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10月1日,是蒋介石最为难过的一天。

眼看着自己的对手站在象征中华民族形象的天安门城楼之上,用湖南味十足的乡土话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蒋介石心中当然不是滋味。

其实,当时已经下野的蒋介石就在广州,住在广州东山梅花村32号陈济棠公馆。这是蒋介石在广州常住的居所。这一天,蒋介石或闭门沉思,或长吁短叹,或敷衍来客,或收听新闻,打发这难奈的时光。蒋介石究竟在想什么,至今恐怕也只能是一个猜不透的谜。

一个时期以来,尽管美国政府对日薄西山的蒋介石政权的鄙弃和公开的侮辱言论使蒋介石大失所望,但在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这一天,蒋介石还是寄希望于美国政府对他的支持和对新中国政府的遏制。

蒋介石通过总机好不容易要通了美国的电话,话筒里传来宋美龄熟悉的声音,蒋介石心中一阵兴奋。

当宋美龄讲到美国政府决定继续承认蒋介石政权,而不承认北京政权时,蒋介石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连声说:“好!好!好!”

其实,蒋介石深知美国方面的这种支持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

早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发动反攻以后,美国人就越来越认为蒋介石政权的瓦解是不可避免的。为了挽回国民党的威信,争取美国更多的援助,蒋介石决定派夫人宋美龄前往美国游说。

1948年11月28日,蒋夫人飞往美国。直到1950年1月才回到台湾与蒋介石相聚,从此再也没有回到大陆。

蒋夫人到达美国后,国务卿马歇尔只“愿意”以“私人朋友”身份会见第一夫人,而不是以政府的名义,使蒋介石感到十分失望。美国礼宾司对第一夫人的到来没有表示出特别的热情,迎接蒋夫人的尽是一些二流官员。宋美龄发回国内的第一封电报极为简短:“没有人对我们感兴趣。”

蒋夫人苦等了九天之后,杜鲁门总统才同意接见。接见不过半小时,杜鲁门总统表现得彬彬有礼,也有几分冷淡,他强调了中美友谊的意义并表示歉意说:“美国不能向中国提供比计划中的4亿美元更多的援助。”

蒋夫人的访问,目的有三个:让美国方面明确表态继续支持国民党政府;得到一大批物质援助;请一位高级军事家赴华考察中国局势,人选是麦克阿瑟将军。

争取的一点援助经费,早已被蒋夫人一年的游说花费一空,只是经过中央银行转手后又重新流入到美国。请麦克阿瑟将军赴华考察的意见被否决。但蒋夫人不负众望,说动美国政府表示继续支持国民党政府,实现了一个重要的政治目的。

蒋介石当然应感到欣慰了。

蒋介石的日子终究不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