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闪电战 引子:银河战争 第33章:钢铁防线(1)

一刀乐 收藏 0 10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8.html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由于苏联红军主力进入中国东北和朝鲜打击日本关东军,在欧洲只“取巧”进攻了巴尔干三国和挪威,未在波兰与德国陆军直接交锋,所以德国元首在东线也按兵不动,如今反而是“东线无战事”。西线倒是大打出手,法国陆军和英国远征军共出动百万大军,对德国号称“西壁”的“齐格菲防线”发起大规模进攻。

“齐格菲防线”是战前德国在其西部边境地区构筑的永备筑垒配系,构筑这条防线的目的是为了掩护德国西线,与法国著名的“马奇诺防线”对峙,并利用它作为向西进攻的出发基地。齐格菲系13世纪初德国民间史诗《尼贝龙根之歌》中的英雄王子,相传他曾杀死巨龙,以龙血沐浴后全身刀枪不入。德国以他的姓氏命名防线,取“坚不可摧”之意。

防线工程于1936年3月德军重新占领莱茵兰(莱茵河非军事区)之后开始构筑。穿越后的德国元首追加了投入,加紧施工,至1939年8月基本建成。投入的人力最多时有德军工程兵部队10万,“托特建筑组织”劳工约35万,青年义务劳动军10万,还有20万囚犯和苦役,总计近80万人。共使用水泥800万吨,钢材120万吨,木材95万吨,耗资35亿帝国马克。建成的防线,从德国靠近荷兰边境的克莱沃起,沿着与荷兰、比利时、卢森堡、法国接壤的边境,至德国-瑞士边界,全长达630公里。防线划分为北、中、南3个防区:北防区自克莱沃经亚琛至特里尔;中防区自特里尔经萨尔布吕肯至卡尔斯鲁厄;南防区自卡尔斯鲁厄经奥芬堡至瑞士巴塞尔的当面地域。各个方向上防线的组成,因战役战术重要性和地形障碍程度不同而异。如中防区,工程构筑最强,包括保障地带、主要防御地带、第二防御地带和纵深内个别重要地段上的后方防御阵地,最大纵深达75公里;而北防区克累沃至格拉德巴赫地段,仅有主要防御地带和后方防御阵地,纵深约35公里。防御工事构筑的特点是数量多、容量小,结构较简单。在整个防线纵深内还构筑有高射炮阵地。

历史上这条“齐格菲防线”并不坚固,如防线内未构筑斜切阵地,缺少能进行环形反坦克防御的支撑点和抵抗枢纽部;大量小型工事并不坚固,而且伪装差,极易为自行火炮和直瞄火炮摧毁等。德国元首以穿越者的知识,结合历史上太平洋战争日军在环礁岛屿构筑的坚固工事、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上甘岭的反斜面坑道甚至对越反击战“猫耳洞”等现代防御经验,对防线的建设提出了指导性意见,大大增强了防线的强度。全防线共构筑有各类永备筑城工事1.4万个,包括钢筋混凝土和装甲机枪工事与火炮工事、高射炮阵地、指挥所、观察所、人员掩蔽部和弹药库等,还补充构筑了大量的堑壕、交通壕、步兵掩体、炮兵阵地等野战工事。平均每公里正面上的工事数量达到22个。构筑的障碍物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是“龙牙”、防坦克壕和铁丝障碍物,地雷障碍物也被大量运用。防线内还构筑有较完善的道路网,便于军队实施机动。

萨尔布吕肯就是整条“齐格菲防线”的焦点。

萨尔布吕肯(德语:Saarbrucken)是德国西南部萨尔州的首府,位于萨尔河畔,是一座建于古罗马时代的古城。萨尔布吕肯是一个巨大钢铁和煤炭工业和运输中心,尤其是福尔克林根钢铁厂,是早在1873年就建立的冶炼厂,在1890年前后就已是当时德意志帝国最重要的炼铁厂之一(在1994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萨尔布吕肯是法德两国边境的要冲,这是因为宽阔的萨尔河谷地提供了进出两国的便捷通道。法德两国数百公里的边界,西北是黑森林山,东南是黑林山,大部为丘陵,并被许多河流所分割,地形崎岖通行不便,只有萨尔布吕肯这一段可容大兵团展开和摩托机械化部队进军。法军从这里攻入德国,就可直插恺撒斯劳滕和莱茵河上的水上运输中心路德维希港(内河港),直取德国西部中心城市之一法兰克福,沿莱茵河北上则可威胁德国最重要的工业区鲁尔。对德国来说,从萨尔布吕肯地域攻入法国也具有战略意义,因为从萨尔布吕肯延伸出来的公路穿过对面的法国小镇圣阿沃尔德,就可直抵法国的几大边境重镇:蒂翁维尔、梅斯和南锡。所以,萨尔布吕肯自古为法德两国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的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刚一爆发,法军第4集团军(司令雷坎将军)就从这里攻入德国边境数十公里;1944年,美军第3集团军在巴顿将军的指挥下,也是从这里攻入德国的。

萨尔州和萨尔布吕肯历史上在法德两国间多次来回“摇摆”。一战后根据《凡尔赛条约》,萨尔矿区由法国独占15年,以作为法国在战争期间被毁坏矿井的补偿。条约还提出,在15年期满之后,由全民投票决定萨尔的未来。1935年,超过90%的选民投票决定重归德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萨尔州遭受了沉重的轰炸并成为法国占领区的一部分后,1946年该地区“独立”。从1940年末到1950年代初,法国人一直试图让萨尔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但1957年萨尔还是成为了联邦德国的一个州。

如今英法对德宣战,陆军主力从萨尔布吕肯地域突入德国领土就是不二选择。作为穿越者的戴高乐下了重本,在这里集中了2个集团军的兵力,不惜代价取得突破。

9月1日,德国进攻波兰的当天下午,虽然此时英法尚未对德宣战,但是几架法国战斗侦察机已经突入萨尔布吕肯上空进行战前侦察。负责该地域空中掩护的德国空军第53战斗机联队出动4架Fw-190C式战斗机予以拦截。

法国飞机四散而逃,舒尔茨少尉紧追一架不放。这架法国飞机怪模怪样,发动机向左倾斜,仿佛一个“歪脖子”。舒尔茨根据上级下发的情报资料,辨认出这是法国著名的MB.150式战斗机。

这种怪机性能不怎么样,特别是飞行速度很慢,远不如Fw-190。但是,它也有一个优点,机动性极好,在“狗斗”中大占便宜,2门Hs-404式高初速20毫米航炮的杀伤力实在是不容小觑,让Fw-190吃了苦头,连续被命中两弹。

“该死的歪脖子!”舒尔茨咒骂道。真正较量起来才知道这种怪机不好对付,虽然速度不快,但难缠的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就在5分钟前,自己的中轴机炮在射击时起码命中那个“歪脖子”左侧2到3发炮弹,但它还在飞!换成其它飞机早就散架了!

距离越来越近,舒尔茨再次狠狠按下发射钮,这次没有省弹药,长长的一个点射,子弹和炮弹呼啸着飞过天空击中了200米外的目标,就在这时舒尔茨感觉自己的飞机似乎又被击中了,应该是机翼上又多了几个洞。

法国人这次没幸免,那个该死的“歪脖子”中间的座舱被打成了马蜂窝,飞机翻转着往下掉!

舒尔茨还不及庆祝,突然发现空中突然出现很多褐色的弹道。舒尔茨连忙一个高速转弯,加大油门一个俯冲往东飞——自己已经到了法国上空,下面的法军高射炮正对自己的座机穷追没打!

就在舒尔茨以一个30度的俯冲角高速俯冲后改平低飞后,眼睛余光似乎看到地面上的一处特别——一块林间空地上堆着些设备,就观察了1秒——林子里似乎有个大家伙!

当舒尔茨降落在机场后,并没有对自己的战果进行庆祝,而是在航空图上标出了那个特别的区域,让人把航空图送到了萨尔路易斯城堡要塞——那个地方距离城堡直线距离大概才3公里!也许那里会是一个法国人的重炮阵地——如果真是法国人的重炮阵地,那这么近的距离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一定是口径超大的臼炮!

1939年9月2日黎明前的黑暗,就在舒尔茨观察到的那片林间空地上,一个巨大的炮口大角度朝着天空,黑洞洞的炮口似乎就要唤醒这沉寂的黑夜。

突然,法军的几百门重炮同时发出怒吼,黎明前的夜空都被呼啸而过的炮弹闪光照亮。马奇诺防线一线工事的机枪和机关炮喷吐着火舌,红色的曳光弹照亮了萨尔河的水面——数百发炮弹的剧烈爆炸将萨尔路易斯城堡要塞中的所有人从梦中惊醒,一线的德国士兵们看到了河岸对面的法国加农炮的火焰!

就在这一刻,西线最残酷的一场战斗开始了!

黎明似乎被猛烈的炮群惊醒而提前来临。潘朵拉匣子打开了,这是个魔鬼泄欲的早晨。

萨尔路易斯城堡,雄踞在法国人面前的一道钢铁屏障,在最初10分钟内就承受了几千发炮弹的“洗礼”!

萨尔路易斯城堡是大约300年前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让他的建筑师沃邦建造的一座要塞,以保卫他在德国西部的占领地,哪知如今却成了德国人的庇护所。守卫这里的是德军第218师1个营。

德军第218师,是战前德国动员的第四波步兵师,基本由参加过上次世界大战的老兵组成,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上。该师实际上是一个要塞师,机动力和突击力都很差,主要任务是守卫萨尔布吕肯地域的“齐格菲防线”。该师没有配备MG-42式通用机枪、突击步枪和半自动步枪、MP40式出发前等先进武器,使用的还是老式的MG-34式重机枪、MP38式冲锋枪和98K步枪等,但老兵们反而得心应手,且这种坚固防线对峙的堑壕战恰恰是他们最熟悉的,最能发挥自己的长处。

对于这个挡住了法国人进军德国的“大钉子”,法军总司令部在制订作战计划的时候,对它是进行了周密的考虑和侦察的。

戴高乐对这座边境城市志在必得,为此派出了最精锐的部队和最优秀的将领:朱安将军的第4集团军和德塔西尼将军的外籍军团。

此前戴高乐已排挤走甘末林,以国防部长之职兼任法军总司令,大力提拔那些历史上表现卓越的法军少壮派将领。历史上,朱安将军曾指挥自由法国组建的第1个步兵军转战北非和意大利,战功赫赫;德塔西尼将军在1940年法国即将覆亡的危难时刻,指挥第14殖民师在“魏刚防线”顽强扼守,杀得面前的德军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从而名声大振。之后,他更是担任了自由法国的陆军司令。当然还有其他名将,如名震西线的勒克莱尔将军,如今担任机械化军的军长,待前方部队突破“齐格菲防线”后,立即投入突破口向纵深突进。

担任先锋的是法军第42师,法军第4集团军司令部为该师配备了强大的炮兵部队,此外还摆开上百门重炮直接支援,包括380毫米重型臼炮。重达1吨的炮弹是专门为破坏坚固堡垒工事的强有力武器。法国空军也将为进攻堡垒的战斗提供必要的空中火力支援。法军的重炮是闻名天下的,一战中的凡尔登大战就立下殊功,所以一直是法军的传统强项。二战爆发时,法军有75毫米以上的压制火炮上万门,从数量上超过了德军(历史上的1940年5月德国进攻法国时,德军75毫米以上火炮仅7000多门,而法军有1.12万门)。

法军高层认为整个萨尔路易斯要塞区只有几千人的德军守备部队,拥有的重型装备数量并不会太多,这在多次的空中侦查和在前期交火中可以明确地计算出来。就在第一轮炮击发起后的10分钟,早已隐蔽在“马奇诺防线”后面的法军第42师的突击队就发动了强渡萨尔河的行动。

也就在这一刻,法国人才发现自己的情报工作做得有多糟——第一波乘坐橡皮艇的法军步兵在河中央遭到了铺天盖地一般的机枪扫射,原本还平静地萨尔河成了吃人的怪物——隐藏在河边暗堡中的MG-34机枪手们就等着法军渡河!

沿河建造的钢筋混凝土暗堡所采用地施工方法是极其少见的“地道战”。在岸上明堡建设的掩护下。工程兵们用了整大半年的时间,在萨尔河东岸两侧十几公里的范围内建立起了两道“地下长城”。最经典的是明堡的建设使用的都是囚犯施工队,完全蒙蔽了法军的侦查机构。

守卫河岸的德军部队平时吃住都在堡垒内,离岗或换防时都要经过长长的隧道从要塞内部出来,虽然河岸东侧也有多个出口、对面的法国人也看不到——只有在下雨天守卫者才会使用它们。

部署在河岸西面“马奇诺防线”的法军重炮在几分钟内就将地面上能够看到的明堡基本送上了天,堡垒守卫者们也利用这几分钟时间做好了一切准备——原来就坚守在机枪前的值班士兵并没有盲目暴露位置,而是等地面哨位报告法军开始渡河时,才打开了隐蔽装甲门,在怒吼和硝烟中,疯狂射击的MG-34式机枪发挥了它应有的巨大杀伤力,就像割麦子一样收割着生命,一个长点射就能把一艘橡皮艇上的十几个法军士兵连人带艇打成破麻袋!

铺天盖地的炮击开始的那一刻,守卫城堡的德军营长沃尔特中校就和他的近千名士兵们在默默无声地搂着枪,坐在二线坑道里。巨大的震波像一记接一记的闷棍,猛砸在他们的头部,老觉着炮弹是从地底下发射上来的,打得他们脚底板酥胀麻木,而屁股则像坐在漫涨的海涌上。不时有人被震得牙齿嗑破舌头和嘴唇,“哎哟”一声捂住嘴。待手松开时,满掌是血。

炮击、一开始,沃尔特就大声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他就在城门上方的砖墙后面,通过指挥室的装甲观察窗查看着石桥的情形。

“师部电话!”值班员将电话交给中校。

“我是霍斯巴赫(前希特勒的陆军副官),炸桥!”

巨大的炮弹爆炸声让沃尔特再次询问了两回后才听清师长的话,“明白,炸桥!”

从上衣兜里取出钥匙打开指挥室里的装甲盒,拧下了压电开关——一声沉闷的巨响传来,整个要塞都感觉到了大地在颤抖,眼前的石桥轰然倒塌。

这座石桥建于1546年,已有400年历史。法军还没来得及进入这座古桥,正在等待炮击结束发动强攻的法国工兵傻眼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德国人竟然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在大桥下装了炸药!

大桥是塌了,但只是塌了靠近东岸的短短一段,那些破碎地构建并没有完全沉入河里——萨尔河水在这里并不深,步兵还是能够过来的。

“法国佬的坦克!”

“顶部高射炮,干掉坦克!快!“对着通话管沃尔特大喊!

不用营长的命令,他头顶上掩体内的88毫米高炮已经将炮口对准了出现在河岸桥头堡附近的法军坦克,炮手一脚踩下了击发踏板,以每分钟25发的速度一个短点射,当即击毁法国B1重型坦克3辆!

德军88毫米高射炮配有自动装弹机,每分钟可发射25发炮弹(实际可以更快,但再快的话炮管吃不消,来不及散热),速度快赶上重机枪了。1门88毫米高射炮在1分钟内的速射,足可以摧毁1个坦克连。该型高射炮打坦克的威力那是众所周知的。

如今萨尔路易斯要塞用来射击法军坦克的88毫米高射炮,只是单门的。在要塞内德国人还配备了最恐怖的四联装88毫米高射炮,对空作战时可象加特林转管机枪一样轮流射击,绝对是飞机的克星。二战历史上盟国轰炸机在德国上空被击落的概率是4%,也就是一架轰炸机理论上飞行25次就必定被击落。第一架完成25次飞行任务的轰炸机是美国的“孟菲斯美女”号(战后美国还专门为此拍了一部电影,笔者就是看了这部电影才对二战中的战略轰炸有了感性认识)。

在88毫米高射炮的恐怖威力下,法国的B1重型坦克就如纸糊一般撕裂开来。Char B1-bis坦克从1936年起装备法军,重31.5吨,前装甲厚达60毫米。车体是采用螺栓连接的铸造钢甲板结构,在车前部右侧安装了一门75毫米火炮。它的炮塔也是铸造的,装备一门47毫米火炮。历史上这种坦克是法军最有威力的武器,在多次反击作战中重创德军,将许多德国步兵和反坦克手碾成肉酱。而德军的主力反坦克武器37毫米反坦克炮对其无可奈何,古德里安在回忆录中也专门记述了法国重坦克的厉害。法国B型坦克和英国的“马蒂尔达”坦克,共同构成了1940年德国士兵最可怕的梦魇。

历史上德国陆军能对付它的有效武器只有88毫米高射炮。如今,历史一幕又再重演。

法国的穿越者戴高乐不是不知道这点,但他也是无能为力。在八大穿越者中,他和日本的那位石原莞尔一样,都是最弱势的。国防部长兼法军总司令,看似权力很大,但实际上处处制肘。首先,空军和海军是独立的,不受他直接管辖,只是起“协助、配合”作用,令他无从插手海空军事务(历史上那位甘末林也是如此);就算嫡系陆军,也不能为所欲为,虽然他可更换将领,并贯彻职业机械化理论,但武器的发展却跟不上。因为这时法国的先进坦克,只有B1式重型坦克和索玛S-35式中型坦克这点技术储备,要想赶在战前研制出新式坦克根本不可能。而现在美国的重型坦克尚未研制出来,只有谢尔曼M4式中型坦克的早期型号刚刚装备部队(那是由于孤立主义和经济危机的影响阻碍了美国武器的研发进度);英国的“十字军”巡洋坦克也不尽人意,倒是“丘吉尔”式重型坦克,在穿越者丘吉尔首相的大力推动下(他对这型坦克的数据和关键可谓烂熟于心,何况这种坦克不过是“马蒂尔达”的扩大版,技术上难度不大),已经研制成功并装备部队。这种坦克的前装甲板厚达150毫米(历史上德国著名的“虎”式重型坦克,前装甲仅110毫米,已经令对手吃尽苦头),足可以对付德国人的“杀手锏”88毫米高射炮。如果及时投入战场,应该可以重演类似“马蒂尔达”压爆德国大兵脑壳的辉煌。

但是,戴高乐进口武器的计划却遭到法国上下的一致反对。这是由于法国深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军火工业奄奄一息,而且殖民地的资源也不如英国的丰富可以转嫁危机,所以军方的订货极为重要,如果要向外国购买武器,那对军火业绝对是雪上加霜(由于英美体制的问题,穿越者也不可能白白赠送武器,这与德意独裁者的绝对权威和之间的亲密无间是无法相比的)。在军方特别是军火业巨头的强烈反对下,加上法国官僚体制的老态龙钟和暮气沉沉,使戴高乐无法施展拳脚,即使雷诺总理的支持也不行。无奈之下,戴高乐只好优先订购相对先进的B1式重型坦克和索玛S-35式中型坦克,另外别出蹊径,在B1式重型坦克的底盘上安装100毫米加农炮和105毫米榴弹炮,成为重型自行火炮,随伴坦克投入战斗。尤其是100毫米自行加农炮,可发射混凝土破坏弹,足可消灭德军重型坦克,这已是穿越者戴高乐所能做的极限了。他唯一的希望是等世界大战一爆发,美国通过租借法案,大批美国武器源源而来,才谈得上改换装备。历史上自由法国的军队在美国武器的装备下,战斗力毫不逊色于美英军队,还曾在科耳马尔袋形阵地合围并全歼了德军几个师,这才是戴高乐这位穿越者的终极打算,目前只好将就了。

如今在萨尔河畔,法国坦克只好忍受德国88毫米高射炮的屠杀。城堡要塞内的88毫米高射炮居高临下炮击,法军刚冲到河岸边的B型坦克从这个角度比个镀铁皮坚固不到哪去!炮弹轻易击穿装甲,诱发了内部弹药爆炸——整个炮塔都被掀到一边!

“去死吧!”高低方向机一调,一顿炮弹砸到后边的坦克上,又点燃了一个大火球——德国炮手把握的时机刚刚好。2辆被摧毁的坦克残骸正好堵住了大桥通道,在清理它们之前,法国人的坦克和大炮就别想再靠近!

黑暗中能看到对面河岸上的闪光,那是法军的迫击炮在射击。简单计算了一下,德国炮手调整射角,“高爆弹!”跟着连射25发炮弹,高炮射手们似乎能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和射击声中听到法国人的惨叫——当然这只是心里作用作怪。但那个暴露了位置的迫击炮阵地在接受了这样的“炮弹雨”洗礼后,用脚趾头都能想象那里的情景。

“干得好!守住大门,法国佬别想从这里过去。让他们尝尝我们的厉害!”

整个城堡到处都是爆炸。法国人的炮弹呼啸着命中砖石结构的要塞墙体。碎石飞溅,到处都是火光。但要塞没有一味挨打——地理位置上守卫者占有绝对优势。所有的制高点都在自己这边,各要塞观察哨最快地将对岸目视范围内的法军炮兵阵地报告给要塞炮兵。

萨尔路易斯城堡要塞并不是单单一个“建筑要塞”,它还有两道占地巨大的环形驻垒区,炮兵们大多在中间区域的树林里。

“以我为参照,方位030……发射!”位于中央堡垒高大塔楼内的炮击观察哨,向北后侧500米外的150毫米榴弹炮营下达了命令。

昨天要塞接到了法军有可能在3公里外部署了重型臼炮阵地的报告,而在刚才进攻开始后,中央堡垒被命中了一发威力巨大的重型炮弹,塔楼内的人都能感觉大敌在颤抖,而密切注视着西边情况的观察员在爆炸发生前一会就看到了那个可疑位置发出的巨大闪光。

现在要塞还不想动用最大威力的武器——由克虏伯公司出产的M18式210毫米榴弹炮和VZ16式240毫米加农炮,那150毫米榴弹炮就是最好的选择,威力足够,还能满足近距离炮击的要求。

通过炮队镜能清楚的看到3公里外的爆炸,“距离40,5密位,全营3发急速射!”

几秒种后,炮兵营的12门150毫米榴弹炮发出怒吼,炮弹铺天盖地的飞向目标,观察员看到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应该是正中目标,诱爆了法军重型臼炮的炮弹。

三轮齐射过后,观察员知道那个法军重炮阵地应该已经被摧毁,“方位035,8000,全营8发急速射!”

那里有不断出现的炮击闪光,是个占地巨大的法军炮兵阵地,在高处看得清清楚楚,根本不需要试射。

萨尔河铁路公路两用大桥,是联接德法两国的要道,进攻的法军是1个加强团,并有1个坦克营支援。

就在几分钟内,驻守在大桥东侧临时驻垒区域的德军阵地就遭受了毁灭性的炮击,几百发的炮弹砸在狭小的桥头堡区域。大桥是必经之路,法军志在必得:占领了这里才能保证运输的畅通,双方为夺取大桥控制权展开了不计伤亡的争夺战!

在覆盖炮击后,法军以1个重型坦克连担任先导,在突击工兵的配合下冲上大桥:刚才他们在河对岸看到了那让人胆战心惊的炮击,对面桥头堡区域的所有东西都被炸上了天,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们夺取大桥。

就在坦克冲到大桥半程的一刻,几枚拖着红色尾焰的奇怪弹药飞向正在快速冲锋的法军坦克,爆炸撕裂了坦克装甲,最恐怖的是两侧的工兵被四散的弹片和细小的红色小点击中时的惨叫——边上的人甚至能闻到烤肉的味道!

法军攻势立刻被阻隔在大桥上,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直视范围内已经没有任何反坦克炮一类重型武器的桥头位置还能对自己的坦克纵队产生威胁!

就在距离法军不到100米的位置,原来隐蔽在地堡内幸存下来的德军士兵钻出废墟。“法国佬的重型坦克!”排长沙克尔在营部会议上听说过这东西,“火箭筒组都到外面去,让法国佬尝尝我们的秘密武器!”

说着,沙克尔扛上一具44毫米火箭筒就从后部出口钻了出去。

河岸上的小树林很好的掩护了沙克尔的身影,趴在地上注视着河岸,长长的火箭弹已经塞进发射口。轰隆隆的声响传来,一个钢铁怪兽开了上来,黑洞洞的炮口指向天空——可惜,法国人的坦克炮没有吼叫的机会了。

沙克尔按下了发射钮,一声沉闷的巨响中,44毫米火箭弹飞出发射筒,耳朵嗡嗡作响,长长的火箭弹打开弹翼,也就是一瞬间,火箭弹准确命中法军坦克的前部装甲,击穿了装甲板。这时看到有两个人影钻出了已经趴窝的坦克,沙克尔抓起边上的MP38式冲锋枪,两个点射就让法国坦克兵永远躺下了。

往左侧移动了几米,第二辆法国坦克又上来了,和它的同伴一样,火箭筒轻松把它变成了一具铁棺材!这时河岸上不断出现火箭弹划过夜空的弹道,爆炸声此起彼伏,其它火箭筒发射组也正在战斗。

这就是德军的新式武器:“铁拳”(Panzerfaust)反坦克火箭筒。这是一种简单、有效的一次性使用的武器,由一个装有发射药的铁筒组成,实际上就是1门小型无后座力炮。它的发射筒是一根薄壁钢管,筒长80厘米。发射筒内装有85克重的黑药作为发射药,发射药借助一个简单的火帽进行点燃,火帽安置于筒壁上的一个孔内,它可由一个由弹簧提供动力的击发杠杆进行击发,触发杠杆用一颗双头螺栓连接在发射筒上。双头螺栓就是扳机,射手用姆指就可毫不费力地将扳机推开。行军时,击发装置被一块由薄钢片制作的扳机护盖盖着,护盖被轻轻弹起后就成了瞄准装置的照门。照门上排列有一系列小孔,不同的小孔对应着不同的射距所相应的射角。对射手来说,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什么部件。火箭上有一个结构精巧的战斗部和一根短小的尾秆。战斗部内装有重量为1.6公斤的炸药,可以穿透177-203毫米厚的装甲。火箭弹的尾杆是一根木质的管形杆,杆基周围环绕着四片柔软的尾翼。装弹时,火箭弹的尾部首先被推入发射筒内,装填到位后,弹尾抵在发射药上。装上一发弹后,武器系统的全重为5.22公斤,其中火箭弹部分约占近3.18公斤。发射药靠冲击点火,从筒内点燃44毫米的反坦克手榴弹。榴弹离开发射筒后,钢制的弹簧尾翼展开,稳定其飞行。早期的型号需要较靠近坦克——大约80米,最后到了150米,破甲厚度达到200毫米,法国佬B1重型坦克的60毫米装甲板根本不在话下。

相对其尺寸而言,“铁拳”的战斗部威力相当高,这主要是因为在战斗部内使用了黑索金炸药。黑索金炸药由于其安全性较差,所以,通常都只以少量作为起爆药使用,现在将好几磅重的黑索金装入“铁拳”战斗部内,确实具有相当的风险。为了防止发射时由于黑索金炸药分子互相摩擦,从而产生足够的能量而使炸药在炮口爆炸,因此,在黑索金内掺上了蜜腊。

与美军的“巴祖卡”火箭筒和德国人自己的“坦克杀手”(Panzerschreck)火箭筒不同,“铁拳”不是靠电子点火,也无需两个人操纵,一个人使用即可,相比之下小巧灵活得多。“铁拳”这种武器使用极为简单,老人和小孩很快就可学会,历史上二战后期德国穷途末路之下,将大量老弱和少年编成“人民掷弹兵师”,组建了一大批使用“铁拳”的“人民自行反坦克歼击连”。可不要想错了,耳边是不会有坦克歼击车隆隆的履带和车轮声的,充其量不过是骑着自行车的孩子或气喘吁吁的老人,而在后座上捆着2枚“铁拳”。

当1945年来临,穿着五光十色杂色制服的德国老弱人民步兵(真正的步兵!缺乏汽油,乘车就不要想了),扛着“铁拳” 去迎战武装到牙齿的盟国机械化军团,尽管在个别战场不乏小小战术胜利的闪光(科涅夫回忆,仅在柏林战役中苏军坦克就被德国人用火箭筒击毁800多辆),但最后的结局,地球人都知道了。

“铁拳”的威力虽然巨大,但是有效射程小(对比“坦克杀手”,射程达3.2公里,破甲厚度达230毫米),操作安全性差,而且一次性使用颇为浪费。战后苏联在此基础上,研制出了可反复多次使用的自己的“铁拳”,那就是闻名世界的RPG火箭筒。人们熟知的第三世界的反政府武装和游击队,标志性装备就是AK-47突击步枪、RPG火箭筒和丰田皮卡。不用说,在索马里、阿富汗和伊拉克,RPG火箭筒让美国大兵大吃苦头。

如今德军装备的,还是一次性使用的“铁拳”。以后再逐步改良,最终成为RPG那样的有效武器。

德军用一切武器阻挡着法军的进攻。燃烧的法国重型坦克阻挡了大桥的通道,法国工兵沿着铁轨和钢梁向前突进,欢迎他们的是密集的机枪子弹。虽然抵抗点并不多,但密集的点射让快速通过大桥成了奢望!

就在僵持的几分钟内,东岸后方的援军部队到了!

增援的1个德军步兵连赶到桥头堡位置时,被现场的情况震撼了。士兵们完全不顾法国人的射击,尖刀排冲上大桥,同法军僵持着。

东岸所有工事都已经被摧毁。一个年轻的德国兵趴在一段被炸断地铁轨后面,手中的冲锋枪已经打空,边上扔着几个空弹匣。一个士兵趴着把他的身体翻过来——肚子上有一个大口子,肠子都已经拉了出来!

就在此时,要塞的炮兵发动了反击,猛烈地炮火呼啸着飞向大桥西侧法军阵地,炸飞的树枝都炸到了东岸德军士兵的头上!

“后撤200米!后撤200米!”传令兵发疯一样对着支援部队指挥官大喊。

“什么?!”连长已经打红了眼,根本听不进去!

“就要炸桥了!快撤!”

这下连长顾不得继续坚守桥头堡位置,原有的秘密指令里就有炸桥这项预案,但并不是使用炸药——这是座贸易桥。不可能在桥下安放炸药,将会使用重型火炮对大桥实施炮击。

这炮弹的准头可比不了“定点爆破”的炸药,一个不留神能把自己人也一锅端了!

就在增援部队背着伤员撤出不到200米时,西岸法军炮兵再次对桥头堡发动炮击,呼啸而至的炮弹在桥头堡区域剧烈爆炸——如果增援部队没有撤离,在这样猛烈的炮击下基本没有幸存的可能!

趴在地上的德军官兵听到空气被撕裂的尖啸,声音甚至盖过了150毫米榴弹爆炸的巨大声响,就像一列高速列车贴着自己开过——“要塞炮!”

在萨尔河铁路桥东侧并没有足够坚固的工事能顶住法军的炮火,这点要塞司令部非常清楚。对于这处法军志在必的桥梁,师长霍斯巴赫少将早就有全盘计划:如果法军发动大规模进攻,要塞的18式210毫米榴弹炮和VZ16式240毫米加农炮第一项任务就是摧毁铁路大桥!

在法军发动炮击的同时,要塞重炮营运转起来:在钢筋混凝土结构保护的巨型炮台里,赤膊上阵(不要奇怪,超重型重炮的炮手常有的现象。)的炮手们最快速度的将重达上百公斤的高爆弹通过轨道塞进炮膛!

虽然法军重炮火力凶猛,但就算法国人把炮弹砸在炮台顶顶上也没事。这里是要塞重炮的主发射阵地,炮台用厚度超过2米的钢筋混凝土结构保护,独立的电力加上人工紧急移动装置能够保证大炮最快地移出掩体,进入发射转盘或是进入预备阵地。

“一号目标!发射准备完毕!”各炮相距都有几十米,但几乎在同时做好了发射准备。多年来的训练没有白费,炮组成员堪称训练有素。要塞附近所有重要目标的炮击参数早就记录在案,像铁路大桥距离不到3公里,炮击能够达到的效果和在房间里用步枪打热水壶没什么区别。

“全营注意,从1到5,间隔3,放!”其实没人听得到营长的高喊,但只要看信号旗就行了。

巨炮发出怒吼,惊天动地的炮击声中炮弹呼啸着大角度飞向铁路桥。

一发、两发、三发、四发、五发!

隐蔽在大桥东岸的德军士兵看到了终身难忘的景象:坚固的铁路大桥被一发接一发的重型炮弹击中,剧烈的爆炸声中大桥就像纸糊的一样、构建四散飞射。

15秒后,坚固的萨尔河铁路桥就不复存在了!

这会在St Arnual哥特式教堂塔楼上的炮击观察哨已经发现法军对铁路桥发动炮击的炮兵阵地,观察哨向要塞炮营报告了炮击参数——在营长费列洛少校“全营齐射”的命令声中,巨型炮弹以清晰的弹道飞跃布格河。整个夜空都被巨型炮弹发射的火光照亮,坚守阵地的德军士兵顿时士气大振!

天空是红色的,炮弹如同一场钢铁风暴一般席卷法军阵地,高高在上的炮击观察员都没想到重炮齐射竟然有这样壮观的景象,炮队镜里的景象更让他激动!其实所有位置够高的人用肉眼都能看到8公里外发生的壮观景象——一片面积巨大的地区都在爆炸燃烧,就像天上在下一场金属风暴,那片地区应该都被夷平了!

在战斗开始15分钟之后,萨尔河西岸法军士兵尸横遍野,这让法军指挥官难以置信!更要命的是要塞炮兵的火力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计,甚至比自己的还要猛烈!

就在10分钟内,法军12个炮兵分队损失惨重。做为秘密武器的3门巨型臼炮在发射了一发炮弹后就遭到覆盖性炮击,整个阵地彻底被摧毁。德军的炮弹还正中一辆炮弹运输车,当时它刚好停在巨大的臼炮边上,被引爆的2发380毫米混凝土破坏弹让那辆履带式运输车无影无踪,臼炮都被炸成了一堆废铁!

己方志在必得,原来估计15分钟内就能建立起渡河的桥头堡现在看来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强攻萨尔路易斯城堡的部队遭到了地狱一般的场景,法国士兵面对的不仅仅是呼啸而至的大口径炮弹和密集的机枪子弹,竟然还有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而来的速射炮炮弹!

就在萨尔河西岸的几百米河堤上,隐蔽待机的法军2个步兵营在5分钟内被河岸对面要塞工事里疯狂射击的高射炮打残了!连茂密的树林都成了秃子!

德国人根本不在乎弹药,他们竟然将大量四联装的20毫米高射机关炮配备在了城墙上的工事里,最要命的是这些高射机关炮竟然还能进行大俯角射击!在法军那些专门为摧毁工事准备的37毫米反坦克炮和75毫米步兵炮的炮位附近——每分钟射速达220发、铺天盖地而来的高射炮弹让那里成了人间地狱,大炮护盾、大架、高低机……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人体的碎肉!

现在法国人明白了:在他们面前不是什么要塞,那是个吃人血肉的怪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