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8.html


王小龙当兵已经有4个年头了,这期间军事素质非常好,这不刚刚从营部出来往连里走。一边走他还一边吹着口哨,脸上遮掩不住内心的喜悦。走到连门口,值班哨兵问:“四班长,啥事这么高兴呀?”王小龙冲着哨兵神秘的笑了笑说:“呵呵,没啥。一会你就知道了。”说完大步朝自己班里走去。

班里的几个人正在打扑克,一个东北佬,吕岩,这个家伙的脑袋每天都在高速运转,大眼睛一转肯定计上心来。这会他正坐在那和对面的湖南兵肖大头挤眼,示意他不要出牌。肖大头原名肖波,只因肩上扛了个硕大的脑袋才得此绰号。这小子个子不高但非常强壮在班里担任机枪手。他看到吕岩的眼神后把拿出去的牌又收回来:“我不跟了”一听这话,他旁边的小四川李冰可不干了,大叫:“干啥子啊,你晓不晓得打牌没得这样的,还要不要玩啦,你个大头鬼。”肖大头把牌一甩,也冲他喊起来:“你再喊一遍大头鬼试试。”小四川不甘示弱:“大头鬼,大头鬼,我就喊了。”东北佬吕岩在一旁咧着嘴笑,正在床上午睡的三个新兵被争吵声吵醒,都在床上探出头来看着这俩人要掐起来。三名新兵刚到部队半年。吕小龙,和王小龙重名和吕岩重姓,在班里担任狙击手来自王小龙的老家山东。另外两名,万才,普通战斗员来自江西。方德福,担任无线电联络员。来自广东。此刻看着两个老兵要互相掐,都不敢出声。

“澎”门被一脚踹开,正在争吵的俩人立马停止转头看着门口。不错,正是班长王小龙,他大步迈进来,看看已经停止争吵的两个人又看了看冲他笑的吕岩,从上衣兜里逃出来一张纸仍在桌上,然后点上一根烟,猛吸一口,开口了:“吕岩,你念给大伙听。”吕岩拿起那张纸,清了清嗓子,读道:“团党委研究决定,侦察一连四班代表我团和装甲三营参与明天的军区野外作战大比武,哇塞!班长,这是真的?”王小龙冲他笑了笑,点点头。然后说道:“三名新兵,你们要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你们是第一次参加实战型的比赛,一定要发挥好。”

吕小龙从床上跳下来“啪”一个标准的军礼:“请班长放心,再说,就我和班长您重名和班副吕岩重姓,也坚决不能丢你们的人啊。”

这是“嘟”一声哨响,王小龙督促道:“快,集合了。”几个人连忙整理衣装,随王小龙出去。

全连在门外集合完毕,连长陈雷走到队伍前面大声喊道:“同志们,上级决定由我们一连的四班代表团里参加军区的侦查大比武,下面,王小龙,你带你的人去枪库领枪,还有这次的地点是没有人烟的荒漠戈壁地带,为了安全起见,上级决定,给你们配发实弹。王小龙你给我盯紧,没有特殊情况,不能开枪知道吗?”王小龙敬了个军礼,说:“连长放心,保证圆满完成任务。”连长陈雷点点头:“恩,去领枪吧。”“是”王小龙说罢,转过身:“四班的,跟我去枪库。”说完带着他的七个人向枪库跑去。

从枪库领枪弹出来,几个人都显得很兴奋,尤其是吕岩。他用手抚摸着自己的枪,抬头对王小龙说:“班长,这95式突击步枪就是比81杠好啊,是吧大头?”肖大头把自己的班用轻机枪背在身上,嘴里嘀咕:“就我这机枪重。”四个新兵也是很兴奋,第一次给配发实弹哪毕竟。王小龙说:“同志们,都把保险给我管好,实弹现在不许上膛,都给我机灵点。走吧,车在连门口,连长等着呢。”

一行人来到连门口,全连人都以排成两排,看来是给他们送行。连长陈雷走过来挨个给四班的几个人正了正迷彩钢盔,拽了拽迷彩服的衣领。然后走到王小龙跟前说:“兄弟,你千万要带着他们好好比赛啊,这次你们和咱团的装甲三营配合。给我长点脸,我等你们凯旋归来。”王小龙哽咽了一下说:“连长放心,我一定带他们取得好成绩”“好”陈雷拍了拍王小龙的肩膀,“登车”

王小龙最后一个上车。车子发动了,他冲陈雷挥挥手,然后看着连队慢慢的变远。在汽车驶出部队营门的一刹那,王小龙突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压力。

是啊,以前不管是演习还是执行任务全连在一起就算是班里单独执行任务,也有连长带队关键时候有个下决策的。现在只能自己拿注意了。吕岩好像看出了王小龙的心事,他递过来一根烟。对王小龙说:“不要发愁,有我呢,你想想以前是不是都是我帮你拿主意。再说了,比武嘛,输赢不必太在意啊。”

“对着呢,班长,还有我们啊。”肖大头也接过话茬。

王小龙抽了口烟,说:“你们三个老兵啊要照顾好三个新兵,但愿我们这次能够顺利的完成任务。”说完把剩下的半截烟扔到窗外。然后闭上眼不再出声。

倒是四个新兵很兴奋,吕小龙用油布反复擦着他的狙击枪。嘴里还说着:“班长,有我这杆枪,一切就OK!”

“你少他妈充大头,你参加过实战演练吗?”肖大头挖苦道,他拍了拍自己怀里的轻机枪,又说道:“关键时刻还得靠我进行火力压制。”

王小龙睁开眼看看车外飞驰的树木,对他们说:“我们是一个团体,缺一不可。团结才能胜利。”

“是,班长”众人齐声附和。

行军6小时后,到达预定地点。王小龙指挥大家下车,整理物资装备。大家忙着整理单兵作战物资给养。王小龙自己把背囊整理好后对大家说:“现在已经到达戈壁滩边缘,待会我们和装甲三营的168号装甲运兵车会和,大家注意安全。”说完把95枪端在手上,“出发。”

一行人大约走了1个小时,来到位于内蒙古深处的戈壁滩的入口。这里有家一大片开阔地,而且停满了各种型号的步战车,坦克。还有其他来参赛的部队。

这里荒无人烟,而且地形复杂,是最理想的军事演习地。

王小龙一行人来到这里找到大赛管委会报道后就在那些装甲车中寻找这次的合作伙伴。

“大家看好,是168号战车。”王小龙喊道。这时,小四川李冰用手朝东南方向一指。“在那边。”王小龙顺着手指方向看去,:“不错,是团里的168号步兵战车车。大家跟上。”说完一行人朝168号战车走去。

来到战车跟前,王小龙朝车上的一名上等兵敬了个礼,问道:“同志,我是侦查营一连的,你们车长在吗。”话刚落音,战车里钻出一个人来,是个中士。他看到王小龙等人问道:“我是装甲三营战车一连的,168号战车车长马晓贵。”王小龙赶忙回应:“我是王小龙,侦查班长。”马晓贵说:“走,上车上说。”说罢打开战车的后门让王小龙等人进去,然后自己也上来了。

马晓贵上车后对王小龙说:“早就听说过你这个侦查标兵啦。来,我给你说说我的情况,我的战车这次共来了4个人,人手一枪。另外战车上配有重武器,100毫米膛炮,30毫米机关炮。驾驶员,丁剑。副驾驶,周毅。榴弹炮手,张明。我,车长。根据通知,5分钟后正式开始,各部进入自己的区域。我们是8号地区。来,你看作战图。”

王小龙付过身去,看着地图。军用作战地图不同于普通地图,很复杂。但对于王小龙这样的老侦察兵来说,这就想小学课本一样。

王小龙仔细查看着地图上的8号区域,这里地形复杂。并不是一马平川的戈壁滩,深处还有大片沼泽,大水泡,而且还有小片森林。他皱了皱眉头,说:“老马,地形很复杂,有的地方我们的战车能过去吗?”

马晓贵说:“这一带是军事演习区域,应该有演习道路。反正大家小心就是了。碰到什么野兽大家要保护好自己。”

这时传来一阵急促的警报声“呜···呜···”有个声音大声喊着:“各部队注意,现在向演习区域开进,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最早消灭预定“敌军”并且最快到达指定终点的就是赢家,出发!”

随后就是许多战车和坦克发动的声音。

马晓贵迅速坐在车长位置指挥:“快,发动战车,向十点钟方向开进。”

168号步战车“嗡”一阵轰鸣,转过车头向戈壁深处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