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说《资治通鉴》 正文 19.杀一个人,好难!(1)

dongfangwenhua66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2.html[/size][/URL] 荆轲带着杀人犯秦舞阳乘着燕国的使者专用车队,到了秦国的都城咸阳。 秦舞阳一路上喋喋不休,“其实,太子派我一个来就够了。我自己就能把嬴政干了,顺便再冲进后宫,干他几十个妃子,临死,再把太后也干了。” 赶车的受不了了,“连老太太你也不放过,你还是人吗?” “讽刺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2.html



荆轲带着杀人犯秦舞阳乘着燕国的使者专用车队,到了秦国的都城咸阳。

秦舞阳一路上喋喋不休,“其实,太子派我一个来就够了。我自己就能把嬴政干了,顺便再冲进后宫,干他几十个妃子,临死,再把太后也干了。”

赶车的受不了了,“连老太太你也不放过,你还是人吗?”

“讽刺我,你不想活了。”说着,秦舞阳噌地站起身来。马车毕竟不是火车,顶棚太低。他的脑袋咚地一声撞在车顶蓬的檩条上,疼得他两眼冒泪花,但还是要死命忍住培养杀气。

正在闭目养神的荆轲睁眼看看他,“用冷水冰一下,就不那么疼了。”

“好。”秦舞阳从牙缝里吸着凉气,赶紧坐回去。

在荆轲面前,他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敢造次。

赶车的偷笑一下,继续赶车。

但是,车子刚进咸阳城没多久,就被一伙歪戴帽子的人拦住了。

这伙人有制服,但很奇怪,既不象士兵的,又不象护卫的,而且上面油脂麻花,好像刚在后厨偷吃过东西。他们拦住车队,“干什么的?”

赶车的忙陪笑,“军爷,我们是燕国的使者,进行外事访问来的。”

“燕国?”领头的大胡子怪笑几声,“都阉过了,孩子都是怎么来的?不会是靠我们秦国人帮忙吧。”秦舞阳一听这话,噌地又站起来,又在脑袋上撞了个大包。

赶车的继续陪笑,“军爷好幽默。”

大胡子眼睛一瞪,“什么军爷,我们是管爷。告诉你们。我们是咸阳城综合管理忠心的城管人员。知道我为什么拦住你们吗?”

赶车的摇摇头,“不知道。”

“进咸阳的临时许可证办了吗?”

“办了。”赶车的指指车栏杆上钉的那块三角形的熟牛皮。

“嗯。那还是得罚款!赶紧交吧,50两金子,交了你们走人。”

赶车的急了,“我们有证,那怎么还罚。”

大胡子抬手给他一个大嘴巴,“废什么话,你们的马拉屎太多,马车的马粪排放超标。”大胡子指着马屁股后面那两颗马粪说道。

赶车的不服,“你再跟我聊一会儿,它们拉的更多。”正说着话,一辆红顶马车慢悠悠地从他们身边经过。经过时,那两匹高头大马同时放出两大坨粪便。

赶车的大叫到,“你看你看你看,他们不是更超标,你们怎么不抓他们。”

大胡子又给他一个嘴巴,“你也不看看他们的车牌,那可是相府的车。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就是沿路把大粪往人身上撒也没事。”

听到这里,勇士秦舞阳实在忍不住了。他从车里跳出来,“你们欺人太甚。”

那伙人全笑了,“今天挺冷的,咱们就活动活动,热热身。”

大胡子点点头,“别打死,死了不好轧钱。”

秦舞阳鼻子都气歪了,战斗指数立刻上升到最高峰,两眼灌血,把袖子一撸,“妈的,老子捶死你们。”

荆轲看看周围,除了这伙人没有别人,连围观的人都见不到。估计是怕他们惯了。这时候秦舞阳已经冲下去,他也只好下来静观其变。

一顿混战之后,城管们鼻血长流,帽子横飞。

看看秦舞阳,鼻青脸肿、嘴歪眼斜,像滩烂泥地倒在地上,进气少出气多。

大胡子整整衣领,“小样,我们的战斗力特种部队都赶不上。凭你?不打你个心脏病致死才怪!”

这时,荆轲下了车,一步步缓缓走上前来。

他虽然一言不发,但杀气已经开始四处蔓延。

那伙人顿时住手,一个个都紧张起来,“你,你要干什么。”大胡子连连摆手,“你别乱来,我们背后可是伟大的秦国政府。”

荆轲笑笑,“你看,我没有武器,只有金子。”

大胡子顿时轻松,伸手接过金子,“还是你聪明,走吧。”说完,他还想拍拍荆轲的肩膀。可是,看着荆轲的淡淡的笑容,他却始终不敢去拍荆轲的肩膀。

摆脱了这帮管爷,秦舞阳在车里再不说话了。

到了驿馆后,荆轲先到燕国的“驻咸阳办事处”探听一下消息。“驻咸办”主任宋乾一看太子的使者到了,格外巴结。

荆轲没有跟他透漏更多的内情,直接问道,“我想见见秦王,谁能说上话?”

宋乾宋主任想想,“秦王有个宠臣蒙嘉,我前天刚和他泡过澡。我这就帮你联系他。”

荆轲点点。

第二天,荆轲跟着宋主任到了蒙嘉的府上。不说废话,先上礼单。

蒙嘉眯起眼睛看着那张密密麻麻的礼单,笑得快要中风,“小米200斤?大米500斤?小磨香油?……哎呦?还有白面?是海洛因吗?燕国就那么穷?”

宋乾宋主任咂咂嘴,想说话又没敢说。

荆轲涨红了那张俊脸,“蒙大人有所不知。这些小米、大米之类的东西都是我国特选最好的耕地、最好的种子,由40年以上工龄且拥有副高职称的农民伯伯精心培育出来的。现在不是全世界都发生食品安全问题吗?我们的东西你绝对放心,都是高档有机农业产品。只要大人喜欢,我每月都派人往这儿送。”

蒙大人和蔼地笑笑,“吃得用的,你都不用担心。我们上档次的官员,都是吃皇宫特供食品,绝对没有任何问题。一般小官都吃不上的,老百姓就更不用说了。”

以喜怒不形于色著称的荆轲终于崩溃了,“啊,原来是这样?那个,那个——”

宋乾伸手拽拽他的袖子,对蒙嘉说道,“蒙大人,笑的开心吧?我们荆轲大人最爱开玩笑。那些东西是专门给您送开心来的。您看,这才是真正的礼单。”说着,宋乾从袖子里又拿出一份礼单来。

蒙嘉看着新礼单,满意地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宋乾对荆轲小声说,“幸亏太子早派人送信过来让我准备好礼物,不然——”

荆轲长叹一声,“唉,秦国的老百姓,他们怎么活啊!”

宋乾也皱着眉头,“妈的,幸亏我跟那些大官有关系,不然我也吃不上特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