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最淫荡皇后的性爱之途


父亲一直认为,这场悲剧的主要根源是罪恶的封建制度,而婉容只不过是个封建制度的牺牲品。父亲说,婉容是一个有一定文化修养的女性,可她长期在封建枷锁的禁锢下,过着玩偶一般的生活。她渴望自由幸福,渴望过正常人的生活,这是必然的。但她没有文绣那样冲破封建牢笼的勇气,不愿意抛弃皇后的尊荣,这就必然酿成她自身的悲剧。而在当时,父亲基于封建传统观念,恨透了与婉容发生不正当关系的随侍李某某,认为他给随侍们丢尽了脸,要把他拉出去枪毙。”


吴竹亭说:“当初王简斋提起这件事的时候,也曾经提起,许多影视作品在这点上与史实有些出入。影视作品大多表现是溥仪有意置那个随侍于死地,而实际上是其他随侍要把李某某枪毙,并不是溥仪的意思。结果是溥仪制止了他们的这种想法。不知道是不是怜悯李某某跟随自己多年,最后将他放逐出了伪满皇宫,而将婉容用手铐脚镣锁住,囚禁起来。王简斋后来从她的房边经过时,常常能听到屋内传出的铁链拖地的声音,过了很长时间才拆下来。


婉容的私生活之谜


溥仪与婉容关系的彻底破裂是1935年发生了婉容与溥仪的随侍发生暧昧关系而致怀孕的事情。溥仪遭到主子“御用挂”吉冈安植的训斥,婉容也为此遭到溥仪的暴打,婉容在精神空虚中投入了侍卫李体育怀抱中。这件事激怒了溥仪,私生的孩子被烧死后,她精神失常。但溥仪仍然认为这是婉容不可饶恕的过错,从此将她打入冷宫。


皇后婉容与人通奸时是处女


众所周知,溥仪讨厌女人,闭月羞花的皇后婉容(我收有她的多张照片,堪称古典的绝色美人,缺点是无胸。)直到伪满时期,不堪苦闷与男性侍卫通奸时,还是处女!对她进行性抚慰的侍卫于解放后透露了这一点,并对“主子”念念不忘,说皇后人好啊!


那么疑问便来了,慎防下人的溥仪为何带年轻壮男出入内室,不避内眷,以致无可避免的闹出宫廷秽闻?更可疑的是,与婉容私通的两名侍卫(请注意,是两个人。),事发后竟都被溥仪不可思义的放走了!溥仪对下人的温柔敦厚又彰显出来,不合常理中我们看出其合理的一面,他恨太监,并不等于就会恨身边的男人。一言以敝之,用他身边资深太监的话说,就是:咱们这位皇上啊,放着好好的水门不走,偏爱走旱门。


百年婚恋——溥仪 末代皇帝的末代爱情


由于是婉容挤走了文绣,叫溥仪在公众面前大失脸面,自然地,这罪过也必将由婉容承担。溥仪从此很少和婉容说话,也很少到婉容的卧室去。甚至当溥仪逃至伪满州,开始做他的儿皇帝之后,婉容也极少被允许抛头露面。无限的空虚、冷漠和寂寥,在婉容的内心郁结成疾,伴随着婉容大烟越抽越凶,她开始神志失常,常胡言乱语咒骂溥仪。而这无疑只会增加溥仪对她的恶感,1935年,孤独而又寂寞难耐的婉容开始和溥仪的侍从私通,并且有了身孕,这使已经在文绣的事情上颜面扫地的溥仪虫颜震怒。婉容跪在溥仪面前泪流满面的哀求,希望溥仪能够承认这个无罪的婴儿,但是遭到了溥仪的无情拒绝。这个没有取得出生权利的女婴在生下来半小时后,就被扔进了燃烧的锅炉里,化成了一缕轻烟。婉容最后一点做人的权利、最后一丝人性的希望,也随着这一缕轻烟消失得干干净净。


沉重的精神打击加剧了婉容的精神分裂,也加剧了她的烟瘾。但就是到了这步田地,她都没有想到过和溥仪分开,婉容真可谓是“生也皇后、死也皇后”,一个皇后的虚名把她压死了。到了1945年抗战胜利的时候,溥仪早就抛开她跑到日本去了。1946年,婉容死在了吉林省延吉的一所监狱里,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末代皇帝溥仪在1937年和1942年做满州国皇帝期间,曾经又娶过祥贵人谭玉龄和福贵人李玉琴,但这都只不过是日本人安排的政治婚姻。1949年,新中国宣告成立。溥仪的这两次婚姻也就伴随着他被关押到抚顺战犯管理所而宣告结束。1959年,溥仪获得中央人民政府特赦,成为了一名自由的社会主义公民。1962年,56岁的溥仪和37岁的护士李淑贤再结姻缘。


回顾自己一生的婚恋之路,这位昔日的末代皇帝感慨地说:如果婉容在天津的时候,能像文绣那样和我离了婚,很可能不会有那样的结局。而对文绣,溥仪说:我认为这不但是她的一个胜利,也是她平生幸福的起点。末代皇帝的末代婚恋划上了句号,而中国婚恋史却由文绣离婚而掀开了新的一页。


溥仪的五个妻子 《世纪档案》


“九·一八”事变后,溥仪在日本帝国主义的诱骗下,偷偷潜入东北,当了傀儡——伪满儿皇帝。婉容也在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的怂恿下去了大连。后来又到长春,住在伪执政府的缉照楼中,成了执政夫人。婉容的居室铺有地毯,四壁用带有素色花纹图案的金黄色彩绸裱镶,玻璃窗上安着纱和绸的几层窗帘,整个布置富丽、典雅。但是她很快发现原来自己钻进了鸟笼,她在宫中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日本侍女的监视和告密。她想设法逃走,没能走成,在“满洲”过了漫长而又黑暗的14年。这时的溥仪对婉容越来越反感,由于婉容挤走了文绣,溥仪怪婉容不好,很少和她说话,也很少到婉容的卧室去。无限的空虚、冷寞和寂寥在婉容的内心郁结成疾,天长日久,便得了精神失常的疾病。后来,溥仪发现了婉容和随侍私通有孕,非常气恼。婉容跪在残暴的溥仪面前,泪流满面地哀求他,希望能承认这个无罪的婴儿,但溥仪坚决不应。这个没有取得出生权利的女婴儿,生下来只半个小时便死掉了,被送进内廷的锅炉里烧化了。婉容这时还以为孩子已被送到宫外找人抚养。


从此婉容被打入冷宫。她的神经病越犯越重,烟瘾越来越大。昔日美貌绝伦的皇后变成了骨瘦如柴、披头散发的活鬼。婉容在政治和生活的地狱中,挣扎了漫长的14年,死时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那些当年受她皇恩润泽,享受荣华富贵的亲友,没有人照看她,也没有人去寻找她的尸骨。


特别说明:婉容的弟弟润麒对于婉容私通也是认可的。


有一本钱立言著《国舅.驸马.学者》,对于此书,溥杰和润麒都认真仔细的看过,还给了很高的评价,并分别为书作了序,润麒在一九九○年五月十日所作的序言中写到:“本书是最能概括我一生、最全面而又最真实的。读来不但不感到乏味,反而妙趣横生。他的写作态度是认真负责的,一些必要的艺术加工也未见失当。”该书第十二章御苑落华中对婉容私通是这样写的:


“在新京帝宫,祁继忠利用自己能进入内廷的特殊身分,先取得婉容身边的太监、看妈们的好感,又进一步骗取了婉容的信任。婉容自那次逃脱未成之后,对政治前途、个人生活已彻底绝望,终日用抽鸦片烟来消磨时光,真如槁木死灰一般。由于长年的精神紧张和恐惧忧愤,她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忧郁症,发作起来便终日闷坐,不言不语,梳洗进膳,一如木头人一般任人摆布,甚至语言行动皆不能自控。在此期间,她曾与另一随侍有过暖昧关系。祁继忠便是钻了这个空子,他来到婉容身边,假以言辞,表示同情与安慰,博得婉容的好感,遇到婉容发病,便利用其神智不清、头脑昏乱,乘机与之亲近,为此他还收买了婉容身边的几个老妈佣人,为他提供方便。达到目的之后,日本方面便通过溥仪,安排他去日本进士宫学校留学,只留下己怀孕的婉容,充当这内廷秽闻的主角。


一九三五年,婉容在宫中生下一个女孩,孩子由于先天性的疾病,落地不久便死了。而她的母亲,却因此背上了千古恶名。溥仪得知事情真相后大发雷霍,他平生最不能容忍的便是对他的欺骗和背叛。然而他既无力惩治远在日本受到特殊保护的祁继忠,又愧对长期受着冷落和寂寞的婉容;特别是日本关东军又一次提出另娶日本女子为后,顿时引起了他的警觉。他没有采取“废后”的极端行为,只是将婉容贬入了冷宫,对外则称皇后抱病。那个“帝宫御用挂”吉冈安直几番跑肚,磨破嘴皮,无奈溥仪宁做孤家寡人,也不要日本女子。最后,还是荣公夫人推荐了一个亲戚的女儿、旧贵族出身的十六岁的谭玉龄给溥仪做了祥贵人,关东军才丢过此事不提。所谓冷宫,其实不过还是婉容原来居住的缉熙楼上西半部。从此,他再也不肯见她。身患重病,倍受摧残的婉容,这年不过才三十岁,从此开始了她长达十年的幽禁生活,直到一九四六年病死在吉林的监狱里,才把这段悠长的罪囚生活画了一个悲惨的句号。”


由此可见,润麒对于婉容私通也是认可的。婉容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并先后与二名溥仪的随侍私通是可以原谅的,但终于激怒了冷酷的溥仪,被溥仪打入冷宫,度过了长达10年的冷宫生活,最后变成了一个形如槁木的疯子,这都是溥仪这个喜欢男人而有阳痿的家伙给害的,因此我们看到溥仪灭绝人的另一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