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死捍卫 正文 第二章 锁定袭击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8.html


霸县城,鬼子守备大队大队部。

只带着五名士兵侥幸逃脱的细川小队长,作了简单的包扎后,头上还缠着带血的绷带,就立刻赶到了大队部,用惶恐不安的声音向大队长石原少佐报告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八嘎!”细川少尉的话音刚落,铁青着脸的大队长石原少佐嘴里大骂了一声,“噼啪”,伸出右手对着细川少尉就是两记响亮的耳光。

“哈伊。”尽管细川少尉的脸上各有五根手指印,但他还是躬身一动不动地大声说道。

石原虽然打了细川两记耳光,可并没有解气和就此放过细川。

“堂堂一个装备精良的帝国陆军小队,居然被土匪给打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成何体统?

六十三名帝国优秀军人殉职,作为指挥官的小队长却带着五名士兵像个丧家犬一样被土匪给追赶着,简直是丢进了帝国军人的脸面。

负责护送的给养竟然全部落到了土匪手中,更是你的严重失职。

细川少尉,你应该像个勇士那样,用你的生命来证明帝国军人的荣誉。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把耻辱给带回军营?你还配当一名帝国陆军的军官吗?”

细川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惊恐,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报告少佐阁下,细川之所以从战场上逃回,绝对不是贪生怕死,而是为了把相关的情报带回来报告给少佐阁下。

少佐阁下,属下自知已经不配成为一名军人,在向少佐阁下报告完相关的情报后,会立刻向天皇陛下效忠的。”

石原少佐听到这里,脸色才舒缓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细川君,你知道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相信你肯定不会希望在国内的家人也受到你的牵连吧。

既然你明白了这个道理,那我就不多说了,事后我会把你列入到战死名单中上报的。

好了,现在请你谈谈掌握的情报吧。”

细川的脸上一阵抽搐,但很快平静了下来,随即一个立正说道:“谢谢少佐阁下。

这次在途中袭击我部的,是活跃在本县境内的土匪武装-华北决死抗日义勇军。

从交战的情况来看,这伙儿亡命徒已经发展到了四百多人的武装。而他们的武器,尽管五花八门,但属下却发现他们拥有我们帝国的不少制式武器,包括手枪、步枪和轻机枪。

因此,属下判断这股土匪就是接二连三袭击我巡逻队和运输队的罪魁祸首。他们就是一直以来专门针对帝国少量部队下黑手,每次都是打了就跑,转眼间就无影无踪的元凶。

属下觉得这个情报非常重要,所以在拼命地逃了回来,就是要让少佐阁下知道,这股土匪的存在,已经对帝国在霸县的统治造成了严重威胁,必须及早除之才行,不然后患无穷啊。”

石原少佐心里暗自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境内最大的土匪武装—华北决死抗日义勇军,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发展如此迅猛,简直就成了自己的眼中钉和肉中刺。

“细川君,谢谢你的宝贵消息,你可以下去了。”

待细川少尉立正敬礼、转身默默地离去后,石原立刻陷入了沉思。如何快速地解决掉这股土匪武装,解除自己的后顾之忧,确保对辖区内的统治,就成了他刻不容缓需要解决的问题了。

石原少佐苦思之下,终于让他想到了一个良策,他快速拿起了电话:“立刻给我接便衣队。”

霸县陈家村。

打了伏击的华北决死抗日义勇军,为了防止小鬼子的报复,在打扫完战场后,立刻把队伍转移到了一马平川的陈家村。

天擦黑时,占据了地主家的杨继峰,正盘腿坐在土炕上和两个兄弟在一块喝酒聊天。

决死一大队大队长李大虎喝了一大口酒,用手抹了抹嘴说道:“大哥啊,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每次都是打了就跑?

这说起来咱们队伍也有上千号人了,是不是该弄一场大点的仗来打了?老是这么小打小闹的,太让人感到没劲了。”

杨继峰看了他一眼,笑骂着说道:“老五,你小子他姥姥地知道个鸟毛。你除了知道打架斗狠和玩儿命以外,你还知道什么?”

李大虎讪讪地笑着说道:“大哥,你别生气,我这也只是说说而已,没有你的命令,我也不敢乱来的,嘿嘿。

不过啊大哥,我就在想,咱们如今可称得上是兵强马壮,有了这么大的一票人不说,就连轻重机枪、掷弹筒和小钢炮也都有了,还是和山大王似的拦路搞些偷袭和埋伏,老觉弄起来得不过瘾。

大哥,霸县城里不就是只有小鬼子的一个大队嘛,虽然还有一个团的皇协军,凭咱们如今的实力和扩张能力,就该拉开架势和他们好好地干一场,免得这帮王八蛋太嚣张了。

可现在倒好,这大冷天的,还要隔三差五地挪个窝,感到实在是有些憋屈,简直就像个缩头乌龟似的。”

杨继峰把眼睛一瞪,不客气地大声说道:“你小子懂个屁,别看你小子打架是把好手,要是说到打仗你小子可就差远了。

你以为咱们队伍有了一千来号人,其中有不少人还是练家子出身,就可以横行霸道、唯我独尊、不把小鬼子放在眼里了?

打仗和打架虽然有相同的地方,但打仗就更要用脑袋。打架的时候,打输了不过是受点伤、最多也就是在炕上躺几天罢了,过几天还可以重新打过。可是打仗就不一样了,那一死就是死一大堆,要是连命都没了,你就是想报复也没有了实力。

就说你小子吧,虽然练了几天庄稼把式,可你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步吗?小鬼子的枪子儿打过来,照样在你身上留个窟窿,你还能逞能吗?

师父怎么样?功夫都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还不是死在了鬼子的枪子儿下。”

李大虎不服气地说道:“大哥,小鬼子有枪,咱也有枪;小鬼子有炮,咱也照样有炮,那还有什么好怕的。都是爹娘养的,小鬼子的身体不也同样扛不住枪子吗?”

杨继峰无奈地看着李大虎说道:“老五啊,我早就说了,你小子的脑袋瓜子里少根筋,除了争强斗狠硬挑外,你难道就不能多动动脑子。

是,小鬼子挨了枪子照样死翘翘,可那也要打准了才行啊。就像打架一样,你要是一下子就打在了对方的要害上,那就可以马上解决问题了。

不过要说到玩儿枪,你看看咱们的那帮弟兄,枪响了以后,很多人连子弹飞到了什么地方都不知道,那能起到作用吗?

你难道忘了,咱们打第一场仗时,六十多个弟兄对付十个人的小鬼子巡逻队是怎么打得了吗?有枪栓没拉开的,手榴弹没拉绳就扔出去的,然后就乱哄哄地往上冲,结果是咱们的弟兄死了一半才最后把小鬼子全宰了。

就说今天的这场伏击战吧,咱们虽然消灭了小鬼子六十三人,把他们的给养也给截获了,可是你算过双方之间的伤亡比例吗?咱们这边付出的代价却也着实不小,伤亡近两百人,比例为一比三。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咱们光有勇气和胆量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有过硬的杀人本领才行。尤其是打势均力敌的硬仗,就必须要做到相互之间的配合作战。不是我在这里贬低咱们自己,咱们弟兄的个人技战术水平和小鬼子比起来还有不小的距离。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咱们就只能搞点偷袭和打打埋伏什么的,目的就是把那些数量少的小鬼子和二鬼子当成靶子来练练手,这样才能让队伍充分得到锻炼,还可以补充咱们的枪支弹药。

把队伍分散在附近,那就是还不能完全暴露出我们的实力,免得树大招风。你要知道,一旦暴露出了我们的实力,必定会惹来小鬼子的大队人马,猛然间打大仗的话,那我们的亏就吃大了,这种吃亏的买卖咱是不干的。”

坐在左侧的参谋长张铁柱也挪揄地笑着说道:“老五,我看你小子一定是白天时还没有打过瘾吧,嘿嘿。”

李大虎白了张铁柱一眼说道:“哎我说三哥,我不过是不愿意成天东躲西藏,让小鬼子和那些汉奸王八蛋们把咱们给看轻了。

鬼子们侵占了咱们的土地,在城里和据点里作威作福,平白无辜地杀害和欺负咱们老百姓,不多宰掉他们几个,我憋在心里的这口气就放不下来。

再说了,当初咱们一起拉队伍,不就是想要好好地和他们干上一场,多宰些这帮狗娘养的嘛。”

杨继峰喝了口酒,用教训的口气说道:“老五,你小子也别再发牢骚了,有这个功夫还是多想想该怎样打仗吧?

你想过没有,今天由你指挥的这个伏击战,其结果可以说和打败仗没有什么区别?”

李大虎一听人都差点儿蹦起来,好在说这话的人是杨继峰,要不然的话,李大虎非要和人拼命不可。

不过,他还是气呼呼地说道:“大哥,你…,你怎么这样说我,难道打死的那六十三个小鬼子、截获了小鬼子的给养还不能算打胜仗吗?”

杨继峰耐心地说道:“老五,就今天的这场伏击战来说,你犯的错误不止一处。

你好好想想,咱们在打伏击战的时候,首先需要解决的,就是小鬼子的火力点,你做到了吗?

在小鬼子的火力点还没有压制住和拔掉的情况下,你就下令开始了第一次冲锋。就是这一次冲锋,你知道死伤了多少弟兄吗?

三百多人的队伍,包围了小鬼子的一个小队,还被逃脱了六个,你认为这就叫打胜仗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