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鹰的轨迹---美国崛起路

鹰的轨迹
——浅析美国发展中的战略历程

人-----总统和他的幕僚们

一个国家的领袖对这个国家的生存发展有多大影响,这是显而易见的。而作为一个世界性大国的首脑,其任一举动都有可能改变历史的进程。在分析美国战略延续的过程中,笔者选取了以下几位具有代表性的总统来论述。当然,现代民主国家不是独裁,并非一切都由第一首脑决定,其后必有一支高效的精英内阁队伍,这支队伍所起的作用常常超过了总统本身。在此为省略起见,且以历任总统任期来划分。

门罗:其实从建国伊始,美国就对对外扩张表现出了极大的热衷,吉弗逊在1800年即已提出要夺取西印度群岛和拉美。但真正付诸行动的还是二十年以后的门罗总统。其提出的“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口号,吹响了美国扩张的号角,在保护美洲大陆不受欧洲殖民的幌子下,美国先后夺取了德克萨斯,俄勒冈等大片领土,将版图一路推进至太平洋沿岸。可以说,正是门罗主义三原则奠定了美国霸权基础的雏形。

威尔逊:经过南北战争后,美国即正式开始了殖民侵略的区域性霸权扩张(这点在后文叙述)。 行至一战结束,美国的相对实力已经大大提高,并开始试图攫取世界性的霸权。时任总统同时也是理想主义代表人物的威尔逊遂炮制出著名的“十四点原则”。其内容在此不再赘述。总之,在这一段时期内,美国已敏锐地意识到了称霸机遇的来临和其所剩下的障碍。在建立经济商业霸权的大基础上,尽力削弱英法,并用国际联盟来操纵世界外交,这是威尔逊的如意算盘。当然,最后一点目的没有达到。不过,包括英法在内的许多人都已认识到,美国的崛起已经无可阻挡。不妨将这段时期称为美国霸权的快速生长期。

杜鲁门:二战后期,美苏之间就已经开始不断出现裂痕和摩擦。意识形态的分歧和对俄国本能的不信任感迅速演变成敌视和戒备。从对战败国的处分开始,及至斯大林发表了被西媒评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宣言”的演说,再到凯南发回的八千字电文。至此,罗斯福对苏联的“拉拢整合”政策被完全抛弃,冷战迅即全面展开。可以说,这时的美国,其距离从建国伊始就渴望了200年的世界霸主之梦仅一步之遥。而杜鲁门这个鹰派总统手下,拥有着刚经过二战洗礼的百万精兵,一批能安邦定国的文臣武将,被马歇尔计划牢牢绑定的西欧,令苏联无发比拟的毫发无伤的本土,以及垄断的核技术。杜鲁门的时代,美国霸权这个苹果已经完全成熟了,所需的只是赶走竞争者,等着它落入口袋。

艾森豪威尔至里根:这是美国在冷战期间的七位总统,其中还依次有肯尼迪,约翰逊,尼克松,福特,卡特。在这七位总统执政的四十多年来,美国的对苏及全球政策随着世界形势变化而在进行着不断的调整。值得一提的是,这几人每人任期内几乎都提出了一个“主义”,虽然有战有和有硬有软,但却都对努力苏保持了大体上的遏制趋势,包括福特时处于守势的几年。联系到美国是两党轮流执政,却也不得不佩服美国战略上的一贯性和长期性。

老布什:窃以为,老布什执政后期应当是美国的巅峰时期。苏联的解体,固然其内在的僵硬模式和戈尔巴乔夫的昏招不断要负主要责任,但老布什及其前任里根在其中的作用也不容忽视。继里根抓住苏联“老人政治”引发的国力衰退时机提出“以实力求和平”的强硬政策后,布什也趁着戈尔巴乔夫全面自我否定对西方做出重大让步的机会进行“超越遏制”,直接插手东欧甚至苏联内部,将肯尼迪和平演变的战略发挥到极致。直接导致苏联分崩离析。至此,美国的争霸战略告一段落,一超多强的局面形成。

克林顿:不能不承认美国的战略眼光看的确实极远,最大的对手刚解体,新的可以匹敌的对手尚未形成,新上任的民主党人克林顿就立即对美国全球战略实行大调整,在创造了“黄金八年”的经济奇迹同时,加强介入和参与国际和地区事务的力度,实现世界领导地位。而我认为,克林顿任期,也是美国将中国作为其下一个最主要对手的开始。从他起,美国的全球战略即开始围着中国转。继96台海危机后,让国人记忆深刻的误炸南联盟是其“试探步骤”(笔者自己起的名字)的开始。

小布什:如果说威尔逊是第一个试图夺取霸权的美国总统,那么小布什应当是第一个试图使用既得地位建立其领导的世界秩序之人。其奉行了强硬的新现实主义理论,强调实力,优势,威慑,先发制人,非友即敌;外交上更是实施在欧洲以北约为核心,亚洲以日美同盟为基石的欧亚并重战略,对两个最有可能挑战美国主导地位的大国中俄进行全面的接触且压制。虽然其单边主义政策招致了世界很多国家包括国内一些因战争受害的民众的不满。笔者认为从布什时代开始,确切的是以911事件为标志,美国的战略目标应该进入了“守成”阶段,即压制住所有可能的潜在对手,确保单极地位稳定。而其对中国的“试探步骤”也进一步加深,最明显的就是南海撞击事件。包括今年3月的南海海监船事件我认为也归属此策略之类。美国并没有任何闹大的意愿,他只是想通过我们国家的反应来估算出我们政府的能力和实力。从克林顿到奥巴马,莫不如是。

国家——贯穿始终的孤立主义

在国家层次上,我想从美国的一个传统民族思潮——孤立主义来简要的叙述国家战略思想对它发展轨迹的引导。

孤立主义历史由来已久,从美国建国之初华盛顿就已通过正式的外交公函将其表示出来。在利用欧洲混战和英法矛盾获取独立后,美国即宣布,将对所有世界事务持中立态度,永远不卷入列强的纷争,也不承担任何国际义务。事实上,美国对欧洲确确实实是这么做的。但对于拉美和亚洲,美国则进行了与列强一般野蛮的扩张。这点在经过南北战争美国工业实力跃居世界首位后体现的更为明显。在南美为了夺取加勒比和打通巴拿马地峡,在太平洋上为了占据菲律宾这个战略要地,美国不惜与老牌帝国主义西班牙一战。应当说,在美国早期的百余年内,孤立主义对保护美国国家安全稳定的发展,避免同正在进行争霸战争的欧洲诸强发生矛盾,自己闷头打基础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随着美西战争的开始,美国开始越来越多的加入到国际殖民体系中,在进行扩张的过程中丢孤立主义也进行了微调,而以“萝卜加大棒”的外交政策为主导。不过,虽然美国在国际战争中的出镜越来越频繁,国际地位日益提高,但其仍旧没有和任意一个国家结盟,仍然没有对欧洲的乱局表明任何态度。相比与朝友夕敌的英法普俄诸欧洲大国,美国的扩张明显少了很多忌惮和顾虑。这种独来独往的局面一直持续到一战爆发。

一战,美国权衡利弊后加入协约国作战并取得胜利。对世界霸权踌躇满志的威尔逊开始试图放弃孤立战略,尝试通过多边主义外交来参与和领导世界事务。并以历史上第一个出国美国总统远赴巴黎宣传他的十四点原则和国际联盟。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软硬兼施好不容易让欧洲诸国都同意成立国联后,美国参议院居然驳回了这位理想主义总统的提案。结果由美国提出建立的国联到最后居然没有美国的身影,却为他人做嫁衣成了英法维护凡尔赛体系的工具。美国则继续孤立在美洲冷眼观察世界局势,当1933年经济危机爆发时更是全面收缩美洲,拒不承担任何国际经济义务而专心解决国内问题。

但是随着二战中德日的节节胜利,特别是在本土珍珠港受到直接军事打击后,美国终于暂时摒弃了孤立主义,多边主义开始逐渐占据美国政治。在罗斯福建立反法西斯联盟取得二战胜利后,面对世界所有大国均受到巨大损失的国际状况,本土毫发未伤的美国迅速转变思想,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通过军事上成立北约,经济上实施马歇尔计划和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起了由他领导的资本主义世界阵营,与另一个意识形态的由苏联牵头的社会主义阵营进行了长达50年的冷战,并最终取胜。

在冷战的50年斗争和苏联解体至今的20年间,多边主义外交政策虽然占据着主导地位,传统的以孤立主义为基础的单边主义却依然不时地影响着美国的外交政策。这点从历届总统对对外政策的调整就可以看出来,美国的任何一个举动都与其国家其时的所需莫切相关。虽然随着世界格局的变化世界性的各种经济政治环境安全的国际组织日益增加,美国也在其参与的大部分非国家行为体中起到了不可忽视甚至是领袖的作用,但这一切都是以不影响美国自身利益且有利可图的前提下进行的。以此次金融危机来说,在美国经济又陷入低谷的情况下,国内又有很多人提出了“重归孤立主义”的主张,希望美国不再承担世界义务。当然,在经济全球化已经确立,大国依赖已经不可分割的大形势下,这种想法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但这也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那就是美国国内其实只是希望自己国家能够和平稳定,自己能够衣食无忧,至于世界是姓资还是姓社,其他国家是民主还是独裁,这都不重要。回想美国的历史,也许,“管好自己的美国”,这就是他们的民族性格,如同我们中国再落魄也没忘了自己的“天下精神”一样。美国的单边主义,也仍然还要继续很多年。

国际——静观其变,伺时而动

在国际层面,我想通过一战后所先后形成的三个国际体系,来显示美国是如何在风云变幻的世界形势面前,果断抓住机遇出击,终至登上巅峰的过程。

凡尔赛——华盛顿体系:如上文所言,一战后,美国事实上已经意识到了自己霸权的来临,虽然伍德罗威尔逊的国联领导世界的构想没能实现,但美国却也已开始着手进行着削弱竞争对手,增强自身实力的动作了。这点从“十四点原则”以及《五国海军条约》可以看出来。但是,虽然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都已经位于世界首位,但在政治上美国依然无法和英法想抗衡,尤其是在拱手将国联的领导地位送于英法后,英法仍旧可以通过操纵外交来建立对自己有利的世界格局。美国所能做的,亦只能是在帮助英法重建复兴的过程中进一步打开海外市场,积累财富。应当说,凡华体系总体上对美国还是比较有利的,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在政策上还是比较注重维护这个体系的原因。

雅尔塔体系:1945年结束的二战彻底改变了旧的世界格局,从威斯特伐利亚体系就开始领导世界的英法诸国均遭到毁灭性打击,原先在东亚一枝独秀的日本也被打残。苏联虽然凭着地广人多的天然优势撑住了最后一口气,但其千疮百孔的领土与美国相比也是要大逊一筹。所以,雅尔塔体系下的世界大致是:西欧日本衰落,美国独占鳌头,苏联国际威望空前提高,两极格局形成,欧洲失去了世界中心的地位。

在整个雅尔塔体系中,围绕着美苏为中心的大国强权政治贯穿始终。从战争一结束,在对战败国处置的问题上美苏就已经展开拉山头般的竞争。美国以多边主义为工具,利用意识形态和一系列的盟约将西欧各国揽入自己帐下。苏联则是在反攻德国的进程中,一路解放东欧各国一路扶持该国无产阶级工人党派,形成了针锋相对的以华约为主要军事构成的社会主义形态。冷战过程中,双方都注重了对第三世界国家的争夺,而中东又是焦点中的焦点,这个地域也直接影响着美国冷战后的战略重心。而随着日欧的崛起,特别是在法国退出北约及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美国霸权地位开始动摇,同时苏联也因为对阵营内国家的大国沙文主义和民族利己主义而招致不满。两极格局已经出现消亡趋势。美国越来越认识到光靠军事优势是无法稳住自己地位的,至勃列日涅夫后期苏联开始步入“老年政治”时代,美国遂实行接触加遏制及和平内部演变的双重政策,经数代努力,终抓住戈尔巴乔夫改革失败的漏洞一举策反东欧成功,将最后一个对手击溃,同时,雅尔塔的两级对抗体系也随之终结。

多极格局:这是迄今仍然存在的世界体系,也是对该如何定义颇有争论的一个体系。大体上说,仍然是一超多强的局面。美国的绝对优势地位无可撼动,中欧俄日印巴(西)六强开始腾飞式赶超。有学者将这个局面比作是中国的战国七国,作出了相互间合纵连横的分析论断。当然,现今世界局势远非战国可比,反恐问题,难民问题,环境问题,核裁军问题,民族主义问题,宗教问题等纵横交错错综复杂。而作为占据世界领导地位的美国,其全球战略如何走向也是世人所关注的焦点。以911事件为分水岭,在911之前,也就是克林顿任期内,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治行为体能显示出拥有危及美国安全的实力。所以美国奉行的是参与和扩展战略,即有选择的参与国际事务,尽力维持各大国的均势,并尽力将其纳入到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轨道。这是历史上屡试不爽的政策和美国在与苏斗争中总结出的经验的结合。至911后,美国则开始更加强调自身国家安全,鼓吹先发制人,完全以自身利益为中心,不顾其他国家的意愿和感受。比方说伊拉克战争,美国就是打着民主输出的旗号,事实上却是完全不顾伊拉克的国情是否适合民主政治。包括阿富汗战争也是,建立了一个腐败无能的政府,结果反而把局面越搞越糟,把自己陷入了“赢得所有战役却无法赢得战争”的尴尬处境。本来是一心从国家利益出发的布什总统反而失去了民众支持。奥巴马上台后立刻着手撤伊援阿,这种由两线作战转为重点击破的调整能否管用尚还有待观察。如今的多极格局对美国的压力前所未有的加大,美国既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实行孤立扔掉所有的世界义务闷头增强自身,又不得不在世界竞争中同老牌经济体欧日及新兴的金砖四国保持或敌或友的遏制与依赖关系。如何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格局里保住自己奋斗200年屁股还没坐热的霸权地位,难道莫德尔斯基的霸权长周期理论真的要第五次实现?这是摆在今后数任美国领导人面前的一个大难题。套用中国的一句老话,“守业更比创业难”。路,在星条旗的脚下,就看山姆大叔怎么走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