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逝了,而我依然在这里

牟郝兵 收藏 0 163



最近大部分时间躺在床上,回顾过去,看到的只有那些苦苦挣扎却又无法彻底释放的冲动。我几乎每天夜里都要问自己同样的问题,现在这样的生活究竟是不是我想要的,我所做的那些决定究竟是正确的还是愚蠢的。日子就是这样一天一天的过着,夏日的酷暑让房间里弥漫着闷热的因子,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夏天,可是季节的轮换就是这样地不由分说。


很多朋友大老远的跑来看我,还给我准备了特有心意的礼物,除了心存感激外都没办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你们的感谢了。生活就是这样瞬息万变,有时候快的让人无法适应,刹那间带给你无法承受的阴霾和捉弄,而刹那又会呈现给你不可思议的美好。难怪我变的越来越矫情起来。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一场电影,读一本书,听一首老歌,见一个故人眼眶也常常都会变得湿润起来,甚至偶尔会有隐隐的泪光,可是一旦遭遇到任何变故,或者重大事情降临时,心里反倒寂静一片,只能听见肃杀的风声,却不会有波澜起伏,很多时候更是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眼泪!也不愿让别人窥探到自己内心的软弱或犹疑。


只有时间这样一个无情的狠角色才可以消灭记忆里那些怅然若失的旧事,一切美好因为经历了它的洗涤都变成感伤的“曾经”,它穿过每个人的身体,将不同的人拉近又推远,让人们欣喜又遗憾。




来看我的朋友里有两个特别喜欢背着自己心爱的相机到处旅行,他们因为各自的原因踏上了旅途,在旅途中邂逅某座城市,某个人,然后以自己的方式和角度去感受那些和自己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也可能是用灵魂去触摸一些微妙的共鸣,这样的旅途其实一直都是我所向往的,但是这样的自由并不是完全可以由我自己控制的。对于旅行的人来说,旅途从来都不会有终点,只是有些人还在一站一站地继续,有些人暂时停在某一站,也有一些人懒得再走。很多时候,出门旅游常常希望看到别样的风景,为了那些自己够不着的风景,于是我们背着包义无返顾的踏向了去远方的路,走进未知的深山大川。其实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一直忽略了在身边不远处的地方也同样有着最美丽的风景和人文。

我以前喜欢蹲在马路边上看那些身上散发着水泥味的民工,他们日复一日的用自己的劳动来换得别人的尊重;我现在也渐渐的开始包容那些满口粗话的出租车司机,他们才是真正了解这座城市背后真相的人们;我不能不喜欢路边上那些简单却又顽强的植物,他们不需要可口的食物不需要美丽的衣服却始终散发出生命的美丽;我喜欢这座城市凛冽的性格,就像这座城市里的人,把对人的事物的热情和蔑视都表达得同样鲜明;我喜欢像现在这样躺在床到透过房间的窗看着北京的夜晚,那么清凉,光线都有一种潮湿的韵味,让我感到无比欢畅;我喜欢那些孤零零的树木,冬天给你温暖夏天给你阴凉却从不打扰你的生活,立在城市的马路边,那么骄傲与独特。而这一切现在就在我的身边,它们是属于我的最美的风景。


我喜欢想象跨越时空的感觉,让我有种错觉自己似乎有了改变世界的力量,却同时又找不到具体的方法;我喜欢把自己内心那些复杂的情绪用简单的文字肢解开来,变成一个个有感情词,或者一个短语,因为那样更有力量。



时常我都在想镜子里那个傻瓜一样的家伙怎会是我,

间断的思绪让我确信那时候便已经注定会阴差阳错,

流年的迅速离去让我几乎忘记了书架旁的油漆脱落,

逝去的光阴我透过窗户看见昨晚被大雨冲刷的磅礴,

了不透的感情始终让我不能和别人一样自然又洒脱,

而代理回忆的戒指却已经被我扔进了马桶里的漩涡,

我去年在什刹海的时候在银锭桥旁买了一只大海螺,

依旧还记得靠近它的那个晚上我只听到大海的轮廓,

然而有很多人说爱情是一场场争先恐后的无尽折磨,

在我脑海里住着的那个人不停若隐若现地打扰着我,

这让我想起两棵树的恋爱怎能像酒吧里的暧昧灯火,

里约热内卢的梧桐叶缝隙的阳光就算斑驳那又如何。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