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年铁矿石谈判结果公布了,中国给了澳洲一闷棍?

凌寒独自开 收藏 3 816

中钢协17日发布公告显示,以宝钢为代表的中国钢铁企业与澳大利亚FMG公司对2009年度中国钢铁企业进口铁矿石价格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谈判结果。根据中钢协与FMG达成的协议,与2008年度价格相比,粉矿降幅35.02%,块矿降幅50.42%,并实行全国一口价,不再分现货与长协。


FMG公司与两拓(必和必拓、力拓)相比来说还只能属于小头,中钢协的这次谈判究竟只是面子上的胜利(35%的价格降幅大于力拓与新日铁降价33%的首发价价格相差不大)?还是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对以往的首发定价权机制进行了挑战、打破了以往一年一约的定价方式)?也许更加艰难的谈判还在后面!


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网站消息,中钢协17日发布公告显示,以宝钢为代表的中国钢铁企业与澳大利亚FMG公司(Fortescue Metals Group Ltd)经过充分交流和认真商讨,以合作互利为共识,对2009年度中国钢铁企业进口铁矿石价格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谈判结果。


公告如下:



以宝钢为代表的中国钢铁企业与澳大利亚FMG公司经过充分交流和认真商讨,以合作互利为共识,对2009年度中国钢铁企业进口铁矿石价格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谈判结果。现公报如下:


一、价格:FMG公司承诺销售给中国钢铁企业的铁矿石实行一个价格,即粉矿干基离岸价每吨度94美分,块矿干基离岸价每吨度100美分。



二、合同有效期自2009年7月1日至12月31日。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感谢社会各界对进口铁矿石谈判的关注,中国钢铁企业将认真遵守双方达成的协议,按照国家《钢铁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做好与此相关的各项工作。


根据与FMG协议 粉矿降幅35.02% 块矿降幅50.42%


根据中钢协与FMG达成的协议,与2008年度价格相比,粉矿降幅35.02%,块矿降幅50.42%,并实行全国一口价,不再分现货与长协。



中钢协与澳FMG公司就铁矿石价格达成协议


中钢协宣布,已与澳大利亚FMG公司达成2009年度铁矿石谈判结果,粉矿每吨度94美分,块矿每吨100美分,期限为今年7月1日至12月31日。



中钢协:澳FMG将以每吨度94美分向中国提供粉矿


中钢协副会长单向华17日对外正式公布铁矿石谈判结果时表示,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公司FMG公司承诺给中国提供铁矿石粉矿每吨94美分,块矿每吨100美分。有效期为2009年7月1日至12月31日。


FMG的背景:


FMG是谁?



它是怎样在短短5年间,从没有一块矿石,飞速成长为澳大利亚第三大矿业巨头?


充分利用中国因素制造资本概念,“吃下”中国市场的庞大需求,然后转手向欧美市场融资进行矿山开发,开采的矿石则卖到中国收获暴利。这一精妙的“空手道”正是其成功的秘诀。不懂汉语的FMG董事长安德鲁?弗利斯特,绝对是一个因成功利用“中国机会”而晋身澳大利亚首富的精明商人。


有关中资钢铁企业入股澳大利亚福特斯克金属集团(FMG)的传闻,并没有什么悬念,因为FMG就是一家应中国需求而生的企业,它生产的铁矿石100%运往中国,其执行董事史贵祥曾表示,“中国市场是我们存在的理由,没有中国的增长,就没有FMG。


2008年3月,在中国概念的支撑下,安德鲁?弗利斯特,这个从小在与世隔绝的西澳大利亚皮尔巴拉地区的农场中,放牧牛羊长大的男孩,以94.1亿澳元个人身家坐上2007年澳大利亚富豪头把交椅,这也是澳大利亚25年的评比历史上最高财富,而那时FMG还没有挖出第一块铁矿石。


事实上,在金融危机发生之后,FMG的处境变得异常艰难,原先的那种利用中国钢铁企业对铁矿石的强烈需求“卖期货”,再用手中的中国订单向欧美市场融资进行矿山开发的策略已失效。


湖南华菱钢铁集团成FMG第二大股东 股份占17%


据记者从中钢协对外公布铁矿石谈判结果发布会上消息,湖南华菱钢铁集团已成为澳大利亚第三大矿业公司FMG第二大股东。持有该公司17%的股份发。


华菱集团1997年底由湖南省内三大钢铁企业——湘钢、涟钢和衡钢联合组建而成,是中国十大钢铁集团之一。


FMG在澳大利亚著名铁矿石产区——皮尔巴拉地区拥有总面积5.2万平方公里的采矿领地,毗邻澳大利亚铁矿石巨头力拓和必和必拓的矿区,矿石资源量预计达200亿吨左右


相关评论:铁矿石谈判结果取得三点突破



中钢协与FMG公司达成铁矿石价格谈判结果,FMG公司承诺销售给中国钢铁企业的铁矿石实行一个价格,即粉矿降35.02%;块矿降50.42%。分析师认为,这对于铁矿石谈判来说,取得三点突破。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于2009年8月17日发表关于2009年度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谈判结果的公报,FMG公司承诺销售给中国钢铁企业的铁矿石实行一个价格,即粉矿干基离岸价每吨度94美分,降35.02%;块矿干基离岸价每吨度100美分,降50.42%。合同有效期自2009年7月1日至12月31日。


由此谈判结果可以看出,中钢协与澳矿的谈判有了突破性的进展,首先,35%的价格大于力拓与新日铁降价33%的首发价,虽然价格相差不大,但对于中国钢铁业来说,中国需求量实在太大,因为中国2009年预计进口5亿吨左右的铁矿石,占世界海上铁矿石贸易量的一半以上,一吨吃亏一美元就是五亿美元,这不是简单的企业利益。


其次,FMG公司承诺销售给中国钢铁企业的铁矿石实行一个价格。这达到了中钢协提出的要推出铁矿石全国统一价的要求。


第三,此次达成的协议,合同有效期自2009年7月1日至12月31日,为期半年。打破了以往一年一约的定价方式。到目前为止,淡水河谷和力拓已与日本韩国亚洲钢厂达成年度协议,欧洲钢企达成的也是年度协议,因此,中国钢协达成了半年的新定价机制。新机制将使国际钢铁价格波动更大,但定价谈判过程或将更透明。


与此同时,湖南华菱钢铁集团已成为澳大利亚第三大矿业公司FMG第二大股东。持有该公司17%的股份。华菱集团1997年底由湖南省内三大钢铁企业--湘钢、涟钢和衡钢联合组建而成,是中国十大钢铁集团之一。FMG在澳大利亚著名铁矿石产区--皮尔巴拉地区拥有总面积5.2万平方公里的采矿领地,毗邻澳大利亚铁矿石巨头力拓和必和必拓的矿区,矿石资源量预计达200亿吨左右。华菱钢铁集团成功持有FMG公司17%的股份,虽然FMG公司自2008年作为澳大利亚第三大矿石供应商参与到铁矿石谈判中,供应量较小,不可能完全满足中国的铁矿石需求,但对中国钢铁业这只是进入海外矿业公司的一个开始。



分析师认为,中钢协与FMG公司达成降价35%的铁矿石谈判结果,不但在价格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而且在定价机制上也达到了中钢协提出的要求,这对后期铁矿石谈判是一个良好的开始。并且华菱钢铁集团成功持有FMG公司17%的股份,也为中国钢铁业进驻海外矿业公司迈出了一大步。


铁矿石价格更加艰难的谈判还在后面


中钢协17日公布2009年度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谈判结果,FMG公司承诺销售给中国钢铁企业的铁矿石实行全国一口价,不再分现货与长协,粉矿干基离岸价每吨度94美分,粉矿降幅35.02%,块矿干基离岸价每吨度100美分,块矿降幅50.42%。凤凰网财经即时连线“我的钢铁”高级分析师徐向春,他表示,这个结果是一个2009年度铁矿石谈判的一个突破,但是力拓等国际三大巨头会否跟进还难以判断,双方可能还需要继续博弈。


徐向春表示,与FMG公司的谈判结果可能成为中钢协与三大巨头谈判的基点,但是更加艰难的谈判可能在后面,2009年铁矿石谈判远未结束,如何善后还不得知。


按照惯例,每年的12月是新一年度铁矿石谈判开始的时间点。徐向春表示,由于今年铁矿石谈判出乎意料的艰难,而且至今仍未结束,因此2010年铁矿石也受到牵连,在什么框架范围内谈判现在也是难以作出判断。


有媒体报道,中钢协与FMG公司达成谈判或意味着中钢协放弃与两拓(力拓和必和必拓)的铁矿石谈判。徐向春对此消息表示否认,FMG公司的铁矿石只占到中国进口份额的10%,不可能满足所有钢企的需求。中钢协与两拓的谈判还会继续。



FMG公司有一个引人注目的股东,就是湖南华菱钢铁集团。他持有该公司17%的股份,位列第二大股东。外界揣测这次谈判结果,华菱钢铁是否发挥了一定作用。徐向春表示,这个可能性应该很低,他认为华菱钢铁不一定能够对FMG公司管理层发挥影响力。FMG公司未来新增产能大部分将销往中国,这次谈判结果更多是双赢的结果。


铁矿石谈判的大账与小账


最近,沸沸扬扬的力拓间谍案和一个数字产生了联系,7000亿元。8月8日,一位江苏省保密局的退休官员蒋汝勤在中国保密在线上发表文章称,力拓商业间谍案中“涉案的经济间谍6年来拉拢收买、刺探情报、各个击破、巧取豪夺,迫使中国钢企在近乎讹诈的进口铁矿石价格上多付出7000多亿元人民币的沉重代价”。


7000亿元是个什么概念,该文章还进一步阐释道,这相当于全国钢铁行业同期利润总和的一倍多!相当于让7000多万江苏人民白白干上两年半!相当于从全国人民每人头上剥夺了500多元的消费额!相当于澳大利亚10%的GDP!这一连串的排比句和惊叹号,让人感受到了经济间谍的恐怖,但这个核心数据7000亿元究竟是怎么算出来的,文章中并没有交代。目前,这篇文章已经被删除,而国家保密局的官员对媒体称,这篇文章是个人行为,不代表国家保密局的看法。



据8月12日《新京报》报道,这7000亿元的数据竟来自一篇媒体的报道,蒋汝勤已经证实了这一点。7月中旬,某媒体引用武汉科技大学一位学者的话,根据最近几年铁矿石的涨幅来测算,“6年间中国钢企仅因价格上涨就多支出约7000多亿元”。


我们暂且不讨论这个推算是否科学,作为核心论据,作为批驳力拓间谍祸国殃民的立论基础,蒋汝勤先生是否应该更为严谨?是否应找到两个以上的信息源再做论述?是否应该事先请教一下钢铁业人士,对此数据进行求证?如此情绪化的论述,恐怕让中国的钢铁业更不能认清本质的问题,本末倒置。



大账:金融资本该护盘可见,蒋汝勤先生的爱国之心赤诚,但缺乏严谨的工作态度。中国钢铁业在铁矿石谈判中很受伤,一个全球的大买家,占海运市场90%以上增量的大客户,却被供应商牵着鼻子走,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但中国钢铁业在谈判中,更应该痛定思痛,去除过多的情绪化,去除更多的对立情绪,以做生意的冷静态度来处理此事,比如说,要先学会算账。



铁矿石确实涨价了,而且从2003年开始疯狂地涨价了,但反过来看,从2003年开始中国钢铁业的产量也以每年30%~40%的速度猛增,中国钢铁业度过了一段黄金五年,钢价不断上涨,产销两旺,利润暴涨。


源源不断进口的铁矿石支撑了中国钢铁业迅猛的扩张,钢铁业又对内支撑了房地产汽车业的发展,对外支撑了机电等产品的出口,中国经济亦在这五年实现了高增长。



国际原材料价格,不但铁矿石,铜、石油、钾盐等基础能源和原材料,都几乎与铁矿石同步上涨,与其说铁矿石三巨头掐着中国钢铁业的喉咙,不如说是国际金融寡头在原材料市场上呼风唤雨,掐着整个中国制造和中国崛起的喉咙。


中国要想在铁矿石市场上拥有话语权,光靠产业资本去收购矿山,光靠中钢协说狠话喊口号是没有用的,真正应该出手护盘的是中国的金融资本,在国际能源原材料市场上为中国钢铁业创造环境。



小账:舍近求远不可取这是大账,小账也应该算。比如不久前,中钢协为了摆脱澳大利亚两拓控制市场的局面,转而去和巴西淡水河谷谈,这样的思维很简单,你澳大利亚要涨价,我就不买你的矿,巴西的照样可以供应。


但仔细分析就会明白,去巴西是舍近求远,运输距离比中国到澳大利亚远得多,即使是按到岸价结算,一旦巴西矿控制了中国市场,运费肯定会加上去。中国可能与澳大利亚矿斗气成功,天大的便宜还不落到淡水河谷身上。幸亏淡水河谷没有捡这个便宜,最后还是以两拓价格为基准,重新退回三大阵营了。



最近,中钢协又怒而抛开三大供应商转而去谈印度矿。谁都知道,印度矿就是现货矿,质次价高,前几年还往出口到中国的铁矿石里装石头,害得中国钢厂叫苦不迭。也正是印度矿炒高了中国铁矿现货的价格,进而刺激了长协价格的上涨。


更有消息说,印度往中国运铁矿,出发了还不知道运到哪里,船长在船上打手机,哪个钢厂给的价钱高,就随时转变航向了。中国要以吃印度矿为主,恐怕现货价格就要涨到天上去。


最后,还是请求中钢协有点经济头脑吧,先学会算账。铲除内奸,统一价格和谈判阵营,防止中国钢产量的非理性猛增,用市场的手段缩减中国的需求,让澳洲矿能够变得更便宜,这才是谈判的正道。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