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电波

两山战士 收藏 0 130
导读:最后的电波 人生总有一些挥之不去的记忆。我心灵深处的那份不舍与我军旅生涯的终结有关。 1991年春天,我从沈阳军区某直属单位调到某集团军,在这个有“铁军”之称的英雄部队一干就是十多年,直到她永远地从人民解放军的编制序列中消失…… 2003年9月4日,作为集团军司令部的处长,我列席集团军九届七次全委扩大会议。在这个岗位上的近五年间,我参加这样的会议已经很多次了,那天不同,一走进会场,立刻就感到异样的气氛--主席台上的常委们一个个神情凝重,全没了往日会前的调侃。会议开始,军长用低沉而庄重的

最后的电波


人生总有一些挥之不去的记忆。我心灵深处的那份不舍与我军旅生涯的终结有关。 1991年春天,我从沈阳军区某直属单位调到某集团军,在这个有“铁军”之称的英雄部队一干就是十多年,直到她永远地从人民解放军的编制序列中消失…… 2003年9月4日,作为集团军司令部的处长,我列席集团军九届七次全委扩大会议。在这个岗位上的近五年间,我参加这样的会议已经很多次了,那天不同,一走进会场,立刻就感到异样的气氛--主席台上的常委们一个个神情凝重,全没了往日会前的调侃。会议开始,军长用低沉而庄重的语气传达了中央军委扩大会议的决定:“为迎接世界新军事变革的挑战,积极推进中国特色的军事变革,中央军委决定,撤销我们集团军的建制,所属部队撤编、转隶或转改……”听到这一突如其来的消息,台下的与会者面面相觑,一时仿佛空气都凝固了…… 我在集团军工作虽然只有12年的时间,但部队给予我的培养和锻炼却令我终生受益,终生难忘……7年的时间里,我从一名连职干部成长为正团职干部,这其中饱含着首长的关怀、战友的帮助和这支英雄部队好作风、好传统的熏陶,当我正要用自己的全部力量来回报她时,她却要在人民解放军的序列中消失了。 那天晚上是一个辗转反侧的不眠之夜,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思绪萦绕在心头……我心里很清楚:军人的命运不仅仅是个人的事情,而是与祖国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的。牺牲和奉献永远是军人的本分,而且这种牺牲不止在战场,这种奉献也不止在部队的创立和建设过程中。我告诉自己:好好珍惜在部队的每一分钟吧。 作为集团军的通信部门,我们掌管着集团军首长机关对上对下的通信联络,上到总部、下到旅团,天上卫星、地下光缆……特别是在部队撤编期间,通信保障任务繁重,责任更加重大。我在召集全处同志和值勤台站负责人研究精简调整期间通信保障工作时对大家说,这个时候,如何对待工作,如何对待任务,更多的不是靠纪律、靠强制,而是靠军人的情操和对部队的感情。人生难得有几次“最后”,军旅生涯的最后日子应当成为我们人生最难忘、最美好的回忆!希望大家珍惜每一天、每一班,用更高的标准、更大的热情圆满完成撤编期间的通信保障任务。 全处同志和值勤台站的官兵们像眷恋家园、眷恋母亲一般,眷恋着自己的工作岗位,一次又一次地擦拭自己喜爱的机台和按键。大家的话语很少,交接班时,往往只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更多的是一种心灵的默契。军官少有了往日的严肃和训导,更多的是体贴与关爱;士兵们也少了往常的活泼与调皮,更多的是成熟与自律--大家都在尽心尽力、尽善尽美地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10月之后,我知道,集团军部队对上的无线电联络即将结束了。一天,我找来主管无线值勤的张参谋,告诉他,对上联络最后一个班次的时间确定之后,一定要告诉我。张参谋不解地问:“处长,有什么事吗?”我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想去看看。” 10月5日,军区通知:10月6日10:00时是集团军对上级的最后一次联络。张参谋接到通知就来到了我的办公室,我对他说这个班次的联络由我上机。 就要发出集团军军史上最后一次电波了,我的心中充满了难以言表的留恋之情。下班后,我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久久不愿意离去,一支接一支地吸烟,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回放着集团军部队辉煌的历史……这穿越时空的电波,在建军初期曾先后传达方志敏、邓子恢、张鼎丞等同志的作战意图,指挥着红军战士在江南根据地与敌人进行了三年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配合主力红军取得了长征的胜利,为抗日战争积蓄了力量;这穿越时空的电波,曾传送过陈毅、粟裕的指挥号令,指挥新四军指战员们挺进江南敌后,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决战黄桥,名扬华夏;这穿越时空的电波,曾指挥着人民解放军官兵浴血苏中、鏖战孟良崮,全歼敌“王牌军”整编七十四师,俘敌少将参谋长以下6470余人;这穿越时空的电波,曾历经淮海战役三个阶段的全过程,指挥作战40余次,歼敌7.2万人,俘敌“徐州剿总”中将副司令杜聿明,使集团军部队成为那个时期歼敌数量最多、俘敌将领最高的部队之一;这穿越时空的电波,曾指挥着志愿军战士们在朝鲜“三八线”坚守防御,依托坑道挫败敌人的一次次疯狂进攻,取得了歼灭美军和李承晚军1.4万余人、击落击伤敌机434架、毁伤敌坦克106辆的辉煌战绩;这穿越时空的电波,曾在祖国神圣的领土珍宝岛上空回荡,指挥着祖国的卫士们英勇反击了强敌的入侵,捍卫了祖国的领土完整和尊严;这穿越时空的电波,曾指挥着千军万马在白山黑水间扑山火、降洪魔、保油田,为共和国的建设流血流汗……这穿越时空的电波,不但传送着战斗的命令和捷报,而且还播报着一个个人们耳熟能详的名字:方志敏、邓子恢、张鼎丞、粟裕、陶勇、姬鹏飞、韩念龙、许家朋、冷鹏飞、华玉杰、杨林、王庆容、刘英俊、苏宁……这些名将英才都是这支英雄的部队产生的;这穿越时空的电波,象征着党对集团军部队的绝对领导,象征着集团军部队首长如钢似铁的意志,象征着所向披靡的“铁军”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光荣足迹。而今天,这穿越时空的电波,即将在我这一任通信处长手中成为集团军部队的“绝唱”…… 6日一早,我和张参谋一起来到通信值勤楼,看到自己亲手设计装修的机房,听到那熟悉的滴滴答答的电报声,我与战士们眸子里流出的依恋、悲壮的目光相遇,心像万丈飞瀑轰然跌宕……15岁的我当兵就头戴耳机,手握电键,用电波传送命令和捷报;22岁的我,作为一名电子对抗部队的军官,在老山前线用电波这柄利剑斩断敌军的指挥神经,荣立战功;36岁的我,成为集团军的通信处长,组织了98抗洪、多次战役演习的通信保障,用电波在长空书写了“铁军”今天的辉煌…… 一声“报告”,把我从回忆里唤醒,我看到无线电台的官兵们军容严整、神情庄严地肃立,我庄重地还了一个军礼。为了这次最后的联络,官兵们把机台擦了一遍又一遍,把设备调试了一回又一回,生怕出现任何一点儿闪失。“滴、滴、滴答”,上级台开始呼叫了,收听到这熟悉的呼号,面对这熟悉的键盘,不知是激动还是紧张,不知是心痛还是留恋,我的双手不禁颤抖起来,二十多年啦,自己完成过多少次重大的通信联络任务,但从未像今天这样心潮澎湃,这样感慨万千。沟通后,我拍出“这里有报”的报告信息,上级台回答:“请发下来。”我用颤抖的手郑重地发出了一组电文:“感谢上级首长机关多年来对集团军通信工作的关心、支持和帮助。集团军部队的无线电波将从此消失了,但我们结下的战斗友谊将成为永不消失的电波。”发完最后一个字,两行热泪顺着我的眼角淌了下来…… 10月8日,集团军在市东郊隆重地举行了撤编阅兵式。官兵们排着如刀劈斧砍般的方阵,迈着凝重、坚定的步伐,接受军区首长和地方领导的检阅;某团1000名官兵高唱集团军军长作词的歌曲《铁军丰碑耸苍穹》:“闽赣起兵赴国难,百战华东铸奇功。抗美援朝灭敌寇,珍宝岛上显英雄。驻守北疆谱新曲,遍地英华唱大风。壮志凌云待日月,铁军丰碑耸苍穹……”雄壮的乐曲、嘹亮的歌声,深深地表达了集团军部队全体官兵对党、国家和人民军队的满腔热爱和无限眷恋之情。 肃立在秋风里,我默默地想,虽然自己即将告别部队尊敬的首长、可爱的战友,但英雄部队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我决不会丢,集团军首长和战友们给我的关爱和培养我决不会忘,集团军75年来用血与火铸成的军魂将永远激励着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