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减持美国国债251亿美元 仍为最大持有国!

8月17日电(记者 姜锐、姚均芳)根据美国财政部17日公布的数据,截至6月末我国持有美国国债7764亿美元,相比较5月份8015亿美元的持有量,减少了251亿美元,减持幅度超过3%。这也是一年来我国首度较大规模减持美国国债。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减持的同时,美国国债的第二大持有国日本,在6月份大幅增持346亿美元至7118亿美元,“一增一减”,与我国持有量进一步缩小。英国作为第三大持有国,从5月的1638亿美元增持至6月末的2140亿美元,增加502亿美元,增幅超过30.6%。




今年4月份我国也曾出现过44亿美元美国国债持有量的下浮。


截至5月末中国持有美国国债首超8000亿美元



7月17日消息 美国财政部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5月末,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规模达8015亿美元,首度突破8000亿美元。


5月380亿美元单月增持规模,也创近7个月来新高。至此,中国在过去12个月中累计增持美国国债2947亿美元。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比居于第二位的日本多1243亿美元,使中国继续稳居去年9月取得的美国国债第一大持有国之位。


数据显示,美国5月海外资本净流出额为666亿美元,其中海外私人资本净流出882亿美元,官方资本为净流入156亿美元。在长期证券中,外国投资者净卖出美国中长期国债372亿美元,而4月为净买入419亿美元。这表明在全球经济复苏预期升温昭示市场风险大减的情况下,投资者正加大将资金转向其他投资对象的力度。此外,海外投资者净买入美国政府支持机构债券128.1亿美元,净买入美国股票167.3亿美元。


中国或继续买美国国债 最关心国债安全性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美国举行


中方最关心美国国债安全性



美国不大可能在对华贸易保护及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做文章


当地时间7月27日至28日,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中美双方将就政治安全和经济领域的战略性、长期性、全局性问题进行深入讨论。


舆论指出,本次对话可望从战略高度出发,从经济角度入手,探讨双方合作的未来。当前中美合作已出现了从以双边议题为主向以多边议题为主的转变,这正是此次对话的一大特色。


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日前发表的相关声明也指出,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将着重处理在当前和长期战略利益上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涉及双边、地区和全球等广泛领域”,从而“为实现未来的双边合作机制打下基础”。




中国或继续购买美国国债


中国财政部亚太财经与发展中心的研究人员郑联盛认为,在这次对话中,中方最关心的议题应该是美国国债的安全性。他介绍说,美国财政部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09财年(2008年10月至2009年9月)的前9个月,美国联邦财政赤字首次突破1万亿美元。


奥巴马政府预计,联邦财政赤字到今年年底将达1.84万亿美元。为填补巨额财政赤字,美国基本是通过发行国债来融资的。由于国内外需求有限,美联储通常会大举买入美国国债,进而带来通胀压力以及美元贬值,中国持有的美元资产也将大幅缩水。


财政部部长助理朱光耀22日表示,相信中国代表团会明确提出希望美国采取负责任的经济政策,包括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保持美元汇率的基本稳定,保护中国在美投资资产安全。他还强调,中方坚持投资美国国债的三个基本原则,即安全性、流动性和适度的赢利性。


中方最关心美国国债安全性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室副主任张明也认为,现阶段的突出问题可能会更多集中在购买美国国债上,中国或将居于较为主动的地位,而双方也极有可能以此为支点达成一种“各让一步,各取所需”的格局。即中国可能会继续购买美国国债,毕竟对于中国来说这仍然是当下比较安全的外汇投资渠道,同时也在客观上对美国提供了支持;而美国作为回应,则不大可能会在对华贸易保护及人民币汇率问题上做文章。


由“战略经济对话”到“战略与经济对话”


中美在布什政府期间有两个对话机制,分别是始自2005年的“中美战略对话”和始于2006年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现在将两个对话机制合二为一,讨论的话题会更加广泛与深入。



“此前的‘战略经济对话’和即将举行的‘战略与经济对话’,字数上多一个字。可这并非是一个简单的字数增加,它反映了在新的历史起点和形势下,中美两国对加强合作的认识加深以及两国合作重要性的提高。”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如是说。


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新的对话机制,把那些在原先战略和经济两个对话中相互关联的议题,放在同一机制里沟通,可以做到“有分有合”。周文重说,“很多问题既是战略问题、安全问题,同时又可能是经济贸易问题,把它放在一个机制里面来加以沟通,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安排。”


“有的议题,比如气候变化和能源议题,涉及两国的部委是多元的和交叉的,把这些相关部门都统筹到一个机制下进行协调,将会更有效率。”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曾对媒体表示。


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表示,新的对话形式将更着重解决中美之间中长期的框架问题。



两国宏观经济政策最好“维持现状”


朱光耀在22日外交部举行的中外记者会上介绍说,在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双方的高级官员会坦率就宏观经济政策、稳定金融市场进行交流,加深双方理解,增进双方互信,进一步推进中美两国在宏观经济政策方面的协调与合作。



张明指出,协调两国应对危机的宏观经济政策是本次对话的重点之一,中美双方在这个问题上也最容易达成共识。他说,目前两国国内的主流观点都认为,当前的经济复苏尚不稳固,还没有到对宏观政策取向作出重大调整的时候,“维持现状”或许是最佳选择。从财政政策来看,短期内中美出台新的财政刺激方案的可能性都不大。货币政策也是如此,预计年内都不会出现根本性转变。


值得关注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在23日的会议上已明确指出,要继续把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发展作为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21日在国会作证时也表示,尽管美国经济已经显现改善迹象,但失业问题仍然严重,美联储仍须继续采取相应的宽松货币政策来避免失业阻碍经济复苏。


中美新能源合作将有新进展


“新能源领域会是中美双方在此次对话中共同关注的领域。”上海交通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赵加强博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中美之间的能源合作由来已久,但用赵加强的话说,这一领域的合作总是“意愿强,推进慢;机制多,行动少”,没有经贸领域的合作显得广而深。在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SED)上,双方签订了《中美能源环境十年合作框架》;在第五次SED上,双方在此框架下签订了绿色合作伙伴计划框架。“这在中美能源合作上是件大事,也是双方需求的集中体现。中美的能源合作由此进入新阶段。”赵加强说。


曾有专家表示,在布什政府时期最后三次SED上,中美在能源领域的合作成果颇丰,亮点很多。那么,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双方是否会在这方面取得更进一步的成果呢?答案是肯定的。


赵加强说,奥巴马政府期间中美能源合作的重点毫无疑问在一个“新”上,这一特点在金融危机形势下将更加显著。在美国能源部部长和商务部部长访华期间,中美双方已宣布清洁能源联合研究中心的成立。


“美国需要中国的市场,一方面它需要用成熟的技术转让来支持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它不成熟的技术也需要中国与之一起合作。而中国希望通过谈话从美国得到实质上的技术支持,并且希望美国以气候变化的历史承担者的角色,作出对中国进行技术援助的姿态。”



“中美间的能源合作已经在朝着务实的方向发展,未来会有更多实质性的进展。”赵加强说。而在今年年底于哥本哈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世界主要国家将达成新的气候协议。专家表示,作为两大温室气体排放国,中美很有可能在会前达成一些共识。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要吸取原先经验



——访美国财政部前高官泰娅·史密斯


对于即将召开的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美国财政部前高官泰娅·史密斯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美中双方可以吸取原先战略经济对话取得的经验,并使新对话成为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的平台。


现在担任卡内基和平基金会访问学者的史密斯女士在保尔森执掌美国财政部期间担任财政部执行秘书长,负责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具体事宜,因此谈起原先战略经济对话的过程和经验,她是如数家珍。


“战略经济对话的一个经验就是,通过些微进展和具体成果,显示我们双方其实可以在长期战略问题上取得进展。因此,我们通过每次战略经济对话的机会,来检验我们每个重要的战略性问题上的进展情况,”史密斯女士说。



她举例说,当美中双方都认识到需要在能源和环境问题上采取合作,双方就签署了《中美能源环境十年合作框架》,为优先处理相关问题提供了平台。


史密斯女士说,作为不断取得成功的经验,战略经济对话也是难易结合,“我们在这次战略经济对话上可取得成果的项目,我们就会在下次战略经济对话上扩大成果;在一些困难议题上,我们同意缓慢推进但密切合作,这就使得我们发现,其实我们能够取得更快进展”。


她强调,美中从原先分别举行的战略经济对话和战略对话,到现在涵盖两者的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美中关系在不断向前发展。


“现在几乎已很少有问题不涵盖在双方的高层对话中,这一点对两国来说很重要,”史密斯女士说。在她看来,这么多官员齐聚一堂,使得双方可“了解相关问题、彼此的观点以及各个问题间的关联性”,这样更有助于问题的解决。


但她也坦率指出,现在的对话分成战略和经济两个部分,并涵盖广泛议题,那就需要双方高层官员协调好优先议题的选择,并使对话取得切实的成功。


作为曾参与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的美国高级官员,史密斯女士对中美关系最近几年的不断深化感慨颇多。她说,在2006年12月战略经济对话首次召开时,没有人能想到两年后当美国新总统上台时,美中关系会发展到如此密切的地步。


“我们希望在未来两年半时间内,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也取得类似的进展,”她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