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心中的丰碑:怀念我的姥爷

埋藏在记忆深处,有这样一个人,虽然我从未见过他,但是他却是我们心中一座永恒的丰碑。他,就是我的姥爷。

我是在家中泛黄的旧照片上认识的姥爷,然后从母亲的讲述中了解姥爷的人品和为人及有关姥爷的故事,并被姥爷的事迹所感动。

姥爷叫吴宝林,生于一九零三年,居住在龙江县七棵树镇富山屯。姥爷是村里少有的读书人,人们尊称他吴先生,在富山屯私塾馆教书。姥爷知识渊博,待人宽厚,写得一手好字,逢年过节人们求姥爷写对联,姥爷总是有求必应。姥爷在村里德高望众,谁家有大事小情都去找姥爷出主意想办法。姥爷很善良,也很爱护学生对调皮的学生从不打手板;看到人们捉鸟,姥爷就劝其放生;路上有石头或坑洼不平,怕老人和孩子们行走绊倒,姥爷就把石头移到路边把坑填平……在这些故事中,最令我们感动的是姥爷冒着生命危险救八路军的事。

1945年8月,苏联开始出兵中国东北,促使日本无条件投降。这为八路军挺进东北.开辟东北革命根据地创造了十分有利的条件。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抗联部队于9月开始分赴东北各地,其中一批人员由王明贵赴齐齐哈尔。根据党中央东北局昀指示.随即成立了中共嫩江省委。刘锡伍任省委书记、朱光任齐齐哈尔市委书记、于毅夫任嫩江省省长、王明贵任省军区司令员。张汉丞任警备二旅旅长,警备二旅隶属西满军区管辖,受嫩江军区指挥。警备二旅的使命任务是:贯彻执行党中央关于"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方针,坚持开展剿匪斗争,为建立和保卫人民政权,确保革命根据地土改工作顺利进行。1945年旧历11月28,张汉丞率领部队从甘南出发,冒雪行军,晚上到达七棵树并在此研究战略。骑兵连、警卫连、保管科、供给处、卫生科共七十多人留到七棵树担任留守工作,并向指导员刘曙仁、连长张国清、代理连长刘海山布置了任务,张汉丞率领大部队连夜出发,直奔朱家坎。由于内奸刘海山向敌人泄露了我军的全部计划,旧历11月29日十一点,敌人从三面包围七棵树,中午十二点我留守士兵发现情况后立即向张国清连长和刘曙仁指导员汇报,马上部署战斗,指导员带领一班人掩护两名战士去朱家坎找大部队,用三辆大车把政治处、保管科、供给处、卫生科三十多名同志送出去,追赶大部队,剩下四十多名骑兵连战士集中到连部院内,以院墙做掩护与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经过二个多小时的浴血奋战,终因寡不敌众,十三名战士壮烈牺牲。

在这个新旧交替的动乱时期,一天乌云密布,呼啸的北风夹着雪花,阵阵寒风象针一样扎得脸生疼,姥爷和往常一样来到学校,升起炉火,等学生到来。临近中午突然枪声大作,姥爷心里一震,告诉学生不要动,然后他出门看看情况,刚走到门口,就见从外面闯进两个人来,只见他们满脸的灰尘和血迹。姥爷看见穿着八路军的服装,心里就明白了,赶紧把他们领到屋里,为他们擦去脸上的灰尘和血迹怎么办?土匪马上要追来了,藏哪儿呢?姥爷让八路军换上学生的衣服,把他们换下的衣服藏到灶膛里。姥爷让他们坐在学生中间,一起读书。此时外面的枪声越来越密也越来越近,几个杀气腾腾的土匪,端着枪闯了进来,敌人一把抓住了姥爷,恶狠狠地说,有没有看见八路军,一个土匪还把姥爷推到门外,绑起来,一边用枪托打一边逼问:“你把八路军藏到哪里了?再不说就打死你!”姥爷不慌不忙地说“我这里没有什么八路军,我是教书先生,我这里有的只是学生。”无论匪徒怎样拷打和逼问,姥爷都不说,匪徒看从姥爷这得不到他们想要的,又怕增援的大部队赶到就逃走了。学生给姥爷松了绑。土匪走后,姥爷把藏到灶堂里的衣服放在苇垛里,没想到衣服已经部分点着,并引燃了苇垛,把房子也烧掉了。姥爷的私塾就这么关了。后来,两名八路军战士(一个叫魏华庭,一个姓刘)跪谢了姥爷,并认他做父亲。

土改时期,时任七棵树区区长的刘其生,敬重姥爷的人品,为了感谢姥爷舍身救八路军战士,在其离职回京时执意接姥爷去北京生活,但是姥爷谢绝了刘其生区长的好意,执意在发达乡关家庄过着清贫的生活,直到去逝。姥爷从没因自己救过八路军而居功自傲,解放后他所救过的八路军战士曾寻找过他,刘其生区长来龙江时也问过他,直到前年还有人问吴先生还健在吗。

时间的流逝没有让这段记忆风化。直到现在,姥爷那种淳朴,善良,不慕名利,乐于助人的精神仍然影响和感动着我们这些晚辈,也让我们这些晚辈对姥爷肃然起敬。

尽管姥爷只是一个普通的教书先生,但是他的精神却是那么让人钦佩。虽然姥爷离开了我们很多年,但他高尚的品格,朴实的一生,像一座丰碑,永远屹立在我们的心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