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女子雇佣军 第四章 佣兵起航 第三十六节 杀出重围(3)

马踏倭寇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URL] 尽管湘妃在目前这些人中的武艺,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她作为众人中唯一的女性,理所当然的被男同伴们自觉的围护在众人当中,以示保护。这种保护是出于男人天生的傲骨,博大的男子汉气概,是下意识的英雄主义行为。 伴随着外围的辽东士兵的渐渐逼近,所有的人鼻息都开始沉重了起来。一个人的武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


尽管湘妃在目前这些人中的武艺,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但是她作为众人中唯一的女性,理所当然的被男同伴们自觉的围护在众人当中,以示保护。这种保护是出于男人天生的傲骨,博大的男子汉气概,是下意识的英雄主义行为。

伴随着外围的辽东士兵的渐渐逼近,所有的人鼻息都开始沉重了起来。一个人的武功再好,但是在这千军万马中要想凭借一己之力突出重围,恐怕难比登天!众人一边警视的观察着敌人的动态,一边举着手中的兵刃,指向自己即将要攻击的敌人。

辽东兵马并没有给湘妃等人太多的喘息时间。稍一退缩后,便又蜂拥着砍杀过来。他们没有道理会害怕眼前这区区十几个人,尽管这伙人的武艺的确高超,毕竟辽东军士也都是在血水里,不知打过多少次滚的精锐之师。

挥枪刺入敌人活生生的身体,拨出时却带着漫天飘散的血雾。湘妃的双臂逐渐的发沉,眼前也有些发黑。也不清楚杀了多少敌人,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持多久,只是木讷而机械的刺入、拔出、劈挡和轮砸。

而江斌和晴天他们此刻也是脚步踉跄,站立不稳了。他们身边倒下的大片尸体中,就有刚才还陪伴在他们身边的五名兄弟的尸身。他们都已经尽力了,无一不是被数把刀枪分身,死相凄惨。

湘妃深吸一口弥漫着血腥味道的空气,与江斌,晴天靠在一处,默默的等待着,那个最后的时刻的到来!

就在湘妃等即将被人流吞噬的最后关头,只听不远处响起一阵雷鸣般整齐、而有力的马蹄声,和冲天而起的喊杀声。一道迅猛的人流,以惊人的速度和强大的冲击力量,生生的将辽东军的阵势,轻易的突破出数道大口子。当先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率先冲进辽东营盘,刀劈马踹、枪挑箭飞,一时间辽东军士无不望风而躲,轻易的就被来人冲到了湘妃等人面前。

原本抱定不能幸免之心的湘妃见到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恍惚。直到那来人奔到自己面前口呼小姐的扑上来抱着自己,才回过神来。

看着抱着自己的夏雪,满脸泪痕的样子,湘妃伸出满是鲜血的手轻轻的拍着她道:“小雪,姐姐能看到你们来救我,真的是高兴死了!哭什么啊?乖,快把眼泪擦了,都成小花猫了!”

夏雪满面红晕从湘妃的怀中离开,轻泣的哭着说:“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了呢?昨天正在帐中歇息,不知谁射进一支箭来,上面有封信,说有危险,叫我们立刻离开。我和牧马看到那支箭,抱着小心无大错的心思,就按信上所言留下了座空营,隐藏起来。果然不久,就看到小姐前日救的那个白衣小将,带着大量的辽东军士杀进营去。枉小姐救了他,他竟然恩将仇报反来捉拿小姐,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说罢,递上了一支箭。

一旁的牧马见夏雪说的没完没了,赶紧上前拉开她道:“此刻都这时候了,先别说了,等保护小姐她们出去后再说也不辞啊!说罢又对湘妃和晴天一礼道:“小姐、少寨主我们还是先突围再说吧。”几个战士也牵来了湘妃的马匹,将虚疲的湘妃等人扶上马背,夹在大队人马中间,在牧马的指挥下先是由莺卫营的姐妹们射出两轮猛烈的箭雨,然后大队人马向遭到箭雨攻击的辽东军薄弱处,冲杀了过去。

在近千名浑身披挂整齐的精锐骑兵面前,这些辽东军士此刻那还有再战的勇气了,本来就被湘妃等人的惨烈厮杀状,惊得心惊肉跳,此刻又见敌人跨着隆隆的战马奔自己杀来,只有傻子才会等在原地送死!所以也不再管顾是否有官长在督战、是不是还有兄弟手足仍在战斗,众军士一哄而散,纷纷躲避铁蹄的侵袭。

公孙瓒在远处见得湘妃等即将突出营去,心中大怒不已。

原本昨日不曾将湘妃等人的部属擒下,但料定他们必定会来救援。所以暗中布下的天罗地网,张口以待。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湘妃等人竟然会逃脱出来,搅乱了自己的布局,以致功败垂成!想想若不是自己一时酒迷心窍,也不会有今日之失。不但因此失去了一大臂助,而且此事一旦传扬出去,恐怕自己就将为天下人所唾弃!

公孙瓒狠狠的咬了咬牙,大声道:“公孙范、赵云听令!汝二人速带我的白马精锐出击,务必要将这些逆贼一网打尽,不得有误!”

公孙范昂首领命,赵云只能无奈的尾随而去......

看着杀出重围,所有人无不欢呼,雀跃!纷纷加快行进的速度奋勇向前,不断的将拦在前进道路上的零星敌人一一斩杀。

大队人马奔驰了近一个时辰,早已不见了追击的兵马,在牧马的指挥下沿大路安排了数处暗哨,众人方才下马歇息。

湘妃一边被夏雪包扎着伤口,一边拿出夏雪之前递给她的那支箭。这支箭湘妃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因为那是晴天的专用箭支

。乌黑的箭杆、整齐的黑色尾羽,分明就全天下独此一处,别无分号。

可是这支箭是谁用它来报信的呢?如果没有这个人的报信,恐怕这次何止是吃大亏那么简单了。而这箭晴天一直包管的很好,每次用后都专门的回收,以防止丢失。毕竟这箭制作起来,的确是相当的不容易。

在晴天与自己去公孙瓒那赴宴的时候,晴天的那壶箭是由牧马背负着的,断不会丢失。那这箭是从哪里来的呢?又是如何会被人用来传递提醒书信的呢?

湘妃不由将目光望向躺在树下浑身带伤的晴天,而晴天也正在寻思着此事,看到湘妃望来,苦笑的摇摇头。

江斌看过受伤颇重的猴子后,挪了过来靠近湘妃的身边坐了下来。

湘妃看到江斌故意的离自己那么近坐下,不由心中有些没来由的慌乱。湘妃望旁边略挪了下身子,方才离江斌稍有些距离。

江斌见湘妃刻意的与自己保持距离,不由有些不自然。于是故意的咳嗽几声,装出受了风寒的样子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并从湘妃手中要过那支箭,想了想道:“我记得晴天兄前日曾为解救那赵云而射出一箭,不知道那支箭,晴天兄可曾找回?”

江斌这一说,晴天恍然大悟般的道:“不错,这就是前日我射出的那支。当时由于战场到处都是慌乱的溃兵,我过后寻了许久都未曾寻得,还道彻底的丢失了呢。不料竟被他人拾去,特意用我的独门箭支来报信,以增加书信的真实度。”

牧马接着道:“不错,当时我和夏雪见了书信,不知道真假,都有些拿不定主意。但是后来看到传信的箭支竟然是少寨主之物,所以才下定决心行事的。”

事情理顺道这里,用这支箭传信的人,湘妃和江斌互相注视了一下同时脱口而出:“赵云?”

二人话音未落,一个暗哨飞马而来大声道:“正北大路,有一只骑兵队伍,距离太远尚不清楚有多少骑。但是从翻滚的烟尘看,数量不少于三千之数!”

众人皆惊得纷纷站了起来,一时间场面多少有些慌乱。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