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独立报》:不要用我们的标准评判中国!

英国《独立报》网站文章,题:不要用我们的标准评判中国,作者 马丁·雅克。全文如下:


在谈到中国时,西方有一种典型的条件反射似的观点:中国不是民主国家。话是没错,但这对我们没有多大意义。任何西方国家在经济刚刚起步时也都不是民主国家,日本不是,亚洲“四小虎”也不是,而印度则是特例。至于中国,大约半数人口仍然生活在农村,这意味着它的经济腾飞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而且有一个极有说服力的理由,能够说明为何发展中国家不是民主国家。要想实现经济腾飞,就得把脱贫放在第一位。因此民主这样的问题听上去学究气十足。


中国的缺乏民主应当放在历史大背景下考察。在经济起步阶段,人们或许渴望民主,但事实上,大多数国家的例子都证明,民主并非一种现实的选择。如果我们刻意去忽视历史,我们就是伪君子:要求别人去做我们自己没有做的事情。


执政体制也必须放在文化大背景下考量。西方民主是欧洲历史和传统的产物。它的一些原则无疑是普适的,但是如果因此就认为所有国家都可以而且应当效仿我们西方人所熟悉的政治体制,则是自大的。政治是因文化而异的;的确,它是所有重大活动中地域性最强、普适性最弱的活动之一。


从长期看来,几乎毫无疑问的是,中国的执政会具有越来越强的问责性、代表性,并越来越透明;的确可以感到中国在过去20年就是这样做的。现在互联网上进行的那种讨论在10年前还是不可想像的。但是中国的民主制度将来也极不可能模仿西方民主,而且中式民主和西式民主的运行方式将绝对不会相同。


国家在中国社会和在西方社会中占据的位置是截然不同的。中国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单一民族国家,而是一个文明国家——就其历史悠久性、疆域辽阔和多样性而言。在中国,与其说国家是一个民族的守护者,不如说它是一种文明的载体和代表。即便中国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有了普选权,其合法地位也极不可能存在于人民主权中:它将始终存在于国家身上,这一点比日本更甚,因为中国本质上是一个文明国家,而且孔子在中国的影响比在日本大得多(儒学阐述的是国家而不是人民主权)。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需要考虑。从人口数量和国土面积来看,中国更像是一个大洲,而不是一个国家。中国广阔的疆域意味着,它应当既被视为一个单独的国家,又被视为许多“国家”的集合。然而,民主的摇蓝无一例外地是单一民族国家。没有多民族民主国家,正如欧盟所体现的那样。


有鉴于此,很大的一种可能是,在国家的鼓动下,民主在中国以一种相对零星的方式传播开来,就和邓小平在1978年后发起的经济改革进程一样。最明显的候选之地就是香港,那里已经有半数立法委员都是选举产生。而且承诺要在2017年通过选举产生行政长官。如果中国和台湾有朝一日达成协议,那么台湾就可能成为另一个例子。考虑到中国作为文明国家的特点之一就是它的高度多样性,那么这一前景可能是符合中国传统、而不是背离中国传统的。


最后,我们应当防止把民主和国家的能力混为一谈。尽管不够民主,但中国千百年来一直是个能力极强的国家。可以证明的是,中国是治国之术的摇蓝。结果,中国的能力远在西方诸国的能力之上,特别不要忘了,中国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的确,中国的国家能力将是中国在世界上增强影响力的法宝之一。但是到目前为止,西方基本上忽视了这一点,因为国家的问题已经被简化为民主问题。随着中国的崛起,这一点今后不会再被忽视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