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讨回老板欠自己的近5万元,28岁的河南小伙洪作刚跑遍了高新区,8月13日,终于找到了老板的车。他锁住车,守了四天三夜,他说,这是讨回钱的唯一希望。


挨个儿在家属院和停车场寻老板


昨日下午2时许,高新区唐延路旺座现代城旁的小巷子里,一辆香槟色的广州本田小轿车前挡风玻璃上,贴了张白纸,上面写着大大的两个字“还钱”。车身上已落满灰,车左前轮被锁在路边一个下水道的铁栅栏上。


车旁,28岁的河南小伙洪作刚坐在马路牙子上,他身旁放着一盒吃了一半的饼干,半杯咖啡和一盒蚊香,身后铺着一些报纸。“我已经在这儿守了四天三夜了。”洪作刚面露疲惫地说,自己是河南信阳人,目前无业。欠自己钱的是雁塔路一饭店老板,姓郭,是河南南阳人。自己曾在这家饭店当采购员,后来饭店经营不善,员工工资发不下来,老板想向他借4万元。


因为和老板是老乡,且两人之前就认识,关系还不错,他就借了4万多元给对方,并且对方打了借条。后来,老板还向他借过3000元,没有打借条。加上拖欠自己的5400元工资,老板欠自己近5万元。今年7月,老板把饭店转让给了其他人。


为了讨账,今年3月、5月,他曾两次从河南来到西安找老板,但对方要么说暂时没钱,要么让他再等等。


7月14日,他再次来到西安,但老板电话一直没人接听。听说老板住在高新区,于是,每天从早到晚,他到高新区各个家属院和停车场挨个儿找。有时他就找个几十元的招待所住一晚,有时就在公园里找个地方凑合一宿。


打电话告诉老板锁了他的车但老板未露面


8月13日上午,洪作刚在这条巷子里找到了老板的小车。他马上向当地派出所报案,但派出所说无法处理经济纠纷,建议他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与洪作刚一起守在车旁的还有一名供货商小许,他说:“老板不仅欠自己近7万元的货款,还欠了其他供货商五六十万元。”为此,有供货商将其告到了法院,法院让其还钱,但对方依旧没还,也没有财产可拍卖。


洪作刚说,他担心即使通过法律途径对方也不肯还钱。于是,8月13日下午,他买来一把U型大锁,白天就将车锁在下水道铁栅栏上,连着3天晚上,怕自己睡着、老板将车开走,他就将锁子的另一头锁在自己的脚踝上。晚上,他就睡在马路边的报纸上,路边蚊子多,他就在周围点上四盘蚊香。


洪作刚说,自己已经四天没有刷牙、洗脸了,身上都是灰。来西安时,带了1000多元,现在只剩二三十元了,每天只吃些饼干、方便面,喝矿泉水,每天花销在六七元左右。旁边咖啡店的老板,看到他守着车很可怜,就送来了一杯咖啡……


昨日下午,西安下起大雨,记者电话联系洪作刚,他依然守在附近的一栋大楼里,他说,晚上打算睡在屋檐下,继续守下去,因为“这是我要回钱的唯一希望”。


记者昨日电话联系这名老板时,对方电话已转接到秘书台,一直无人接听。记者获悉,8月15日,洪作刚和小许曾打电话给老板,告诉他锁住了他的车,让其还钱,但对方依旧未露面。


小伙为讨五万欠款 将脚锁老板车轮守四天三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