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一 三.飞起来的感觉不错

无聊的老虎1 收藏 18 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93.html


我是坐连长的车回来的,连长说是要给我们保存体力,把我拉上了车,也把杜明拉了上来。丢给我们一人一根烟就不说话了,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打击中,也没说话,杜明更是在一边靠着睡觉去了。


“休息一会吧,射击是个耗费体力的东西,一会还有800障碍呢。”连长说到。“恩,好的。”我闭上眼什么都不想,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回到驻地全连在训练场集合完毕,800M障碍是个体力于技术都很重要的训练科目。特务连的800M障碍除了有独木桥,三米板等传统障碍还增加了水池,火圈等新的障碍,我对在这个科目上胜过杜明不抱任何希望,我现在只期望自己输的不要那么那看,同时期望自己在待会的自由搏击中能人品爆发一下。


随着连长的一声令下,我俩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冲了出去,杜明体能上的优势立刻显现无遗,他一个冲刺就把我甩开了两米多,我和他的距离也越拉越大。我越来越感觉他不是一般的士兵,他的动作太熟练的,也太标准了,几乎和教学大纲上的一样。最终,杜明比我提前到达终点了半分钟,这是个不小的差距,不过800M输给他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内,我输的心理没负担。


刚跑完连长就发话了:“明明跑的很不错啊,寒子,你要多努力啊,你这水平在咱们连可是要垫底的啊。”“明白。”我对差距还是有个比较明显的认识的,没人家好就是人家好,咱不嫉妒人家,咱自己苦练去,输也要输的堂堂正正的。


800障碍后休息半个钟头,文杰他们跑过来给我打气,这次我分明感觉的出他们的语气又有了很大的变化,佟佟说:“说实话,寒子,搏击你和杜明打还太嫩啊,待会你看下怎么输的干脆点得了,咱们下来好好修炼再打回去还不成吗?”


“好了,佟佟你别说了,本来我不打算比这一场的,其实我也知道没多大的胜算,谁让那小子好死不死的连咱们班一块给骂上了,这会就是他把我打成熊猫我也得给他拉一个黑眼圈垫背,你们放心吧,我不会丢咱们班的人的。”想起来杜明傲慢的语气我就来气,打不过你咱还不会来其他小手段吗,耍滑咱们谁怕谁啊。


等杜明换好了背心和短裤出来我才感觉到这个对手不简单,一身的肌肉,不是那种催出来的死囊肉而是那种有丰富爆发力的真正的肌肉。看到他右胳膊上的肌肉我就心里发虚,他的右臂比左臂粗了一半,真不知道如果被这样的拳头给摆上一拳是个什么滋味,肯定得掉颗牙吧。得,不管了拼了,不管我那判断是真的还是假的,上,揍丫的,大不了被丫揍一顿。


在连长宣布开始前,杜明对我说:“小子,你放弃吧,认个错就算了,爷不和你计较。”“你放屁,骂完我们就算啦?别罗嗦,递招吧。”


操,当我什么人来着,虽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但既然他们有很大的嫌疑是要对我。。。。。。那这个亏我就一定要吃了,不仅要吃还有吃个大亏,今天我就是输也要站着输。

其实对我而言,打架分两种,一个是像我们这样的街头小混混,拎个片刀或者拉半个啤酒瓶就往上招呼,有的时候刀片耍的那叫一个密不透风啊,就是半天了砍不到一个人。我就有个兄弟,拎把砍刀追人家两条街,把人家上衣后背上都砍成门帘了,结果被砍那小子连针都没缝,等两天又继续跑到街头巷尾的群殴中去感受运动的氛围去了了。这其实不叫打架,叫卖艺还差不多。我们也不傻啊,砍别人的时候你挺舒服,万一砍出个事情来,不说砍死,砍个重伤,你那一群兄弟有几个敢替你担的?你大哥估计被警察压两天就得考虑是不是把你送出去给条子当见礼了。就算是跑到外地身上不还得背个通缉?所以有的时候看我们把人打的挺惨,有的都头破血流了,其实到医院也就是缝两针,打个破伤风的小问题,你告我抓我也就是个轻伤,最多判两年,稍微活动下就是厅外解决了。但是另一种就是真刀真枪的干架了,招招往死穴里出,能一击让对方丧失战斗力就绝不来第二下。

搏击还没开始我就已经订好了战术,首先以疲软麻痹他,防守第一,然后找机会抽冷子在他小腹侧面或是腿弯来两下,最好能直接把丫给整趴下。

“预备,开始“.随着连长的一声令下,我唰的一声跳到离杜明大概2米的地方,你丫来啊,不是牛吗,先打击你士气,让你摸不着我,自己急去吧。恩?怎么不对啊?只见杜明摆出个搏击的姿势,也不急于我靠近围着我小碎步走了起来。额,和原计划不符啊。算鸟,随机应变了,找机会抽丫的。

我和杜明在场地里相互围着对方绕起了圈,两个人谁也没先动手,那边连长就发话了,“你们两个倒是快点啊,磨磨蹭蹭的娘们啊,快点结束准备开饭。”

连长话音没落杜明便抢先出手了,只见他左脚迅速向前一步,左手护胸,右手握拳向我面门奔来,大有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将我放倒的气概。一拳就想将我放倒?你爷爷也不是吃素的,我便以左手缠上他的右手,右手去提他的腰带,准备一个过肩摔放他个狗啃屎。正当我右手以抓住他腰带,正在心里得意到要得手了,便感觉杜明那被我缠住的右手突然一个反缠绕,反将我肩头扣住,左手手肘立刻将我已伸到他腰带的右手抽了下来,然后顺势扣住我手腕,顿时将我两手制住,旁人只见他腰部一挺便扯着我右胳膊一个过肩将我摔将到地上。顿时我胸腔便以一个平面拍到了训练场坚硬的地面上,胸腔的强烈撞击险些让我吐血,幸亏我不是个女的,要不然这一下就是36D也得给拍成飞机场。然后杜明一击得手便不待我反应便又以左手拉住我衣领,右手扯我腰带将我摔到他肩然后顺势将我抛向围观人群,我顿时体会到了人靠自身去抵消地球吸引力去飞翔的感觉,那感觉简直就像是45度的高温下让你喝一杯80度的白开水----不是一般的难受。

众人在哄笑中出手将我接了起来,文姐大笑到:“寒子,你可是杜明打出来的第16个飞机啊,哈哈。。”

打飞机,我顶类个肺啊,我恶意的揣测文姐的想法。那边佟佟也笑道“寒子,不错,有前途,有前科啊,哈哈,你是我们连除了萎哥外第一个敢用左右去克制杜明右手的,爽不?哈哈”

我看这杜明也在场中间笑的前俯后仰的,心里便感到些许郁闷,深吸一口气,大吼道:“我又不是楼主,别在这儿惨无人道的围观我,该干吗干吗去。”

古人云:乐极生悲,今日我是悲急更生悲,忘了自己还在这群没有人性的禽兽的手中,这群鸟人哄笑一声,然后一起手中发力,口中大喊开飞机喽,我便我体会到不借助科技仪器起飞的种种乐趣,然后背部着地,以一种极为拉风的姿势摔到了地上。如果说刚才杜明摔我的那下可以夷平两座山峰的下,那这群鸟人这小绝对可以把喜马拉雅山连青藏高原一起拍成柴达木盆地,如果我是一个像清朝那个姓刘的宰相一样的罗锅,那摔完这一下我绝对可以立刻蹦蹦跳跳的去新中国的三军仪仗队里去挺胸抬头踢正步去。

众人起完哄,杜明跑过来把我拉起来说道“:寒子,不好意思啊,这下摔的重了下,不会怪哥哥吧,我可是被连长逼的啊,哈哈”。

我转脸去看连长,只见连长老脸一红转到了其他方向,指导员笑呵呵的大起圆场:“行了,行了,别闹了啊,大家列队准备吃饭,吃完饭让杜明跟寒子开通开通,集合了啊。”


PS.文明一会开新服,准备抢咯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