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宗臣烈士

小二宝 收藏 4 1031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8_33573_9833573.jpg[/img] 云南省马关县烈士陵园纪念塔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18_33598_9833598.jpg[/img] 安葬在陵区内的排雷英雄 吴宗臣 烈士之墓 下面是《南疆赞歌》一书中关于吴宗臣烈士的事迹介绍: 生命的光环  他──排雷英雄吴宗



吴宗臣烈士

云南省马关县烈士陵园纪念塔


吴宗臣烈士

安葬在陵区内的排雷英雄 吴宗臣 烈士之墓


下面是《南疆赞歌》一书中关于吴宗臣烈士的事迹介绍:


生命的光环


他──排雷英雄吴宗臣,静静地躺在马鞍山下,时间,已经过去两年,可他英雄的过去,象电影一样在人们的记忆中闪现着……


"我是共产党员了"


自卫还击作战后的一天,吴宗臣被叫到指导员宿舍。指导员递给他一杯水,亲切地问道:“小吴,这几天傻乎乎地想了些什么呀?”“我,我老想这仗那么快就结束。说来你别笑,我有一个理想,在战斗的炮火中入党。”“嗬!好嘛。告诉你吧,经过这场战争考验,组织上已经接收你为组织成员了。”“真的?你不是骗我吧,指导员?”“怎能骗你呢。希望你严格要求,努力工作,做一个名符其实的共产党员!”

听了指导员的话,激动得眼含热泪的吴宗臣,轻声地重复着:“我是共产党员了!”

是啊!这一天终于盼到了。这里边有领导的关心,有战友的帮助,有妈妈的希望,有乡亲的嘱托,最最重要的莫过于一颗对党的事、比一片忠诚的心。

他忘不了妈妈的话,更忘不了首长的教育和帮助。从今天起,他就是党的人了。他要在新的人生旅途中迈出新的步伐,把整个生命献给党的伟大事业。

记得,一九七九年初,在那如火如茶的战前练兵中,他写了决心书、请战书,时间紧迫,他和战友们不怕太阳晒,不怕大雨淋,和几个“地雷迷”一有空就趴在地上接地雷线、埋地雷、排地雷,埋进去又排出来,一次次地研究、探讨地雷的奥秘。把适应战争的路程缩短,再缩短……

随着时局的发展,吴宗臣也随着千军万马奔赴到了边境前线。

猫耳洞里,他写了一封没有交出的信,写好了,还念给战友们听:


亲爱的妈妈:


……我们已经开进好几天了。

我的主要任务是侦察雷区,排除地雷,好让大部队从我们开辟的道路上冲过去杀敌。辛苦是当然的,但怎么也比不上您辛苦。

我当兵三年还没有回家看看您,我知道您很想我,盼我回来一次,那怕一天、一个小时也好。可是,不能。现在正是祖国需要我的时候,‘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要上战场上实现我的誓言,大功、小功立它三两个。那时,我想您做母亲的将更加光彩幸福。

我虽然多次受嘉奖,但距一个合格的战士还相差很远。时常听到同志们唠叨这样一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我深知自己当不了将军,但我决心把立功奖章寄回来。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在信上告诉您:我立功了。至于当英雄,只要思想明确,不怕党需要我的时候,不怕苦,不怕死,为人民敢于舍得一切,我想也并不难。

总之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自卫还击战斗很快结束了,吴宗臣和他的战友们留在了对敌斗争的第一线。面临的任务更艰巨、更危险。


党需要我的时候


罗家坪大山,真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天然屏障。高低起伏,连绵不断。路陡径曲,雾缠峭壁。山脚有个寨子,叫罗家坪。沿山而下,就是座落在版图边陲的金厂公社。

南方山岳丛林的秋天,仍存留着退不尽的绿春气息,茵茵复盖着边境肥沃的土地,鲜艳而不知名的野花同这绿色世界一起,组成了美丽的花毯。在这美丽的花毯上,勤劳的人民用自己手建设着家乡。一到赶街天,街上人来人往,穿红戴绿的少女手持自动伞,朴素大方的苗家小伙子双手捧着芦笙,把这边陲小镇点缀得更美……

然而,谁能想到这热闹的小镇被罗家坪山上极不协调的枪炮声袭扰,而至冷落了。

为了捍卫这肥沃的土地,维护边境的和平与安宁,严惩越霸的时刻到来了。

1980年10月初,已是班长的吴宗臣带领全班首先来到罗家坪大山,担任排雷开路的任务。

巍巍的罗家坪大山,海拔两千余米,蒿草茂密,古木参天,地形险要。这天,吴宗臣带领全班沿着满是荆棘草丛的羊肠小径,悄悄摸上山来。他们巧妙地绕过敌人封锁线,神密地到了雷区,吴宗臣一面排雷,一面指挥大家。突然,一根细得几乎看不见的拌线横在草丛中,新战士小李正在向前移,脚已经触到了这根细线边沿。这时,吴宗臣低呼一声“别动!”闪电般地扑过去,把小李按倒在地。多险!稍向前移动一点点,这颗埋设在草丛中的拌发雷就会爆炸,人牺牲不说了,那将会给完成任务带来不堪设想的后果。

吴宗臣命令大家撒开,然后顺藤摸瓜,一枚拌发雷“摸”到了,他轻轻地扒开小草和伪装土层,沉着地取出拉线,取出雷管。

地雷一颗颗排除,一条通路在他们身后延伸……

几天来,吴宗臣带领全班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他一人就排除了十五枚地雷,受到了前指的通令嘉奖,战前就立了一次三等功──有了,给妈妈报喜的军功章有了!嗯,三等功,如果是一等功不是更好吗?对,得争取,机会还多着哩!

1980年10月15日,我边防部队收复罗家坪大山的战斗打响了……

随着一阵山摇地动的炮声之后,冲锋号吹响了,总攻开始了。可是,主攻分队被“拦路虎”──地雷拦在半山腰。

雷,该死的雷,由于战斗情况的变化,部队未能按照开辟通路出击。

炮声在怒吼,部队在冲杀……

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胜利。吴宗臣带领全班向雷区进击。

枪声越来越烈,炮声越来越紧,战斗越来越残酷。敌人依仗着雷阵从无数个明碉暗堡向我主攻部队猛烈扫射,企图将我主攻分队堵在雷阵前沿。怎么办?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战斗一阵紧似一阵,吴宗臣急得满头大汗,他回头看着被敌人火力压在后面的战友,感到责任是何等重大,任务是何等艰巨。战友们多少双期望着的眼睛啊!仿佛在说:“工兵战友们,就看你们的了!”他顿时忘记了一切,便高喊一声:“同志们,党需要我们的时候到了,不怕死的跟我来,趟雷开路!”话音未落,吴宗臣影子一闪,第一个冲入了雷阵……

战斗仍在激烈地进行着,每前进一步都有流血和牺牲的可能。

整个山头成了激战的焦点。

吴宗臣带领全班冒着敌人密集的枪弹,开辟通路。他们想到的不是生和死,而是整个集体,整个战斗的胜利。自己多一分危险,主攻分队就多一分安全,胜利就多一分保障。血要在这里流,汗要在这里洒。衣裤被荆棘扯成条条片片,手腿被划出道道血口。忽然,一阵连环雷的爆炸声在离他和战友们几米远的地方炸响了,巨大的气浪把他们冲倒在地,头被震晕了,耳被震聋了,战友倒在血泊中……

雷,一个个被排除。路,出现在他们脚下。胜利,从这里开始……

随着一阵气壮山河的冲锋号声,我主攻部队象出鞘的利剑,猛虎般地冲向敌阵。喊声,冲杀声响成一片……。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浴血奋战,祖国的罗家坪大山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战斗结束后,吴宗臣和他的战友们站在刚从敌人手里夺回来的阵地上,满是汗珠和尘土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一枚金光闪闪的一等功章佩戴在吴宗臣的胸前,一套崭新的干部服和扎得紧紧的腰带,使他显得更威武。他带着全排战友又投入了新的战斗。


生命的光环


坚守一个阵地比夺取一个阵地还要难。一九八一年春天,为了把阵地建设成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为了加强前沿阵地的防御设施,吴宗臣──这个与地雷打交道的,多次荣立战功的工兵排长,又带领大家奔赴罗家坪大山。

当干部了,懂的东西应该更多。吴宗臣从提排长的那天起,就想到了这一点。要求战士做到的他自己首先做到,没有架子,常和战士们滚打在一起,全排同志团结互助,人齐心同,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在罗家坪大山执勤期间,全排握成一个拳头,就象一块石头扎在阵地上一样,排雷,施工,天天推进。

四月一日这天,朝霞刚刚洒在山头上,他们就开始作业了。越寇埋下的地雷一颗颗被排了出来,阵地防御一天天在扩展。

上级检查工作来到了雷区。蹲在前面排雷的吴宗臣抬起头来,忽然看见一位首长误入了雷区。不好!太危险。他心里想着,迈开脚步向前跑去。猛然“轰”的一声响,他瘫倒了,倒在了鲜红的血泊中。过去,即使是一分钟前,他何曾停止过前进的脚步?家乡的田坎上有他的脚印,边境的防线上有他的足迹,有地雷的地方就有他的汗水。

首长和同志们围到他的身边,他艰难地嗡动着嘴唇:“同志们,注意安全,首长,您不能到前边去……”

他静静地躺在担架上海伤痛和劳累使他轻轻闭上了眼睛。

意外的爆炸声震碎了战士们的心,震碎了所有认识这位英雄的心,泪珠从战士感情的宝库里奔涌而出。

他想看看妈妈慈祥的面容,他想在这淌过血汗的地方摘一朵美丽鲜艳的花朵。他想告诉战友,不要为他流泪。然而,他……他睡在卫生队洁白的床上握拳示意,是叫我们坚强些。他指指胸部,好象是说生命还在运动,雷区还需要我。坚守一个阵地比夺取一个阵地还要难。一九八一年春天梦战土们想起了他新兵时写的诗:


如果活着,

要象长江奔腾不息。

如果死去,

这就要看死的价值……


墓前,人们沉思着,怀念着……


在庄严的荣誉室里,悬挂着两面锦旗,一面写着“排雷英雄”,这是军区授予的英雄称号,一面写着“人民军队,哺育英雄”──这是家乡人民政府赠给部队的。


烈士虽去,精神永存。他生命的光环,鲜艳、璀灿!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