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抗战的年代 正文 第二章 穿越时空

我退伍了 收藏 11 358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8.html[/size][/URL] 168号步战车内,王小龙等人正仔细研究地图。突然,驾驶员丁剑喊道:“报告,右前方大约500米处发现一个“敌方碉堡”,上面插蓝旗。马晓贵看了看王小龙说:“是演习碉堡,建它就是让我们打的。”王小龙正想开口。吕岩抢先开口:“对,那还等什么,用膛炮干它。”马晓贵冲炮手张明下达命令:“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8.html


168号步战车内,王小龙等人正仔细研究地图。突然,驾驶员丁剑喊道:“报告,右前方大约500米处发现一个“敌方碉堡”,上面插蓝旗。马晓贵看了看王小龙说:“是演习碉堡,建它就是让我们打的。”王小龙正想开口。吕岩抢先开口:“对,那还等什么,用膛炮干它。”马晓贵冲炮手张明下达命令:“右前方500米,瞄准目标,战车行进开火。”“是”炮手张明回答后迅速在射击位置调整射界,同时他嘴里还说:“目标已经锁定,车长,赶快压弹。”马晓贵急忙从炮弹箱里抱出一枚炮弹,在炮尾塞进炮膛,同时回答:“压弹完毕,瞄准目标可以开火。”话音刚落“轰”一声,王小龙只觉得耳朵里“嗡嗡”响。强烈的后坐力使战车猛烈颤抖了一下。吕岩叫道:“靠,这么响,你们怎么受得了。我们可受不了。”说完看看王小龙他们都是一个动作,同手拍耳朵。再看看马晓贵他们,嘿,不知道啥时候戴上了炮兵专用防震耳机。这下吕岩不干了:“老马,太不够意思了,怎么没给我们准备啊?”马晓贵冲他笑了笑说:“接到通知知道你们要和我们一起参加比武,所以把你们的耳机也带来了,刚才急急忙忙的,忘了给你。来,一人一个。”说完拿出7个耳机分给王小龙等七人。

这时,射手张明报告:“报告车长,集中击中目标。”马晓贵笑道:“哈哈,好样的。”一直不语的方得福突然开口:“无线电消息,上级通知我们已经消灭‘敌堡’一处,班长,需要回话吗?”王小龙说:“不用,我们只管前进就行。”

驾驶员丁剑又喊道:“报告,前方大雾。”

“大雾”王小龙愣了,“这刚才好好的,怎么会下雾呢?”然后对马晓贵说:“我带人下去看看,先停车吧。

马晓贵道:“好,我们留在车上,有情况赶紧通知我。丁剑,停车不熄火。膛炮和机关炮进入警戒状态。”

车停稳后,王小龙说:“万才留下让老马交你操作高射机枪。其余人跟我下车。”

下车后,王小龙要队伍一字排开,顺战车前方摸索。

也怪,前面怎么雾蒙蒙的,这边却一点雾也没有。吕岩叫道:“你们看,那雾团雾好像是圆形的,根本看不到雾里的东西,这雾很浓啊。怎么办,班长。”

王小龙说:“走,过去看看。现在进入紧急状态,一级战备。”

“啪啪啪”一阵拉枪栓的声音。然后还是一字排开向那团雾靠近。

走到雾跟前,王小龙把手伸到雾里面,眉头一皱:“感觉不到湿啊。”

忽然,那团雾好像被大风吹了过来,很急。王小龙大喊:“用胳膊护住脸,大家蹲下。”

这时候大雾已经把他们吞了进来,而且风很猛,风里夹杂着沙尘飘过,让大家只能把头埋在胳膊里,无法抬头。

不知过了多久,风停了。王小龙站起来看看四周,灰蒙蒙的,好像还在雾里。吕岩他们也走过来,在雾里看不清对方的模样。只听是绿眼吕岩的声音:“大伙都在吧,班长,你看这雾两边看不到头,咋整啊?”

王小龙朝四周看了看,说:“我记得咱们脚下是路二两边全是壕沟。所以我们只能向前或向后走。”肖大头把他的轻机枪扛在肩上靠过来问:“班长,战车还在后面,要不要回去或者在这里等。”王小龙说:“德福,赶紧呼叫老马,叫他慢慢前进。”

方得福打开无线电一阵调试:“喂喂,战车听到请回答,喂,战车,战车”

“我是战车,请报告你们的位置。”

方得福对着话筒大声说道:“我们现在在大雾中,你们前方大约500米的位置。”

“战车明白,刚才那阵大风刮得我们也在大雾中,你们原地等待。我们马上向前开进。”

方得福拿下话筒对王小龙说:“班长,他们就在后面,也在雾中,正在向我们靠近。”

王小龙掏出烟递给吕岩一支,吕岩赶**出火来点上。吐出一口烟,说:“大家在这里等会吧。”于是众人背靠背坐在地上等待战车。

大约5分钟后传来机器的轰鸣声。等到快走到跟前才看见战车的灯光。“这倒霉的天气。”驾驶员嘟囔着。王小龙等人赶紧走到战车后打开门坐了进去。进去后却发现马晓贵不见了。“咦,你们车长呢?”“在这呐,”从驾驶员处传来马晓贵的声音,“这鬼天气,能见度几乎为零,他们开我不放心啊。”吕岩道:“老马,你可真谨慎啊。”王小龙点点头说:“小心点好,老马你就慢慢往前开。雾总会散去的。”“好,放心吧,我开这个6年了。小意思,你们可以打个盹。”王小龙可睡不着,心里在想。这浓浓的大雾什么时候散去啊,唉,这次肯定拿不了冠军了···就这样,想着问题,王小龙睡着了。

“你们看前面,有阳光。”马晓贵的一声大喊惊醒了睡梦中的王小龙。

“你说什么,阳光?”说着自己钻到射手位置向前方看。果然,前方很亮,是阳光。不过他总觉得像是在一个洞里。前方是个圆形的亮口,就是这个洞的出口。他把他的想法和大家一说,吕岩点点头说:“一开始就像,奇怪。先别管它了,老马呀,加足马力出去再说。马晓贵加足油门,战车向亮光奔去。

开出浓雾区,马晓贵把战车停住,大家下车撒尿。一下车,阳光刺的眼睛睁不开,王小龙眯着眼系上腰带正想上车,回头一看,惊得他把眼睛睁得老大。吕岩看见他的表情,眯着眼睛问:“咋地啦。”王小龙用手指着刚刚走过的方向说:“自己看。”吕岩一回头,眼睛里面大啦。

原来他们身后没有浓雾,只是一片树林,远处也没有,全是碧绿的玉米地。自己脚下是一条不宽的乡村土路。

显然所有人都发现了这个情况,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惊讶。吕岩叫道:“这···这···这是哪里啊,咋回事啊。我们不是在演习场吗?”王小龙急忙跳上车,打开无线电:“指挥部,指挥部,我是168号,听到请回答。”然而,听筒里一点声音也没有。

“妈的,联系不上啊。”这时,吕小龙叫道:“有人来了。”他透过狙击枪的瞄准镜看到不远处有辆毛驴车朝他们驶来。王小龙说:“我们在演习,大概在雾里迷了路。正好问问这个老乡。”

毛驴车在离他们5米远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赶车的人显然看见他们了,调转车头就跑。

王小龙和吕岩对视了一眼,喊道:“吕小龙,去追上那人,问他跑什么,没见过当兵的吗。快去。”“是”吕小龙把狙击枪北在背上,撒丫子就朝驴车跑去。

一会的功夫吕小龙作者毛驴车回来了,看姿势好像是押着赶车人回来的。他站在车上两手摁着赶车人的肩膀。王小龙见状刚想训他,那赶车人倒是先开口啦,还一边给王小龙鞠躬:“老总,我就是个乡下种地的,您饶了我吧。”

“老总?”王小龙愣了,“你叫我老总?大爷我们在迷路了,您告诉我这是哪里啊?”

这次轮到赶车人愣了,他瞪大眼睛打量着王小龙,一身迷彩服,头戴迷彩作战头盔,手里端着95式突击步枪,脚上是迷彩作战鞋。这身行头把那赶车人看呆了,半天才说话:“您不是日本兵,您是国军的弟兄?”吕岩差点跳起来:“晕,大伯,别开玩笑啦,我们真迷路啦。”

赶车人又看见了装甲车,嘟囔道:“这个大家伙是什么啊,乖乖,跟座庙似的。听说是什么美利坚给你们蒋总裁的。”

王小龙越听越奇怪,就问那人:“大爷,您说什么呢?什么蒋总裁?今天几号?”

“小伙子糊涂啊,今天是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十八日啊,昨天你们蒋总裁不是说要和共产党联合抗日吗?”赶车人的一番话让王小龙等人目瞪口呆。

“老家伙,你说啥子,我们是解放军,你看清楚。你是不是神经有毛病啊”小四川李冰吼道。

赶车人摸了摸脑门说:“我只听过八路军新四军,没听过什么解放军啊。你们不是国军啊?”

王小龙此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对赶车人说:“大爷,你先走吧。”

赶车人牵过毛驴车,又说:“小伙子多打小鬼子啊,他们现在又跑去中原了,整个东北都沦陷了,唉!得!”说完哄着毛驴车走了。

王小龙对马晓贵说:“老马,你怎么看?”马晓贵说:“乖乖,该不会穿越时空啦。是不是在做梦啊?刚才那人是在这拍电视剧的吧。”

这是远处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吕小龙大叫:“班长,您们快看。”

2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