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阁英雄传之童氏双刀 正文 第二章之铁中木

铉铁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size][/URL] 铁中木是个身子板很结实的人,虎背熊腰,虎头虎脑。童优第一眼看上去就有点想和他结交的冲动。不过能来绿林坊这种地方而且有些被尊重的人,自然都是有些家族势力的江湖豪门吧,自己算个屁阿,最多就是提着双刀混饭吃的草莽。 铁中木一直关注着童优,一会功夫,抓了个空隙,问:“传说中你的双刀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4.html


铁中木是个身子板很结实的人,虎背熊腰,虎头虎脑。有点江湖中的壮士的味道。童优第一眼看上去就有点想和他结交的冲动。不过能来绿林坊这种地方而且有些被尊重的人,自然都是有些家族势力的江湖豪门吧,自己算个屁阿,最多就是提着双刀混饭吃的草莽。

铁中木一直关注着童优,一会功夫,抓了个空隙,问:“传说中你的双刀舞的不错?”

童优点了下头,心想,我就这点能耐了,好不好不知道,不错这个词来形容应该错不了。

“我们去校场比划比划。”铁中木真是爽直。

“现在?”童优有些意外,童优看了下汪汪。汪汪的眼神一直是敌视、鄙夷这个铁中木。

“汪家的随从还没有遇到过像样子的对手,在这里,童兄弟也就不用计较输赢,只要玩的开心就好。”汪汪笑咪咪的说,补充了下,“你可不能给我丢脸。”

丢脸也是我自己的事,我不过就是你家的个护院,你这似乎关心过度了吧。童优出门的时候又想,汪汪今天一定是被陆家的江湖煞气给震慑住了。指望从我这里找点安慰的借口的吧。

————

铁中木的铁鞭很沉,童优的双刀基本上和他的铁鞭一碰面,就会感觉虎口不舒服。双手的虎口都不舒服的时候,童优开始想法子了,我想他的握鞭的手掌也不一定舒服吧,那就来点飘逸一些的招式,毕竟现在不是争胜,只是交流。

“你的手感真好,你是我见过最像刀客的人。”铁中木给童优的评价还行,“你知道我故意发力,就是要试试你握刀难受时的感觉。”

“哥哥,你的铁鞭也真是沉,我的手已经快要握不住刀把了。”童优点头笑着说。

“你现在的能力足可以漫步江湖,你为何跟在汪汪这个市井混混身后?”

“你认识他?”童优问。

“荆州城里谁不认识他。”铁中木笑了下。

“可你不是荆州人吧?”童优说。

“我听阿娇简单介绍他了。这个汪汪,昨日在庙会的时候,堵住了阿娇的路,若不是我找人出手相助,阿娇必会和这汪汪产生芥蒂。对绿林坊必有大影响。”

“你和这阿娇姑娘既然已经成婚,就该带着她最好离开荆州,越早越好。”童优中肯的建议。

“我是这样想的,不过还没有得到陆坊主的首肯。”

“你又不是入赘过来的,想什么时候走还会受绿林坊的牵制?”童优说。

“想把这高贵的女子娶回家哪里有那么容易,那是缓兵之计。也许我就是做个陪衬,一会功夫,我的夫婿身份就结束了。”

童优一时间没懂这铁中木说的是什么意思,大约听出来了,就是还没有娶到阿娇,童优赶紧换了个语气,说,“哥哥是有侠士风骨的人,不仅是我很敬重你,这里也该敬重你的吧。”

“我听陆坊主说了,你这么年轻就可以将绿林坊的两个未来接班人一并战败,你的能力足在我之上。荆州之地,对你而言,太小了点。”

“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能力,我是巧合了,才战胜了他们。赢的其实很侥幸吧。”童优说。

“赢了,就是你有这个能力。我还没有你这个能力。”铁中木说,“随我闯江湖吧,把自己埋没于此,有点屈才了。”

“我不喜欢颠簸江湖,我就喜欢找处清幽的地方,终老一生。”童优摇头。这种场面上的话,童优就算不拒绝估计自己也不会和这位铁兄去混江湖,毕竟自己最大的事情还没去做,不找到长孙家族的人,自己怕是连回渝州的机会都没有了。

————

汪汪独自一人离开绿林坊的时候,脸色不太好,说是很沮丧有点夸张,不过至少没有来的时候满脸堆着笑的谦逊。

“我明日回去。”童优说。

“随你,不过,这里就只是个破庄园,我还不见得会来第二次。”汪汪说。

“是的,天下女子万千,何在乎这一个。”童优劝说。

“不错,明天回来,我带你去品尝一下如酒醉人的女人,让你学着做个快乐的酒徒。”汪汪坏坏的笑,让童优浮想联翩。

童优知道,汪汪想拖他下水,至少我童优到今天为止还算是心地正直,心里就只想着一个叫做公孙大娘的女子。这个家伙没有得到阿娇,不知道其他哪家的女子又要遭殃了。

童优看着马车拐过巷口,转身的时候,看到了陆展鹏。

“别来无恙。”他说。

“还好。”童优点头。

“你在荆州城还真的待下来了,”陆展鹏笑了下,“你要找的人有眉目了吗?”

“没有,冬天我要御寒,不方便外出,我打算开春的时候到荆州城外转转。”童优还是有点感激这位陆兄的关怀,这样一个气氛下,他还能如初的那样关怀童优,就算是假的,场面上的关怀,童优也是很感激的,也许孤独了太久,太需要兄弟这般的关怀了。

铁中木为人很豪气,喜欢喝茶,大口大口的茶往肚子里灌,有点长时间没有看到甘泉一样的贪婪。或者说,这种不拘小节的人,才是童优喜欢的那类江湖中人。

童优只押了口茶。

童优见到阿娇的时候,她真的是温婉,言行之间尽显大家闺秀的端庄。她站在陆浩天的身后,整个人略显得有点局促。

“这位童兄弟,从绿林坊出去,居然混到汪家做了护院,你还是很会攀富贵的。”陆海鲲的语气里几乎听出来了是不屑和挖苦。

“冬寒天冷的时候我还不想让弟弟冻着,于是我就只能委曲求全,找个落脚的地方,汪汪待我很好,至于他的纨绔与奢靡,与我也没什么瓜葛,我就是一个护院。”童优说。

“你是对的,你从绿林坊出去,就已经显得这里做的很没有气度,我已经说了我的儿子们,输得起,不算输人,输了放不下,才是输人。”陆浩天说。

“前辈教诲的是。”童优点头,看到了一边的陆海鲲的脸色有点发白,于是赶紧换了个话题,想着这种有美女的场合,应该轻松一下。童优说:“春节来了,荆州城里是不是会很热闹?”

“有钱人家是很热闹,穷苦人家还是很寒碜。”陆浩天看了陆筱娇一眼,“明日午后发放救济粮的事准备好了吗?”

“单凭绿林坊的力量,救济的人还是很有限。”陆阿娇的叹息居然也是这么让人怜爱。

“能二十年一直保持这个传统,绿林坊已经尽力了。”陆浩天点头,“民之多艰,求生难也。”

童优有限的二十年里,还没有遇到这种善举。童优有点感动于这融洽的充满了大爱的氛围里。

现在童优有点错觉的认为自己徜徉在一个大家族和谐的环境里,也许是自己漂泊散漫惯了的缘故,现在客厅内已经聚满了人,而童优就坐在距离老庄主最近的位置。童优还是感觉到了压抑。

“童兄弟,你对汪家了解多少?”陆浩天言归正传了。

“院落深深深几许,我还没能转个遍。这就是侯门的特点吧,不过汪汪这个人我是算略知一二的。”

“他为人如何?睚眦必报之人吗?”陆浩天问。

“不像吧,他收留我是因为我将他撞倒,将他身边的四个帮手打倒在地。这就说明,他还是有肚量的人。”看到陆海鲲的脸色有点红了下,童优想:我又不是说你没有肚量,我只是实话实说。

“他是官宦世家,自然有些处事之道,这么多年了,还能在朝廷里不出事,说明他家的处事之道还是有深度的。”陆浩天皱了下眉头,“阿娇,以后你就少出门吧,明天发放粮食的事还是你二哥主持。我不想你出嫁之前惹出点事情来。”

“我要嫁人?谁啊?”阿娇有点木讷。

“我还没想好。女儿大了,总是要出嫁的。”陆浩天现在又看着童优了:“我不知道这个汪汪是个什么样的角色,不过绿林坊在江湖也是几十年不倒,我不愿意和官宦人家交往,不是害怕或者担心什么,只是我是江湖人。和官家不是一路,所以我的女儿也绝不会嫁到官家去。”

“没有深交,我也不知道汪汪是什么样的人。”童优摇头,一面想:我的确什么也不知道,我甚至连女人为什么要嫁人这个问题也没搞清楚,更何况女人嫁给什么样的男人这么深邃的社会问题。童优一面挠着脑袋。

“你回去劝一劝汪汪吧,我这女儿,只嫁江湖人。”陆浩天说。

童优产生了错觉,以为他要将女儿嫁给自己?我今年二十岁,其实我也懂一些男女之事,不过还不太成熟,于是童优又看了下阿娇,这个温婉的女子,确实是可人儿。阿娇也在看童优,眼神是纯净的,看的童优整个心脏都荡漾不已了。还好,童优被其他人接下来的话题,遮住了尴尬。

“陆伯父,我来提亲的话,可否?”铁中木站了起来。这个兄长看来是很真诚的。

阿娇的脸涨红了:“父亲,我去看看小妹今天安排的事都做好了没有。”

“你去吧。”陆浩天颔首并望了下铁中木:“我这女儿要出嫁,总要你父亲过来见个面。我养了她二十年不能因为你这一句话就出阁了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