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材减少鲁迅文章,何以借机妖魔化鲁迅? zt

蓝色征衣 收藏 1 443
导读:教材减少鲁迅文章,何以借机妖魔化鲁迅? 作者:八字先生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466 更新时间:2009-8-18 [字体:小 大] 教材减少鲁迅文章何以要借机妖魔化鲁迅 教育的机构人事精简很难,但教科书里的鲁迅作品精简起来却很容易。据了解,目前进入高中新课改的各省市使用的人教社新版语文教材里,鲁迅的作品明显减少,《药》、《为了忘却的纪念》等作品被拿掉,保留下来的只有《拿来主义》、《祝福》和《纪念刘和珍君》3篇

教材减少鲁迅文章,何以借机妖魔化鲁迅


作者:八字先生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466 更新时间:2009-8-18 [字体:小 大]



教材减少鲁迅文章何以要借机妖魔化鲁迅



教育的机构人事精简很难,但教科书里的鲁迅作品精简起来却很容易。据了解,目前进入高中新课改的各省市使用的人教社新版语文教材里,鲁迅的作品明显减少,《药》、《为了忘却的纪念》等作品被拿掉,保留下来的只有《拿来主义》、《祝福》和《纪念刘和珍君》3篇。


减少就减少吧,教材篇目的选用,本也是权力者的意志。专家的介入不过是原始的铺垫,最终定编,却需要权力拍板。选谁的文章,增加谁的文章,减少谁的文章,都有道理,倘若归纳,一定会出一部远比教材厚得多的选编说明。因此,民间的争论,也仅限于口舌的畅快,却不一定能影响教材的定编。


鲁迅不是神,即使是神,也属于国产的。国产的神,因为没有与外神接轨的神父袍,便不大会受到保护。何况中国的神也不知怎么的,总爱过时,常常面临着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神把前神拍在沙滩上的尴尬。因此把鲁迅的作品从教材中删除一些,也没有什么。不过,在删除鲁迅作品的过程中,却煽起了一股妖魔化鲁迅的风,让人有些不明白。


妖风首先大作在鲁迅的“民族魂”上。这三个字,本来是鲁迅逝世后,写在上海民众代表献的一面白底黑字的旗上,覆于鲁迅的棺木上。当时,为鲁迅送葬的队伍足足有二里多长。可见上海的民众,是认同鲁迅是“民族魂”的。即使执政的国民党当局,也既没有把这面旗帜从棺木上扯掉,也没有发难送葬的人群。


然而,今天却随着教材精简鲁迅作品,有些人开始了翻箱倒柜,整理出了一些要把这面旗帜从鲁迅的棺木上扯下来的资料。这些人究竟是无视历史,还是要否定那个时代人的认同?他们的作法,很有些超越那时的国民党当局。鲁迅去世时,郁达夫曾悲愤地写道:“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这话,对那些妖魔化鲁迅的人,是匕首和投枪吧。


也许因为鲁迅是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的成员吧。在“左”字不幸失宠的年月,一些从右面站起来的人,开始了挺胸腆肚,摇头晃脑。于是,把曾有过左翼身份的鲁迅按下去,也就成了发泄怨气,平衡自己曾有过不幸的手段。手段,便是先通过搜集一些时髦人物的话语,把鲁迅摒出左联,再通过推理,把鲁迅与日本人联系起来。于是自己便被打扮成了历史老人,站在正义立场上,揭开了鲁迅同时代人不知道的真相。然而那目的,无非是妖魔化。


最让这些制造妖风鬼雾的人不能容忍的是,毛主席曾对鲁迅的评价:“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仇恨是不共戴天的。他曾经粪土当年万户侯,缚住了苍龙。他挥手百万雄师过大江,砸碎了一些人的天堂。天地翻覆带来的仇恨,铭心刻骨。于是在妖魔化、侏儒化鲁迅的后面,达到意在沛公的目的,也就不言自明了。仇恨可以使一个人灵魂扭曲,报仇可以不择手段。于是一些永远无从考证的事,一些永远无法考证的话,也便出炉了。数据信手拈来,造谣面不改色,撒谎信誓旦旦,为达目的,这些人可谓挖空心思,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在妖魔化鲁迅的过程中,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便是,鲁迅作品“晦涩”或“过时”了。最通行的引证,便是不知道那里的学生总结的,语文课“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而且据说是,诸多中小学生的一致共鸣。于是,便有些人开始了从标点到词语,从词语到语句到句段的分析批判。结论自然是,鲁迅岂止不是文学巨匠,而且是一个连话都说不明白的人。语文课本再选用他的篇章,无疑是误人子弟。


鲁迅作品过没过时,读一下他笔下的人物,看看自己和周边人的际遇,便可知道。至于删除的《药》,因为今天已经没有人血馒头了,它隐喻的时代已经远去,删除便删除吧。《为了忘却的纪念》,更是过时了,人们需要忘记,而且是彻底的忘记。对于这样的删除,一些以妖魔化鲁迅为己任的人,当然举双手赞同。发泄已经弱化了他们的智商,仇恨让他们很少同情。


也许鲁迅的作品晦涩,但了解了写作的时代背景,也就明白了一些人所以要从教材中删除他作品的目的了。即使鲁迅作品晦涩,也绝不会比古文难懂。古文中的歧义,甚至一辈子也读不明白,然而却不见他们提出要减少古文篇章的倡议。何况语文教学中的篇章,大概也不一定非得读懂。文学欣赏,从来都是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教师所谓的读懂,并不一定放之四海而皆准。翻翻自己历年的教参就可见,即使明白如水的课文,也有一年一变的解说。


碰硬的就回,见困难就撤,因为鲁迅文章晦涩就删除,这样的理由,大概不合教育的法则。“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有关部门要从教材中删减鲁迅作品,不是要让学生保持“终不解”吧。删减就是删减,为删减而找出一个不着边际的理由,似乎在自取其辱。


借教材中减少鲁迅的文章,掀起一股妖魔化鲁迅的风,大概不一定是教材编选者的初衷。但是客观上的作用,却也应当为教育者深思。妖魔化鲁迅的风,何以能刮起?刮这种风的目的何在?教材编选者高兴吗?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