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门店之行


去朝鲜,或者韩国,一定要去板门店。这是一个令人震撼的地方,在这个地方,你可以最直观地感受到什么叫民族分裂、什么叫军事对峙、什么叫冷战。


平壤到板门店之间有一条很好的公路,据说卢武玹总统曾经沿着这条公路北上,到达平壤与金正日委员长举行南北首脑高级会谈。不知道这条公路是否是因为这次会谈修成的。沿着这条公路南下,两旁的农家越来越稀少,小山包越来越多,农田也越来越少,完全不像从平壤到新义州之间铁路两旁展现出的粮仓景象。两个多小时之后,汽车驶入开城地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去板门店的路上)


开城不大,在公路左(东)侧房子相对多一些,但没有高楼,和平壤的大城市气氛相比,开城明显没那么雄伟。但开城仍然是朝鲜非常重要的古都,高丽王朝曾定都于此。很可惜,这个城市处于南北战争的最前线,古迹几乎在战争中荡然无存。我们参观了位于开城的高丽成君馆,它相当于我们的国子监。成君馆的建筑都是重修的,里面最重要的古迹是几株苍天大树,四五个成年人携手才能环抱起来。馆内陈列了许多发掘的古物,以宣示朝鲜古人的聪明才智,还有一些模型,讲述高丽的历史,其中最让人感兴趣的是高丽王城(开城)的地图和王宫复原模型。朝鲜境内似乎没多少古迹,妙香山的普贤寺和高丽成君馆差不多,真古迹只有两座石塔,其它都是重修的。平壤市内的大同门和普通门是古迹,像我们的德胜门一样,只有城门,没有城墙,成为街心的景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妙香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妙香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普贤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丽成君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高丽成君馆)


进入开城地界没多久,我们的客车首次停下接受军事检查,这个检查的地方是标准的北纬38度。众所周知,北纬38度是南北朝鲜的国界,俗称三八线。整个开城都在三八线以南,位于开城南端的板门店也是在三八线以南。事实上,三八线并不是一条水平的界线,而是南北双方在北纬38度线基础上相互协调的结果。开城人这下可倒霉了!它在北纬38度以南,却被协调给了北朝鲜,随着南北矛盾愈演愈烈,造成了大量的亲人离散。


三八线的历史很有意思,它浓缩了朝鲜半岛逐步走向分裂的残酷与辛酸。这条线的设想最早来自沙皇俄国,1904年,俄国对日本提议,以三八线为界瓜分朝鲜,俄占北,日占南。这个建议随着俄国在日俄战争中惨败而泡汤,日本完全占领了朝鲜,将其变为自己的一个省,派总督管理。在二战过程中,朝鲜再次被三八线一分为二,北部由关东军负责,南部由大本营负责。这也为美苏占领朝鲜的格局奠定了基础。二战即将结束,苏军对日作战,剿灭关东军,由中国东北南下,占领朝鲜北部。


虽然开罗会议和雅尔塔会议,美苏就朝鲜问题已经达成基本意向,但是不是三八线,并没有明确。由于日本迅速崩溃,1945年8月6日和9日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了原子弹,8月8日苏军对日进攻,8月15日日本即宣布无条件投降,美国的战争重心是日本,而不是朝鲜。苏军南下,顺利占领朝鲜北部,美国迟了!但美国在9月初顺利地实现了对三八线以南的完全占领,苏军予以充分地合作。事实上,美国晚来一步,如果苏军拒绝三八线往南推进,在双方实力碰撞的实际地区划定界线,完全是可能的。但苏军的礼让不是因为苏联的仁慈或者守信用,完全是因为斯大林有更大的野心。斯大林提出以日本的千叶群岛和北海道作为交换,同样以三八线为界由美苏共占日本。当然,麦克阿瑟没有让苏联占领日本北部的设想得以实现,很简单,朝鲜的重要性无法与日本相提并论。真不敢想象,如果日本也是南北分治,成为美苏主导的冷战前沿,历史将会变成什么样子。无论如何,美苏以三八线为界分别占领朝鲜南北成为事实,这不是结束,而是新的、更复杂的问题的开始。


第二次军事检查之后,我们听了朝鲜人民军军官对板门店地区的介绍。板门店很有意思,就像刚才说到开城在三八线以南、真正的分界线并非笔直的水平线一样,板门店的分界线不仅不是笔直的,而且大体呈东西向。实际军事分界线是一个宽三公里的非军事区,在这个非军事区之中,南北双方的军人只能持短枪,不能持半自动步枪及以上级别的武器。板门店是246公里的三八线上唯一可以沟通南北的地方,只有这里没有重重的铁丝网和无数的地雷。比板门店更恐怖的是铁丝网和地雷,这些东西将一个民族硬生生一分为二,阻隔了父子亲情、同胞血脉。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一天,朝鲜统一了,拆除这些铁丝网和地雷真是一项艰巨的工程——越南战争中埋下的地雷至今仍剩大半,仍然对越南人民的生产生活和生命构成着极大的威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非军事区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非军事区内)


在朝方的板门店非军事区当中,有两个地方很有历史意义。一个是签署朝鲜停战协定的地方,一个是板门阁。先说板门阁,它是板门店地区的核心,也是板门店的标志性建筑,对面是韩国的大楼,两座楼之间夹着象征南北分界的标志性水泥台子,水泥台子上面有三座横跨南北的小房子,为南北共有。板门阁本身并不高大,也就是两三层楼,但它建筑在一个山包上,因而显得非常有气势。在板门阁楼上或者一楼台阶上俯视作为三八线标志的水泥台子,确实很容易产生统一祖国的冲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站在板门阁上看韩国,中间的蓝色房子就是朝美军事协调机构办事处)


三座小房子当中只有中间这座是对游人开放的。原来是朝鲜与美国在停战后协调机构的会谈之所。房子很小,可使用的面积大约就十几平米,房子中心是一张谈判桌,谈判桌中心的话筒是最具体的南北分界的标志。房子北方墙上挂着朝鲜国旗,南方的墙上挂着的是联合国国旗和参加联合国军各国的国旗。我越过了话筒,在韩国逗留了几分钟。导游说协调机构在60年代由于美国的破坏停止工作,这房子也失去了实际作用。现在,南北双方的游客都可以到这个房子当中参观,但不能同时参观。我们从房子出来之后,一批游客从韩国一方进入了这个房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蓝色房子内,就中间那张桌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墙上的联合国旗和参与联合国军的各国国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在韩国待了几分钟)


房子实际作用的失去标志着朝美双方的军事沟通机制彻底关闭。我猜,这种机制彻底关闭的起因在于朝鲜不断在非军事区制造事端,最终却是“普韦布洛号事件”。在南北、朝美非军事区冲突不断加剧的情况下,朝鲜于1968年俘获了美国的军事侦查船普韦布洛号,扣留了八十多名船员。美国的说法是他们的船在公海行驶,朝鲜的说法是船进入了朝鲜领海,侵犯了朝鲜主权。无论如何,船是被扣了。就像苏联当年打下了美国的U2侦察机一样,把柄在手,话由人说。美国对敌国侦查是常有的事情,怪就怪你技不如人,被抓了。约翰逊总统已经调集了三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准备对朝鲜实施轰炸,以军事压力相威胁。朝鲜也不示弱,相苏联表示,社会主义与帝国主义的世界大战可以由朝鲜作为第一战场。苏联当时已经是赫鲁晓夫时代,“三和路线”(与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和平过渡)已定,并不希望以战争的手段解决问题。在苏联的协调下,经过11个月的谈判,朝鲜最终释放了扣留人员,但也取得了重大胜利:朝鲜不仅迫使美国在朝鲜起草的认罪书上签字,而且拒不归还普韦布洛号。这比起我们在南海撞机事件当中一再要求美国道歉,布什总统只用了regret一词,朝鲜可厉害多了!朝鲜在硬碰硬的过程中取得了对美帝国主义的重大胜利,当然也就不需要和平沟通的机制。从此之后,朝鲜的“危机外交”政策更为一贯,制造危机、以危机显示自己的重要存在、以危机捞取政治和经济利益,一切只因为我是瓦片,你们是瓷器,美国是,韩国是,其实苏联和中国也是!板门店小屋的停用标志着“我是瓦片”这一外交定位的完成。


再说停战协定签字厅。朝鲜停战协定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打打谈谈、谈谈打打。这其中有许多军事上的需要,更有政治上和国际战略格局的需要。社会主义一方,除了朝鲜和中国之外,苏联是后台老板,一切谈判的选择都需苏联、斯大林来斟酌。52年周恩来就停战谈判去莫斯科见斯大林的时候,彭德怀和朴永宪(朝鲜副总理,地位仅次于金日成总理)也赶去参加。朝鲜方面最令人不可思议(包括斯大林和毛泽东)的阻碍停战协定达成的立场是拒不遣返俘虏,为此问题,苏中朝三方协调了很久。这个大厅见证了反反复复的谈判。大厅只有中央有两张桌子和几把椅子,周围没有任何器物,墙上是各种和谈判有关的照片——照片里没有中国人,包括在停战协定上签字的彭德怀。这与桌子上的陈设是一致的,一张桌上是联合国国旗,另一张桌上是朝鲜国旗,既没有韩国国旗,也没有中国国旗。整个大厅的陈设显然在说,我们朝鲜人打败了武装到牙齿的美帝国主义,除此之外,一概不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朝鲜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联合国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厅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代表联合国签字的主位子)


我在大厅里,坐在美国签字代表的坐位上,想起了那句著名的话:“我们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发动了错误的战争!”如果确如我们的教育和朝鲜的教育所说,美国签字代表克拉克将军在签署停战协定的时候对朝鲜战争本身的性质作出如此结论,美国人,从总统(三军总司令)到士兵真是愚蠢之极:不在于打了一场无谓的战争,而在于打完之后还摧毁自己行动的合法性。但是,这句话的语境却不是这样的,而是克拉克将军在回应美国是否有计划通过拿下朝鲜作为跳板进攻中国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话,他用的是将来时,表示虚拟语气。这样一来,志愿军入朝参战的合法性就成问题了:保家卫国是因为美国拿下朝鲜之后马上要灭亡中国,可人家从来不作此想,那你就是小人之心。当然,志愿军参战的决策是个很复杂的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但毫无疑问,我在大厅里的感觉非常强烈:我们花了那么大力气、死了那么多人去帮先侵入南朝鲜的金日成打这场仗,真是不值!人家在历史发生的真实地点明确地抹去了我们的存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平壤万景台,金日成故居,金日成就是在这里出生,从这里走出去参加革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板门店非军事区内金日成签字,金日成在审阅完关于南北统一的文件之后签下了这个字,于次日凌晨逝世)


顺便说说平壤的友谊塔。它位于凯旋门的北面,不到十米高,之因建在小山包上才稍微显得高大一些,与我们的教科书里说的我们如何竭尽全力帮助朝鲜打败了强大的美国的印象极不相符。塔内当然也很狭小,画了三幅壁画,中间有个小台子,上面放着一本中文名册,上面记录着志愿军英雄的名字。显然,朝鲜人并不在意志愿军的历史,说得不客气,这个友谊塔就是对中国游客作秀的地方,只是让中国游客来落实一下教科书灌输出来的情感。据中国导游说,在真正纪念朝鲜各种战争的祖国解放战争胜利纪念馆等重要的宏伟建筑当中,同样也没有志愿军存在。这种说法与我们看到的板门店停战谈判厅和友谊塔所展现出来的东西是完全一致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友谊塔正面的碑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友谊塔内壁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友谊塔内壁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友谊塔内壁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友谊塔内壁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友谊塔内壁画)


板门店是朝鲜分裂的标志,但我却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它也是朝鲜统一的天窗!从板门店小屋中,我从朝鲜到达了韩国,多容易啊。这不也可以理解为统一与和平的机会其实并不遥远吗?在全世界最著名的分裂标志和战争标志面前,我最大的感受是和平多么可贵。


(The End)

本文内容于 2009-8-18 12:40:55 被龙魂魅影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