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狼杯][庆八一军事大区主题征文]—我的班长

bao198204 收藏 33 5760
导读:[血狼杯][庆八一军事大区主题征文]—我的班长 我离开部队已经五年了,在这五年的时间里,也看多了社会的演变,人性的冷漠和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每每与战友在一起喝酒侃山时,就愈加怀念在部队的那些日子、那些事和那些人。 直到今天,我还是会时不时的下载几首部队的老歌来唱唱听听。我的MP3、MP5里面装的全都是部队的老歌曲,包括手机铃声,也是一首《绿色军衣》。闲暇无事时候,听得最多的就是《我的老班长》,《老兵你要走》和《驼铃》。尽管每一次听这些歌,都忍不住会伤感,可是还是忍不住去听,去回忆。

[血狼杯][庆八一军事大区主题征文]—我的班长


我离开部队已经五年了,在这五年的时间里,也看多了社会的演变,人性的冷漠和人与人之间的隔阂。每每与战友在一起喝酒侃山时,就愈加怀念在部队的那些日子、那些事和那些人。

直到今天,我还是会时不时的下载几首部队的老歌来唱唱听听。我的MP3、MP5里面装的全都是部队的老歌曲,包括手机铃声,也是一首《绿色军衣》。闲暇无事时候,听得最多的就是《我的老班长》,《老兵你要走》和《驼铃》。尽管每一次听这些歌,都忍不住会伤感,可是还是忍不住去听,去回忆。

我的班长叫卫二强,是河北肃宁沃北镇人,人很憨厚的样子,间或眼神中会有一道锐利的光线,直刺你的心底。

我参军时候,是在二十世纪的最后一个岁末,也就是1999年年底。当时建国50周年大庆刚过去没多久,盛大威武的阅兵式还在冲击着人们的视野。就在那个冬天,我穿上了军装,离开了我的家乡,来到了北京武警某部,当了一个小兵。

新兵连的日子,是苦涩的,也是值得回忆的。但是我的新兵连的生活,却绝对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恐怖!它的恐怖不是指训练,在那支部队里,老兵对新兵肆意打骂,体罚,这都是家常便饭,甚至可以说。这已经成为一种病态的流行了。在那种坏境下,可以说,每个人的精神都高度紧张,面临着崩溃。人与人之间彷佛都隔着面具,在互相虚伪的交流。这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折磨,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摧残。不过,说实话,在那支部队里,训练倒不是很累,因为是执勤部队,所以训练强度就没那么大。

在那支部队生活了半年以后,只过了半年,我就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想要的不是这样的军营生活。我希望的是热火朝天的训练,推心置腹的交流,虽然会很累,但是也会很开心的生活。我不希望像这样,每个人都戴着面具生活,都互相提防,生怕什么时候班排长会因为自己私下说的某句话而对自己打击报复。我只希望,能和一群可以互相信任的战友,一起去战斗!!

就这样,我的父亲通过关系,把我调到了他的老部队——北京十五支队。十五支队是89年进京的部队,是当时北京五大机动之一,以训练强度大而闻名。我对它很了解,我知道这里的人很单纯(从小就在十五的前身——十三团的大院里长大的。)。

去十五支队以前,有一个老兵对我说:“你去十五干嘛?十五的人都和野驴一样,训练苦的很。能累死你。”我笑笑,没说话。

到十五支队以后,我直接就到了十二中队,我们的队长,刘同明,那时候正在训练场组织训练,仰着大黑脸,叼着烟卷,呲着大板牙,一看我给他敬礼,乐得美滋滋的。礼也没还,直接就“卫二强,放你们班。”于是,我第一次见到了我的班长——卫二强。

说实话,见到他的第一感觉,真不怎么样。我们班长个不高,人很瘦,还带着黑不溜秋的,细瞅瞅,还有点傻样。说简单点,就是卖相不好。后来才知道,我们的班长确实是个厉害角色。400米障碍,1分25秒跑完,脸不改色,气不常喘。单杠,八练习,一扔就是嗖嗖的,好几圈。双杠八练习,叼着烟做。5公里越野,全装17分搞定。不过后来,他提干没提成,黯然离开部队了。

和班长在一起的日子是快乐的,虽然训练强度很大(当过武警的都知道,机动部队和执勤部队的训练强度有多大差距。),也很累,但是心里高兴,确实高兴,是发自内心的高兴。

在调到15支队以前,因为训练方法不当,我的小腿有疲劳性骨折的迹象。刚到十五支队时,我也不敢说(因为有前边的教训,怕被说成是怕苦怕累挨收拾)。但是在一天出早操时候,班长发现我走路一瘸一拐的,就开始问我怎么回事,我当时还害怕要收拾我,还是不敢说。班长再三追问之下,我只好说是腿疼,但是班长并没有因为我是外来户就歧视我,也没有对我进行什么废话教育。他当时报告了队长,又请副队长亲自带着我到了师医院。

那时候,我当兵已经半年了,不过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在新兵连,我发烧都快到40度了,班长还是让站军姿,要不是当时被新兵连长看见,晕过去也不会让我去医务所。

话说回来,从师医院回来以后,班长又让我在班里安心养伤,直到腿伤完全好了为止。那一次,我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部队大家庭的温暖了。后来听说我们班长还因为我和排长吵了一架,起因就是排长说了一句:“操,又来了一个病秧子。”结果班长一句话,差点把排长顶到墙上去:“他既然来我班了,就是我的兵!我不能让人家孩子离家千里的,家里父母不放心!!”班长这么说,排长也没办法,毕竟我们班长资格老啊。

后来班长又和我谈过几次,就是以闲聊的形式,来沟通思想呗。通过了解,我知道了班长的很多事,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班长也知道了我是高中毕业,也知道了很多我的事。我当时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就是感觉这是一个值得我信任的人,有什么话也愿意和他叨叨一下。

当然,在后来,腿伤好了以后,我就也投入到热火朝天的训练之中去了。

那时候训练真的是很累啊。每天回到班里,最想干的就是赶紧往床上一倒,睡上一觉再说别的。所以在训练中,也就时不时的想开个小差,偷偷懒什么的。记得有一次晚上,我偷懒被班长发现了,当时是集体在做俯卧撑,好像规定是一人1000个,做完就上床睡觉。我瞅着班长不注意的时候,就多数了十几个。结果班长猛一回头,看见我在那里光数数,没动作。当时一只大脚就到了我身上,这还不算,又给我加了500个的码。我的妈呀,自从那次过去以后,也不用班长说,以后的训练。我再也没偷过懒啊。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班长对我还是很照顾的,班长知道我有报考军校的打算,在出公差的时候,总会留下我,让我自己在班里学习。唉,说句心里话,我在当兵第四年的时候放弃考军校,唯一感觉到对不起的就是我们班长。

很多年没见到我们班长了,也不知道他现在过的怎么样。在他复员的第二年。我听说他生了一个儿子,再后来就没有听到过他的消息了。

班长,你现在还好吗??

写了这么多,有点不知所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写了点什么。不好意思了,大家凑合着看吧,回头我好好整理一下这些东西,写本小说出来,大家好好看。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