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河南卫生厅的领导们手忙脚乱,忙得不可开交,忙着保自己的乌纱帽。有两则新闻可以证明:



其一,8月12日,在省卫生厅召开的“全省职业病防治工作”会议上,省卫生厅以文件的形式对有关单位和个人的查处情况进行了通报。除了对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新密市卫生防疫站等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处理决定之外,还对为张海超“开胸验肺”的郑大一附院进行了通报批评。理由是:郑大一附院在不具有职业病诊断资格的情况下,进行职业病诊断,违反了《职业病防治法》。其二,人民网郑州8月14日电:今天,为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获得职业病诊断机构资质。同时获得此资质的还有河南省人民医院、河南省胸科医院。


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有没有职业病鉴定资格,只是作为判断郑大一附院所出具的职业病鉴定报告是不是合法有效的依据,却不能否定张海涛患有尘肺病的事实!至于说卫生厅所谓的“应及时转送具有相关资质的医疗卫生机构”,那更是扯淡——如果那些机构不瞒着良心欺负张海涛、说他没有尘肺病,张海涛还用得着开胸验肺吗?


郑大一附院开胸验肺,至少证明了两件事。第一件是,那些具备职业病诊断资质的医疗卫生单位,未必是胜任职业病鉴定工作的。不胜任不称职,证明的恰恰是河南卫生厅自身的失职。第二件是,如果不是郑大一附院在患者要求下‘开胸验肺’,估计真相至今还是不能浮出水面。那么,张海涛的冤屈仍然无人过问,失职的河南省卫生厅仍然逍遥自在,为所欲为。


可惜的是,郑大一附院“胆大妄为”,擅自给出了尘肺病的结论并被媒体捅了出去,让职业病防治系统的人丢官的丢官、挨批的挨批,卫生厅的人更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这家医院。于是,河南省卫生厅的官员们坐不住了:这样下去,有很多人要倒霉的,这样下去,自己也要丢官的!


于是乎,忙了,乱了的河南省卫生厅的官员们,上演了第一则新闻里面的荒唐:为了杀鸡吓猴,以便官官相卫保别人,也为了避免拔出了萝卜带出泥而暴露了自己,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借了违反了《职业病防治法》的名堂,公开通报批评郑大一附院!


但是,河南省卫生厅的官员们是糊涂的,非常糊涂的。他们居然不知道民意不可欺,不知道良心不可违。直到铺天盖地要求他们“开胸验心“的呐喊响起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恼羞成怒的打击报复和疯狂反扑,是不得人心的,是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灾难的。卫生厅慌乱之下,三天两变脸,先倨后礼,急忙忙地给郑大一附院下发了职业病坚定资质,以求安抚民众,平息质疑。这么忙活,还真的是不可开交了,还真是手忙脚乱乱了阵脚了。


当然,无论河南省卫生厅怎么做,都掩盖不了他们一切都以“自保乌纱”为出发点的卑鄙目的。而仓促之下的一个又一个昏招,却让他们的失职、渎职、官僚和教条等丑态越来越大白于天下:郑大一附院这样有资格有能力的医院一直没有职业病鉴定资格,是卫生厅不批准还是他们自己不申请?如果以前没申请,现在为什么申请?是医院自愿还是卫生厅授意或者强迫的?发展鉴定机构,难道不是卫生厅的职责吗?……


问题一大堆,丑行一箩筐,先倨后礼、手忙脚乱保乌纱,这就是河南卫生厅在公众眼里的形象。只可惜,没有一点是好的,更可惜,这乌纱还真未必保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