这里安葬着从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到各个时期为革命献身的革命烈士

红安县是“黄麻起义”的策源地,是红四方面军的诞生地,是鄂豫皖苏区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革命战争年代,红安为中国革命的胜利献出了14万英雄儿女的生命,查明登记在册的烈士有22552人。在这块土地上,诞生了董必武李先念两任国家主席,走出了韩先楚秦基伟陈锡联等223名将军,其中被授予上将军衔的8人,中将军衔的13人,少将军衔的58人,是全国将军人数最多的县,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第一将军县”。

县政府领导来看望大家时发现我们住的太拥挤,让有关部门将三营的新兵调剂到红安县汽车站二楼的一个大会议室,我们营部则调剂到汽车站附近的,一位离休老八路家里,这位离休老八路是山东人,虽部队南下时因为受伤留在了红安县工作,由于身体原因提前离休,但因红安县离休老红军太多,县财政还比较困难,抗战以后参军离休的人员,暂时还不能安排到干休所休养,则由政府出资在市区附近建房安置,房东邻居住的是一位付师级退休的老干部,我们闲暇时经常请房东老八路,给我们讲与日本鬼子拚刺刀等战斗故事。老人用的是抗美援朝时祖国慰问团赠送的“最可爱的人”的搪瓷茶缸。

红安县飞机场是只能起降供洒农药的安-2型双翼机,而新兵跳伞乘坐的也是安-2型双翼机,机场跑道都不是用混凝土浇筑的,而是用三合土打成的,飞机起降前,要散水用压路机碾压。我们跳伞前还看到洒农药的飞机起降。

我这次来红安本来没有跳伞任务,主要是担任新兵营的司号员和着陆场执勤任务。四月初突然接到命令,要从我们部队抽调一批老兵到新组建的武汉空军高炮师,出国参加“抗美援老”(老挝),我们营部新兵班的班长被调到高炮师去了,营长和教导员考虑我已经是第三年的老兵了,已经跳过两种机型的数次伞了,决定由我兼任营部新兵班班长,带领新兵跳伞,虽然营首长已经决定让我带领新兵跳伞,因为我没有与新兵全程参加伞训地面训练,伞训参谋还是对我的伞训技能进行了严格的考核,这也是对每位跳伞员的安全所考虑,我认真的做完每个动作,顺利通过考核。

经过一周的准备,新兵第一次空中跳伞终于要开始了,新兵初次跳伞都是乘坐安-2型双翼机,分五次完成,第一次和第二次都是徒手跳,第三次是要打开备份伞,第四次是携带武器装备跳,第五次是夜间跳伞,白天在着陆场中间用白帆布摆一个“T"型标志,伞开后要选择在“T"型标志附近着陆最好。夜间跳伞是用马灯在着陆场摆一个“T"型标志。第一次跳伞这天天气晴朗,风速两米每秒,是最佳的跳伞风速,出发前首长告诉我们因为红安县是第一次有部队来跳伞,着陆场会有很多县委领导、老红军和各界群众观看,要求我们一是要注意安全二是着陆后要注意军容风纪。早上九点第一架次登机起飞每架次十人,我们班被安排的是第五架次,登机后放伞教员告诉他家将强制开伞绳上的弹簧钩,挂在机舱内通往舱门的钢丝绳上,然后又一次对每位跳伞员的伞具进行检查,检查完一人伸出大拇指大声说一声“好”,那时空降兵跳伞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跳伞时一般都是班、排长跳第一名,副班长跳最后一名。我们班有名西安籍新兵一定要与我争着跳第一名,我们营长很赏识这名新兵,如果在战场上一定能成为英雄,但考虑到安全问题没有同意他的要求。这次虽然是徒手跳伞,我还是将我的军号别在了备份伞的伞包上。

飞机大概飞行了半个多小时,我从眩窗往地面看到了设在地面的“T"型标志,发现着陆场是选在一条河流的转弯地带,一面是山一面较为平坦,经多年洪水的冲刷河道不断向外扩展,在河道的内弧线内形成了一片平坦的开阔地,在千米高空看下就像悬在空中的半边弯月。正在这时“笃、笃”的两声预备铃声响起了,我赶紧起立放凳,双手抱住备份伞弯腰对准机舱门站好,笃……跳伞铃声响起我左脚向前一个箭步跳出机舱,三秒后我的伞正常打开,我首先检查伞衣、伞绳一切正常,然后四处环顾一、二、三……开始数同机跳下的战友的伞是否都开的正常,检查同机战友一个不少的十朵伞花后,我才开始向地面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发现着陆场周围山上,站满了白花花观看跳伞的人群,我看到这种情形赶紧把军号取出,吹了一个集合号为下面的观众助一助兴,我的集合号一吹响,地面立即向开了锅一样的议论声传到了空中,不顾地面的嘈杂声赶紧收起军号,按高空选片、低空选点的原则,选择我的着陆点。我着陆后我们班的新兵陆续安全着陆,新兵着陆后都无比兴奋的讲述第一次跳伞的感受,那句新兵第一次跳伞“机场尿多,着陆场话多”的顺口溜一点儿不夸张。我们在着陆场休息时还是看到,有几名新兵操作不当落到了河里,还好由于春季属枯水季节河水最深处也就齐腰深。跳伞结束后红安县领导和老红军代表接见了我们并作了祝贺跳伞成功的讲话。这是我当兵几年唯一一次带有表演性质的跳伞,而且是在具有光荣传统的“将军县”跳伞,至今回忆起来都感到自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