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印象之六:青少年(With Pics)

龙魂魅影 收藏 1 349
导读:六 今天说说朝鲜的青少年,他们是朝鲜的未来——未来总是充满希望! 第一次接触朝鲜青少年是去平壤学生少年宫看文艺演出。少年宫位于平壤市中心,北面是万寿台建筑群,南面是金日成广场。因为离金日成广场很近,去少年宫的路两旁都是有组织的少年儿童,他们正在为9月9日的六十周年国庆大游行进行队列操练。孩子总是可爱的,他们脸上纯真的笑容令人难忘。 [img]http://img.blog.163.com/photo/iCYvjRBK-Y-f3y4SqIk-0A==/2046604555663803504.


今天说说朝鲜的青少年,他们是朝鲜的未来——未来总是充满希望!


第一次接触朝鲜青少年是去平壤学生少年宫看文艺演出。少年宫位于平壤市中心,北面是万寿台建筑群,南面是金日成广场。因为离金日成广场很近,去少年宫的路两旁都是有组织的少年儿童,他们正在为9月9日的六十周年国庆大游行进行队列操练。孩子总是可爱的,他们脸上纯真的笑容令人难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平壤学生少年宫的壁画,金日成同志和孩子们在一起)


少年宫的演出很精彩,纯真的孩子让我不由的想起了我的童年。当年我特别不喜欢参加少年宫的活动,认为那里都是没出息的乖孩子被管束的地方,我喜欢去和小朋友们在操场上疯跑,或者去电子游戏室一显身手。二十年后,看到朝鲜的乖孩子们在严格的管束下颂扬着社会主义的美好,宣示着社会主义光明的未来,却有另外一番滋味。我听不懂歌词,也就不必去想他们唱的是不是“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红领巾,我也看成是一种装饰,在他们没有鲜艳颜色的衣服上添上一抹亮色;歌词,尽管想象成“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总之,我拒绝将孩子的表演政治化。他们是训练有素的小演员,无论是唱歌的、跳舞的还是演奏的,看得出来,都不是涂鸦之作。他们是朝鲜向外宾展示美好一面的窗口,社会主义国家的这种做法,我们再熟悉不过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朝鲜民族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古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手风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合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所有小演员)


朝鲜的少年宫活动可不像我当年遭遇的那样,想去就去,不想去就转身去隔壁打电子游戏。对于朝鲜青少年来说,那是一种荣誉,是每个孩子都渴望参加的。朝鲜孩子的功课很轻松,上午上课,下午文体活动,成绩好的孩子下午就去少年宫接受文艺训练。看得出来,我们那两个年轻的导游都是这种体制的优秀成果:他们的钢琴弹得都不错,在友谊商店里,女导游可以随手弹出周华健的《朋友》,男导游可以随手弹出庞龙的《两只蝴蝶》!


要看出朝鲜民众的身份很简单:孩子必须带红领巾,成人必须带金日成像章。每个朝鲜人,红领巾和金日成像章必有其一,否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像我们一样,是游客、是朋友;要么就是坏人、是间谍。朝鲜人的政治身份从政治标志的佩带上就可以简单直接地表明。所以,朝鲜人很容易就能够识别出我们是客人。我们也曾经争取过佩带金日成像章,向导游表示,中国人民是朝鲜人民的朋友,金日成同志也是我们敬爱的领袖,希望带上像章。但导游明确表示,这需要在我们来到朝鲜之前、在中国国内报名参加旅行团的时候就申请,等待有关部门审批,到了朝鲜,有再好的心愿也为时过晚。如果申请获批,每枚像章的费用是80元人民币。像章并非五花八门,规格只有两种,圆形和旗形,是由国家统一管理的,不像我们当年,什么样的像章都有。朝鲜人必须佩带像章,表明政治身份,是人民的一分子,遗失必须向组织提出书面申请,详细交代为何、在何处遗失,并深刻反省,请求组织原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和用钢琴弹《两只蝴蝶》的导游,他胸前有旗形金日成像章)


之所以说这么多像章,是因为红领巾和像章伴随着朝鲜人的一生,像章的佩带意味着从少年儿童成为成人,是成人的标志。朝鲜的少先队、金日成社会主义青年同盟(相当于我们的共青团)、劳动党,组织序列和我们的基本一样。少先队和青年盟将适龄人群完全吸收,劳动党却不是。加入劳动党的条件十分严格,要十分优秀的人才能入党,据导游说,在金日成大学(相当于我们的北大),党员比例都不到5%。优秀的大学生不足以成为劳动党党员,还需要加上一个条件:参军入伍。军人在朝鲜享有的光荣是其它阶层无法相比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和金日成大学的实习导游,她用钢琴弹的《朋友》,看她哪里土气了?!)


上面提到过,朝鲜青年熟悉我们的流行歌。朝鲜唯一能够合法接触外界的地方是大学。朝鲜只有三个电视台,中央台、文化教育台和万寿台,一般老百姓在上面能够看到的外面的世界是中国和苏联俄罗斯)。原来说《渴望》在朝鲜播出的时候是万人空巷,不那么准确——不是因为朝鲜人不喜欢,当然非常喜欢,只是朝鲜夜晚的街头从来都没有多少人。现在朝鲜正在播我国的连续剧《暗算》。大学里面可不同,大学生们享受着相对宽松的文化政策,他们可以接触英美文化,好莱坞的大片,Celine Dion的流行歌,MP3/4设备,中文-朝文或者英文-朝文的快译通;什么邓丽君、孙燕姿、成龙、周华健、《还珠格格》,更是没有障碍。但是,出了学校,一切复原。


朝鲜大学生当中的少数人已经非常西化,我们那位弹钢琴的女导游就是典型,她是金日成大学的学生,导游不是职业,只是实习。她穿着现代图案的T恤衫和短裙,一般老百姓穿的都是白衬衣;高跟皮凉鞋,一百老百姓穿的都是帆布胶鞋;戴闪亮的戒指耳环(一般老百姓的饰品唯一可带的就是金日成像章);化彩装,一看就和传统口红胭脂不同;各种卡通小贴纸,有米老鼠,滕奇诗织(卡通游戏《心跳回忆》的女主角);笔记本上的记录是用各种颜色的笔写成的,钢笔、圆珠笔、铅笔当然有,连绿色和橙色的记号笔都有。总之,她要是去了北京,和我们的时尚女生没有任何差别。她的爸爸是外交官,可能因此她享受了更多的花花世界,但她在大学里并没有被视为异类,周围的人对她也很好,对她的穿戴并没有指指点点。这至少说明一般人虽然没有享受她的待遇,对她却没有敌意,是接受的。是不是羡慕我就不知道了。


我在想,朝鲜的大学是开放的特区,大学生们在接受多姿多彩的世界。这个口子虽然很小,但相关的人群很重要,他们是朝鲜的未来,是朝鲜最有希望的人群。几十年后,如果都是看过、接受花花世界的人掌握朝鲜,朝鲜的未来会怎样?我情愿不再继续想下去,留一个美好的省略号到此为止。


(To Be Continued)

本文内容于 2009-8-18 12:32:39 被龙魂魅影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