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殇曲 正文 第十四章 命卦

回眸阳光 收藏 0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5.html[/size][/URL] 今早起来,本只想披件单衣,屋子里闷得慌,总有种让人窒息的味道,只得把西屋的窗户开过来透透气,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阳光, 稍微被太阳一晒就觉得脸上痒痒的,所以白天我总是习惯把帘子都拉上,小红老抱怨这屋子不透气,会滋生怪味儿。而唯独这西屋不同,这沐 阳宫也奇怪,三面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5.html


今早起来,本只想披件单衣,屋子里闷得慌,总有种让人窒息的味道,只得把西屋的窗户开过来透透气,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阳光,


稍微被太阳一晒就觉得脸上痒痒的,所以白天我总是习惯把帘子都拉上,小红老抱怨这屋子不透气,会滋生怪味儿。而唯独这西屋不同,这沐


阳宫也奇怪,三面采光效果都很好,就这西屋,整日阴森森的,一般来说西屋是不能设窗的,总觉得不吉利。

窗户一打开,阳光没进多少,倒是风呼啦呼啦的,不禁让我打了个寒战,这一入秋天气就凉地异常快,想那日动手打了赵茵茵之后,为了

避些闲言碎语,我已好些天没出门了,在屋子里倒也没觉得凉。只是在这冷宫不会像其他宫里会季季派一些当季用品,现在我们连秋衣都没派


,算了,还不至于被冻死,倒是李贵人自从上次撞破头之后就动不动这有小毛那有小病的,不过还好她也不出去走,呆在屋子里也还暖和。

看来九裳我还真是没能耐住寂寞,这几天清也没来,好真想出去走走。

“小红,小红?”这小丫头。

“来了姐姐,嗯?姐姐好些时日没打扮了,今天终于肯出去走走啦?”

“小鬼丫头,我是想走走,不过你得呆在这里,我还真有些不放心李贵人。”望着小红嘟着的嘴,九裳不禁想笑,小丫头不像以前那么唯命


是从了,到有了自己的主意。

“我就是担心姐姐。”

“没事儿,乖乖的啊!”说着捏了把小红粉嘟嘟的小脸。

————————————————******————————————————

在御花园走了一圈,还真嗅到点秋天的味道,想想自己刚进宫时来过一次这,还遇到了那两个贵妃,想来那时的花开的真艳呐,开得再艳


秋风一扫,也全都没了,真是物是人非,景色变了,我也变了。细细瞧瞧总觉得这御花园缺点什么,总有些不对劲,可一时又想不出哪儿不对


劲。

“裳儿!”转头一瞧,是清。

“裳儿,好巧啊,这百草从中一片芳说的就是裳儿了,我一眼就看到你了。”清今天穿了见破墨绿的秋衣,倒更显清秀。

“哼,什么百草啊。我看也就一堆杂草,恐怕这杂草中的芳也不是什么好芳,你啊,好多天没来看我了,怕是又去招惹别些女孩子了吧!


”和清相处久了,九裳倒也学会写得理不饶人了。

“裳儿也学会嘴贫了,我啊这几天被皇兄软禁,今天才被放出来。”

“软禁,不会吧,你这个小霸王也会被软禁?”九裳不禁发笑,又有些不信,怕是因为没来看我找借口吧。

“还笑?我之所以被禁足都是你害的。”清见我失态的样子,有些小怒地皱了皱眉,倒像是小孩撒娇。

“我害的?”我倒真有些不明白了。

“那日你教训了赵贵妃,当天晚上那赵贵妃闹得死去活来的,闹得皇兄不得安宁,后来皇兄就把气撒到我头上了,罚我三日不得出门,我


那些红粉佳人们三天见不到我,一定哭死了!”说着还有意瞟瞟九裳。

“好好好,我哭死了好不好!”真是个孩子,九裳笑笑又顿了顿:“他干嘛罚你,是我打的人啊!”

“我怎么会知道,我看啊,我那皇兄自从认识了你倒也变了,你说他在想什么~~~~”死小子,分明是在暗示我,哼,偏偏不落你的套。

“皇上自然想的是军国大事。”回答地倒也有理。

“好,军国大事就留给他好好想吧,今天我们出宫走走!”

“出宫?”九裳也兴奋了,是啊,来皇宫也有一个月了,这宫外什么样子都快忘了,不过又担心起来,“我,能出去吗?”

“跟着我走!”说着拉起我的手,这时到还有些男子汉的意思。

————————————*****————————————————————

“你带我出来不会就是喝喝酒吧?”清选了个靠窗近的桌子坐了下来,这看看也就是个普通的小酒楼,没什么特别的。

“当然不是,裳儿好不容易出宫一趟,我要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女人?”我想这小子定是想介绍他所谓的红粉知己给我。

“裳儿猜错了,是个男人。”

“呵,好啊,不过不是个俊俏公子本姑娘可不见!”清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背着皇上给我介绍其他男人,要是他那皇兄知道了还不知会是


个什么样子。

“我的好姐姐,他待会儿来了你瞧瞧,看我有没有坑你!”

店小二倒也好生识趣,没等我们叫唤,就上了满满一桌菜:“六爷,您可好些日子没来了啊,还是老规矩,您要的五样菜。”店小二看了


看旁边的九裳,笑了笑:“今天那位公子没来?”

“我来他当然也会来!”

“你常和你那位朋友常来这?”九裳看着刚刚那伙计的态度,看来他们挺熟的。

“嗯。”

四周看了看这间酒楼是小了点,但客人很多,都是些普通百姓,好些是携着一家几口一起来,其乐融融,让人羡慕------

“他来了。”

九裳收回思绪,朝着清的目光看去。

“是--他---”九裳永远也不会忘了那张脸,拿着血淋淋的剑对这父亲,对这尚家两百多口鲜活生命的那张脸,她一辈子都不会忘!

“云楚,我今天要给你介绍一个人。”清丝毫没有意识到九裳脸色的变化。

“清你好些时候没来了,不知又是被哪位红颜知己绊住了!”云楚瞧了九裳一眼,神情自然似乎和九裳从不认识。

“唉,那是什么红颜知己啊,倒是身边这位姐姐害的!”轻苦笑了笑瞧瞧旁边发愣的九裳,打趣道:“裳儿,瞧你那样,该不是被云楚迷


住了吧!”

九裳努力从嘴角挤出一丝笑容,说实话,她现在连劈了云楚的心都有,而这一笑还真是比哭还难看。

“姐姐,给些面子吧,怎么好像我这兄弟欠了你的债似的。”

他何止是欠债,他欠的是我尚家庄两百多条人命。

“清,为何今日没有上酒?”云楚表情清淡。

“哦,对了,裳儿喜欢喝什么酒?”清也正想打破此时尴尬的气氛。

九裳没有答话,只是静静低着头坐着,眉头紧锁。

“那就老样子,还是女儿红吧!”

很快,一壶女儿红便拿上了桌。清为他们三人斟好酒,笑了笑,问道:“裳儿可知这女儿红的典故?”

“都是些野史歪传,不提也罢。”九裳无趣地答道。

“看来九裳姑娘是不太欢迎在下了!”云楚拿起酒杯在嘴边晃了晃,似笑非笑。

“裳儿不喜欢这里,要不我们下去走走。”清看着九裳一脸不自在,也觉没趣。

九裳自然不愿意再呆在这,正准备起身,突然一只手搭在九裳右肩,九裳一惊瞥目一见,是一个满鬓霜白的老婆婆,打扮倒有些奇怪,似


乎不像本地人士,只见那位婆婆双眼无神地朝着九裳,九裳顿觉奇怪,伸出手在婆婆眼前挥了挥,婆婆是双目圆睁,没丝毫变化,莫不是个瞎


子?

“小姑娘,能请我老太婆喝口水吗?”老婆婆倒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

“当然可以。”九裳也重新坐了下来,为婆婆到了一杯水,递了过去。

“这两位公子也坐下吧!”这婆婆还真有点意思,不是看不见吗,倒像自己是主人一般。

“小姑娘,让老太婆给你算上一卦,就当抵这茶水钱,如何?”婆婆喝了口水。

“啊?不必了,茶是我请婆婆喝的,自然不要什么茶水钱.”

九裳说着又想起身,的确,云楚还在这,九裳在这多呆一秒都会浑身不自在,倒不如早些离开。

“哎,裳儿,何不让她帮你算一卦,就当消遣也成。”清看着这个瞎眼婆婆,倒来了兴趣。

“难不成你还真信这神灵巫术?”九裳虽不太情愿,但还是坐下了。

老婆婆用无神的目光扫了扫这三个人,突然目光停留在云楚身上,又好像在侧着耳朵听些什么。

“婆婆莫不是也想帮我这云兄弟也算上一卦?”清见婆婆奇怪的样子,不禁打趣道。

“ 这位公子心中杂念太多,连我老太婆也听不清公子心中的声音。”婆婆摇了摇头,又回望九裳:“呵呵,不过老太婆倒是可以给姑娘算


算。”说着又将手打在九裳右肩,难道是摸骨?只见婆婆脸上渐渐露出一抹浅浅的笑,让人琢磨不透。

婆婆突然起身,径直朝楼梯口走去,倒像是眼睛不瞎。

“哎,婆婆不是要给裳儿算一卦吗,怎么走了?”清朝她的背影喊了一声。

“老太婆已经算完了,呵呵呵--------”

九裳看了婆婆远走的身影,心中划过一丝怪异的感觉。

“算了,裳儿,我们下去吧!”清拍了拍九裳。

出了酒楼,九裳还沉浸在刚刚的思绪里,一阵风刮来,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才想起今早没多加衣服。快到中秋了,街上也不甚热闹,想想


去年中秋我也像这街上的人一样,盼着合家团聚,如今的中秋对我来说也只剩下讽刺而已。

突然一阵马嘶声传来,慌乱中一匹快马奔驰而来。

“小心。”眼看九裳来不及躲闪,一双有力手突然将她从路中拉了出来。

“裳儿,你没事吧!”清也忙跑来,看到九裳只是受了些惊吓,也吐了口气:“还好又云楚,要是裳儿你出什么事,我那大哥还不把我吃了


!”

九裳这才意识到自己还靠在云楚身上,来不及多想,忙像触电一样闪开。

“刚才那是?”九裳想转移话题。

“边关八百里加急!”清思索了一下,眉头皱了皱:“看来边关出事了,裳儿,我们也回去吧!”

“快回宫看看吧,下次我们再一起喝酒!”云楚看了九裳一眼而后又依旧是一脸淡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