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以食为天。去朝鲜之前,有朋友特别嘱咐,去了朝鲜吃不饱,需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并适当自备食物。我不那么在乎吃的,反正也就这么几天,所以没带多少,就一包方便面两块巧克力。带巧克力还是因为自己喜欢吃这个玩意儿,不是为了御饥。走之前我和师弟开玩笑,大不了回来之后让老师请我吃马兰拉面。老师们想必也收到了同样的消息,他们却付诸了行动:整箱的方便面,火腿肠,榨菜,大包的水果和零食。出境之前,我们每个人都大包小包。


一入朝鲜,我们的担心似乎开始应验了。我们还没有深入朝鲜,过了丹东,就在新义州(经济地位相当于朝鲜的上海,地理位置相当于朝鲜的深圳)等待朝鲜边防检查的时候,我们吃了第一顿中午饭。有人已经感到难以下咽,匆匆几口就放下了,开玩笑说,咱们回去还来得及。这顿饭似乎证明了那些大包小包的决定是英明的。


当我们抵达平壤之后,住在平壤市中心的羊角岛酒店,我们在这里吃了三顿早餐、一顿晚餐;我们还在香山饭店吃过一顿午餐;在高丽成君馆外的一个饭馆吃过一顿7个铜碗的午餐;吃过一顿朝鲜烤鸭做晚餐;在莲牡馆吃过一顿晚餐。总之,我们吃的都是朝鲜最好的饭菜,之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我们自己带去的食物,连水果都成了负担。


羊角岛酒店和香山饭店是朝鲜最好的酒店(容后再表),那些饭馆也是朝鲜最好的饭馆。那些饭菜确实无法与中国的五星酒店、好饭馆的相比,花样少、做法简单,在中国最多也就是中等饭菜,但确实有自己的特色。最有意思的是,我们,以及我见到的所有中国游客,都吃得格外香,几乎每个人全力以赴地吃,尽力争取没有任何浪费。看来中国游客都清楚地知道朝鲜人民很困难,在大家心里都形成了一种潜意识:浪费就是犯罪。因此,我们都吃得很饱,前些年游客吃不饱的事情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据导游说,我们有这样的待遇是经过他们努力的结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们住的羊角岛酒店)


朝鲜的食物比较简单,米饭、泡菜和酱汤。肉很少,也没有太多有特色的做法。也许是我们没有遇到。米饭、泡菜和酱汤当然是很爽口的,但营养似乎不够。对于我们这些尝鲜的游客,图个滋味就算了,可长期吃这些没油水的食物,身体肯定壮不到那里去。而且朝鲜的水果很少,屈指可数的商店当中并没有水果出售。


朝鲜人的食物情况直接反映在他们的脸色上。即便在平壤,绝大多数一般百姓的脸色都发暗、发黑、没有光泽。绝大多数人都体格瘦削。像我这样体格瘦削的人,虽然比一般的中国游客更像朝鲜人,但看第二眼就马上露出破绽:据老师说,我那不起眼的肚子很容易就把我出卖了,因为朝鲜人的肚子都很瘪。导游吃的比一般朝鲜人好得多,因为他们吃的和我们这些“外宾”一样。所以他们的脸色明显好一些。饭店和餐厅的服务员脸色也好一些,可能是因为窗口行业的需要。他们都不能代表朝鲜(甚至平壤)一般老百姓的身体状况。我们在饱暖之中享受朝鲜风光,没有再为这个问题费心。


但我们心里却暗地为朝鲜百姓的温饱问题打鼓。我们吃的是朝鲜最好的,不过就是中国城市居民中等偏上的水平,真正的朝鲜百姓究竟吃得怎么样?这个情况如同80年代早期,当我父母工资还是三、四十元的时候,北京饭店已经是三、四百美元一晚。那里面的锦衣玉食是一般中国百姓不敢奢望的。如果我们享受的就是朝鲜的锦衣玉食,他们的一般百姓会是什么情况?


所以,从新义州到平壤,从平壤到板门店,我们一路上都在观察朝鲜的农田。新义州和平壤之间,到处都是大片绿油油的农田,其中大多是稻田,辅以玉米、高粱。在朝鲜这个多山(丘陵)的国家,这块地就是朝鲜的粮仓。在这“粮仓”里的稻子,虽然绿,虽然多,但质量很一般,稻子长得不高,穗也很小,估计也就指头那么长。加上朝鲜并不使用化肥,估计亩产不高。在去妙香山和板门店的路上,再没有这样大片的农田。据说朝鲜东北的地理情况比平壤以南的还要差,更难有大片的农田和更高的亩产。所以,最好的农田基本上就是我们在从平壤到新义州之间看见的。粮仓尚且无法让人欣喜,其它地方就更让人担心了。另外,我们几乎没有见到种植蔬菜和水果的农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朝鲜有限的粮食按照国策来安排。朝鲜几十年来都处于高度的战备状态,“先军”(大概意思是,军队是革命事业的先锋队)不仅是指导思想,也是国策,粮食安全首先是军队粮食的安全。粮食要用来养好军队,备足战争所需,军用先于民用。这就像我们当年备战备荒,准备和美帝苏修打世界大战的认识和行动差不多。因而,在朝鲜,男孩子想吃饱饭最好的途径就是参军入伍,保卫国家。为了保证粮食的全局统筹,朝鲜的粮食全部由国家管理,统一收发,不允许买卖,每个人的口粮都自国家处得来。朝鲜导游自豪地介绍他们如何热爱祖国、如何拥护领袖和“先军”思想,我们从中得知了这些朝鲜国情。


另外一个与粮食相关的因素我们没有得到充分的证据。朝鲜的工业,尤其是轻工业不太发达。这是苏联老大哥就有的问题,社会主义国家无一例外都存在轻工业薄弱的时期,只是程度轻重、时间长短的问题。朝鲜需要很多本国无法制造的东西(除了轻工业品还有很多其它物品),而他们可以拿出来与他国贸易的东西极少。这样一来,粮食很可能成为主要的出口物资,进一步加重粮食负担。


关于吃的大问题,我在朝鲜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我享受的外宾待遇并没有消除我的疑虑,相反,包括我享受到的待遇在内,我的经历加重了我的担心。


(To Be Continued)

本文内容于 2009-8-18 12:04:21 被龙魂魅影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