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印象之五:《阿里郎》(With Pics)

龙魂魅影 收藏 0 371
导读:五 朝鲜的《阿里郎》与奥运的开幕式 这回我们说说朝鲜最有名的歌舞表演《阿里郎》,和奥运开幕式比较一下。 《阿里郎》原来是一个朝鲜的民间故事,大致说,小伙子和姑娘情投意合,小伙子参军入伍,姑娘在家受到了地主老财的骚扰,但坚贞不屈,等待自己的爱人。十多年后,小伙子胜利归来,却因为地主老财的谣言误会姑娘背叛了她,姑娘追着小伙子解释,口中喊的就是“阿里郎”,小伙子不理睬,姑娘自尽了,小伙子追悔莫及。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虽然有参军的情节,但并非重点。在我看来,它并不是一个描写阶级仇恨的故事。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朝鲜的《阿里郎》与奥运的开幕式


这回我们说说朝鲜最有名的歌舞表演《阿里郎》,和奥运开幕式比较一下。


《阿里郎》原来是一个朝鲜的民间故事,大致说,小伙子和姑娘情投意合,小伙子参军入伍,姑娘在家受到了地主老财的骚扰,但坚贞不屈,等待自己的爱人。十多年后,小伙子胜利归来,却因为地主老财的谣言误会姑娘背叛了她,姑娘追着小伙子解释,口中喊的就是“阿里郎”,小伙子不理睬,姑娘自尽了,小伙子追悔莫及。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虽然有参军的情节,但并非重点。在我看来,它并不是一个描写阶级仇恨的故事。无论小伙子是在李朝参军抗击倭寇,还是二战参军抗击日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姑娘之间的误会。坚贞的爱情为何难以抵挡流言蜚语的侵袭?我们爱的是什么?什么才能证明我们的爱?如果是一个描写阶级仇恨为中心的故事,为什么不像《白毛女》的结局那样,解放军收拾了黄世仁和穆仁智,而只是留下一个令人遗憾的结局。这样的遗憾才能唤起我们每个人心中对爱的追问,这种追问不会因时代的改变而改变,这才是《阿里郎》经久不衰的秘密。


十五万人的宏大演出怎么和委曲冤枉的爱情故事扯上了关系?听完导游讲故事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据说《阿里郎》演出只有在朝鲜的重大“公共”节日才上演,比如今年是朝鲜建国六十大庆,或者某年是领袖父子诞辰大庆。因为不懂朝文朝语,看完演出我也没想明白这个问题,所以只能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里郎》演出的地方:容纳十五万人的五一体育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五一体育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五一体育场内)


演出的开头的确有一段“北风那个吹”的凄惨场面,借用阿里郎的故事控诉破坏美好生活的敌人。那首著名的情歌《阿里郎》出场时已经有点褪去凄婉,蕴涵宏大、坚决与华丽。《阿里郎》的故事原型在我看来到此结束,它就只是一个引子,只是引出旧社会的万恶。至于怎么样粉碎旧社会、创造新社会,显然不是小伙子和姑娘能解决的,而是亿万朝鲜人民在伟大领袖英明领导下完成的。


粉碎旧社会和创造新社会都是宏大叙事,《阿里郎》表演的手法是为此安排的。我们在大巴开进能容纳十五万人的五一体育场途中已经看到了许多参演人员,他们来自不同的学校,大中小学生都有。他们各自形成相对独立的队列,彩妆已经画好,笑容满面。他们显然知道我们将观看他们的表演,几乎所有队列都会和我们热情地打招呼,我们也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作了几十年群众演员的我,终于有机会作一次宾客,虽然回头想来我仍然是巨大演出的群众演员之一,但被人夹道欢迎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十五万人的队列操练的确很壮观。我坐的对面整个看台没有观众,只有演员,整个看台都是举牌子的演员。他们在牌子后面隐藏着,展示给我们的却是各种各样的画面。大家可以试着想一下,在一个比鸟巢还大的体育场内,主席台对面的整个看台就是一面几万人用小牌子拼成的背景墙,场面有多壮观。用一位朋友的话说,分辨率真高啊!和电脑显示屏一样,点越密,分辨率越高,画面越细致。几万人的人工显示屏几乎是无所不能,我们都记不清楚它展现出多少壮丽的画面。大标语口号和各种卡通图案自然不在划下,我记得最令人惊叹的画面是一副写意山水,层次感非常好,就像出自大画家的手笔。人工显示屏是表演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承担着场上队列操练故事背景交代的功能。所以它必须不停地变,一个多小时的演出过程中,它几乎没有停过,几万人的整齐、准确才能够实现宏观的效果。中国的任何一次公共活动中的背景牌都无法与之相比。这些演员付出多少艰苦的训练,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分辨率很高的背景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开始变色了)


体育场中央的队列操练也同样整齐和准确。一个多小时的演出当中,我都记不清出现了多少组不同的队列操练。但整齐、准确是毫无疑问的。他们不断在转换场景的黑暗中完成队列的撤离和进场,新的队列出现,又是一套整齐的动作。每个队列的人数也很可观,但几万人恐怕是没有,因为场地有限,施展不开。但就是几千人、上万人的整齐划一,也让人觉得很震撼。在场地中间的整齐与背景牌的整齐还是存在重大差别,虽然人数没那么多,但动作要复杂得多,无论是舞蹈还是武术,无论是跑位还是站位,动态的、肢体的表演成分都要大很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从背景墙的画面大致可以看出,《阿里郎》演出的线索和《白毛女》差不多,粉碎旧社会、创造新社会,抨击旧社会、歌颂新社会。十五万人的宏大演出成功地实现了集体主义理念的灌输。在整个演出中,任何个人都是微不足道的,只有无数个人通过有效地组织构成的整体才是美的、有力量的、有意义的。作为观众,你只有融入这个有组织的整体,达到一种忘我的境地,和无数的演员、观众一同狂欢,享受社会主义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你自己才是有意义的。《阿里郎》演出深谙广场表演之道,用无数演员的整齐划一带来了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大我”吸收“小我”、“小我”融入“大我”的机制,“小我”只因融入“大我”才是幸福的,甚至才存在。


几乎所有中国观众走出五一体育场时都对演出交口称赞,许多人表示奥运会开幕式远不如这场演出,还不如用这种演出做奥运会开幕式。我一路都在留意类似的评论。朝鲜导游虽然很客气地称赞了奥运会的开幕式,但对《阿里郎》演出的自豪仍然无法掩饰,在他心目中(很可能也是朝鲜很多人的看法)奥运会开幕式就是多了一点高科技。


在我看来,《阿里郎》演出决不适合奥运会开幕式。不错,它是以整齐划一的美感让人体验到一种无我的状态,这对于在物欲横流的中国生存的人来说确实是一种享受,一种与过去的记忆相连接的虚幻。顶峰体验通常都是虚幻的,如果没有超越现实的美好激起心中的渴望,那还叫什么美的体验!但是,虚幻也分种类。把现实中为生活所迫、为市场经济的不确定性和社会的不公平的愤恨变成对过去的留恋,甚至希望通过恢复过去的体制来克服现在的麻烦,无异于掩耳盗铃。这种心态和理论在两千多年前韩非已经予以全面地批驳。


那么,这又关奥运会开幕式什么事?——如果开幕式与《阿里郎》有差别,与过去有差别,那么,差别在哪里?有多大?究竟是本质差别还是五十步笑一百步?有尖刻的评论说老谋子导演的开幕式就像当年莱妮·瑞芬斯丹(Leni Riefenstahl)拍摄的《三六年柏林奥运》。我不完全赞同。如果将老谋子的《英雄》和《黄金甲》如此定性,我没什么意见,但开幕式不完全如此。在此需要为老谋子说两句话,然后再看开幕式和《阿里郎》的区别。


从艺术形式来看,开幕式必须是宏大叙事,细腻挖掘对于鸟巢来说不适用。这就要求演出运用各种场面将观众(包括电视观众)融入“大我”,这样一来,整齐划一的表演就始终不可避免。老谋子没得选择。可以选择的是“大我”究竟是谁?即导演想观众融入什么?体验到一种什么样的虚幻的美?在这里,老谋子果然高明,高明就高明在它的大杂烩能够符合必须符合的要求。总体而言,开幕式并没有直接言及当代中国政治,这与莱妮·瑞芬斯丹(Leni Riefenstahl)的《三六年柏林奥运》完全不同。老谋子在用什么方式展现当代中国政治呢?中国传统文化。大量中国传统文化的铺陈虽然在形式上恰当地融合了高科技和队列操练,但在内容上却仍然眼界狭窄,四大发明!这和小学生的认识有什么差别。如果四大发明就能凝聚起“中国”,使中国人和外国人都认同中国,开幕式和小学课本的境界有何差别?但这是一种高明的政治选择!且不论什么内容更能够代表中国传统,单成功地告诉大家四大发明代表了中国传统,就是政治成功!因为所有人都不会对展现中国传统有什么异议,也不会对以传统凝聚中国有什么异议,至少不会明说!这对中国现代是掩饰还是回避?但对于中国现代的阐释,老谋子还是漏出了低水平的眼界——宇航员。似乎这也是“非政治化”的凝聚方式,也达到了大家都认为可以的政治正确。


老谋子对政治正确的考虑可谓用心良苦,他确实也成功了,但在此问题上绞尽脑汁却换来了他最大的失败!殊不知,奥运会不是凝聚中国人的场合,而是表达人类和平友谊、通过体育竞技超越自身的盛会。奥运会应该书写的“大我”是人类而不是中国!老谋子营造的民族自豪感是一种地方主义的、狭隘的、带有封闭性的小我,并试图以此小我僭越真正的大我。他所表达的开放是变态的,不是以开放的心态融入世界,通过奥运会来增进友谊、倡导和平、超越自身,而是妄图让中国人形成一种我们是世界心中的妄自尊大,一种变态的开放。就像当年乾隆的开放一样,只要我为中心,我在掌控,世界自会向我朝贺。因而,老谋子终究还是土包子,高科技还是掩饰不了境界低,开幕式本质上甚至连《大红灯笼高高挂》都不如。“红灯笼”敢于向世界开放我们另类的黑暗,证明了我们自身在正视和反省黑暗,开幕式却在向世界开放我们的封闭,内心充满紧张和不自信造成的封闭,并试图将这种封闭合理化。


老谋子的开幕式充分展现了他的政治天赋,他成功地以“不谈政治”的方式实现了标准的政治正确,但符合狭隘的标准必然牺牲真正的正确,没有将中国传统、中国现在、中国未来与奥运会结合在一起,在自说自唱中满足着自我封闭的自我感觉良好。


从标准的政治正确的角度来说,开幕式显然不如《阿里郎》。《阿里郎》没有遮遮掩掩,演出就是目的明确地宣示政治正确,十五万人的齐心协力一直在表达一种政治信念,希望它纯而又纯。开幕式显然没有做到,展示中国传统,展示中国开放,展示奥运精神,多重目的决定了它不可能纯粹,自然在气势上必不上追求纯化自我和他人的《阿里郎》。因而,在追求纯洁政治标准的朝鲜导游看来,肯定是充满了不屑,除了高科技这种细枝末节,真正的精神展示还是我们的好。但从开放的中国来看,老谋子的政治投机并没有使他走火入魔,像《阿里郎》那样追求政治的纯粹。投机分子从来都不是死脑筋,投机的关键在于以新形式捍卫旧真理。所以,老谋子在形式上必须有新意。这些新意客观上使开幕式免于单调和刻板,免于一元的纯粹。口子是客观上打开的,不是老谋子主动追求的。我们需要在老谋子无意留出的口子中寻求开放,去体会奥运会和平、友谊、超越的精神,而不是在虚荣的陶醉中以封闭来对抗世界。就像《阿里郎》故事一样抓住人心永恒的追求,才有可能成为传世经典;囿于小正确的把戏,很容易就被人遗忘——或者被人当作反面教材铭记。


(To Be Continued)

本文内容于 2009-8-18 12:20:56 被龙魂魅影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