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探险小说:孤岛惊魂 正文 第五章 幽灵船(17)

张阳luci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8.html


“安妮!安妮!”朦胧中似乎有人在招呼我,那嘶哑的声音是那样地熟悉,又是那样地陌生。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悄悄地下了床,走出房间……


是什么东西在招唤我?我踌躇了一下,好奇地朝着那声音一路寻去......


我似乎离开了海村,穿过树林越过高山,来到了一座孤岛上。那里似曾是我到过的地方,景象是那样地熟悉,喔对了,那是我和母亲生活过的孤岛。我又回到了我们的小木屋,又看到母亲和我嬉戏在沙滩上,淋浴在阳光下……


蓦地,我发现我正站在大森林里的沼泽地边。正当我迷茫之际,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了怪异的声音,有狞笑声、有撕裂般地尖叫、也有阴森森的哭声,我惊愕地转过身向后望去,这一看令我吓得魂不附体,一群青面獠牙的魔鬼正在我的身后,我拨腿就跪,它们紧追不舍……


我拼命地向前奔跑,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是徒劳无功,因为我发现自己还是在原地踏步,真恨不得自己的背上能马上长出翅膀来。突然,我感觉到脚下一滑,似乎掉进了万丈深渊里,风在耳朵边“飕飕”作响,我的身子不断地向下坠,真害怕自己会摔得粉身碎骨,……


“安妮!”这时,一只手在空中托住了我的身子,揽腰把我抱在怀里,旋转着,我看到了阳光,闪闪缀缀,我们就这样在空中旋转着,我看到了一双忧郁的眼神,是那个戴着半边面具的男人。


“梦!这肯定又是在做梦!”我不可思议地望着他自言自语道。


“不,不是梦,快逃吧,安妮!”男人严肃地对我道……


我挣扎着想掐自己的手,但动弹不得,“不,这是梦!快放开我—”我对他怒吼道,奋力地想把他推开,却“唿!”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浑身湿淋淋地冒着冷汗。


这一天晚上正是月圆之日,这时我感到自己的头又开始在隐隐作疼,每到月圆之日我的头就会头得厉害,但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象往常那样抱着头继续在床上晕睡……


没想到就在我晕睡之际,“坎尼托•迪•卡罗尼亚村”突然遭到了一群海匪的偷袭,也就是在发生凶兆后的第三天晚上,这些歹徒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偷地潜入海村,杀了海哨所的看守人,疯狂地掠夺农民的财物,肆无忌惮地行横行在村里的街道上。人们传说这些人都是来自幽灵船上的不死灵魂。


“救命呀!海匪来了—”楼下的呼救声将我吵醒了,我慌忙从床上爬了起来,从抽屉着拿出一把手枪,摸索着下楼。


“站住!把枪给我,”一个海匪用枪口顶住我的背部低声喝道,我来不及反应过来,他就粗暴地夺走了手枪。


家里的财物被洗劫一空,“砰!”地一声响,有人朝我开枪了,但应声而倒的不是我,而是伍爷,他为了保护我而中弹受伤。


“别朝她开枪,你这蠢货!”一个麻子脸的海匪咬牙切齿地用手枪敲打那个朝我开枪的海匪的头愤声喝道。这些人来势凶猛,武技高超,出手狠毒,佣人们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伍爷!”


“安妮,快逃,他们是冲着你来的!”伍爷手捂右胸对我道。刘妈在门外与五个海匪打起来……


“把她带走!”那个麻子脸的男人手持猎刀指着我大声嚷嚷道。


“哈哈,看你还往哪逃……”几个长得跟小丑一样的歹徒海匪手舞足蹈地对我发出了阴森的笑声,步步向我逼近……


我眼疾手快地拔出后面海匪腰部的匕首,向下一蹲身,猛地一刀扎向后面海匪的大腿上,疼得那鸟抱着腿团团转,鬼哭狼嚎似地“啊啊”尖叫着…….


前面的两个海匪面面相觑,眼露凶光,挥拳而上。


我退到了左侧墙角,从背后的墙上拔出了剑,挥剑而上。


“住手!安妮小姐,你要是敢再动一下,就立马送黑鬼下地狱地去。”威胁我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海匪,只见他手持手枪顶住了伍爷的头部。我惊愕地望着他,那男人是个中国人,满头黑色的长发,恶煞般的长相,脸上还有块像蝎子一样扭曲的伤疤,眼露凶光。


“安妮小姐,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脸上长疤的男人把伍爷交给麻子脸后,玩弄着手枪走近我,他似乎认识我,可我却不认识他,喔对了,他就是伍爷从南洋带回家的珠宝行保镖钱富。


“呸,与贼同窝的败类,作为中国人我替你感到羞耻!”我怒火中烧狠狠地向他吐了一口水骂道。


他不经意地用手抹了一下脸,还恶心地沾上我的口水深深地闻了一下,吸了口气,阴阳怪气道:“呼--,处女的口液就是香!”


“钱富!”伍爷终于认出那个持枪的海匪,“你,我们欧阳家对你不薄,你怎可以恩将仇报?”倒爷不可思议地望着他。


“呵呵......你那欧阳老头子可是很想我死,我却死不了。上次出海寻宝并没有遇上台风,那只是我们随便编了个故事而已。你欧阳老头带走一张藏宝图连夜出海,要不是当时在海上遇上大雾,我早已把他追上了。这些年来,我四处找他,仍不见他露面……哼!我一定会找到他的,安妮要是在我们手上,老头子肯定自己会找上门来?”钱富自信道。


“老爷子不在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伍爷道。


“哈哈哈……”钱富听后仰天大笑了几声继续道:“黑鬼,别把你钱爷当三岁小孩耍,老头子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滴,谁信?走,回船上去。”钱富手一挥,我被海匪们用绳子捆住手脚,一个海匪把我往他的肩上一扔,扛出了家门。


“安妮--,狗日的钱富,你要是敢动她一根寒毛,我跟你没完……”我的身后传来了伍爷虚弱的嘶喊声。


“安妮!”刘妈寡不敌众,也被擒拿了。邻居的山姆警长被人从床上拖出了屋子,身上只穿条白色的短裤,光着上身,坠肉横弹,平时威风凛凛的山姆警长此时已被五花大绑,捆在自家园子里的大树下,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海匪们将我带走。


当海匪们经过大街时,杰克带着一帮警察赶来了,他们追在海匪的背后,“砰砰”的枪声响彻云霄,但却无济于事,他们还是让海匪逃之夭夭。


我被带到海边,有人解掉了我的眼纱。我看到了一艘黑色的大帆船,船上挂着一面画着骷髅头和两根交叉的骨头旗帜。船上没有灯光,一片阴暗。借着苍凉的月色我看到那船身挂满期了骷髅头和死人手上割下的大姆指串成的念珠。


“呜—”的一声狼嚎声起,我看到船头站着一个如幽灵般的男人,身穿白色的披风,棕褐色的长卷头发,腰佩手枪,脚穿棕色的靴子,左眼是用黑色纱布绑住的,右眼凶恶阴森。


“头!她就是你要找的人……”钱富上前讨好道。独眼龙一声不吭地从靴子里拔出一把猎刀,伸出两个手指头在刀壁上轻轻一弹,晃出了一道扎眼的青光。


“把她押上船来—”他发出了狼一般的吼叫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